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新忠戒毒网--戒毒门户 权威媒体
联系杜新忠:13757963812 | 网站地图
戒毒专家—杜新忠记事 阿片类物质使用相关障碍诊断治疗指导原则
首页 > 当前位置:>禁毒综合 > 英雄人物 > 正文
英雄人物
叶雄 :从地狱爬回人间,协助300多人成功戒毒
2018-01-05 19:55:49 来自:中国禁毒报 作者:叶雄 点击量:
“假如这个世上真的只有百分之一的人能成功戒毒,我希望你能成为那个人。”
  
  我叫叶雄,走出女子强制隔离戒毒所(以下简称女所)已有16个年头了。16年来,我从地狱爬回人间,经历了浴火重生的苦痛,从“受助者”成为“助人者”,体验了生命重建的喜悦。我要感谢女所的干警们,是她们的爱支撑着我从生命的废墟上重新站了起来,是她们的爱给了我永葆操守的勇气。
  
  2005年我接受了杨澜的采访。记得她问我:“有媒体形容你是从地狱爬回来的禁毒天使,对这个‘爬’字,你是怎么理解的?”当时我就有点激动了,我说:“如果这个世界上真有地狱的话,那么吸毒就是一个人从人间坠落到了地狱,一个坠落地狱的吸毒者想重返人间,走是走不回来的,一定是爬着回来的,在爬的过程中还必须有人扶、有人推、有人引……”
  
  翻开昨天的故事,20世纪90年代初,我的男朋友开始吸毒,为了向他证明毒是可以戒掉的,我也开始吸毒。从最初的不适到后来追求所谓的自由与放松,我已将尝毒的初衷忘得一干二净。人一旦开始依赖毒品,就将加速坠入深渊,因为毒品能控制一切。
  
  为了吸毒,我花尽了做生意赚下的钱,开始变卖家里的东西,甚至卖掉了女儿的钢琴及她的保险,卖掉了饭店和房子。难以承受的经济压力,毒瘾发作时的折磨,社会功能的退化,让我认清了毒品的真面目。但此时,我已经控制不了我自己了。十年里,我无数次萌发戒毒的决心,去戒毒机构、自己买药、逃到外地戒毒等等,用尽了各种方法,但每次都以失败告终。经历过无数次的失败后,我绝望了,我想自己这辈子算是完了,我常常在内心里呼唤:“有谁可以救救我!”
  
  2000年,我被处以强制隔离戒毒。当我被带走时,我女儿才10岁,她静静地望着我,不哭也不闹,只是轻轻地问了一句:“妈妈,你走了我怎么办?”这句话就像在我心上敲了一颗钉子——我觉得我永远都回答不了,那种伤痛与愧疚永远缠绕着我……
  
  怀着忐忑、恐惧、绝望等种种复杂情绪,我走进了女所的大门。初到女所,我的心是冰冷的,冰冷的大门,冰冷的围墙,冰冷的戒毒生涯。我一度想,就这样慢慢熬吧,熬到老,熬到死。
  
  这时,女所的楼警官走进了我的生命。她从关爱入手对我进行了系统的心理疏导,让我感受到被人关心的温暖,是她协助我度过了痛苦的心理调整期与角色转换期。度过适应阶段后,我得到干警们的信任,协助大队策划了“孩子,让妈妈抱抱你”“假如我没有吸毒”等主题活动,我还被评为《大墙内外》的优秀通讯员。这一切,让我感知了自身的价值,也让我重新审视自己,激发了戒毒动机。
  
  入所后不久,前夫为了落实女儿的户口及学校,提出改判抚养权,当时我的心一下子再次落入了黑暗的深渊。为了吸毒我已付出了沉重的代价,如今还被要求放弃做母亲的权利。连续好几天我都茶饭不思,忧心忡忡。那时,几乎天天都有警官来安慰我,我的心被她们焐得暖暖的,跨越了一个又一个难关。
  
  在女所中有三句话沉淀在了我心里。刚入所时,我曾问一个学员:“毒到底能戒吗?”她用极冷漠的口吻答道:“一百个人中九十九个人是戒不掉的。”“那还有一个人是怎么戒的呢?”我天真地问道。“那个人是死人。”这冷冰冰的答案像一道阴影让我挥之不去。欣慰的是,在与楼警官的一次谈话中,她坚定地对我说,退一万步讲,假如这个世上真的只有百分之一的人能成功戒毒,我希望你能成为那个人。这句话成了我戒毒康复的一大动力。
  
  第二句话是,“我这辈子可以不为自己戒毒,也可以不为我的家人戒毒,但我一定会为一位理解我的队长去戒毒,为了她给予我的尊重,为了不让她失望、难过。”许多日子过去了,这句话留给我的感动依旧,我想,那位队长的内心一定是充满阳光的,因为只有这样的人才能播撒希望。
  
  第三句话是,“叶雄,你想过吗,许多人都认为一旦染上了毒品,便终身难戒,因此大家都没有了信心,甚至包括有些从事禁毒工作的人员,我真的很希望你能成功,不仅可以使这个群体的人看到希望,也可以为我们工作人员鼓鼓劲。”那一刻,我泪流满面。
  
  来自女所警官的爱与关心并没有因为我出所而画上句号。走出高墙后,没有父母期盼的眼光,没有接纳我的地方,我觉得自己被整个社会抛弃了,内心几乎又坠落到绝望的深渊。后来我去了一家棋牌室打工,环境之恶劣、心境之差,让我产生了动摇。这时,女所的干警们通过写信、打电话等方式鼓励我坚持下去,让我印象最深刻的一句话是——“我们相信你”。
  
  戒毒需要勇气、毅力、环境等诸多因素,而我觉得最需要的是信任,这是一种最有效的约束。为了让我的同伴看到新生的希望,2005年,我进入上海市自强社会服务总社,成为一名禁毒社会工作者。2009年,在女所领导的支持下,我再次走进女所,成立心荷同伴教育小组,运用同伴教育模式及社会工作的专业方法协助所内的学员戒毒康复。这一过程让我相信自己能够成为一个有用的人、一个有价值的人、一个被人需要的人。
  
  16年来,我和我的团队接听了1万多个热线电话,跟踪服务4000多人次,协助300多人成功戒毒康复,写了1000多封信,完成了300多场巡讲,向戒毒人员传达了“毒难戒、但毒能戒;毒难戒,但毒必戒”的信念。我很荣幸地获得了“上海市十佳优秀禁毒志愿者”“上海市优秀平安志愿者”“上海市三八红旗手”“中国最美社工”等称号……从女所归来,感恩成了我修行的主旋律。我想说,谢谢女所警官,当我想采摘一片红叶时,你们给了我整个枫林;当我想收获一缕春风时,你们给了我整个春天。
[责任编辑]杜新忠
杜新忠戒毒网--戒毒门户 权威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