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新忠戒毒网--戒毒门户 权威媒体
联系杜新忠:13757963812 | 网站地图
中国药物滥用防治协会近期会讯 戒毒专家—杜新忠记事
首页 > 当前位置:>禁毒综合 > 社会写真 > 正文
社会写真
午夜直击癫狂迷乱的地下嗨药网络
社会写真
2009-11-24 08:32:54 来自:东北新闻网 作者: 点击量:

  11月13日,一名30多岁的男青年给记者打电话,痛陈自己滥服盐酸曲马多和新泰洛其等药品的恶果:他的部分器官功能开始退化,经常出现幻觉、精神抑郁,一度产生自杀的念头,现在妻子已与其离婚。而在随后采访中,一位在迪厅门口候客的出租车司机告诉记者:他朋友的弟弟长期滥服曲马多,结果到大连游玩时,在一艘游船上,他纵身跳进大海,彻底“飘”离了这个世界,直到现在家人还将他自杀的事瞒着他的母亲……

  让悲剧不再重演,让那些沉溺于“嗨客世界”的年轻人远离像曲马多这样的毒品代替品,呼吁相关部门赶快行动起来!这就是本报组织本期特别报道的最大意义之所在。11月14日、16日、17日晚,本报特别报道组在三个夜晚、累计17个小时的时间里,亲眼目睹了一个光怪陆离、触目惊心的“嗨客世界”,更见证了一个暗流涌动、癫狂迷乱的地下“嗨药网络”的存在。

  现场目击——

  “嗨客世界”触目惊心

  在网络上,“多多”是指曲马多,还有“小泰”是指新泰洛其,是沉迷在夜生活的嗨客圈子对毒品替代品的称呼。与多多、小泰这么可爱的称呼有关的“嗨客世界”却异常癫狂,迷乱得让人痛心。

  嗨客们当街吃药

  11月14日21时许,记者来到位于十三纬路与二经街路口的一家迪厅。在迪厅旁边小巷里,记者听到两名男青年边走边说:“赶紧喝了,进去的时候正好上劲,可乐给我再来一口。”而在一辆轿车后面,一男子对两个女子说:“快点喝,里面不让喝!”一女子回应道:“没事,我有内兜,能带进去。”

  记者很快弄明白了一件事:由于公安机关检查很严,迪厅内不准吃曲马多、喝新泰洛其,而嗨客们自有对策,喝完再进去。因此,记者看到最多的情景是,年轻人们站在街头迎着寒风吃药、喝可乐(两者相兑,容易产生“飘”的感觉)。甚至,记者还看到一名嗨客的“壮举”:在路边,他扬脖喝进了药水,把瓶子甩进垃圾桶里,然后“雄赳赳”冲进迪厅。还有很多人是开车来的。他们往往很早就来到迪厅附近,停好车,慢慢等待。等过了23时,车里的人开始到附近超市或食杂点买可乐,或吃曲马多,喝新泰洛其。记者多次看到,本以为里面没人的汽车的窗户突然按下来,有人扔出药瓶。瓶子掉在地上,发出噼里啪啦的响声,敲碎了夜里的宁静。随即,他们开始下车,奔向迪厅。

  迪厅四周满地是药瓶

  迪厅的周边地面,随处可见药瓶子。就在十三纬路、二经街路口的那家迪厅附近胡同里,在约10分钟内,记者捡了20多个新泰洛其的空瓶和10多个曲马多的空药板。还有一个50岁左右的男子在捡那些空瓶和空板,他每隔10多分钟就转一圈,装满了手中的塑料袋。他一般先看看瓶里还有没有药,要是有药就装进一个瓶。有一次,他在记者身边就捡走了5个空瓶。记者问他:“捡这些瓶子有什么用?”他回答:“捡这玩意能有啥用啊,迪厅老板让我捡的。”

  而在离这家迪厅大约500米远的三经街路口,也成了药瓶的“展览地”。在午夜,只要从此经过就会发现路口中间和马路牙子旁都是或完整或被碾碎的药瓶子。由此可见,很多人是在去迪厅的路上就开始吃药了。

