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新忠戒毒网--戒毒门户 权威媒体
联系杜新忠:13757963812 | 网站地图
戒毒专家—杜新忠记事 酒精成瘾患者综合评估/干预研究志愿者招募
首页 > 当前位置:>禁毒综合 > 社会写真 > 正文
社会写真
泛清真下的毒品与三股势力
2018-05-17 14:55:21 来自:知乎 作者:杜新忠转 点击量:
  新疆在最近几年是反恐维稳、禁毒形势及其严峻的地区,也是泛清真最严重的地区。但是,除了新疆地区,我们同时更要留意,泛清真沿着毒道蔓延;毒品借着泛清真的蔓延的两个趋势。
  
  三股势力作的恶
  
  所谓“三股势力”,就是民族分裂势力、宗教极端势力、暴力恐怖势力。
  
  三股势力历史悠久,以前的核心是分裂势力,而自从苏军撤出阿富汗与苏联的解体,其核心成了宗教极端势力。随着阿富汗的局势走向伊斯兰化,极端的伊斯兰主义泛滥,阿富汗旁边的几个斯坦国家全部出现了各种伊斯兰运动。比如乌兹别克有乌伊运。在我国新疆则重新出现了东突厥伊斯兰运动。突厥是一个翻译的问题,对应的是土耳其,土耳其方面称之为东土耳其伊斯兰运动。
  
  1993年4月5日,在土鸡国的默许与暗中怂恿支持下,新疆的分裂分子在土耳其的安卡拉居然宣布建立“东突厥斯坦流亡政府”,总部设在安卡拉。
  
  在这杂七杂八的派别有所谓的,突厥斯坦伊斯兰党(Turkistan Islamic Party),又称“真主党”、“东突厥斯坦民族革命阵线”、“东突伊斯兰运动”(简称“东伊运”),这三个是最狂的三股势力的综合体,也就是它们即搞分裂,又搞极端的伊斯兰教义并反世俗化追求政教合一,又搞暴恐。
  
  除了土耳其,德国也是疆独的一个重要据点,其团体的主要是“世界维吾尔青年代表大会“。这个组织是1996年11月,在德国慕尼黑搞出来的。
  
  这伙人啥坏事都干:杀人、放火、投毒、爆炸、恐怖袭击、暗杀。他们也不是只杀汉人,连妇女儿童都不放过。比如1996年4月29日,他们就杀死库车县阿拉哈格乡库纳斯村卡吾力托卡一家人,也有维族小孩因为背不了古兰经的某一段,被暴恐的人给弄死了。
  
  从90年代至今,观察三股势力在国内干的坏事,就是2001左右几年消停了很多。这跟阿富汗的鸦片产量出奇的同步。
  
  事实上,这伙人在那911前后消停很多,跟环境有关。
  
  90年代他们闹事,主要是土耳其与德国,还有西方其它一些国家的支持有关,尤其是土耳其。
  
  而这些国家主要是支持分裂主义,并不支持极端伊斯兰教义。以土耳其为例:近现代以来,土耳其是最世俗化的穆斯林国家之一。
  
  从国际合作层面上讲,2001年前后之所以能把疆独摁住,90年代推出的上海合作组织功不可没。鉴于该组织在打击三股势力上取得的良好效果,2001年6月15日上合组织正式成立。
  
  新世纪,尤其是911以来,新疆的三股势力形势出现重大变化,这些暴恐分子臭大街了,在2002年西方国家也把大部分这类组织认定为恐怖组织。
  
  (艾山·买合苏木(第一批公布的);努尔麦麦提·麦麦提敏;阿布都克尤木·库尔班;帕如哈·吐尔逊;吐送江·艾比布拉;努尔麦麦提·热西提;麦麦提依明·努尔麦麦提;买买提明·买买提(第二批公布的)。)
  
