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新忠戒毒网--戒毒门户 权威媒体
联系杜新忠:13757963812 | 网站地图
中国药物滥用防治协会近期会讯 戒毒专家—杜新忠记事
首页 > 当前位置:>毒品各论 > 致幻剂 > 正文
致幻剂
麦角酰二乙胺“LSD”的一些基本情况
2013-03-30 10:08:13 来自: 杜新忠戒毒网 作者:杜新忠综合 点击量:

  历史
  
  “LSD”是该化合物的德文(Lysergsäure-diäthylamid)的简写。它是在1938年由一位瑞士化学家艾伯特·霍夫曼(AlbertHofmann)博士,于巴塞尔的山德士实验室(SandozLaboratories)进行一个有关麦角碱类复合物的大型研究计划时,第一次合成出来的。这是一种无色无嗅无味的液体,属于半合成的生物碱类物质。LSD是用麦角酸合成的一种强烈的精神类药物。1938年,瑞士著名的化学家阿尔伯特·霍夫曼(AlbertHofmann)在开发呼吸道药物时首次将它合成出来,但那时它只是个普通的中间体,仅拥有一个普通的编号:LSD-25。LSD的精神转换效果则是在霍夫曼于5年之后(即1943年)回到化学研究中才发现的。他是在一次意外的接触中透过皮肤吸收了微量的LSD而发现该作用的,这个发现使他继续在他自己身上试验LSD的精神效果。
  
  麦角酸二乙基酰胺,又名麦角酰二乙胺,这种分离出来的化合物,是当时27种同族化合物中的第25位,因此得名麦角酸二乙基酰胺25号。它由麦角酸和仲酰胺(又名二乙基酰胺)合成而得,刚制成时无色无味,呈液体状态,一定时间后变成微白色的结晶体。麦角酸二乙基酰胺25号常用剂量是80~120微克,致死量目前还不清楚(如有的服用20~25微克有反应,而有服用3000微克仍未见可怕症状),尚未发现对此药物的机体上瘾者。服用后一般30~60分钟到达血液循环,不久被散布到全身各部位细胞中,脑细胞中沉积很少,大部分沉积于小肠、肝脾及肾脏内(脑细胞中只沉积2%),而后被肌体一点一点地排泄掉。
  
  在交易市场上常见的剂量形式是所谓的窗格,即常见的剂量形式是各种大小、形状的小药丸、片剂或者胶囊,颜色有米色、白色或彩色。迷幻剂本身则常是无色、无味、无嗅的液体。片剂的含量相差很大,从20~500微克不等,但最流行的一种直径为1.6毫米的圆形片剂含量较一致,约为100微克。吸毒者常把自服迷幻剂称作“滴酸”。20世纪80年代,纸型剂量在非法市场上很常见,此时的纸型剂量与原先的不同。原先的纸型剂量是先将迷幻剂滴到纸上制成,而新的纸型剂量是将预先印好的纸张浸入迷幻剂溶液制得,这样含量较一致,每片呈正方形,大小约5平方毫米,含量30~50微克。迄今发现的浸过迷幻剂的药纸有各种各样的设计,包括抽象艺术和动画图片、邮票和纹身花纹,这些新的设计,特别受青年吸毒者的欢迎。精神药物麦角酸二乙基酰胺25号,它是一种烈性药物,只要服用微小剂量就可以刺激交感神经和副交感神经系统。这种药物是一种寄生在黑麦上的麦角中提取出来的。1938年,阿尔贝·霍夫曼博士用人工合成方法制造而获得成功。
  
  直到1966年,LSD和光盖伞素都是由山德士实验室免费提供给有兴趣研究它们的科学家的。精神病学家也可使用这些化合物来使自己得到对精神分裂症的亲身体验。许多临床实验在研究关于把LSD使用于精神治疗的可能性都得到非常正面的结果。LSD的首度大众娱乐化,是在1950年代期间于一小群心理健康专家(比如精神病学家和心理学家)和一些政治和社会上的重要人士之间(如亨利·路斯)的流行。
  
  冷战时期的情报部门曾将LSD用在审问和心理控制上,以及在大规模的社交工程(请见反文化)上。美国中央情报局对LSD进行了广泛的研究,但其中绝大部分都被销毁了。
  
  一些心理健康专家,比如哈佛大学心理学教授提莫西·李瑞(TimothyLeary)博士和理察·艾尔帕博士(后来以拉姆·达斯闻名),相信LSD有可以做为精神成长工具的潜力。这些心理健康专家被传统心理学术圈排斥,并且在1960年代的嬉皮士运动中成为反文化的精神导师,将LSD的使用扩展到更广大的群众。当LSD与反文化和嬉皮的关系变得越来越密切时,它在1967年被美国政府禁止。
  
  在1990年代,LSD于瑞舞次文化中受到欢迎。在美国药品管制局有史以来最大一宗的LSD查缉案后,美国LSD的使用大约在2000年急剧下滑。美国药品管制局逮捕了两名化学家,并声称他们制造了美国与许多欧洲地区LSD供应量中95%的LSD。
  
  从1967年开始,在黑市和大量需求的支持下,LSD的地下娱乐性和治疗性使用开始在一些国家继续。对LSD的效果和作用机制的合法的科学实验也不时进行,但很少涉及人类主体。
  