  药劲发作,等不及进厅就嗨上了

  零下19度,嗨客只单衣敝体

  在记者穿着厚厚的羽绒服都嫌冷的夜晚,嗨客们衣衫单薄却依然燥热。

  有人说,吃了“药”后,人的脑子里就浮想联翩,要什么有什么,最大的生理反应就是燥热,衣服反而成了累赘,“嗨客”就会脱衣服,脱得越彻底越好。在这家迪厅门口,记者目击了这燥热的一幕:几个看上去不到20岁的女孩居然穿着短裙和丝袜,从迪厅跑出来买烟。而很多嗨客们也仅仅穿着秋天穿的单衣在马路游荡。

  全城搜索——

  无处不在的地下“嗨药网络”

  有人说:迪吧附近的一些食杂店、小药房、小诊所甚至包括干洗店半夜不关门,多数是卖多多、小泰。但记者“按图索骥”,买药却并不顺利。先是在十三纬路的两家迪厅附近寻觅,又走遍砂山地区(传说很多人在这里买药),后转到西塔地区……记者花费整整两个晚上的时间,在30多家传说中卖药的小药店、食杂店、小诊所,都没有收获。问“有没有多多和小泰”,多数时候得到了“不卖那玩意”的回答。

  保健品店里高价卖“小泰”

  难道沈城真的如此干净,没有卖多多、小泰的了?但是那些店主们显然很熟悉“多多”、“小泰”这样网络上才有的语言。“嗨客”们是从哪里买的药呢?“不卖给你们,主要有两个原因:一是你们是生人;二是最近抓得严,不敢明目张胆地卖。”在迪厅门口,一位嗨客对记者进行点拨。“你们如果问有没有多多、小泰,人家一听就知道你没来过,当然不卖给。如果你们问‘还有多多、小泰吗’,人家就明白你到那买过,即使你是生面孔,也可能卖给你们。”这位经验老到的“嗨客”的话,让记者深受启发。11月16日22时许,记者来到铁西区南六东路与西工街路口附近的一个小胡同。这里有一家24小时营业的保健品店铺,据说卖“药”。记者敲了敲窗,一名30多岁的青年男子探头出来。“还有多多、小泰吗?”“有。”“多少钱?”“进屋再说。”

  有门儿!进入店内,这位保健品店主先观察记者一会,问“以前来过没”,记者表示“以前朋友领着来过”。店主打消疑虑,说“多多没有,只有小泰”,并从柜子里拿出两瓶小泰。“两瓶120块。”记者拿出60元钱买下一瓶小泰。临走时,店主显然把记者当成真正的嗨客了,对记者说“以后常来”。

  这次成功的买药经历,让记者相信了一个事实:那些散布在各个胡同角落里的保健品店,真的卖多多和小泰。曾经的困惑也一扫而光:这些保健品店之所以大半夜甚至下半夜都营业,就是因为有这么个赚钱的“营生”。它们是“嗨药网络”里的一枚枚棋子。

  电话定购“多多”

  寻觅多多,要比小泰费劲得多。16日23时10分,在迪厅附近小胡同里,一对20岁左右的青年男女正喝可乐,吃手里的药片。女青年对男青年一脸的崇拜:“哥,你太帅了!”显然,她将刚弄到多多的男青年当成英雄了。“现在药不好买了,都是打电话定。”一个知情人对记者说,“要想买到多多,必须得有熟人为你介绍,你才能联系到卖药的人。联系到卖药人以后,先得打电话,告诉卖药人你的姓名及电话,卖药人觉得没有问题的时候,才会按照你留给他的电话联系你,和你约定好时间地点之后才会过来和你进行交易。”

  如那位知情人所说,电话联络成为购买多多的主要渠道。在迪厅门口和附近马路上,一拨拨人都在打电话,每个通话都没有离开“多多”这个词。这个说:“哥们,你那还有多多吗?给我整点,这边嗨不起来。”那个说:“再给我送点多多过来呗。100啊?100就100,你快点啊!”还有些人匆忙从迪厅冲出,连外套都没穿就坐上出租车,对同伴说:“电话刚联系完,咱们赶紧过去拿。”……

  这些在寒风中执着打电话的嗨客们用话语和行动证明一点:电话定购已经成为获取盐酸曲马多的主要渠道。记者曾经试图接近这些嗨客,希望能通过他们买到多多。但是他们都是三缄其口。好在,记者在某大学校园找到了突破口:通过相识的一名大学生电话“定购”,于11月18日上午最终买到了多多。

