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新忠戒毒网--戒毒门户 权威媒体
联系杜新忠:13757963812 | 网站地图
戒毒专家—杜新忠记事 《2021年中国毒情形势报告》全文
首页 > 当前位置:>禁毒综合 > 调查分析 > 正文
调查分析
世界毒品消费及生产状况初探
2022-06-16 21:26:45 来自:经济研究参考 作者:吴南 阅读量:1
  一、世界毒品的消费
  
  (一)毒品原植物本是有益人类的药品
  
  当今世界上流行的毒品五花八门,品种繁多。从毒品的原料和生产方式的不同来分类,一般分为植物性天然毒品和人工合成的化学毒品两大类。化学毒品是随着科技水平的提高,在研究天然毒品的基础上创新发展的,距今不到200年的历史。而天然毒品的原植物却与人类共存几千年,不少含有毒素的植物(包括当今被称为毒品之王的海洛因、可卡因、大麻的原植物罂粟、古柯、大麻)从古至今在人类文明史中被古人、今人正确认识和积极利用着,帮助医学界创造了一个又一个的人间奇迹。
  
  罂粟是制作海洛因的原植物。罂粟的起源传说可以追溯到远古时代。新石器时代生活在地中海东北部的希腊和小亚细亚半岛山区的人们就发现,不仅罂粟的花、叶赏心悦目,而且它的果浆具有麻醉作用。人们采集半熟蔌果的浆汁制成膏状物,可以治疗多种疾病。这种膏状物就是人们后来所说的鸦片。据记载,在6000年以前的苏美尔人文化中,鸦片就被作为麻醉药品。公元前400年希腊人用鸦片安神止痛。公元1世纪,季奥斯科里泽斯的《药典论》中对鸦片已有详尽论述。1803年德国化学家赛特纳尔(Serturnes)从鸦片中提炼出吗啡,吗啡保留了许多鸦片的药理特性,在医疗中被广泛用作麻醉性镇痛药。但它在治疗伤痛的同时不可避免地造成了一些使用者的依赖成瘾。1874年英国化学家C。R。A。赖特从吗啡中提炼出海洛因,海洛因的止咳镇痛效果是吗啡的4倍至8倍,最初被作为吗啡的替代品并用于治疗吗啡成瘾,但不久就发现其毒副作用远比镇痛作用大得多。
  
  古柯是提炼可卡因的原料,最早发源于南美洲安第斯山区,据今大约已有5000年的历史。居住在安第斯山区的印第安人几千年前就发现了古柯的食用价值和药用价值,将古柯作为传统农作物栽种了几千年。古柯对中枢神经有温和的刺激作用,还可治疗多种神经系统和消化系统的疾病。17世纪古柯植物传入欧洲,被人们称为“可以充饥、解除疲劳和使不幸者忘却痛苦”的神奇植物。1859年奥地利化学家阿贝尔·尼耶马纳首次从古柯叶中成功提炼出可卡因,但20多年中并没有引起人们注意。1883年德国军医特奥多尔·阿申布兰将可卡因分给参加军事演习的士兵吸食收到“良好效果”,从此可卡因被称为“魔药”推广试用。1884年美籍眼科医生卡尔·科勒首次将可卡因用作局部麻醉药。1885年美国商人开始大量出售纯净可卡因及10余种古柯制品,人们将其视为“万应灵药”争相抢购。随着可卡因的广泛应用,它的毒副作用显现出来,1890年美国医学专家第一次论述了可卡因成瘾的病案。
  
  大麻与海洛因、可卡因一起被称为国际上滥用最广的三大毒品。大麻原产于亚洲,史籍记载,中国在公元前2800年就已栽培大麻制取纤维。公元纪年开始欧洲逐步推广种植大麻,15~16世纪大麻种植传播到美洲,目前世界各地都有种植。大麻的药用价值在古代中国、印度、波斯等国的文献中均有记载,对大麻的麻醉、致幻作用古代药典中也有论述。大麻在减轻抗癌药物的副作用和降低青光眼患者眼压等方面具有的潜在疗效也被当今医药界所重视。
  
  (二)近二百年来毒品滥用成灾
  
  1.19世纪是毒品产生和泛滥的时代。这一时期工业化水平提高,科技快速发展,今天流行于世的三大毒品海洛因、可卡因、大麻衍生物等都是在19世纪首次提炼成功的。这些制品最初是当作药品用于治病。由于当时的医学、科学水平所限,对这些物质的危害性认识不足,在使用过程中,医生滥开处方,商店无限制地销售,媒体夸大宣传,使这些物品被人们滥用于疾病治疗和消遣娱乐,造成了毒品滥用和成瘾问题。
  
