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新忠戒毒网--戒毒门户 权威媒体
联系杜新忠:13757963812 | 网站地图
戒毒专家—杜新忠记事 《2018年世界毒品报告》(中文摘要、英文版全文)
首页 > 当前位置:>禁毒综合 > 百家争鸣 > 正文
百家争鸣
中亚毒品问题的国际化及其对我国稳定的影响
2010-12-03 19:33:06 来自:云南大学学报法学版 作者:阿地力江·阿布来提 点击量:

  中亚地区位于亚欧大陆的腹地,是联接亚洲、欧洲的陆上走廊,古代“丝绸之路”横穿这里,使该地区在历史上一度成为重要的商业贸易中转站,是东西方文化、商品的交汇处,发挥着特殊的作用。[1]然而,中亚地区的这种优势到如今却成为一柄双刃剑。武器、毒品走私在这里找到发展和运输的方便通道,使武器、毒品走私有力推向周边的国家,促使中亚成为走私之道。其中毒品的扩展已成为中亚目前面临的最大安全威胁。毒品问题是随着原苏联解体而在中亚逐渐凸现出来的一个基本的安全问题。苏联解体后,中亚地区在国际贩毒集团的操纵下逐步变成全球毒品贩运网络的主要通道之一。整个中亚的安全与稳定因此面临愈益严峻的挑战。据联合国官员在2004年“丝绸之路国家的禁毒斗争”研讨会上透露,阿富汗的毒品有65%—70%是经独联体南部各国运出的,塔吉克斯坦、土库曼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则是阿富汗毒品“出口”的转运国,每年阿富汗生产的一半以上的毒品经由这3国运出。[2]目前,中亚已成为世界上最主要的毒品生产和转运中心之一。[3]尤其是,毒品问题与中亚地区甚嚣尘上的“三股势力”紧密结合,日益猖獗的毒品犯罪为恐怖主义活动提供了重要的资金来源之一。如果相关国家不能采取有效措施,而是听之任之,则中亚国家以及包括中国在内的周边国家的安全与稳定必然遭遇新的变数。

  一、中亚毒品问题的现状

  进入新世纪以来,世界一极与多级矛盾加深,传统安全与非传统安全威胁的因素相互交织,政治与经济、社会问题相互影响,宗教冲突、民族纷争、地区冲突加剧,世界范围内的不稳定、不确定、不安全因素大量增加,这些都为毒品犯罪的滋生、蔓延提供了广阔空间和适宜的土壤。

  中亚地区的毒品走私和种植有相当长的历史,十月革命后,苏维埃政权基本上消灭了毒品的生产和消费,只有在少数地方还保留着合法的种植区,以供医学之用。苏联解体以后,处于阿富汗——世界上最大的鸦片生产地与世界上最大最富的消费市场——俄罗斯和西欧之间的地理位置使得中亚迅速成为世界上生产和走私毒品的主要地区之一。据联合国毒品与犯罪事务办公室报告,俄罗斯海洛因的95%和欧洲海洛因的70%—90%都来自阿富汗。

  中亚地区的毒品犯罪主要为毒品走私犯罪。主要毒品的查获数量一直保持在比较高的水平:从1997年到2007年均在4吨以上,2000年,鸦片和海洛因都有大规模的增长,因而毒品的查获数量也达到了历史最高点,超过13吨。长期以来,阿富汗的制毒、贩毒活动十分猖獗。虽然毒品的源头是阿富汗,阿富汗海洛因生产占世界产量的75%,但是其中65%经中亚走向国际市场。据报道,2003年世界海洛因的1/3和欧洲海洛因的95%都来自阿富汗收获的鸦片,全世界有1000万人吸食阿富汗鸦片[4]。通过贩卖海洛因,塔利班和基地组织每年可获得的巨额利润高达2800万美元。尤其是毒品问题,不仅已严重影响中亚各国的社会治安,而且与宗教极端主义势力和恐怖主义势力相结合,成为影响地区安全、酝酿冲突的巨大能量。罂粟种植在阿富汗屡禁不绝,据联合国禁毒署专家提供的数据,阿富汗2000年的鸦片产量占世界的70%,2004年的海洛因产量为420吨,占世界产量的87%,而被查出经塔吉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土库曼斯坦、哈萨克斯坦等国走私的毒品占阿富汗毒品非法输出的24%(而专家估计的包括未查出部分的总量占60%以上)[5],中亚各国及俄罗斯已成为向欧洲及世界毒品走私的重要走廊。