  其中,2003年10月2日跟拉登与塔利班勾勾搭搭的东伊运头子艾山·买合苏木在巴基斯坦、阿富汗边境的一次反恐怖联合行动中被巴基斯坦军队击毙。这是一个重要的节点。
  
  热比娅和达赖
  
  鉴于形势的变化,一些人开始玩改头换面重新批上马甲的花样:原来的很多组织解散了,比如青年大会。取而代之的是在2004年4月在德国慕尼黑成立了世维会,即“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
  
  从功能上说,世维会表面上是搞文的一套,东伊运则是玩武的一套。
  
  东突跟世维会两者还是有一定的区别,主要表现在:
  
  第一、民族的主体性不同。
  
  东突具有区域性的概念,并不单指维吾尔族,它还包括在中亚的其它少数民族,比如:中亚的朝鲜族、俄罗斯族等。而世维会更强调维吾尔族。
  
  第二、宗教诉求程度不同。
  
  以世维会的头头热比娅为例,她戴小花帽,梳小辫儿,不穿布卡不蒙面,放到IS那,是要被石头砸死的,此外她离婚后再找老牌的疆毒分子并且还有其它的姘头,这在极端的伊斯兰教义里是不允许的。而东突的那伙人则跑到了阿富汗的训练营,训练好了就回到新疆继续搞暴恐。有一些人则跑到叙利亚等地方,进行所谓的圣战,比如IS里面就有一个“东突”旅。
  
  911以后,暴恐分子干了两件天愤人怒的事。
  
  第一次是2009年的新疆乌鲁木齐“7·5”事件。这次事件暴恐分子屠杀197人。
  
  这次事件最主要的策划者就是世维会。而可恶的是,美国跟澳大利亚使劲的为世维会主席热比娅站台呐喊,甚至称她应该拿到诺贝尔和平奖。
  
  第二次是2014年的3·1昆明火车站恐袭事件。这次暴恐分子在昆明火车站屠杀29人。
  
  在昆明火车站暴恐事件中,有女性拿刀直接乱砍乱杀,其中还是要当妈妈的女性。她就是帕提古丽·托合,由于怀孕,最后判了她无期徒刑。
  
  清真与泛清真化
  
  “清真”本是汉语中用于道教的一个词汇。从明朝开始,用于伊斯兰教,现如今成为伊斯兰教的专用语汇。
  
  在中国绝大部分非穆斯林对清真的概念来自于回民不吃猪肉。在90年代很多人对穆斯林不吃猪肉有着两种主流说法。
  
  1、认为猪救过伊斯兰教的先知(另一说是猪是回族的祖先),为了感恩,所以伊斯兰教的穆斯林都不吃猪肉。
  
  2、猪是很肮脏的动物,所以不吃猪肉。
  
  第一个谬误流传甚广,尤其是南方诸如江西,湖南以及东北这样一些极少穆斯林的省份。而这个流言确实来自于明朝时期的说法,为了避讳朱(猪)姓皇帝,所以很多回教徒都不吃猪肉了,也有人说这是受了倚天屠龙记中魔教有关习俗的误导。
  
  其实,伊斯兰的食物禁忌在古兰经里有明确的记载。
  
  《古兰经》里说:“禁止你们吃自死物、血液、猪肉以及诵非真主之名而宰杀的、勒死的、捶死的、跌死的、抵死的、野兽吃剩的动物,但宰后才死的仍可吃;禁止你们吃在神石上宰杀的。”
  
  某公司的清真猪油
  
  跟清真对应,有一个很错误的逻辑,就是族教一体。其核心意思是把某个民族天然的跟伊斯兰教绑定在一起。最典型的是回族,比如说起回族的人,其意思是这个民族的人似乎天然是回教徒,这其实是一个很错误的逻辑。
  
  从普通的忌口出发,泛清真的外延就远远扩大了!从食品来讲,比如信伊斯兰的是可以吃牛肉的,可是他们会说你宰杀牛的时候心不诚,没有想着安拉,这种牛肉不是清真牛肉。还有就是,杀牛的人不是穆斯林,这个牛肉不清真。于是从食品开始演化出一堆清真概念:比如所谓的“清真牙膏”、“清真肥皂”、“清真盐”、“清真纸”、“清真化妆品”等等。简单地说,“清真”的概念就是宗教极端思想的渗透跟蔓延。宗教极端思想是“泛清真化”的源头。
  