  惊人发现 有人开车卖药

  17日23时30分,记者又有了新的发现:有人开车卖药。三名发型怪异的青年男子到迪厅南侧的路口四处寻觅。他们在找什么?记者渐渐从他们的对话中听出了端倪:“对,就是这里有辆车卖多多、小泰。”“那车怎么还没来呢?”“再找找,应该就在这附近吧。昨晚还有几个哥们在车里买到药了。”……10分钟后,又有一拨人出来寻找买药的车。记者发现一辆微型面包车很可疑。从当晚21时至24时,这辆车曾出现过4次,围着迪厅转圈,有时停在附近的胡同,有时又突然消失了。后来,由于一辆巡逻的警车出现,它就彻底消失了。它难道就是卖药的汽车?

  不管微型面包车是不是卖药的车,但有一点可以确定:卖药汽车真实存在着。因为在一个小时内记者碰到了10多拨嗨客、数十人寻找神秘的卖药汽车。定点卖药易被发现,而这种流动售药的方式却安全得多。于是药贩看准了这种机动卖药方式。

  新泰洛其

  新泰洛其,原本是治病之药,却被嗨客当成“摇头水”使用。这种“摇头水”,主要成份是可待因和麻黄碱,被当成毒品的代替品。用服这种止咳药水成瘾,就变成一种新型的疾病,并不是吸毒行为,但若不进行治疗,其危害不亚于吸毒。

  盐酸曲玛多

  盐酸曲玛多是一种止痛药,属精神类药品和处方药,内含有磷酸可待因,主要用于治疗癌症、骨折等各种疼痛。没有病痛的人服食后表现为高度兴奋,长期服用会产生“药瘾”,其作用强度为吗啡的1/8至1/10。很多青少年出于好奇、好玩,尝试着服食,渐渐上瘾。长期大量服用该药物,会导致其人格改变,身体各机能改变,并出现致幻,严重者会产生轻生和暴力倾向。

  追根溯源——

  抓好药品管理为上策

  特别报道组的暗访行动,证明沈城确实有一个地下“嗨药网络”存在。

  尤其令人忧虑的是,不少在校大学生为追求所谓的时尚而成为这个“嗨药网络”的生力军。很多大学生都知道购买“多多”和“小泰”的渠道,并时常吃药出入迪厅潇洒。据一位戒毒战线的资深警官介绍,被强制戒毒的有六成是青少年,其中有很多青少年就是因患曲马多药瘾而在戒毒所被强制戒掉。

  难道就没有办法来刹住这种滥用毒品替代品之风吗?实际上,记者本次暗访所看到的情景,与几年前的状况相比,都算得上“干净”了。记者在那时候采访,经常会在沈城多数迪厅的地面上看到成堆的“摇头水”(嗨客对新泰洛其等药的称呼)的瓶子和曲马多的空壳,可见当时滥服现象是何等严重。而现在,由于近两年沈阳市公安机关对迪厅等娱乐场所加强日常管理,并常常进行突击检查,迪厅内已经很难找到这些药品的空瓶和空壳了。甚至,还有一些迪厅因违规或者容留青少年吃药或吸毒被责令停业整顿,直至目前都未能开门营业。这些都说明警方的整治行动很有成效。

  但,当前的问题是“树欲静而风不止”,躲藏在暗处的药贩子和嗨客们统统转移到地下,并通过电话定购等方式形成了一个隐秘的、买卖达成“攻守同盟”协议的、具有某种“纪律性”的嗨药网络。相熟的一位缉毒警官告诉记者:像曲马多、新泰洛其这样的毒品代替品,其地下交易的神秘程度都有些像毒品交易,算是进入了一种“亚毒品交易状态”。

  对如何遏制这种药品地下交易,这位警官认为这里面牵涉到一个“综合治理”,需要在源头加以控制。尽管公安机关包括派出所都天天查,可光靠公安一家不行,还需要其他相关部门的支持与配合,大家同心协力、齐抓共管。比如说药监部门可以加强药品管理,曲马多等药品到不了那些小药贩的手里,那些嗨客还能上哪里买去?控制住源头,才是刹住这股滥服之风的根本办法。

[责任编辑]杜新忠
杜新忠戒毒网--戒毒门户 权威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