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新忠戒毒网--戒毒门户 权威媒体
联系杜新忠:13757963812 | 网站地图
2019年全国药物滥用防治研讨会通知 本站手机端、微信小程序已经上线,访问更方便
首页 > 当前位置:>戒毒资源 > 小说•纪实•调查 > 正文
小说•纪实•调查
《LSD 我的惹事生非的孩子》
2016-08-14 15:57:41 来自:杜新忠戒毒网 作者:阿尔伯特.霍夫曼 乔纳 阅读量:1

acobs)和克雷格(L.C.Craig)得到了分解产物麦角酸和氨基醇类的丙醇胺(propanolamine)。

  我定的第一个目标是合成这种生物碱,从化学上连接麦角新碱的两个成分,麦角酸和丙醇胺。(见附录中的结构式)

  这个研究所需的麦角酸只能从其它麦角硷的化学分解中得到。因为只有麦角胺是当时能得到的纯生物硷,而且在药物生产部门已经生产出成公斤量,我选择这个生物硷作为我工作的起始原料。我决定从麦角生产部门那儿得到0.5克麦角胺。当我把这份内部需求表呈送给斯托尔教授请他签字同意时,他来到我的实验室表示反对:“如果你要研究麦角生物碱,你必须熟悉微量化学的技术。我不能让你为这实验用掉这么多昂贵的麦角胺。”

  麦角生产部门在生产麦角胺时,除了用瑞士产的麦角,还用葡萄牙的麦角。后者能产生一种非晶形的碱性制剂,类似于我前面提到的最早被巴杰尔(G.Barger)和卡尔(F.H.Carr)制成的麦角毒碱。我决定用这种便宜一些的原料来制成麦角酸制剂。从生产部得到的生物碱必须进一步纯化,才适于分解制成麦角酸。在观察这纯化过程中,我想到麦角毒碱可能是几种生物碱的混合,而不是纯的生物碱。我后面会讲到从这项研究中得到的完全没有预料到的后果。

  这里我必须暂时离题去简要描述一下当时普遍的工作条件和技术。这些介绍可能令工业界新一代的研究化学家们感兴趣。他们对好得多的研究条件已经习以为常了。

  我们当时非常节俭。个人实验室被当成少见的奢侈。在受雇于山道士的最初6年里,我和其他两个同事共用一个实验室。我们三个化学家,加上各自的助手,在同一间屋子里作三个不同领域的工作。克里斯(Kreiss)博士研究心糖甙。和我同时加入山道士的威德曼(Wiedemann)博士研究叶色素叶绿素11,而我最后研究上了麦角硷。这个实验室装置了两个通风橱(有外出口的隔离小间),提供了不大有效的天然气焰通风。当我要求在这些通风橱上装抽风电扇时,遭到我们主管的拒绝,理由是天然气焰通风在威尔施泰特(Willstatter)的实验室都足够了。#p#分页标题#e#

  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末期,斯托尔教授在柏林和慕尼黑做威尔施泰特(RichardWillstatter)教授的助手。威尔施泰特教授是世界著名化学家,诺贝尔奖获得者。他们一起作叶绿素11和二氧化碳吸收的基楚研究。几乎每次科学讨论,斯托尔教授都会提到他尊敬的导师威尔施泰特教授和他在威尔施泰特实验室的工作。

  那时(30年代初),有机化学家所用的技术和此前100年李比希(JustusvonLiebig)所用的技术基本一样。自那以后,最重要的发展是普雷格(B.Pregl)发明的微量分析技术,它可以只用几毫微克样品就能确定一种化合物的基本组成,而以前则需要几厘克。至於其他现今化学家拥有的物理化学技术--那些改变他们工作方式,使其更快更有效率的技术,以及那些创造全新可能性,尤其是用于阐明化学结构的技术--在我那个时代均不存在。

  在研究海葱醣甙和研究麦角初期,我仍在使用李比希时代的旧式分离和纯化技术:分馏提取,分次沉淀和分次结晶等等。柱形色谱技术的引进是现代实验技术的第一个重要的进步,而我仅在后期的研究中受益于此。对于分子结构的确定,如今可在光谱方法(UV,IR,NMR)和X光衍射晶体分析法的帮助下迅速而精确地作出。而我们当初对麦角进行基础研究时,不得不完全依赖化学降解和衍生等传统实验方法。

  麦角酸及其衍生物

  麦角酸确实是一种相当不稳定的物质,其基本基团的反跳(rebounding)给研究造成了困难。用所知的库齐乌斯(Curtius)合成技术,我最终发现了能使麦角酸和胺结合的步骤。用这种方法,我制成了大量的麦角酸化合物。通过麦角酸和氨基醇类丙醇胺的结合,我得到了一种完全与天然麦角碱,即麦角新碱相同的化合物。至此,人工合成第一种麦角碱宣告完成。此项研究证实了麦角新碱的化学结构,它不仅在科学上饶有兴趣,而且具有实际意义,因为麦角新碱这种特有的子宫收缩和止血成分在麦角里仅有微小含量,所以通过这种合成就能使麦角中其它含量丰富的生物碱转化成产科中有价值的麦角新碱。。

