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新忠戒毒网--戒毒门户 权威媒体
联系杜新忠:13757963812 | 网站地图
中国药物滥用防治协会近期会讯 戒毒专家—杜新忠记事
首页 > 当前位置:>戒毒资源 > 小说•纪实•调查 > 正文
小说•纪实•调查
纪实文学:中国吸毒调查
2010-03-24 10:04:02 来自:新华出版社 作者:陈贝蒂 点击量:

    最早接触毒品是在2002年夏季。当时我被抽去参加一个全国性的禁毒活动,名叫“珍爱生命,拒绝毒品”,其中有个牵头单位就是中国教育部关心下一代委员会。结果,这次活动出现了意想不到的效果,全国大约有20多万大、中、小学生参加了这次活动,来的稿子堆满了大半个办公室。

   毒患猛于虎--吸毒因果

  这种结群吸毒,大多是以聚会的名义下进行的,与单个人吸毒相比,它的危害性会更大。因为它有很强的感染性、传染性和仿效性。这不仅使青少年吸毒人数的急剧增加,而且使吸毒者由过去单独隐蔽吸毒发展到结伙聚集在一些固定场所、甚至公共场所吸毒。

中国毒品泛滥概况(1)

  60年前罗曼·罗兰说:“生命是一张弓。”60年后的今天,如果能让罗曼·罗兰看到这些吸毒的人,我想,他会失望的,因为这些人把自己的生命之弓很轻易地折成两段,毫不犹豫地丢在荒山野岭或无尽的黑暗之中。对于他们来说,生命之光就是一张锡纸、一撮白粉、一缕青烟、一只廉价塑料打火机。

  最早接触毒品是在2002年夏季。当时我被抽去参加一个全国性的禁毒活动,名叫“珍爱生命,拒绝毒品”,其中有个牵头单位就是中国*关心下一代委员会。结果,这次活动出现了意想不到的效果,全国大约有20多万大、中、小学生参加了这次活动,来的稿子堆满了大半个办公室。我们几个人日夜苦战,还请了专家筛选、评比,化了半年多时间才将这些稿子编成了两本电话号码本那么大那么厚的书,一本是征文,一本是漫画和书法,书名叫做《拒毒,让太阳更红》。

  当时,我应邀做了这本书的执行主编。但想不到的是,这些稿子经常让我睡不着觉。因为那些通过幼小的心灵和充满天真无邪的笔触所反映出来的由毒品所引发的家庭悲剧,常常让我汗毛倒竖起来,酸楚难忍。同时,这也引起了我对毒品的好奇心。所以在书出来后,我便如释重负,迫不及待地去了几个地方,当然是毒情较重的地方。

  最让我震惊的,还是广西邕宁。我是从海南经北海到邕宁去的。晚上剩船从海口出发,睡一觉,早上便到了北海,然后转剩大巴去了邕宁玉洞。那里有个女子劳教所,离南宁只有十来里路。那时,那里正在搞开发,人来人往,非常热闹。印象中,邕宁玉洞人黑黑的,瘦瘦的,但很精神。

  我在邕宁县城住了一晚,第二天一早就去了玉洞女子劳教所。我一进去就被一个情景吸引住了。当时,一千多个年轻女人正在操场上跑步,头发长长的,皮肤白皙的,身段颀长的,在初升阳光的映衬下,显得尤为妩媚动人。可在脑海里又立刻浮起了另外一种情景:还是这些姣容美丽的女人,当她们没有毒品的时候,当她们毒瘾发作的时候,一个个竟然会在倾刻就变得歇斯底里,面目狰狞。管教女警介绍说,这里面最小的吸毒女只有15岁。我被这种现实的与幻觉的反差震惊了。我当时只觉得心里有一种无以言状的酸楚。这种酸楚,让我觉得应该为这些本该幸福的女孩子和那些正幸福的女孩子做点什么事情。

  在接下来的一年多时间里,我又去了云南、甘肃、四川、广东、福建、香港等地,接触了许许多多的吸毒的女孩子。在由深圳到海口的船上,我认识了一个吸毒的女人。那班船一般是从傍晚从深圳启航到第二天早上到达海口,这中间是一个漫漫的长夜。那晚,一个四人仓只有两个人:我和一人陌生的女人。开初,谁也没有搭腔,各自静静地躺着。到了很晚,那个女人不断地打着哈欠。这时,那个女人突然对我说:“先生,你能让我单独呆一会吗?”于是,我就到甲板上溜达去了,看了一个多小时的海浪。

[责任编辑]杜新忠
杜新忠戒毒网--戒毒门户 权威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