  2.西方发达国家一直是毒品消费最大的传统市场。美国从来就是毒品消费第一大国。19世纪美国被称为“吸毒成瘾者的天堂”。据有关资料显示,美国吸食鸦片人数19世纪后半叶高达300万人,成瘾比率占全国人口的4.6‰。19世纪80年代,美国各大城市还出现了专为富人开设的消费大麻衍生物的俱乐部。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后的第二年,据估计美国吸毒成瘾者已达20万~27.5万人。20世纪60年代,美国国内部分青年为反对越战和发泄对社会的不满,掀起“嬉皮士”运动,宣传鼓动吸毒,提倡大麻合法化,对美国大麻毒品的进一步泛滥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1979年大麻热达到顶点,至少吸过一次大麻的人数达到6600万人。美国侵越战争中,大批美军官兵因为贪生怕死和精神空虚,染上了海洛因毒瘾,并进而影响到美国本土,以至在60年代末70年代初,美国由于吸食海洛因人数过多,发生了“海洛因流行病”。80年代以来可卡因畅销美国,1982年全国2200万人吸毒者中主要是可卡因吸毒者。全国因吸食可卡因而丧身者有328人。据统计,80年代末,美国国内有近1亿人试用过一种或多种毒品,3000万人成为瘾君子。美国每年的毒品交易额高达1100多亿美元,占全世界毒品年交易总额(5000亿美元)的1/5。据联合国毒品监督机构2004年3月公布的年度报告指出,北美国家的毒品消费约占全球毒品交易总量的44%,成为世界毒品消费第一大市场。其中美国又是全球吸毒人数最多的国家。据2005年3月2日联合国国际麻醉品管制局发表的《2004年国际禁毒报告》披露,2002年以来,美国吸毒者占全国总人口的8.2%,即约有2400万人吸毒。据调查,美国每天新增吸毒者达6400人,美国因而成为全球最大的非法毒品消费市场。②据近年美国卫生部的一项调查结果,有1500万美国人在接受调查前的一个月里曾非法使用大麻,有150万美国人经常消费可卡因。在对12~17岁的青少年群体进行的调查中发现,有11%的人曾经经常吸毒,新吸毒者的年龄正在不断降低,首次吸毒的年龄在12~17岁之间。③据美国国务院透露,据估计,美国吸毒者每年的毒品花费额高达600亿~1500亿美元。
  
  西欧也是世界毒品交易的主要市场。19世纪初,鸦片滥用问题首先在英国出现,随后葡萄牙、西班牙、荷兰、德国等国也不同程度的出现鸦片及其制剂的滥用问题。19世纪中后叶,吗啡的成瘾问题日益暴露出来。第一次世界大战时,吗啡因作为救治伤病的止痛药在军队中流行并出现成瘾问题,被称为“军中疾病”。英国20世纪60年代以来吸毒问题日益严重,至80年代中期,全国登记在册的人数达到10万人。荷兰首都阿姆斯特丹在60年代就已享有“欧洲毒品之都”的恶名,80年代中期海洛因需求者达2万人。据有关组织1987年的一份调查报告显示,在欧共体12国中吸食海洛因的人数每年以150万人的速度增加。①联合国国际麻醉品管制局发表的2004年《报告》说,过去10年中欧洲所有国家大麻滥用量都呈上升趋势。2004年,估计欧洲有2880万人吸食过大麻,900万人(即占成人的3%)吸食过可卡因。据欧盟欧洲观察站的最新报告称,2004年欧盟有200万人依赖毒品,欧盟居民平均有0.2%~0.3%的人对海洛因有瘾,消费非法麻醉品数量成“问题的”国家对海洛因有瘾的比例每千人中最高达6.9人。尤其青年群体更加严重,15~34岁人群中平均吸毒者比例为1.9%,其中西班牙和英国的比例分别高达4.6%和4.9%。②最近几年,英国的毒品问题尤其严重,吸毒者人数在明显上升。根据欧洲毒品和吸毒监控中心的数据,英国现已拥有欧洲最庞大的吸毒人群,目前英国安非他明的使用率在欧洲排第一,摇头丸的使用率紧随爱尔兰和捷克之后排第三,海洛因瘾君子人数也排名第三。
  
  英国的毒品消费支出每年大约高达200亿英镑。③联合国国际毒品控制局的年度报告说,2004年英国的毒品截获率在欧洲是最高的。2002年,英国《观察家报》进行的一项调查结果显示,在16~24岁的年轻人中51%的人有吸食毒品的经验,全国有500多万人定期吸食大麻,200多万人经常吸食摇头丸、安非他明和可卡因等毒品。德国联邦政府毒品事务部于2005年5月18日公布了《2004年德国毒品问题报告书》。报告说,吸食海洛因等烈性毒品的人数介于12万~14万人之间,吸食大麻的情况则呈上升趋势。12~15岁年龄段中,曾有过吸食大麻经历的比例达到7%。而18~25岁年龄段中1/5的人上年曾吸食过大麻。据欧盟观察站称,目前德国每1000人中消费数量“成问题”的非法麻醉品者有1.8人,德国居民平均有0.15%左右的人,即相当于有12万人对海洛因有瘾。在法国,经常吸食大麻的青年大约有85万人。④
  