  自麦角研究领域获得第一个成功之后,我的研究进一步趋向两个前沿:首先,我尝试通过氨基醇基的变异来改善麦角新碱的药性。我的同事皮耶尔(J.Peyer)博士和我研究出了低成本生产丙醇胺和其它氨基醇的步骤。的确,通过用氨基醇类的丁醇胺(butanolamine)替换麦角新碱中的丙醇胺,我们得到了一种超过天然生物碱疗效的化合物。用这种改良的麦角新碱制成的可靠的子宫收缩止血药,在世界范围广泛应用,其商品名为Methergine,是当今产科这方面的主要药物。

  我进一步用我的合成步骤制出一些子宫收缩性不强的新的麦角酸化合物,根据其化学结构,期望从中能发现其它有意思的药理性质。1938年,我制出了一系列麦角酸衍生物中的第25种化合物,即麦角酸二乙酰胺(lysergicaciddiethtlamide),简称LSD-25作为实验室名称。

  我当初计划合成这种化合物是想得到一种循环呼吸兴奋剂。麦角酸二乙酰胺可能会有这种兴奋性,因为在化学结构上它类似于那时已知的兴奋剂,即烟酸类的二乙酰胺(diethylamide,商品名Coramine)。在药理部试验LSD-25时,证实其对子宫具有强效应,约相当于70%的麦角新碱的活性。罗斯林(ErnstRothlin)教授。其研究报告顺便还提到在用药期间,实验动物表现得焦躁不安。然而,这个新化合物并没有引起我们的药学家和医生的特别兴趣。试验由此中断。

  此后的5年中没有听到更多关于LSD-25的消息。同时我在麦角领域的工作又扩展到其它领域。通过纯化麦角毒碱这种麦角酸的前体,我产生了在前提到的印象:这种生物碱制剂不是单一的,而是不同物质的混合物。这种对麦角毒碱单一性的疑问,在通过氢化得到截然不同的两种氢化物后更加强了,因为单一生物硷麦角胺在同样条件下仅产生一种氢化产物(氢化=氢原子的引入)。对假定的麦角毒碱混合物进一步的、系统性的分析化学研究,最终导致分离出这种生物碱制剂的三种纯成分。三者之一的纯麦角毒碱被证实与生产部门不久前分离出的一种生物碱相同,斯托尔(A.Stoll)和伯查特(E.Burckhardt)已将其命名为麦角克亭碱(ergocristine)。其它两种生物碱都是新的。第一个我命名为麦角柯宁碱(ergocornine)。第二个,也就是最后被分离出那个,因其长久隐藏在母液中,我取了麦角隐亭碱(ergokryptine,拉丁字kryptos意为”隐藏”)这个名字。后来发现,麦角隐亭碱有两种异构体,分别名为a和b麦角隐亭碱。

  麦角毒硷(化学结构)问题的解决不仅在科学上有饶有趣味,而且也有很大的实际意义,从中产生了一种很有价值的药品。在这项研究中制出的三种氢化麦角毒碱,即二氢麦角克亭(dihydroergocristine)、二氢麦角隐亭碱(dihydroergokryptine)和二氢麦角柯宁碱(dihydroergocornine),经罗斯(Rothlin)教授在药理部试验,显示出医学应用价值。从这三种化合物发展出的药用制剂Hydergine,是一种用于控制老年病的具有改善外周循环和大脑功能的药。Hydergine被证明是老年病领域在此方面的有效药物。今天它仍是山道士公司最重要的产品。

#p#分页标题#e#

  我在这些研究中同时制出的二氢麦角胺(Dihydroergotamine)也被用于治疗,它被发现具有稳定循环和血压的作用,商品名为Dihydergot。

  如今重要项目的研究几乎都是协作。而以上描述的有关麦角硷的研究则仅由我一人从事。即使在在向商品制剂转化过程中的进一步的化学步骤仍由我独掌?即从制备临床试验的大量样品和最后优化大规模生产Methergine,Hydergine和Dihydergot的早期步骤。我的工作甚至还包括为开发这三种药品的最早的盖伦制剂、安焙注射剂,溶剂和片剂进行化学分析质量控制。那时我的助手包括一个实验助手,一个实验助理,以后又加了一个实验助手和一个化学技师。

  LSD精神效应的发现

  麦角毒碱(化学结构)问题的解决带来了丰硕的成果,开拓了进一步研究的渠道,以上仅是简要的介绍。可我还是没有忘记相对来说未引起兴趣的LSD?25。我有一种奇特的预感,这种化合物可能具有最初研究未能显示出的性质。这种预感诱惑着我在合成LSD的5年之后,想再次合成此化合物,从而能把样品提交药理部作进一步测试。这种做法是相当不寻常的,因为作为惯例,一种试验制剂一旦被发现在制药方面没有前途,则肯定要从课题中被淘汰掉。

  尽管如此,1943年春,我还是重新合成了LSD-25。和第一次一样,这次只制出几厘克。在最后一道合成步骤中,也就是在酒石酸盐形式的麦角酸二乙酰胺的纯化和结晶过程中,我被工作中不同寻常的感觉所中断。以下对这一事件的描述引自我当时呈送给斯托尔教授的报告:

“上星期五,1943年4月16日,我被迫中断我下午在实验室下午的工作而返家。我感

[责任编辑]杜新忠
杜新忠戒毒网--戒毒门户 权威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