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新忠戒毒网--戒毒门户 权威媒体
联系杜新忠:13757963812 | 网站地图
全国物质使用障碍社会心理干预 培训(初级)班通知 2019年全国药物滥用防治研讨会通知
首页 > 当前位置:>禁毒综合 > 禁毒社工 > 正文
禁毒社工
禁毒社工:恐惧也曾包裹我,但我不能放弃他
2019-01-14 09:40:12 来自:中国禁毒 作者:黄丽 阅读量:1
  讲述人:黄丽,重庆市垫江县桂阳街道禁毒社工,曾被当地禁毒办评为禁毒优秀社工和最美禁毒社工。
  
  “你要成为一名‘禁毒社工’?那不是天天得和吸毒人员打交道?”“丽丽啊,这个工作很危险,你一个女孩子家,万一怎么样了,你让我和你爸咋个活!”自从我接到重庆市垫江县桂阳街道“禁毒社工”的聘用通知,这样的规劝我听了能有上百次。
  
  敏感的工作缘于敏感的服务对象
  
  在世人眼中,涉毒定是大罪重罪,罪不可恕;相应的,吸毒人员也是罪恶的代表、恶魔的化身。自2007年进入社会打拼,我卖过服装、做过工地库管员、当过酒店前台,从学生到工人再到大老板,和人打交道,是我最熟悉不过的了。
  
  吸毒人员因为各种原因跌入毒品的深渊,但他们也是人,也有喜、怒、哀、乐,我想,我之前积累的工作经验能够帮助我做好这份工作。于是婉拒了亲朋好友“选择一个适合女人的职业”的建议,我决定试一试。
  
  2016年5月1日,我成为重庆市垫江县桂阳街道一名“禁毒社工”,一呆就是两年。一开始,我什么都不懂,还记得第一次和戒毒人员打电话,我手忙脚乱,连街道名字都忘了说。慢慢地,我从一次次帮扶监督中摸索出经验,学会了怎样与社区戒毒人员沟通和谈话,引导他们用积极的态度面对生活。也不是没有过动摇的时候,但工作中的点滴成功,特别是帮扶对象的点滴改变,总能让我一次又一次地坚持下来。
  
  我啃下了最难啃的那块“骨头”
  
  陶阳(化名)就是我在两年社区戒毒(康复)工作中,碰到的最难啃的一块儿“硬骨头”,他的转变,给了我继续从事这份工作的莫大信心。那是2016年6月。“你有病吗?天天给老子打电话,如果你再打对你不客气,小心老子杀你全家!”
  
  陶阳(化名)暴跳如雷的嘶吼声透过手机听筒传出来,通过扩音器响彻整个办公室后戛然而止,他挂了电话。我握住手机,一瞬间想了很多。工作、同事、父母以及4岁的女儿,甚至已经在脑海里演完了一场绑架案的电视情节,恐惧织出密密匝匝的网,包裹了我。
  
  要不,算了?不,我不能放弃他!一名曾经很优秀的人、一个美满的幸福家庭毁在这罪恶的毒品上,我不甘心。陶阳,原是一名退伍军人,在部队时曾多次获得表彰。转业后在地方工作,多次被授予先进骨干称号。2003年,一场车祸让他的人生轨迹拐了一个弯儿,因为腿伤疼痛,误信他人,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整整注射了半个月的海洛因,一步步堕入毒品的深渊。
  
  “别害怕!”禁毒大队高指导员给我支招:“慢慢来,你别马上又打电话,先发个短信,慢慢接触。”我开始给他发短信,问问工作、问问生活,一步步消除他的戒心。又在间隙时和同事一起去他家走访。
  
  这并不顺利。陶阳每次一见我,就连推带拽地把我往外推,一次、两次……我记不得被他拒之门外多少次。没办法,我只能抓住“被赶走”的几分钟,和他进行短暂的交谈,传达我的来意。慢慢地,我们开始隔着一扇门聊天。
  
  “听说在部队训练很苦,你之前受那么多次表彰,可不能辜负了部队对你的培养……”我抓住机会,把我从书本上了解到的部队生活的点滴常识和他分享,希望唤起他对部队辉煌生活的记忆。再和他聊父母,聊儿子,打“亲情牌”,多方面教育感化他。
  
  “你要退伍不褪色。”话刚落音,我就听见门内传来一声闷响,是敲击墙壁的声音。门开了。他站在门口,极瘦,一件衬衫空荡荡地挂在身上,脸色惨白,眼圈红肿,衣袖下的右手握成拳,有血丝的痕迹。“进来吧。”他说。
  
  那天我们聊了很多,他的部队生活、他的车祸和他被欺骗误碰毒品的苦痛回忆,从两点到下午五点半,茶水续了一杯又一杯。“我对不起部队对我的培养,对不起前妻和儿子。”他最后说。这次谈话解开了陶阳的心结,这天以后,陶阳就每个月都会来街道报道了,我也和他成为了朋友。建军节那天,他第一次回了我的祝福短信,向我说“谢谢”。
  
  在做通陶阳的思想工作后,他成为了我的微信好友。我将他加进我建立的桂阳街道社工群,他也会在群里主动向我问候“群主,最近怎么样”,并和我分享他的工作和生活。2017年12月,陶阳顺利解除社区戒毒协议,也交往了新女朋友,生活慢慢回到正轨。“结婚时请你喝喜酒。”解除协议时,陶阳对我说。
  
  付出,是为了迎来回归
  
  这两年来,垫江对戒毒人员的管理帮教力度逐渐加大,要求各乡镇都要成立一个社区戒毒(康复)领导小组,党政一把手作为组长,各个社区也相应地成立各个领导小组,制定创建无毒社区和戒毒(康复)的工作的相关方案细则,完善各项制度,明确工作职责任务。
  
  在保障方面,垫江对社区戒毒(康复)的工作的经费、场所、人员都保障到位。落实了专门的社区戒毒(康复)办公室,全县各乡镇都专门招聘专职社工,并按期进行业务培训。
  
  目前,桂阳街道共配备专职禁毒社工7人,专门对接戒毒人员。对戒毒(康复)人员建档,并由社区民警、禁毒社工、戒毒康复人员家属、志愿者组成帮扶小组,对戒毒康复人员进行心理疏导和康复救治工作。
  
  两年来,我牵头组织开展禁毒专题宣传活动8次,禁毒宣传进机关、进学校、进社区、进广场、进企业、进农村共18场次,并对社区戒毒(康复)人员不定期走访,共走访96余人次,全面掌握戒毒人员基本情况,走访帮扶率实现97%。
  
  “如果我一百次家访能换来戒毒(康复)人员的一个细小转变,我愿跑上一千次、一万次!”每次,有人询问我为什么坚持下来这份工作时,我都会这样回复。两年的工作经历,让我爱上了这份他人看来充满危险的特殊工作。每次看到戒毒(康复)人员思想和行动上的细微变化,我都会感到莫大的鼓励。社区戒毒(康复)工作付出多、收效甚微,禁毒社工的工作任重而道远。愿我们的辛勤付出,能让更多吸毒人员回归社会、回归幸福。
[责任编辑]杜新忠
杜新忠戒毒网--戒毒门户 权威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