  (三)当今毒品消费已经蔓延到世界各大洲
  
  一个令人注目的现象是,在20世纪90年代毒潮进一步泛滥的新形势下,毒品消费市场正呈现由“北方”国家向“南方”国家迅速扩展和蔓延之势,原来的毒品生产国及转运国同时变成为毒品消费国,毒品生产国及毒品中转地的“就地消费”迅猛上升,吸毒、贩毒在许多发展中国家特别是新兴工业国以及转轨国家再度回潮,成为毒品蔓延的重灾区。从当今毒品消费地域版图上看全球几乎没有一块净土。
  
  在俄罗斯,前苏联解体后的十余年间,昔日毒品几近绝迹的俄罗斯已迅速变成了一个吸毒和贩毒大国。据俄罗斯官方2003年的统计数据,俄罗斯的吸毒者已增至520万人,每年俄罗斯境内的毒品走私和交易额达80亿~100亿美元。2003年,俄警方组织了20次“缉毒特别行动”,查获的毒品量为2002年的3倍。联合国2004年公布的报告称,目前俄罗斯已成为欧洲最大的海洛因毒品市场,海洛因吸毒者的人数高达100万人。
  
  在亚洲,“金三角”和“金新月”是两大世界毒源,吸毒现象的严重性更是不言而喻。泰国有100万吸毒者,其中年龄14~24岁的青少年占50%。泰国肃毒部门披露,2004年2月至2005年1月,泰国已拘捕4万多名毒贩,包括4600多名重大毒贩,并收缴了价值800亿泰铢的毒品。①在伊朗,吸毒成瘾者可能高达150万人。据伊朗缉毒署公布的数字,在过去20年,伊朗大约查获了2400吨毒品,约15000名公安干警在缉毒行动中牺牲。②在中国,已经绝迹的吸毒现象自20世纪80年代起又死灰复燃,吸毒人数迅猛增加。尤为严重的是,在鸦片等传统毒品消费尚未得到遏制的同时,近几年来吸食新型化学合成毒品问题更为突出。据国际麻醉品管制局2005年3月2日发布的年度报告称,精神麻醉品如冰毒的生产和贩卖目前正在“金三角”及其毗邻地区蔓延,东亚和东南亚大多数国家2003年冰毒缉获量均比前一年有明显增加。亚洲的冰毒使用者占到了全世界的2/3以上,而东亚和东南亚又占其中的95%,全球收缴的将近90%的脱氧麻黄碱是在东亚和东南亚发现的。③在非洲,据国际麻醉品管制局2005年3月2日发布的年度报告称,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烈性毒品可卡因和海洛因的吸食量在南非呈直线上升之势。据联合国毒品控制和犯罪预防局统计,2002年,在非洲大陆拥有3200万名吸毒者,其中有2700万人是大麻瘾君子,占全世界大麻吸食者的大约20%。目前在非洲,仅大麻吸食者已猛增至3400万人,尤其苯丙胺这样的合成毒品越来越被青睐。  
  
  二、毒品产业的形成与发展
  
  (一)西方列强殖民政策推进毒品问题世界化
  
  19世纪中叶,以英法为首的西方资本主义列强在经济上快速发展起来。为了最大限度地获取高额利润,西方列强运用军事、贸易等手段,疯狂地向海外扩张,开拓市场,掠夺资财,建立殖民地。他们在自己的殖民地推广种植罂粟,加工鸦片,进行鸦片贸易,赚取鸦片利润,将鸦片的毒种播撒到世界各地。
  
  1.殖民地成为西方列强的鸦片生产基地。当今世界上最大的毒品王国东南亚的金“三角,”就是英法殖民者一手栽培和扶植起来的。1825年,英国攻占缅甸后,把先进的罂粟种植技术和鸦片加工技术传入缅甸。他们利用各种手段鼓励和扩大鸦片生产,使当地居民放弃了种植传统的玉米、木薯和早稻,彻底改变了缅甸东北部地区的产业结构,使之成为罂粟的种植基地和鸦片的加工基地。19世纪末20世纪初英国殖民者一直控制着缅甸的毒品生产和加工、贩运和销售。泰国北部山区也是现今“金三角”的一部分,那里的毒品种植也是英国殖民者发展的。同一时期,法国殖民者也在自己的殖民地越南、老挝大力种植罂粟,加工鸦片。老挝成为继缅甸之后第二个毒品生产国。
  
  18世纪西方列强瓜分世界的殖民运动还将毒品贸易带到亚洲其他国家。印度、巴基斯坦、伊朗、土耳其都曾经是他们种植罂粟、加工鸦片的生产基地。目前世界第二大毒品生产基地西南亚的“金新月”,种植鸦片的历史也是从殖民地时期开始的。
  
