杜新忠戒毒网--戒毒门户 权威媒体
联系杜新忠:13757963812 | 网站地图
2019年全国药物滥用防治研讨会通知 本站手机端、微信小程序已经上线,访问更方便
首页 > 当前位置:>戒毒资源 > 小说•纪实•调查 > 正文
小说•纪实•调查
《LSD 我的惹事生非的孩子》
2016-08-14 15:57:41 来自:杜新忠戒毒网 作者:阿尔伯特.霍夫曼 乔纳 阅读量:1

 

  欣快感现在消退了。我变得抑郁,尤其在随后的第二个黑暗实验中更为明显。在第一个黑暗实验中,幻觉飞快地在明亮和发光的颜色中变化,现在蓝色、紫色和墨绿色遍布。较大影像的运动更慢缓和安静一些,尽管它们也是由很细的雨“点儿”飞快地流动和旋转所组成。在第一个黑暗试验中,骚动常常侵犯我,现在它常常明显地离开我,进入显出吸嘴的图画中心。我见到被奇异般侵蚀的洞穴钟乳石,使我想到儿童读物《山王的奇妙王国》(Im Wunderreiche des ergkonigs)。拱门静静地升起。在右手边,一排棚顶突然升起来了。我想到服兵役期间晚上乘车回家的情景,很明显与乘车回家有关:不再象要出发或热爱冒险。我感到像被母爱所保护和拥抱,我感到平安。这种幻觉不再激动人心,而是缓和并减弱的。后来的什么时候,我有拥有同样的母亲般力量的感觉。我察觉到想要帮忙的倾向,然后出现了夸张的柔情和不恰当的举止。我意识到了这些,能够停下来。

  但是消沉的情绪还在。我一次次试着去看明亮和愉快的影像,但是一无所获,只有暗蓝和绿的征像出现。我渴望看见第一次黑暗实验时的明亮的火。我确实看到了火,但是它们是在遥远的秋季荒野上、昏暗的城垛上的祭火。一次,我勉强抓住一大串上升的火花,但是在半路上它转变成一组孔雀尾巴上静悄悄地移动著的点。在这个实验期间,我很有印象的是,我的心理状态与我的幻觉类型之间始终不间断地相互呼应。

  在第二个黑暗实验时,我观察到随机出现的噪音,还有实验主持人有意发出的噪音,同时引发视觉印象的改变(联觉)。以同样方式,压迫眼球产生视知觉的改变。#p#分页标题#e#

  在第二次黑暗试验的末期,我开始寻找性幻想,但是完全没有。我不能体会到性欲望。我想象出一个女人的形像,只出现了一个粗糙的现代仿古雕塑,完全引不起性欲,她的形像马上被躁动的圈和环所取代。

  第二次黑暗实验后,我感到麻木,身体不适。我浑身出汗,疲劳不堪。我觉得幸运不必去咖啡厅用午餐。给我带来午餐的实验助手,在我看来显得小而远,就像这个实验主持人一样小巧优美。

  大约下午3点左右,我觉得好些了,这样主持人可以继续他的工作。经过一些努力,我设法自己写记录。我坐在桌边,想要阅读,可是不能集中精力。一度我觉得自己像一幅超现实绘画中的形像,四肢和身体不连接,而是被画到附近的什么地方

  我很抑郁,产生对自杀感兴趣的想法。我有些恐惧地认识到我对这类想法非常熟悉。 一个抑郁的人要自杀这似乎完全是不证自明的。

  在回家的路上和当晚,我再次觉得欣快,充满了早上的体验。我白天已经体验了未曾预料到的、令人印象深刻的事情。好像我的生命的一个伟大时期被压缩到了几个小时。我想重复这个实验。

  第二天,我的想法和行为都颠三倒四,我的精力不能集中,情绪冷淡??。这种随随便便的、轻微梦幻般的状况一直延续到下午。此前我不能有条理地说出简单的事情。我觉得浑身越来越疲惫不堪,我越来越意识到我回到了日常的现实。

  试验后的第二天我出现了犹豫不决的状态。在随后的一周里我感到了轻微但明显的抑郁情绪,这种感受当然可能只是间接与LSD有关。

  LSD的精神效应

  这些从初期研究中得到的关于LSD活性的特征,在科学上并不新鲜。它大部分与人们对仙人球毒碱(mescaline)所持有的一般看法相一致,仙人球毒碱是早在本世纪(20世纪)初就研究过的一种生物碱,它是墨西哥仙人掌Lophophora Williamsii(又名AnhaloniumLewinii)中对精神起作用的成分。在哥伦布发现美洲新大陆之前,美洲印第安人就食用这种仙人掌,至今它在宗教仪式上仍作为一种圣药而服用。L列文( L.Lewin)在他的专著《迷幻药》(Phantastica) (Verlag Georg Stilke出版社, 柏林,1924年)中,大量描写了这种被阿之特克人(Aztecs?位于今墨西哥一带的古代印第安部落。中译者注)称为“peyotl”的药的历史。1896年,海弗特尔(A.Heffter)从这种仙人掌中分离出生物碱,即仙人球毒碱;1919年,斯帕(E.Spath)阐明了它的化学结构,并人工合成。它是第一个得到纯品的致幻剂或迷幻药(像列文对这类活性化合物所描述的那样),从而使研究化学诱导的感知的变化、精神错觉(幻觉)以及意识的改变成为可能。在20世纪20年代,人们又用动物和人作为被试者对仙人球毒碱进行了进一步的实验,伯林格尔(K.Beringer)在他的《仙人球毒碱致幻剂》(DerMeskalinrausch)(VerlagJuliusSpringer,柏林,1927年)一书中,全面描述了这些研究。由于这些研究未能指出仙人球毒碱在医学上的应用,人们对这种活性物质的兴趣就减退了。