  药物作用
  
  麦角酸二乙基酰胺,除了能造成严重的精神混乱外,还能给肉体带来痛苦,例如在神经系统的症状是:运动失调,步履蹒跚,抽搐,用量过大还会导致全身瘫痪。在心血管和消化系统的症状是:心动过速、恶心、头晕、血管扩张、震颤、手掌出冷汗,有时还会有战栗。因此,60年代后其产量急剧下降,并只限于在精神病研究所使用。麦角酸二乙基酰胺对人体的作用大小与肌体条件有关。大部分时间是处于富于色彩的视觉,异乎寻常的听觉,舒适的人格解体(吸食者称之为“一次愉快的旅行”),但也出现充满恶梦的幻觉,导致可怕的精神混乱,有的仅(或许)出现一次,但有的反复出现(吸食者称之为“一次糟糕的旅行”)。使用此药会出现一种特殊现象“反刍”(人们把麦角酸二乙基酰胺分子大量沉积于肾脏内的现象称之为“反刍”),即用过此药的人,如果不再使用,沉积于肾脏内的麦角酸二乙基酰胺分子大量消失的同时,有的又进入人的脑细胞,又在新的细胞中产生新的连锁反应(吸食者称此过程为“外加的旅行”),有些吸食者有意外的再现或“倒叙”,也就是说,吸食者在不服用该药物时,就会有以往服用该药物后的感觉(“幻觉”)。吸食麦角酸二乙基酰胺的人,多数是同时使用大麻或海洛因,或其他毒品的人,他们在使用其它毒品时不能产生上述效果时,吸食者才使用此毒品,他们也了解这种毒品的危险后果:发疯、自尽或伤残。所以60年代后,又把注意力转向比麦角酸二乙基酰胺毒性大上千倍的其他烈性药物。
  
  潜在用途
  
  LSD有药用价值,有时候用于治疗酒精上瘾、缓解疼痛、集束性头痛,也有用作提升创造力。但是如美国禁毒署之类的政府组织坚称“LSD没有兴奋刺激作用,不能提升创造力,对酒精依赖没有持续的积极的疗效,不会产生典型的精神错乱,也不会产生立即的人格改变”。
  
  精神治疗
  
  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LSS被用于增强精神病治疗的疗效。有些精神病专家认为LSD对于帮助病人通过其他精神治疗手段“解开”受压抑的潜意识内容和治疗酒精上瘾十分有效。一项研究指出,“LSD药用价值的根本即它有产生自我接受和自我降服的潜力,”可能是强迫使用者面对精神问题。在1968年12月,一份由74位英国医生发起的调查反映了LSD的临床效果。在73份回复中,大多数医生认为LSD效果明显且足够安全。
  
  56%即41人继续在临床使用LSD。
  
  15%即11人停止使用因为退休或是其他客观原因。
  
  12%即9人停止使用LSD因为它们发现药效不明显。
  
  10%即7人停止使用且原因不明。
  
  7%即5人停止使用因为LSD过于危险。
  
  剂量
  
  LSD按质量而言是迄今为止发现的最强烈的精神药品之一。从试验者的体验和药物学方法(例如受体结合实验)都发现LSD比光盖伞素和光盖伞辛要强100倍,比墨斯卡林强4000倍。LSD的剂量以微克为单位,相对而言几乎所有其他的药品和毒品都以毫克为单位。
  
  通常LSD的致幻剂量为25μg,且其药效随剂量增加而显著加强。90年代末,美国缉毒警察缴获的LSD每支大约20-80μg;60年代时也有300μg以上的。常用LSD的人的可达剂量为1200μg,但是如此高的剂量可能会产生不愉快的生理、心理反应。
  
  LSD的致死剂量(LD50)为200-1000μg/kg体重,但迄今为止尚未有LSD过量致死的报道。有一个可疑LSD过量致死的报道,死者用静脉注射的方法使用了三分之一克的LSD(即330mg,330,000μg)。这相当于3000倍的通常口服剂量。
  
  毒性比较
  
  对身体造成的生理伤害和依赖性与摇头丸等毒品相当,但远不如香烟和酒精来的严重。是迷幻性最强的药。服用可能导致逼真幻觉、时空幻觉。长期服用可能有旅行片段。


  成瘾性
  
  可能会产生心理依赖性。
  
  不良反应
  
  注射这种毒品,30~60分钟便出现早期反应,两小时后最为严重,6小时后基本上就不再发展,其病理作用时间可保持到12小时左右。麦角酸二乙基酰胺在人体的早期反应是:视觉增强,呈青绿色的暖色调,情绪不稳,幻觉多变,周围物品成了幻想的东西,轮廓外形夸张,距离拉长或缩短,明暗对比立体感增强,视觉极速变化不规律。麦角酸二乙基酰胺能提高听觉、嗅觉和触觉的敏感性,借助这种药物,人们可以感受到音乐,借助光线可以听到声音。注射麦角酸二乙基酰胺产生欣快现象并能使人增强活力,欣快现象的表现体现在安静或喧闹,大哭不止。增强活力是指感到一种近于狂妄自大的自信力量。
  
  正如霍夫曼教授那样,滥用LSD的人同样也会经历各种各样的不适,特别是在剂量加大之后,会出现持久性知觉障碍(HPPD):视觉会出现障碍,如看到物体周围有光晕、移动的物体后面有轨迹,无法辨别颜色。此外,精神方面会出现极度的恐惧、焦虑等幻觉,一些服用者还会出现严重的暴力倾向,给自己和周围的人带来人身伤害。因此,LSD在世界各国都普遍被认为是一种危害甚大的毒品而加以严厉查禁。
  
[责任编辑]杜新忠
杜新忠戒毒网--戒毒门户 权威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