  2.西方殖民者通过鸦片贸易甚至鸦片战争手段掠夺别国财富。西方殖民者将鸦片毒品作为敛财的重要商品,通过收取各种名目的税费获取鸦片利益。据统计,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与第二次世界大战之间法国掠夺印度支那的财富,一半以上来自鸦片贸易。18世纪西方列强瓜分世界的殖民运动还将毒品贸易强加于亚洲其他国家。
  
  据史料记载,19世纪20年代以前,中国与西方的贸易在三百年间一直是中国出超。直到19世纪20~30年代,英国还不得不每年向中国运送二三百万两白银支付这个贸易差额。为了扭转贸易亏损形势,英国殖民者利用鸦片掠夺中国的白银。在英国政府支持下,英国东印度公司将在印度支那收购的鸦片悄悄地向中国走私;美国等西方列强也积极参与鸦片走私。鸦片每年输入中国的数量由1760年间的200箱(每箱100斤)直线上升到鸦片战争前的35000多箱,价值白银近2000万两。①为了获取更加巨大的经济利益,英法等列强以“虎门销烟”(1839年6月林则徐在虎门当众销毁缴获的英国东印度公司鸦片230余万斤②)为借口,在19世纪中叶(即1840年和1856年)发动了两场鸦片战争,迫使清政府不得不承认鸦片贸易合法化。从此帝国主义列强肆无忌惮地在中国各通商口岸倾销鸦片。据统计,1861~1890年30年间,年均进口量保持在6.7万担左右,最多一年(1879年)达到8.3万担。③咸丰年间,迫于两次鸦片战争的失败,清朝廷承认鸦片贸易合法化,废除了禁吸鸦片和禁种罂粟的旧例,对鸦片采取弛禁政策。实施弛禁政策后,在全国范围内开始大面积种植鸦片,19世纪90年代末期,中国年产鸦片近60万担,是进口鸦片的10倍。弛禁政策数十年后,中国烟民已由数百万增加到数千万人,其中过量吸食者达1500万人。④鸦片侵略的结果,使西方列强获得巨大财富,但给中国带来巨大灾难,不仅使中国沦为殖民地半殖民地国家,给中国经济造成巨大损失,而且使中国社会吸毒泛滥,罂粟种植和加工现象愈演愈烈,给中国带来“东亚病夫”的百年耻辱。
  
  (二)毒品经济成为一些国家推行强权政治的砝码
  
  毒品经济还与政治联结在一起。在历史上,毒品问题还经常被西方国家作为获得别国合作和支持,推行强权政治的一个砝码。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法国殖民者重返印度支那,以购买当地鸦片为条件,联合当地的部落酋长反对共产党。美国为了遏制意大利共产党,与黑手党结盟,纵容黑手党组建国际麻醉品走私集团。20世纪40年代末,美国中央情报局为了破坏法国马赛港工人罢工,用金钱和武器收买法国科西嘉犯罪集团,从而使他本不仅控制了法国马赛港,而且具备了毒品走私的能力。20世纪50~60年代,毒品还是美国推行其反共和遏制中国全球战略的一大砝码。他们支持国民党残部利用毒窟“金三角”作为“反攻大陆”的基地(截止到50年代末,国民党残部所在的缅甸掸邦的鸦片产量达300吨)。美国还以购买对方的鸦片为许诺,与东南亚的越南、泰国和老挝等毒品生产和走私国家结成反共联盟,这种“扶毒剿共”政策进一步加强了东南亚贩毒集团的势力。在阿富汗,为了对付苏联的入侵,美国支持阿富汗以出售毒品筹措资金向美国购买军火。在美洲,为了获取对美国政策的支持,美国中央情报局人员不惜与毒品走私集团相勾结……正是这样的政治背景,促进了20世纪60~70年代前后世界三大毒品产地---东南亚的“金三角”、西南亚的“金新月”和南美洲的“银三角”的崛起。
  
  (三)毒品产业成为-些国家的经济支柱
  
  阿富汗是目前世界上最大的鸦片和海洛因生产国,成为当今世界三大毒品生产基地之一“金新月”毒品经济圈的核心。阿富汗没完没了的战争彻底摧毁了整个国家的经济基础,获得外国援助也已不可能。目前种植罂粟和进行毒品交易是阿富汗战时经济的主要支柱。1992年阿富汗种植罂粟达57000公顷,生产的生鸦片达2000吨。①2000年和2001年,塔利班政权曾一度成功地禁止过罂粟种植,鸦片产量有所下降。2002年塔利班政权倒台后,罂粟的种植又大量增加,鸦片产量增到3400吨,2003年升至3600吨,占世界鸦片产量的79%和海洛因的2/3,罂粟种植面积达8万公顷,参加种植罂粟的人口达到170万。每年种植罂粟和生产鸦片的利润估计达10亿多美元,相当于阿富汗国家财政收入的1/4。2004年更是达到了历史的最高峰,鸦片产量进一步升至4950吨。②据联合国毒品控制和犯罪预防办公室发表的《2005年度世界禁毒报告》报告说,2004年世界上87%的非法鸦片是阿富汗生产的,欧洲90%的海洛因和美国40%的海洛因都来自这个国家。而且,阿富汗又是世界上大麻的主要来源地之一。③
  
