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新忠戒毒网--戒毒门户 权威媒体
联系杜新忠:13757963812 | 网站地图
戒毒专家—杜新忠记事 《2020年中国毒品形势报告》全文
首页 > 当前位置:>禁毒综合 > 百家争鸣 > 正文
百家争鸣
成瘾应该治疗,而不是惩罚
2021-05-08 22:54:51 来自:NIDA 作者:诺拉 阅读量:1
  几十年来,我们已经知道,成瘾是一种医学疾病,一种可治愈的大脑疾病,而不是一种性格缺陷或某种形式的社会异常。然而,尽管有压倒性的证据支持这一立场,吸毒成瘾仍然被定为犯罪。美国现在必须采取公共卫生措施来对付吸毒成瘾问题,这既有利于人民的福祉,也有利于健康公平。
 
  不公平的执法
 
  尽管统计数据因毒品种类而异,总的来说,白人和黑人在使用毒品方面没有显着差异,但是他们面临的法律后果往往是非常不同的。例如,尽管黑人使用大麻的比例与白人相似,但在2018年,黑人因持有大麻而被捕的可能性几乎是白人的四倍。2013年,全美因毒品犯罪而入狱的27.7万人中,超过一半(56%)是非洲裔美国人或拉丁裔美国人,尽管这些群体加起来约占美国人口的四分之一。
 
  在本世纪阿片危机初期,因吸食海洛因而被捕的人数大大超过因吸食处方阿片而被捕的人数,尽管后者主要由白人使用,但滥用情况更为严重。众所周知,在20世纪80年代快克可卡因大流行期间,对快克(或者说自由碱)可卡因实行了更严厉的惩罚,尽管它们是同一种毒品的两种形式,但在城市有色人种中使用率高于粉状可卡因。这些只是长期以来与毒品法及其监管相关的种族歧视的几个例子。
 
  无效的惩罚
 
  尽管惩罚并不能改善物质使用障碍或相关问题,但是吸毒仍然受到惩罚。皮尤慈善信托基金会的一项分析发现,各州的毒品监禁率与三个州的毒品问题指标之间没有统计学意义上的显着关系:自我报告的毒品使用、吸毒过量死亡和毒品拘留。
 
  监禁,无论是对毒品或其他犯罪,实际上导致更高的风险药物过量释放。监狱中一半以上的人患有未经治疗的药物使用障碍,非法药物和药物使用在监禁一段时间后大幅度增加。当涉及到未经治疗的鸦片依赖时,由于阿片类物质耐受性的丧失,再次吸毒可能是致命的,这种情况可能发生在该人被监禁期间。
 
  不公平的待遇
 
  虽然阿片类物质危机促使人们作出一些努力,从惩罚转向作为公共卫生问题处理成瘾问题,但对滥用毒品问题采用公共卫生战略的情况仍然在种族/族裔之间平均分布。与白人相比,黑人和西班牙裔人更有可能在因吸毒被捕后入狱,而不是被转到治疗项目中。
 
  此外,2018年在佛罗里达州的一项研究发现,寻求成瘾治疗的非洲裔美国人与白人相比,在进入治疗过程中经历了明显的延迟(4至5年),导致了更大的物质使用障碍进展,治疗结果更差,以及更高的过量使用率。这些延误不能仅仅归咎于社会经济地位。研究表明,患有鸦片依赖的黑人青年比白人青年接受处方药物治疗的可能性要小得多(在一项研究中减少了42%,在另一项研究中减少了49%),患有鸦片依赖的黑人比白人患者接受阿片类成瘾药物丁丙诺啡治疗的可能性要小77%。
 
  惩罚的恶性循环
 
  拥有毒品的惩罚对黑人的生活产生了不成比例的破坏性影响。监禁导致孤立,是药物滥用、成瘾和复发的一个加剧因素。它还可以从多种原因中判断早期死亡的风险。
 
  除了导致监禁,因为持有少量大麻而被逮捕——对于黑人青年来说,这是比白人青年更常见的结果——可能会留下犯罪记录,严重限制他们未来的机会,如高等教育和就业。这种毒品重罪定罪和监禁的过重负担对黑人儿童和家庭产生了广泛的影响。被捕的父母可能失去对子女的监护权,将子女纳入儿童福利系统。根据皮尤慈善信托基金的另一项分析,九分之一的非洲裔美国儿童(11.4%)和二十八分之一的西班牙裔儿童(3.5%)有一个被监禁的父母,相比之下,五十七分之一的白人儿童(1.8%)。
 
  这种负担通过阻碍就业、住房、高等教育和投票资格来限制向上流动,从而加剧了贫困。它也损害了被监禁者的健康,他们未被监禁的家庭成员,以及他们的社区。
 
  迈向公共卫生方法
 
  五年前,联合国大会关于毒品问题的特别会议的193个成员国一致投票认可将药物使用障碍作为公共卫生问题处理的必要性,而不是将其作为刑事犯罪处罚。迫切需要开展研究,以确定基于公共卫生的替代刑事定罪的有效性和影响,包括从毒品法庭和其他转移方案到使持有毒品非刑事化的政策。
 
  除了政策研究之外,还需要进行积极主动的研究,以解决与吸毒和成瘾有关的种族差异问题。从阿片类物质危机中,我们了解到,可以开展大型研究活动,让多个利益攸关方——包括司法系统(法院、监狱、监狱)和卫生保健系统——参与合作,以实现减少灾难性健康问题的共同目标。从2019冠状病毒疾病危机中,我们认识到研究企业能够适应并迅速动员起来应对重大威胁。这些经验教训可用于减少如何解决吸毒成瘾问题方面的系统性不平等,并促进所有需要的人,不论其种族或背景,获得高质量的吸毒成瘾治疗。
 
  考虑到这一点,美国国家药物滥用研究所加倍关注少数民族人群中药物滥用和成瘾的脆弱性和发展。我们正在探索与国家和地方机构以及私营卫生系统建立研究伙伴关系,以制定消除戒毒治疗系统障碍的方法。我们还在资助研究在世界上已经开展此类自然实验的地区管制和使毒品合法化的替代模式的影响。
 
  患有药物使用障碍的人需要治疗,而不是惩罚,应该以对高质量护理的需求和对受影响者的同情来对待药物使用障碍。有了实现种族平等的意愿,提供同情治疗,有了用科学指导我们走向更公平的戒毒模式的能力,我相信这样一个目标是可以实现的。
[责任编辑]杜新忠
杜新忠戒毒网--戒毒门户 权威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