  随著LSD的发现,致幻剂的研究获得了新的动力。与仙人球毒碱迥然不同,LSD的新颖之处在于它处于不同数量级的高活性。仙人球毒碱的活性剂量,即0.2?0.5克,相当于0.00002?0.0001克的LSD;也就是说,LSD的活性大约比仙人球毒碱高5000?10000倍。

  LSD在精神药物中的独特地位,不仅是因为它在量的方面的高活性,而且这种药物还有质的方面的重要性:它显示出很高的特异性,即专门针对人的精神的活性。依此可以假定,LSD影响精神和智力功能的最高控制中枢。

  如此小剂量的LSD就能产生精神效应,这具有丰富的含意和多重复杂性,仅仅用大脑功能的因中毒而改变来解释是不够的。如果LSD只通过毒性效应对脑起作用,那么LSD实验就只有精神病理学的意义,而没有任何心理学或精神病学的趣味。相反,很可能的情况是,已被实验所显示的神经传导的改变和对神经联络(突触)的影响在LSD的机理中扮演重要角色。这可能意味着LSD将其影响施加于由数以十亿计的脑细胞间交叉联络和突触联系构成的极端复杂的系统之中,这正是高级精神和智力功能所依赖的系统。寻找LSD极高效能的解释是一个有前景的探索领域。

  这种LSD活性的性质能导致许多药物-精神病学上的可能的应用,正如斯托尔(W. A.Stoll)的经典研究所显示的那样。因此,山道士公司为研究所和医生们提供了这种新的活性物质作为实验用药,其商品名根据我的主张叫作Delysid(D-Lysergsaurediathylamid)。以下是印刷出的简介,描述了这种药物可能的用途并提出了必要的注意事项。

 

Delysid (LSD-25)

#p#分页标题#e#  麦角酸二乙酰胺 酒石酸盐

  糖衣片,含0.025毫克(25微克)

  1毫升安焙瓶溶液,含0.1毫克(100微克),用于口服,溶液也可用于皮下或静脉注射。 药效与口服相同,但起效更快。

  性质

  服用低剂量Delysid(每公斤体重1/2-2微克),会导致短暂的情绪不稳、幻觉和人格解体,激活被压抑的记忆和轻微的植物神经症状。30?90分钟后起效,一般持续5-12小时。但是间断的情绪障碍偶尔会持续数日。

  服用方法

  如口服,用蒸馏水、1%酒石酸溶液或不含卤素(包括氯、氟、溴等元素,中译者注)的自来水将安焙瓶Delysid 溶液稀释。溶液的吸收比片剂快一些,吸收速度也更稳定。

  未打开的、储存于避光和低温处的安焙瓶试剂长时间稳定。已打开的安焙瓶,或已被稀释的溶液,如果保存在冰箱中,其效力可保持1-2天。

  适应症和剂量

  1、分析心理治疗,能诱发释放被压抑的事情,使患者精神放松,特别用于焦虑状态和强迫性神经官能症。

  起始剂量为25微克(1/4安焙瓶或一片)。每一次治疗增加25微克剂量,直至找到最佳剂量(通常在50到200微克之间)。每次治疗之间最好有一周的间隔。

  2、精神病性质的实验研究:通过自己服用Delysid,精神病医生能对精神病人的想法和感觉世界有更深刻的了解。Delysid也可以用于在正常人上短暂引导出精神病模型,从而有助于研究精神病的发病机理。

  对于正常人,25-75微克的剂量一般足以产生幻觉性精神障碍(平均每公斤体重1微克)。对某些精神病人和慢性酒精中毒者,需要较高剂量(每公斤体重2到4微克)。

  注意事项

  Delysid可能强化病理性精神状态。对有自杀倾向的被试者和精神病进展凸显加速的病人要特别小心。这种精神?情感脆弱状态和产生冲动行为的倾向偶尔能持续数日。

  Delysid必须在严格的医学监督下服用。 在药效完全消失前,这种监督不可中断。

  解剂

  Delysid的精神效应能通过肌注50毫克氯丙嗪迅速反转。

  文献经申请可提供。

  瑞士,巴塞尔山道士公司

 

  LSD用于分析心理治疗主要根据以下精神效应:

  在LSD迷醉期间,所熟悉的世界景观产生了深刻的变形和瓦解。与此相关的是一种主体-客体之间的界限不清,甚至完全消失。因此,那些陷入以自我为中心的困境不能自拔的病人,能在LSD的帮助下从固着和隔离状态中解脱出来。其结果可以是与医生的关系更为融洽和对心理治疗的影响更为敏感。在LSD影响下的暗示性的提高作用于相同的治疗目标。

LSD迷醉的另一个有意义的、在心理治疗上的有价值的特点是,它具有使长期被遗忘的或被

[责任编辑]杜新忠
杜新忠戒毒网--戒毒门户 权威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