  “银三角”是指拉丁美洲毒品产量集中的哥伦比亚、秘鲁、玻利维亚和巴西所在的安第斯山和亚马逊地区。这一地带总面积在20万平方公里以上,以种植古柯、大麻等而闻名,是世界上最大的可卡因供应地。这一地区中,秘鲁、哥伦比亚和玻利维亚是最主要的古柯种植国和可卡因生产国。据联合国统计,20世纪末,全球古柯的种植面积为22万公顷,其中秘鲁占将近1/2,哥伦比亚和玻利维亚各占1/4,上述三国可卡因的产量超过全球总量的98%。整个拉丁美洲从事毒品经济的人约250万~270万人以上。秘鲁是世界最大的可卡因原植物产地,每年产古柯叶6万吨左右,目前有几十万农民从事古柯种植业。利用古柯叶提炼可卡因是秘鲁出口最大的农产品,年产可卡因250~300吨,仅次于邻国哥伦比亚,居世界第二位,每年可赚外汇1亿美元。玻利维亚年产古柯叶5万吨左右,仅次于秘鲁居世界第二位。据玻利维亚官方统计,在全国600万人口中,从事古柯叶种植和加工的农民约有50万人,从事古柯叶贩运和贸易的也不少于10万人,每年外销古柯叶的收入一般在10亿美元左右。哥伦比亚年产古柯叶1.2万吨左右,居世界第三位,但它是生产可卡因终端产品的最大制毒贩毒基地,目前可卡因的年产量达580吨,占世界总产量的90%,其中大部分被走私到美国和西欧国家。以上合计,该地区每年产古柯叶12万吨以上,成了世界上生产、加工、贩卖可卡因的主要基地。”
  
  美洲还是大麻的主要产地。其中哥伦比亚是世界最大的大麻产地,年产量为7500~9000吨,居世界第一位。其次是墨西哥、牙买加和美国,以上4个产地合计,年产大麻1.9万吨左右,是世界大麻生产和销售的重要基地。①
  
  (四)国际毒品经济体系已经形成
  
  1.已经形成庞大的全球毒品消费市场。从毒品消费人口来看。联合国毒品监督机构2003年3月公布的一份年度报告指出,目前全球经常性和偶尔性的毒品使用者已达2亿之多,占全球15~64岁人口的5%。其中1.63亿人吸食大麻,3400万人食用安非他明,1400万人食用可卡因,1500万人服用鸦片制剂,800万人食用摇头丸。联合国毒品监督机构2004年3月公布的年度报告又显示,全世界吸食范围最广的毒品是大麻,3/4的国家报告国内有人吸食海洛因,2/3的国家报告国内有人吸食可卡因。②
  
  从毒品交易额来看。据联合国禁毒机构公布的统计数字,1977年全球毒品非法交易额约为1750亿美元。进入20世纪80年代,年交易额增至5000亿美元。1989年为5580亿美元。1995年超过6000亿美元,相当于同年世界进出口商品及劳务贸易总额的7%。③2003年全球毒品年销售总额已升至8000亿至1万亿美元,占全球贸易总额的10%。这一数字高于石油和天然气贸易的收入,与全球军火贸易额相接近。④
  
  2.已经具备与全球毒品消费需求相匹配的毒品生产能力。目前世界上的毒品生产已经形成了四大主要产地:东南亚的“金三角”,西南亚的“金新月”,南美洲安第斯山的“银三角”,非洲西部几内亚湾沿岸地带的“黑三角”。
  
  “金三角”、“金新月”和“银三角”这三大毒品产地生产了世界90%以上的毒品,形成了特殊的“毒品经济圈”。“金三角”和“金新月”的鸦片种植面积合计占世界种植面积的90%。自20世纪90年代末至21世纪初,世界鸦片产量增加了1倍。目前大约有300万人靠种植鸦片为生。“银三角”供给世界大部分可卡因,其中玻利维亚、哥伦比亚和秘鲁的产量占世界可卡因总量的98%。
  
  需要一提的是世界毒品生产后来居上者---“黑三角”。“黑三角”是指非洲西部几内亚湾沿岸地带。非洲本来是一片未曾污染的净土,自20世纪80年代起,由于国际贩毒活动的渗透,吸毒、贩毒和种植罂粟及大麻等活动在该地区日益蔓延。中非和西非等地区都大面积种植了罂粟和大麻。据联合国毒品控制和犯罪预防局统计,2001年,在全世界缴获的5600吨大麻及其衍生物中,23%来自非洲大陆;在欧洲缴获的大麻中,60%~70%来自北非的摩洛哥,其他则来自肯尼亚、尼日利亚和南非,非洲已列为世界主要的大麻生产地之一。不久前在维也纳举行的第四十六届反毒部长级会议指出,非洲的毒品问题也不容忽视,非洲一些国家和城市正成为毒品生产和贸易中心。
  