  而且这种蔓延危害及其大,在相关政策的推动下,出现很多及其荒谬的事。
  
  比如:《回族上消化道出血322例临床特点分析及护理》一文中就出现了如下荒谬的事情。
  
  此外还有所谓的清真血的荒谬概念
  
  这种泛清真的极端宗教思想,其本身就有一种拒绝文明,走向封闭跟愚昧。进而加剧分裂,分离的势力蔓延。
  
  除了清真血这种荒谬的清真产物,极端宗教思想下的清真概念,还侵蚀到科学领域。最近闹得比较沸沸扬扬的利用拉曼光谱检查一个东西是否为清真,拉曼光谱检查清真物质,《基于拉曼光谱技术的清真屠宰牛肉快速判别方法研究》听起来就不靠谱,不知道这种鬼东西怎么能光明正大的出炉,这个杂志能刊登这种论文不知道是神学杂志还是科学杂志。
  
  值得关注的是该论文作者李亚蕾、罗瑞明老师被约谈,该文并被撤稿。而这两位老师为什么写这么奇葩的文章,其背后的资助基金值得关注。
  
  清真毒品
  
  在泛清真的蔓延的同时,出现了一个奇葩的名词,尤其是在毒品圈,那就是所谓的清真毒品!这世界上哪里有什么清真毒品。毒品就是毒品,没有什么清真不清真的说法,毒品都是害人的!流传的清真毒品有下面几层意思。
  
  1、对穆斯林吸毒群体的蔑称与戏谑,以及穆斯林吸毒群体的自我狡辩。
  
  2、以阿富汗、也门、叙利亚等国家,尤其是阿富汗的毒贩与吸毒者的歪理邪说。
  
  3、来自非穆斯林毒贩的忽悠说辞。
  
  4、来自诸如皮几万(抽大麻)、MC天佑以及不少宣扬怂恿吸毒的人说辞的转义,并不自觉的结合起了清真的说法。
  
  第一种情况,对清真毒品的说辞很多来自于中东以及中亚的吸毒人员的比例很高,尤其是阿富汗,以及正在发生战乱的也门跟叙利亚的吸毒人员比例很高,这样不自觉的产生了所谓清真毒品概念。这跟早期,一说到中国就联想到鸦片之国;一说到华人就是鸦片鬼的形象是一个意思。
  
  后面几种情况就相对复杂。先来看阿富汗的情况。
  
  阿富汗是双毒夺冠的国家,即鸦片跟大麻。阿富汗是一个伊斯兰国家,在塔利班统治时期,更是推行极端的伊斯兰教义。
  
  塔利班就是一个奇怪的混合体,它禁毒很严厉,发生911事件那一年,塔利班控制下的阿富汗地区几乎没有人种鸦片。但是,塔利班依然允许出口鸦片跟海洛因,对于阿片类毒品,它具有所谓清真毒品的性质是因为阿片类毒品是用来祸害异教徒的。同时,塔利班并不禁止大麻。其中大麻并不认为是一种毒品,换句话说,大麻本身就是清真的。
  
  也门现在乱得一塌糊涂。在也门流行着一种毒品——恰特草!
  
  毒品界的五朵金花分别是罂粟、古柯、麻黄草、大麻、恰特草。恰特草是其中之一,它又叫阿拉伯茶,在中国恰特草叫巧茶。广西与广东两个地方有种植。2013年后禁止种植。恰特草里面的毒品成份是卡西酮类,这类毒品外号叫丧尸毒品。来源是美国有个案例,一个人嗑药猛了,然后抓起一个路人就啃脸。直接把人整个脸给搞没有了。
  
