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新忠戒毒网--戒毒门户 权威媒体
联系杜新忠:13757963812 | 网站地图
2020年全国药物滥用防治研讨会暨中国药物滥用防治协会第十九届学术会议 戒毒专家—杜新忠记事
首页 > 当前位置:>禁毒综合 > 禁毒社工 > 正文
禁毒社工
浅谈社会工作者处理戒毒康复人员的抵触情绪
以广州市白云区西北片区禁毒专业社工项目服务为例
2019-04-27 22:51:52 来自:社工中国 作者:杜新忠转 阅读量:1
  笔者甚感荣幸能作为一名禁毒社会工作者参与到广州市白云区的禁毒专业社工服务之中。在为戒毒康复人员服务的过程中,遇到过各种各样的困境,对笔者的专业能力发起挑战。此次,笔者选取在专业服务初期,建立专业关系的过程中,笔者面对戒毒康复人员的抵触情绪时的个人实务经验进行分享。希望借此,让社会大众对禁毒社会工作者有多一点的认识,对戒毒康复人员也有多一点的接纳。
  
  一、服务对象基本信息
  
  卢某,男,54岁,体型较瘦,性格偏急躁。丧偶多年,育有2女1子,目前均已成年,在儿女未成年前由卢某兄长代为抚养,目前卢某与儿女关系较生疏。卢某有一间一层半的房屋独自居住,与邻里间关系陌生。卢某现在当地邮政做搬运工,经济上能够自给自足。20多年前,卢某一直做水泥工工头,经济较为富裕,自2008开始吸食毒品海洛因,曾先后被强制隔离戒毒3次。因为吸食毒品,耗尽家产,妻子多次劝说无效,被活活气死。
  
  目前卢某处于社区康复管控3年的执行阶段,按照管控要求,社工需定期进行走访帮扶。而对于过往的吸毒经历,卢某不愿意在人前提起,对此卢某在面对社工时,总是认为社工的服务给他带来的只有生活的被“骚扰”,从而拒绝社工的联系,在电话联系时对社工粗言相对。
  
  朱某,男,49岁,已婚,体型黑瘦,性格偏急躁。育有一女,目前在外地工作。朱某在当地某工厂做保安,其妻在广州当保洁员。因吸毒的行为,朱某与其父母关系破裂,现分开居住,朱某同妻子在村内居住。朱某有20多年的吸毒史,曾先后4次被强制隔离戒毒,近期因患有脑梗塞保外就医处于3年社区戒毒执行阶段。
  
  朱某现与妻女的关系和谐,在家人的管束下遵守社区戒毒。按照社区戒毒管控的要求,社工需接触服务对象,进行定期走访帮扶,但卢某认为社工的联系会影响其正常生活,甚至影响其工作的稳定性。故,在接触社工时容易表现出激动的情绪,对社工有抵触心理。在建立关系的过程中,面对服务对象的抵触情绪,社工需要运用专业的知识和技巧来进行处理,逐步突破关系的僵局。
  
  二、理论视角下分析戒毒康复人员抵触情绪的缘由
  
  心理社会治疗模式,强调个人与环境之间的关系,认为服务对象问题产生的原因主要有3个方面:不良的现实生活环境,不成熟或者有缺陷的自我和超我功能,以及过分严厉的自我防卫机制和超我功能。对此,笔者借助理论视角的支持,对服务过程中面对戒毒康复人员抵触的情绪进行分析。
  
  首先,戒毒康复人员回到社区后,需在社区执行3年社区戒毒或者社区康复,这属于法律的强制要求,他们对此有不理解的抵触心理。同时,过往执行社区管控的人员,以政府专职和派出所民警为主,并未有社工帮扶的角色,戒毒康复人员按照过往的经验,将社工也理解为来对他们进行管控的。因此当得知社工因管控要求来接触时,自然对社工也产生了抵触情绪。
  
  其次,正如戒毒康复人员说的“你们食饱没事做吗?要来骚扰我的生活”一样,他们认为社工的服务是没用的,是一种骚扰。因为戒毒康复人员存在这种不成熟的思想,而对社工的接触充满抵触情绪。
  
  最后,在戒毒康复人员过往经验中,认为社会对他们吸毒的背景有歧视的眼光,所以希望隐藏自己是吸毒人的背景,不希望被过多的人知道。戒毒康复人员认为,社工接触他们可能会令到他们的身份被曝光。过分严厉的自我保护机制,让戒毒康复人员选择抵触社工的接触。
  
  分析出这些缘由,让笔者在接触戒毒康复人员时,更好的去理解他们对社工的抵触情绪,于其而言这只是他们一种非常正常的反映。所以明白这点的情况下,笔者才能接纳服务对象,去继续为他们服务。那么,接下来要面对和解决的问题,就是如何处理他们的抵触情绪了。
  
  三、处理抵触情绪三部曲
  
  根据心理社会治疗模式的理论,社工在开展服务时需要深入他们内心的感受、想法和需要。故社工运用心理社会治疗模式的辅导技巧,在服务中与服务对象探索其情绪产生的原因,让服务对象在情绪宣泄的过程中把困扰其情绪的问题描述出来,以减轻服务对象内心的冲突;同时社工鼓励服务对象把其心中的想法与社工分享,通过共同协商,与服务对象共同处理困扰服务对象情绪的问题,从而逐步改变服务对象对社工的态度。
  
