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新忠戒毒网--戒毒门户 权威媒体
联系杜新忠:13757963812 | 网站地图
中国药物滥用防治协会近期会讯 戒毒专家—杜新忠记事
首页 > 当前位置:>禁毒综合 > 社会写真 > 正文
社会写真
“吸毒史”别是权力致死的遮羞布?
社会写真
2009-09-26 08:51:18 来自:NGO发展交流网 作者: 点击量:

  9日下午16时40分,昆明市公安局与昆明市官渡区检察院联合在昆明市公安局官渡分局就官渡区看守所在押人员王树坤因病在医院救治无效死亡一事召开新闻通报会。

  昆明市公安局新闻发言人办公室主任姚志宏官渡区检察院副检察长刘意出席新闻通报会并向媒体介绍情况。

  昆明警方:王树坤曾有吸毒史

  据姚志宏通报,8月6日晚10时许,官渡区看守所将在押人员王树坤送往云南省监狱管理局中心医院住院检查治疗,8月7日晚11时20分,医院医生发现王树坤出现异常,立即组织抢救,8月8日凌晨0时30分,王树坤经医院抢救无效死亡。

  死者王树坤,男,43岁,现住官渡区关上街道办事处苏凤村,于7月19日因涉嫌寻衅滋事罪被刑事拘留,曾有吸毒史。王树坤在羁押期间,民警严格按照管理规定,每天对其进行跟踪观察和谈话教育。发现王树坤身体异常后,及时送医院检查治疗。

  王树坤涉嫌寻衅滋事罪被拘

  据昆明警方通报,经初步查明,2009年7月18日10时许,陆某(20岁,男,关上街道办事处日新村人)驾驶黑色奔驰轿车途经官渡区双凤东路邦盛国际茶城路段,与驾驶员赵某某(25岁,男,曲靖市陆良县人,昆明某公司职工)驾驶的货车发生追尾,陆某于事故发生后打电话给赵某(男,38岁,家住:官渡区关上街道办事处日新村),告知其出交通事故,要求到现场。赵某接到陆某电话后即邀约在日新社区停车场的赵某某等8人驾驶云A号牌金杯车赶到事故现场(当时车辆号牌用布遮住),在路上,又邀约王树坤一同赶到事故现场。

  在事故现场,赵某某提出要货车驾驶员赔偿2000元,货车驾驶员打电话给公司老板,老板让其儿子郑某到现场,郑某了解到赵某某等人要求赔偿2000元的情况后,表示系陆某驾驶的车辆追尾,是陆某单方责任,不应该赔钱,在交涉过程中,双方发生冲突,赵某某等人对郑某进行殴打,期间陆某开奔驰车离开。

  10时35分许,双凤所巡逻民警刘坚及社区保安驾驶11号巡逻车巡逻经过事发现场,看见赵某某等人对郑某某进行殴打,刘坚立即上前制止,赵某某等人仍殴打并阻碍民警执法,刘坚鉴于局面混乱,制止未果后向天鸣枪示警控制事态,赵某某等人强行驾车离开现场。

  双凤所接到刘坚要求增援的通知后,调集民警赶到现场,民警追至双凤新村将王树坤等6人抓获。7月19日,官渡分局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将王树坤等7人刑事拘留送入看守所羁押。7月22日,民警在日新村停车场将事发时驾金杯车的赵某抓获。

  检方已介入调查 尸表未发现明显损伤

  昆明警方表示,目前,检察机关已依法介入调查此案件。公安机关将全力配合检察机关开展的各项调查取证工作,本着客观、公正、公开的原则,迅速查明事件及原因。

  “请大家相信检察机关会客观公正的调查整个事件及查明死因。”官渡区检察院副检察长刘意表示,检察机关已经在第一时间介入王树坤死亡事件的调查。根据检察机关了解的情况,经法医对尸表进行检验,未发现明显损伤,至于具体死亡原因有待于尸体解剖做病理检验才能确定。同时,也请家属积极配合相关部门做好尸体检验工作。

  一个正常人是如何发烧的?感冒,重症传染病,其他病因,但通常来说发烧之后应当立即采取措施,或喝姜汤,或吃对症药物,或看医生。而通常来说发烧是不会死人的,除非他早已经重病在身,或者是弥留。

  那么,王树坤突然之间的发烧难道一点先期症状都没有?如此突然发烧之症状,恐怕在医学上也说不过去,在现实当中也极其少见。即使是一个没有多少抵抗力的孩子身上也极少见到突然发烧四肢无力的症状。那么,还有一种可能,那就是中了邪了。

  中邪近乎迷信,发生在愚昧乡野之间的中邪事件,是未知急性病的表现,难道王树坤是中邪之后的急性病发作?即便如此,现在的医疗条件这么好,医学这么发达,中邪已经成为区区小病,一个大医院,又怎么可能抢救不过来呢?

  因为有了喝凉水致死事件,也因为有了躲猫猫事件在先,人们不得不怀疑,相关部门是不是又在玩躲猫猫?王树坤是不是又被喝凉水,然后“被发烧”?

  一个人中邪,有良医在,就不怕他中邪,一副好药,一支针剂,就有可能药到病除,但假如相关部门也中了邪,则会出现什么症状呢?其一,胡说八道,颠倒黑白,明明是恶行致死,却说成躲猫猫,明明是黑幕与潜规则,却被极力掩盖。其二,相关部门自己发烧,不告诉你真相,只拿一个连自己都不相信的理由来糊弄当事人。前者的表述疑似发烧,后续的遮盖绝没有发烧,两种症状在相关部门身上同时显现,这是权力中邪、发烧之后的通常表现,其结果在明眼人眼里只能是欲盖弥彰。

  今年以来,发生在监狱内的非正常死亡案可谓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从轰动一时的“躲猫猫”,到令人生疑的“撞墙死”,现在又来了个“发烧死”,蹊跷的死亡,怪异的死因,让人对看守所内的“故事”产生不少猜想。

  就说这个“发烧死”吧:以王树坤43岁年富力强的年龄,什么样的“烧”会夺人性命呢?发烧的原因又是什么?按警方解释,病人是8月6日晚出现不适并被送往医院救治,至8月8日抢救无效死亡,那么在一天多的时间内,为什么不通知家属到医院看望和照料?在王树坤死亡的具体原因尚在进一步调查之时,警方却贸然通报了“发烧死”,如此草率下结论焉能服众?

  在事情没有水落石出际,当地公安机关从通告“发烧死”,又语出雷人之举“吸毒史”,“吸毒史”只是曾经吧?为什么有些权力部门在事情发生之后,不能从自身找原因呢?给死者以及家属一个合理的交代?“吸毒史”不应该成为,公权力机关最后的遮羞布吧?别让民众对公信力在29秒后死亡,别让发烧死成为躲猫猫翻版,别让“吸毒史”成为权力的遮羞布。

  据说官渡区检察院已介入调查,但愿此次调查能调查出实情,查出真相,给死者及其家属一个交待。只是,别把“发烧死”办成了“躲猫猫”的翻版,只是别把对于成瘾者的歧视高高挂起,别让吸毒史成为权力滥用的遮羞布。

[责任编辑]杜新忠
杜新忠戒毒网--戒毒门户 权威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