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新忠戒毒网--戒毒门户 权威媒体
联系杜新忠:13757963812 | 网站地图
戒毒专家—杜新忠记事 第28届IFNGO世界大会暨第18届中国药物滥用防治协会学术会议通知
首页 > 当前位置:>戒毒模式 > 强制隔离戒毒 > 正文
强制隔离戒毒
不服强制隔离戒毒措施的原因浅析及认知重建的对策思考
2010-02-21 10:31:28 来自:内蒙古第一强制隔离戒毒所 作者:温子义 阅读量:1

  强制隔离戒毒人员既是违法者、害人者,同时也是受害者。强制隔离措施就是依照国家《禁毒法》的有关规定对上述三者合一的吸毒人员的一种特殊救治措施,通过强制隔离戒毒场所科学的管理、医疗教育和劳动康复锻炼,使他们戒除毒瘾、珍爱生命,重新回归社会。内蒙古第一强制隔离戒毒所自去年6月6日挂牌成立以来,业已收治强制隔离戒毒人员350人,通过10个月的实践,我们发现不少强制隔离戒毒人员对强制隔离戒毒这种特殊救治措施并不能够正确认识、理解并积极服从管理配合戒治,这里固然有专门硬件建设及有关法规、规章不够健全的客观因素,但也不排除在强制隔离戒毒人员认知教育方面存在的严重缺失,因此本文拟从该类人员不服强制隔离措施的原因分析及认知重建对策进行调研,以期为强制隔离戒毒工作探索新途径。不妥之处,恳请指正。

  一、强制隔离戒毒人员的构成特点

  被调查316名强制隔离戒毒人员,强制隔离期限在均为2年。年龄在16至18岁2人,占总数0.6%;19至35岁145人,占总数45.9%;36至49岁165人,占总数52.3%;50岁以上4人,占总数1.2%。保持夫妻关系的79人,占总数25%;有子女的240人,占总数76%;有父母兄弟的291人,占总数92%;基本能够自食其力的77人,占总数24%;与合法公民正常往来的60人,占总数19%人。无收入或靠盗抢等违法手段谋生的吸毒型强制隔离戒毒人员211人,占总数67%;家庭年收入1万元以下的52人,占总数16.5%;1至2万元31人,占总数9.9%;2万元以上21人,占总数6.6%。教前有固定职业的35人,其中行政机关工作人员5人、国有企业职工30人,占总数11%;个体户(自由职业者)19人,占总数6%;无业人员261人,占总数83%(其中靠房屋、设备租金作为生活来源的23人)。吸毒史在1至2年的60人,占总数19%;4至6年的85人,占总数27%;6年以上的173,占总数55%;首次接受强制隔离戒毒且是第一次接受戒毒的81人,占25.6%;经过一次以上公安强制戒毒的104人,占33%;经过一次以上劳教戒毒131人,占41.4%。

  从以上数据可以看出,目前五原劳教所强制隔离戒毒人员有以下状况及变化趋势:一是吸毒人员仍然以青壮年为主,对家庭和社会的稳定和谐破坏性很大;二是无收入或靠盗抢等违法手段谋生的居多,不彻底戒除毒瘾,必为社会治安留下隐患;三是经过强制戒毒、劳教戒毒的近三分之二,医疗救治、教育矫治难度增大;四是强制隔离戒毒人员的婚姻状况较为复杂,单身、离异居多,即使未离异,由于强制隔离戒毒人员一心事“毒”,夫妻关系也是名存实亡,这种状况极易引发强制隔离戒毒人员“破罐子破摔”一条道走到黑;四是吸毒人员的就业范围比较狭窄,无业人员约占绝大多数,安置帮教形势任务十分严峻。

  二、强制隔离戒毒人员对强制隔离戒毒措施的态度调查

  (一)服从强制隔离戒毒措施的情况及原因

  通过面对面座谈了解,能够正确认识自觉服从强制隔离戒毒医疗救护措施的有70人,占强制隔离戒毒人员总数22%。既不自愿服从,也不明确反对,处于中间状态104人,占总数33%。

  强制隔离戒毒人员能够正确认识并服从强制隔离戒毒措施的主、客观原因是:

  从主观上讲

  1、通过学习《禁毒法》,明确了强制隔离戒毒是一种强制性的医疗救护措施,认识到了毒品的危害及自由、事业和家庭亲情的可贵,产生戒毒的强烈愿望和戒毒意志。

  2、生理上的毒瘾好除,但心瘾难以根治,希望在强制隔离戒毒所这个与外界相对隔绝的无毒环境中接受系统、规范的医疗、心理矫治,彻底摆脱毒瘾。

  3、怕经不起毒品和毒友诱惑、耐不住孤独寂寞、守不住戒毒操守。

  从客观上讲

  1、社会上毒品的容易获得与轻易可以接触到吸毒人群,迫使强制隔离戒毒人员不得不考虑到强制隔离戒毒所进行隔离治疗。

  2、原有的生活环境容易使人“触景生情”死灰复燃,很难做到旧病不复发,而强制隔离戒毒所犹如与世隔绝的“世外桃园”,能够有效抑制复吸意念,重塑人格。

  3、《禁毒法》规定,社区戒毒、强制隔离戒毒、戒毒康复“三连冠”,一朝吸毒,滚动戒毒,看来不彻底戒除是行不通。尤其强制隔离戒毒场所相比其它二项措施更有效果。

  (二)不服强制隔离戒毒措施的情况及原因

  不能够正确认识或自觉服从强制隔离戒毒医疗救护措施的有142人,占强制隔离戒毒人员总数45%。其主、客观原因是:

  1、不认为吸毒是违法。强制隔离戒毒人员李某认为“花自己的钱抽自己的烟,能犯哪门子法?”这是政府“多管闲事”。其亲属也糊涂为其辩解认为“只是偶尔碰了一下就被关起来(强制隔离),实属不该这样“小题大做”尤其是未经社区戒毒就决定强制隔离戒毒的鸣冤叫屈:被决定强制隔离戒毒是地方公安为完成“指标”而采取的懒汉省事的办法,一“推”一“送”为之。

[责任编辑]杜新忠
杜新忠戒毒网--戒毒门户 权威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