  第一步:让服务对象宣泄情绪,表达理解。
  
  首先,当服务对象带着负面情绪来到工作站寻找社工时,社工需选择一个能够让服务对象在宣泄情绪时感受到安全的空间,为其递上杯水(PS:这样做,可以适当让服务对象的情绪激动暂时平缓一下,同时这也是礼貌的接待方式)。
  
  随后,社工在服务对象斜对面坐下,需注意保持一定的安全距离,保障社工自身安全的同时也是让服务对象感受安全距离,让其情绪逐步放松。
  
  服务对象在宣泄负面情绪时,社工无需用太多的语言回应服务对象,尽量用简短的字词(如哦、嗯等)回应即可,更不需刻意打断服务对象的倾诉。但社工的表情(如眼神、微笑等)需与服务对象有一定的交流,让服务对象知道社工是在认真倾听。
  
  当服务对象在倾诉同一件事情时循环1-2次后,社工需适当表达同理及询问其想法,如下:
  
  社工:是什么事情让你这么生气?可以跟我分享一下吗?我很愿意倾听。(表现出诚恳的态度)
  
  服务对象:你们总说帮扶让我们重新生活,但你们频繁的联系(电访,家访,微信语音),不断的让我想起我是吸毒人员,让我想重新生活都不行。甚至在我(或家属)上班途中来电,严重影响我的生活,有时微信语音的接听让我在同事中泄露我是吸毒人员的身份,严重影响我工作的稳定性,有时擅自一群人到我家找我,让我在邻居面前的形象造成影响……
  
  社工:嗯,听你这么说,你很担心因为我们的接触而影响到你原本的生活,对吗?看得出,你其实很希望有一个正常的生活状态。……
  
  第二步:鼓励服务对象讲述对问题解决的想法。
  
  当服务对象负面情绪得到释放、缓解后,社工可向服务对象征求其对造成他情绪激动事件的解决想法。当服务对象讲述其想法后,社工需向服务对象强调其在管控期间的角色和义务,同时向服务对象分析拒绝配合其应履行义务的利弊。具体的回应策略可如下:
  
  社工:1.你是否有一些好的建议,可以不影响到你目前的生活,也方便我更好的联系你呢?
  
  社工:2.(让服务对象感受到被尊重,提高他的参与感) 你讲述的事件和表达的感受,我都理解,但情绪发泄后你管控人员身份仍然存在,是吧?此类的事情有可能出现,你觉得怎样解决比较适合或你能接受的?
  
  社工:3.(强调对服务对象情况的关心,非恐吓成份) 当人体长期处于负面能量时,它会对你的身体或心理造成不同程度的伤害?影响你所期望的正常生活,这是你所期望的吗?
  
  社工:4.向服务对象强调当他长期处于抗拒状态而被相关部门列入重点联系对象时,监控度的加大随之对你生活的影响也会加重,这样是你需希望的吗?
  
  社工:5.问题既然出现了,既然有那么多的利弊,不如我们就一起想办法去解决它吧?我相信你也不愿意被它影响你的生活吧,不如你说说你所希望解决方式呢?
  
  (社工在此时可适当起来帮助服务对象添加水,预留1-2分钟时间比服务对象进行思考)……
  
  第三步:尊重服务对象想法,商讨达成共识。
  
  在得到服务对象对事件解决方式表态后,社工需结合其想法和其需履行的义务与服务对象作解决事情的约定。如下:
  
  社工:1.首先,非常开心你这次能够与我真诚的交流,那我们以后的沟通就按约定试行,可否?遇到问题我们再商榷,好吗?
  
  社工:2.(建议)可根据服务对象的性格与服务对象签订服务协议,让其意识到重要性。
  
  社工:3.约定后,需对服务对象这次协商作出肯定和表扬,鼓励服务对象在日常中遇到问题时需懂得管理情绪和思路解决方法,巩固其成效。
  
  四、总结与反思
  
  社工根据这次的服务经验与性格急躁的服务对象开展了持续性的服务,其中一名服务对象已主动发短信联系社工,向社工讲述其感受和想法了。
  
  社工在与服务对象建立关系时,需应让服务对象明确其义务和角色;其次需懂得尊重服务对象;同时在与服务对象联系时需多考虑服务对象正身处的环境因素(如考虑服务对象是否正在工作中或咨询其是否方便通话等因素),尽可能降低因社工的工作而给服务对象带来困扰;最后再考虑服务开展的方向。
  
  其实,社戒社康人员,他们除了是一名戒毒康复者,更是一名自然人。他们同样有渴望得到尊重的需求,有着自然人所需要平等沟通的需求。
  
  在服务中,若我们能够将社戒人员看待成一个自然人,除去社会给予他们的标签,在工作中学会尊重他们,让他们感受到尊重和平等,重新构建和谐的服务关系。
[责任编辑]杜新忠
杜新忠戒毒网--戒毒门户 权威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