  在2000年以前,中亚的毒品查获总数中鸦片占据决定性的比重,1997年,中亚地区的查获的海洛因的比重不到3%。随后,在经历了前几年的急剧膨胀后,从2001年开始,鸦片查获的数量呈下降趋势,但查获的海洛因却逐年上升,到2002年接近70%。2003年,光是塔吉克斯坦一国查获的海洛因数量就接近3吨。[8]2004年中亚地区查获的海洛因数量则达到6吨的新高。这说明海洛因逐渐取代鸦片成为中亚地区最主要的毒品。[9]塔吉克斯坦也成为“金新月”[10]毒品在中亚地区的毒品集散地。2005年,由阿富汗贩卖至塔吉克斯坦的毒品达2吨。

  中亚地区不仅是天然的贩毒通道,本身也种植、生产毒品。中亚地区的气候适宜种植大麻等毒品植物,每年可制成300吨鸦片。传统的鸦片种植区域是在吉尔吉斯斯坦以及哈萨克斯坦的部分地区;野生大麻则广泛生长于乌兹别克斯坦东部、哈萨克斯坦的楚河流域等地区。吉尔吉斯斯坦也是大麻的主要产地。曾提供苏联80%的合法鸦片,占世界的16%。直到1974年,苏联开始禁止鸦片生产,中亚五国独立以后,吉尔吉斯才结束了合法种植。苏联解体以后,鸦片种植又死灰复燃,2002年吉尔吉斯的罂粟种植面积就比2001年扩大了近一半以上。地理和气候条件与吉尔吉斯相似的乌兹别克斯坦和塔吉克斯坦也是适合种植大麻和罂粟的国家,乌兹别克斯坦的罂粟种植面积早在1991年就已经达到1000公顷以上。罂粟种植在塔吉克斯坦极为普遍,尤其在巴达赫尚自治州和帕米尔山区。[11]哈萨克斯坦的官方统计显示,在哈萨克斯坦境内已经形成毒品生产基地,种植制毒的土地面积达100万公顷,特别是南部地区大面积种植大麻,每年可以生产14.5吨印度大麻或4、5吨左右的大麻素。[12]但是这些毒品的生产主要是供当地人消费,并不存在走私获利的目的。

  尽管毒品作物的种植规模和数量都有扩大的趋势,但中亚各国还不是主要的毒品生产国,毒品的跨境走私在中亚地区的毒品犯罪中占据着压倒性的地位。

  在国际毒品贩运网络中,中亚地区的角色是阿富汗毒品贩运的过境地区,该地区99%的鸦片和鸦片制剂(包括鸦片和吗啡等)来源于阿富汗。中亚地区由于普遍的贫困、容易渗透的边界和崎岖的地形、腐中亚毒品问题的国际化及其对我国稳定的影响败的执法和政府机构以及语言和文化的亲缘关系。日益成为毒品贩运到欧洲、前苏联地区以及中国的“便利通道”。[13]

  目前,从阿富汗贩运毒品到欧洲的主要路线有四条:第二条,由阿富汗北部进入塔吉克斯坦,经哈萨克斯坦进入西欧;中亚国家转运和输送毒品主要有四条路线:第一条,从阿富汗西部的赫拉特省经过土库曼斯坦,然后再经高加索进入土耳其,这一条路线以运输鸦片为主。第二条,从阿富汗北部进入塔吉克斯坦,经俄罗斯、爱沙尼亚、拉脱维亚,进入西欧,主要运输海洛因。第三条,从阿富汗北部进入乌兹别克斯坦南部,经塔什干、莫斯科进入西欧,也以运输海洛因为主。第四条经阿富汗北部进人塔吉克斯坦、经哈萨克斯坦进人西欧,也是运输海洛因。其中,塔吉克斯坦、土库曼斯坦、哈萨克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是这四条通道上的重要中转地。阿富汗一中亚各国一欧洲贩毒通道是“金新月”毒品走向国际市场的主动脉。此外,贩毒分子可以从阿富汗的任何地方很方便地通向巴基斯坦、伊朗和中亚国家。

[责任编辑]杜新忠
杜新忠戒毒网--戒毒门户 权威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