  中国这种毒品叫长治筋,也叫山西土冰,或者叫土冰。 中国有单例2吨土冰的案件。警察抓住毒贩的时候,这两个毒贩躺在钱上面睡觉。因为床底下有4000万现金。
  
  也门随处可见的吃草场景
  
  也门堪称毒品误国的典范。直到现在他们并不认为恰特草是毒品,而嚼阿拉伯茶在阿拉伯世界有很长的历史。在也门,四处可见嘴里嚼着恰特草的人。也门人招待客人,一个很尊贵的礼节就是一起吃草、聊天吹牛。
  
  叙利亚也是打得一塌糊涂,随着IS的势力膨胀,IS的一个重要手段就是自杀式的攻击。而这些所谓的伊斯兰战士,不少跟当年的日本鬼子的神风敢死队一样;先嗑药,然后借着毒品的劲头上战场。他们吃的毒品主要是类似冰毒类的毒品,有从恰特草提炼出来的卡西酮类的土冰,也有从麻黄碱提炼合成出的冰毒类的,也有其它合成路线合成出来的毒品。主要是提高兴奋度。
  
  在电影《红海行动》中的反派狙击手的一个细节能反映出毒品的特征。
  
  上图的狙击手,在狙击的时候,要吃一颗可乐果(电影某演员称是吃椰枣)。这个可乐果里面含有一种软毒品,可口可乐后面的词根可乐就是来源于可乐果,可口可乐来源是古柯+可乐。其中的古柯叶,提炼出的毒品叫古柯碱也就是可卡因。可乐果的提神成份是咖啡因(咖啡因在我国是法定的毒品)。而《红海行动》是来源于也门撤侨。也门恰好是吃草很疯狂的一个国家。
  
  而国内外的一些毒师跟毒贩在给穆斯林推销毒品的时候,往往添油加醋,唾沫星子乱飞。他们的说辞最典型的有两种。
  
  四大哈里发为什么战无不胜,因为他们就吃了这种神药。
  
  第二个说辞来自于暴恐份子经常说的:“参加了自杀式爆炸袭击的穆斯林,死后可以上天堂占有72个处女。”而毒贩直接来一个升级版,你想知道占有72个处女是什么样的吗?吃了这些药马上就知道效果。
  
  至于天堂是否有72个处女等着所谓的烈士,不同的阿訇有不同的解释。在我国普遍认为这是瞎扯,是误传。
  
  宣扬吸毒而遭到封杀的皮几万
  
  皮几万跟MC天佑现在是全网封杀。他们被封杀的原因并不是所谓的诸如皮几万盗嫂或者是低俗活动。被封杀的真正原因是宣扬吸毒。其中皮几万更猖狂,把其抽的大麻晒到了网上。而皮几万的一些粉丝则声称,大麻是无害的!
  
  这种观点有不少市场,由于目前推行着清真标识,清真认证,使得清真这个词莫名其妙的跟绿色,非转基因,健康等概念等同起来了。同时所谓的软性毒品莫名其妙的跟清真结合起来了,以至于这个世界上有了一个奇葩的清真毒品的的名词。
  
  泛清真、毒品、暴恐
  
  “金新月”毒源地毒品向新疆渗透严重,而新疆暴恐分子之所以不断的搞事,是因为他们有经济支撑———毒品!
  
  毒品为暴恐提供了主要的资金支持。“东突”恐怖势力染指毒品犯罪,他们正在利用贩卖毒品获取的暴利筹集活动经费,严重危害国家的安全,加之泛清真形成的一种封闭圈子,使得新疆禁毒斗争非常复杂跟严峻。
  
  而毒品跟暴恐的结合出现了许多新特征。最大的特征就是两条毒道的结合,导致暴恐与泛清真的泛滥。
  
  甘肃省临夏州,就是几条毒道的重要交汇地。
  
  从阿富汗来的毒品,跟从“金三角”进入云南经欧亚大陆桥的毒品,以及国内制作的冰毒等,都经过甘肃。而这个重要的汇集地就是临夏。
  
  临夏回族自治州的东乡县和广河县毒品泛滥非常严重。其中广河县的三甲集镇曾被《时代》周刊称为中国最大的毒品集散地之一。本地人戏称,他们那的毒品是用车皮来计算而非人次计算。同时临夏也是一个泛清真化非常严重的地区。
  