  除上述世界四大毒品基地外,还有诸多分散的制毒贩毒地区。2004年9月,美国布什总统依据联合国公布的资料,把下列22个国家列入所谓的毒品“主要国名单”(“MajorList”):阿富汗、巴哈马、玻利维亚、巴西、缅甸、中国、哥伦比亚、多米尼加、厄瓜多尔、危地马拉、海地、印度、牙买加、柬埔寨、墨西哥、尼日利亚、巴基斯坦、巴拿马、巴拉圭、秘鲁、委内瑞拉和越南。
  
  3.已经建立全球性的毒品贸易网络。在20世纪80年代经济全球化、贸易和金融自由化加快发展、国家门户进一步敞开的新形势下,有组织跨国贩毒集团乘机采用各种隐蔽手段,通过陆、海、空通道疯狂走私毒品,并以一些国家和地区作为秘密的毒品中转贩运基地,逐步形成遍及全球的严密的地下走私贩毒网络。
  
  在欧洲,毒品中转贩运基地包括西班牙的巴塞罗那、荷兰的阿姆斯特丹、意大利的巴勒莫以及卢森堡、马其顿、列支敦士登、罗马尼亚和保加利亚等国的一些城市。
  
  在美洲,特立尼达和多巴哥、巴哈马也是世界性的毒品转运中心。委内瑞拉-加勒比通道是哥伦比亚毒品运往美国和欧洲的主要路线。
  
  在非洲,阿尔及利亚、南非以及西非的一些国家如尼日利亚、塞内加尔等因其所处的地理位置成为重要的毒品转运站。
  
  在亚洲,“金三角”毒品转运中心主要有中国香港、新加坡、泰国的曼谷、缅甸的仰光等国家和地区。近年来老挝及柬埔寨也成为贩毒分子运送毒品的中转国家,菲律宾由于与澳大利亚、美国这两个毒品消费大国海路相通,亦成为国际贩毒集团的中转站。
  
  制毒贩毒是以获取利润为其最高目的,全球范围内的毒资洗钱活动变得日益猖獗,毒资洗钱渠道也正在形成。大量的毒品交易、巨额的毒资流动直接或间接地威胁国际经济和金融的正常运转。
  
  4.已经存在一批职业化制毒贩毒跨国集团。鉴于毒品经济的冒险性和非法性质,决定了整个毒品交易过程中所必然采用种种特有的非法手段。严密的组织集团、隐蔽贩毒、武装护毒以及毒品走私与国际犯罪集团相互勾结等是从事毒品经济活动特有的要求。从而促使国际上形成了一批实力雄厚,运用现代化手段从事规模生产,批量交易,有组织的职业化制毒贩毒跨国集团。他们控制着世界大部分的毒品产、供、销环节,拥有一个从生产到销售的一体化网络。
  
  20世纪60年代以来,较重要的国际制贩毒跨国集团主要是:在被称之为“鸦片王国”的“金三角”,有罗兴汉以及此后的坤沙、封氏兄弟等武装制毒贩毒集团。在被称之为“可卡因王国”的“银三角”,有“麦德林卡特尔毒品集团”以及后来的“卡利毒品集团”、“北考卡山谷毒品集团”。在欧洲,有臭名昭着的意大利西西里岛的“黑手党”国际犯罪集团。  
  
  三、国际社会禁毒历史回顾
  
  毒品问题从19世纪产生至今已经二百多年。人类社会与毒品的抗争,从对毒品危害的逐渐认识,受害国政府限毒治毒,到如今国际社会合作禁毒,也经历了二百来年艰难困苦的历程。
  
  (一)早期国际社会的禁毒行动
  
  早期毒品问题严重的国家主要是美国、西欧几国和中国。开展禁毒行动较早的也是这几个国家。
  
  中国是世界上较早实施禁烟行动的国家。1821年清朝道光皇帝即位后,颁布了中国历史上第一部专门禁毒法律《钦定严禁鸦片烟条例》,①19世纪30~40年代,清朝政府(道光)发动了一场历时十年的全国性禁烟运动,制定了数十个可操作的各省各海口的具体章程,统一了全国封疆大吏的认识,令行法随,奖罚分明,禁烟高潮席卷全国,使这场禁毒运动取得巨大成效。最可大书特书的成就是1839年6月林则徐的虎门销烟。虎门销烟当众销毁缴获的英、美两国的鸦片达230余万斤。②
  
  英国1868年制定法律,对鸦片剂、吗啡等危险药品加以控制。
  
  美国1875年第一个反对鸦片滥用的地方法令在旧金山通过实施。③1914年第一个联邦禁毒法律《哈里森法令》通过实施。
  
  20世纪初,面对毒品的蔓延形势,人们开始国际间的合作禁毒。
  
  第一次召开的合作禁毒国际会议,是1909年美国为解决远东地区的鸦片问题倡导成立的国际鸦片委员会在中国上海举行的国际鸦片会议。会议有美国、日本、中国、法国、英国、德国和泰国等13个国家参加。这次会议虽然没有签署任何条约,但为以后的海牙会议、日内瓦会议、曼谷会议等国际禁毒会议的召开奠定了基础。
  
  第一次签署的国际禁毒合作的条约是第二次国际禁毒会议通过的《海牙国际鸦片公约》。
  
  最早建立的国际禁毒合作组织是1920年成立的国际联盟下属的贩运鸦片和其他危险药品咨询委员会。
  
  此后,国际社会陆续签署了各种不同内容的禁毒条约,成立了各种不同责任的禁毒组织。1945年成立联合国以后,禁毒问题是所有成员
  
  国最容易达成统一的议题。面对日益严重的毒品泛滥形势,国际社会已经形成一种共识:毒品问题已经不是一个国家和地区的问题,必须进行全球范围的联合禁毒。
  
  (二)已经签署的主要的国际禁毒公约
  
  1912年1月由中国、日本、英国、法国、德国、俄国、美国和葡萄牙等13个国家在海牙国际禁毒国际会议,签订了第一个国际禁毒公约《海牙禁止鸦片公约》,1925年2月19日在日内瓦召开的国际禁毒会议,签订了《国际鸦片公约》,此后,禁毒问题日益受到国际社会的严重关注,多次召开国际禁毒会议,对已经实施的国际公约进行修改、补充,或签署新公约。
  
  特别是1936年6月26日,在日内瓦签订的《禁止非法买卖麻醉品公约》,第一次把非法制造、持有、供给、兜售、分配和购买麻醉品等行为规定为国际犯罪,这是国际禁毒立法上的一项重大突破。
  
  1961年6月30日,联合国大会通过《1961年麻醉品单一公约》。该公约不仅对过去的公约和协定进行了合并和修订,还把管制范围扩大到了天然麻醉品原料的种植等方面,并对有关刑事管辖权的问题作了规定。
  
  1971年联合国在维也纳签订了《精神药物公约》,包括对合成毒品,致幻、兴奋、镇静、催眠、安定剂的国际控制和滥用。
  
  1972年,联合国在日内瓦召开会议,对《1961年麻醉品单一公约》进行了修订。
  
  1987年6月12日至26日,联合国在维也纳召开有138个国家的3000多名代表参加的麻醉品滥用和非法贩运问题部长级会议。这次会议是历史上一次重要的禁毒国际会议,专门讨论了毒品滥用和非法贩运问题,通过了禁毒的《综合性多学科纲要》,向各国政府和组织提出了禁毒要综合治理的建议。会议提出了“珍爱生命,远离毒品”的口号。与会代表一致同意将每年6月26日定为“国际禁毒日”。同年12月,第42届联合国大会通过决议,正式决定把每年的6月26日定为“反麻醉品的滥用和非法贩运国际日”,即“国际禁毒日”(InternationalDayAgainstDrugAbuseandIlicitTraficking)。并从1992年起,联合国决定每年“国际禁毒日”都确定一个主题口号。
  
  1988年,联合国通过《联合国禁止非法贩运麻醉药品和精神药品公约》。
  
  1990年2月在纽约召开的联合国第17届禁毒特别会议通过了《政治宣言》和《全球行动纲领》,并郑重宣布将20世纪最后10年(191~20年)定为“国际禁毒十年”。
  
  1998年6月,联合国第二次禁毒特别联大又通过《政治宣言》、《减少毒品需求指导原则的宣言》、《在处理毒品问题上加强国际合作》等文件,就加强国际司法合作、控制兴奋剂、减少毒品需求、打击洗钱、铲除非法毒品作物,为全世界建立一个“无毒品世界”制定了跨世纪战略……
  
  在禁毒立法中,加强对金融领域的监控,打击毒品利润洗钱尤其受到高度重视。采取的立法行动主要有:
  
  1998年6月联合国会议作出的关于立即采取根除毒品种植和遏制洗钱的两项法律措施决议。
  
  1999年经合组织成员国签署的《反腐败公约》以及世界银行制定的反行贿计划,取消“银行保密制度”,实施《反洗钱法》等等。为加强金融“防范措施”,经合组织、金融稳定论坛等国际机构适时公布黑名单,尤其离岸金融中心成为金融市场监控的重点。
  