  临夏跟我国新疆的毒品犯罪有一个突出的特点就是。很多老百姓对毒品的危害全然不知或知之甚少,他们认为毒品的买卖是“一个愿买,一个愿卖”的正当商品交易。而当地的毒贩最大的特点是——形成宗教化的贩毒组织。
  
  在《吸纳与创新:宗教对西部民族地区毒品犯罪的防治功能》一文曾经专门指出:毒贩们大多利用少数民族女性来贩运毒品。不少因为贩毒发了“横财”的人,富了起来,回到村里,缴纳天课、积极施济、履行宗教善功,修洋房、开高档轿车,完全是一副“成功人士”的派头。
  
  而所谓的缴纳天课跟履行宗教善功。其主要的表现就是建清真寺与扩大泛清真概念的范畴,这伙人更是荒谬的推广清真毒品的概念。
  
  有临夏本地人指出,2011年,临夏220万人,有清真寺3588座。乌兹别克斯坦3200万人,2800座清真寺。他们的清真寺比一个国家还多。而当地很多清真寺背后都有毒贩的捐款。
  
  而新疆的暴恐活动跟毒品紧密结合它出现了新的特性。
  
  第一、毒品种类多元化且合成类毒品逐年增多,同时地域特征明显。
  
  2010年前新疆的毒品案件极有特点。在当年公安部门公布的毒品案件中,只有2起是合成类毒品,且案发地都是在乌鲁木齐。
  
  在喀什等南疆地区的毒品大案以海洛因、大麻等传统毒品为主。乌鲁木齐、伊犁等北疆地区主要则是合成类毒品偏多。
  
  其中大麻的形态,在新疆有一个专门的名字——莫合烟。莫合烟本身不是大麻烟,但是很多莫合烟往往掺杂了大麻,使之成为麻烟。此外莫合烟中除了含有烟碱外也含有若干种大麻素。2004年鉴于莫合烟的危害,莫合烟被禁止种植。
  
  16世纪,莫合烟从印度传至新疆,有长达四个世纪的使用历史。根据史料记载,在春秋战国时期,南疆地区已有药用大麻的记载,抽大麻的传统在新疆的南方流行甚广。2004年莫合烟被禁止。
  
  自从昆明“3·01”事件后,内地对新疆籍人员加大核查力度,使得不少新疆籍毒贩人员回流。同时也由于所谓的清真毒品的概念,以及合成毒品的原材料易获得性。使得新疆不论是南疆还是北疆,合成类毒品逐年增多。
  
  上表可以清晰的看到,吸食合成类毒品的比例逐年增多,在2017年的数据合成类毒品的比重有超过百分之四十。
  
  第二、暴恐沿着毒道与泛清真严重的地方扩散。
  
  以昆明火车站事件为例。那帮暴恐分子怎么跑到昆明搞事情?并且随后从东南亚遣返回来不少人。很大一伙人,是从云南跑到缅甸当贩毒的骡子。靠贩毒赚的钱,发动所谓的圣战。
  
  而从云南那条路不好走,他们就从别的地方走,比如从越南走。在越南的边境就发生过所谓的就地圣战的事。
  
  如:2014年4月18日12时许,在越南北风生口岸,16个来自新疆的偷渡客,在越南警方例行检查的时候被发现了,他们抢下越南警察的枪,然后开始扫射。事件最终造成8名中国籍偷渡人员死亡,2名越南军警人员死亡。这种例子发生了多起。
  
  第三、贩毒赚的钱用来买武器
  
  武装贩毒并不陌生。通常毒贩的武装,一是防止被政府抓,另外一个目的是防范黑吃黑。而暴恐分子贩毒则刚好反过来。他们贩毒是一种手段,贩毒赚的钱是用来武器,炸药。搞恐怖活动。这种武装贩毒更为可怕。抓这种毒贩,一般就是一个鱼死网破的局面,没有什么乖乖就擒的说法。
[责任编辑]杜新忠
杜新忠戒毒网--戒毒门户 权威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