  为了制止和打击全球范围内的非法洗钱活动,从1990年起,瑞士不得不把洗钱列为犯罪,并禁止储户开列匿名账户,从1998年4月起瑞士正式取消“银行保密制度”。
  
  2000年10月,11家世界大银行联合制定并公布了如下新规定:银行只接纳那些能够证明其收入合法并有明确身份的客户。在有中介人的情况下,银行必须知道谁是财产的最终所有者。这些措施主要在于进一步防范来源于腐败的国家领导人和毒品等犯罪团伙的赃款,确保“建立对脏钱存入银行严加打击的一项全球标准”。这11家银行是:瑞士联合银行、瑞士信贷银行集团、荷兰通用-阿姆斯特丹-鹿特丹银行、西班牙的桑坦德银行、英国的巴克莱银行、美国的花旗银行、大通曼哈顿银行、摩根银行、德国的德意志银行、香港的汇丰银行和法国的兴业银行等。
  
  2001年11月,包括美国、日本、加拿大和欧洲理事会在内的43个成员在匈牙利首都布达佩斯开会,共同签署全球第一个反网络犯罪国际公约。此外,许多国家也已颁布实施或正在制定反洗钱方面的立法制度。
  
  据加拿大的毕马威会计公司于2004年9月公布的《2004年全球反洗钱活动调查》报告称,目前,世界上有2/3的银行制定了反洗钱政策,3/4的银行设有反洗钱程序措施。
  
  (三)已经建立的国际禁毒机构
  
  联合国经济和社会理事会,负责联合国有关监督国际禁毒公约的执行,协调有关毒品管制方面的政策。
  
  联合国麻醉药品委员会,是专门负责麻醉药品的工作机构。联合国毒品控制署,是联合国秘书处的一部分,其主要职责是协调各国的禁毒行动,向各国禁毒机构提出建议,进行禁毒执法培训等。
  
  国际麻醉品管制局,是一个相对独立的联合国机构,主要任务是与各国政府合作,对有关禁毒公约所涉及的管制药物进行严密监控。
  
  联合国禁毒基金会,主要任务是资助各国的禁毒项目。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属于联合国禁毒工作的领导机构。
  
  国际刑警组织,是联合国系统中专门打击国际犯罪行为的国际组织。20世纪90年代后,打击毒品犯罪被列为该机构的最主要任务,该机构将50%的预算用于扫毒斗争。
  
  除联合国下属专门机构外,新建立的重要官方或非官方国际性机构还有:
  
  国际金融特别行动工作组:1989年6月巴黎七国首脑会议决定建立,属于政府间组织。现有33个成员(31个国家和地区,加上2个国际组织),以及20多个观察员(中国为该机构的观察员)。主要任务是在打击毒品交易以及洗钱方面采取联合一致行动。该组织先后制定了“反洗钱40条建议”及“反恐融资9条特别建议”,成为国际反洗钱的指导性文件,已得到国际社会的普遍认可。
  
  金融稳定论坛:1999年建立,隶属于国际清算银行。
  
  透明国际:属于非政府组织,成立于1995年,总部设在柏林,在全世界建立有86个分支机构。该组织不定期地发表有关腐败等方面的专题研究报告。此外,在联合国190个成员中,已有174个国家(地区)设有专门接受腐败举报机构或部门。
  
  为收集有关全球毒品方面的最新统计数据,1998年“全球吸毒评估规划”开始启动。为此,建立了一个国际性机构、9个地区性机构,用以收集可靠的,国与国可进行比较的吸毒资料,并从地区、国家、全球这三个层面对毒品的数量和种类作出评估。
  
  同时还有被国际金融行动特别工作组确认的全球7个地区性反洗钱与反恐融资国际组织,其中中国参加的欧亚反洗钱与反恐融资小组,于2004年10月在俄罗斯首都莫斯科成立,中国、俄罗斯以及中亚等6国是该组织创始国,目前拥有19个观察员。
  
  (四)国际禁毒的协调与合作
  
  当前在全球层面,主要由联合国禁毒组织、国际刑警组织和世界海关组织三大机构互相合作,负责禁毒立法的制定和实施,同时鼓励和倡导建立多边、区域和次区域的禁毒合作机制,并对相关地区和国家缉毒行动进行指导和协调,提供资金和技术援助。国家间的合作行动和形式,包括定期或不定期召开各种形式的反毒品专题国际会议,研究分析世界毒品形势,共商禁毒对策及签署国际性协议(包括多边、地区和双边协议);国际禁毒组织及相关机构(包括联合国毒品控制署、国际刑警组织、世界海关组织、世界卫生组织等)同相关国家或地区签署同毒品作斗争的共同行动计划;加强对跨国犯罪洗钱的斗争,协调各国在线金融交易业务的规范,加强对现金流动的国际监管、加强信息交换和司法合作等。
  
  由于国际社会采取了上述行动,禁毒取得了一定成效。禁毒是当代“全球治理”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成为国际社会面临的共同急迫任务,同时它又是一项长期、艰巨和复杂的工程,需要建立从国际、地区到国家多层面,并且相对协调的长效禁毒机制。
[责任编辑]杜新忠
杜新忠戒毒网--戒毒门户 权威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