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新忠戒毒网--戒毒门户 权威媒体
联系杜新忠:13757963812 | 网站地图
戒毒专家—杜新忠记事 第28届IFNGO世界大会暨第18届中国药物滥用防治协会学术会议通知
首页 > 当前位置:>禁毒综合 > 禁毒社工 > 正文
禁毒社工
社工用书信开展戒毒辅导,收到了意想不到的效果
2018-08-12 19:05:32 来自:中国禁毒报 作者: 玉光吉 阅读量:1
  社会工作是一门靠语言艺术来拯救人生,赋予生命一种审美意义的学科。在长期的戒毒辅导工作中,笔者亦能够深刻体会到作为沟通载体的语言,无论是在建立关系、专业维系、治疗作用还是传达信息等方面都起到决定性的作用。语言作为传递信息的符号,其表现形式可以小到一句言语、一个微笑或轻轻点头、坐姿方位,大至通信往来。概括来说,包括有口头语言、书面语言、肢体形态语言甚至是一种坚持的意念等等。
  
  笔者在戒毒辅导工作中发现,通过书信的方式与服务对象沟通,可以收到预想不到的效果。基于此,笔者希望通过分享自身的书信辅导经验和感受,对禁毒社工的辅导工作有所帮助和启示。
  
  辅导是一个过程,书信可贯穿始终
  
  禁毒社工从开始接触服务对象,建立关系,到辅导的推进直至结束,在这一过程中,每一个阶段都或多或少都会遇到一些挑战。而在笔者的辅导经验中,书信能够以其不变应万变的功能来加以应对。
  
  服务开始时的解释。遇到“有需要”的服务对象,社工可以得心应手,但服务群体皆有其特殊性,服务对象的个性总是千差万别,有些甚至变化无常,如前一天还可以与你相谈甚欢,可接下来的几次预约却机会不再,个中缘由可以理解为服务对象因首次向不熟悉的社工透露太多个人信息而感到不适,也可以理解为不了解社工而拒绝服务,甚至可以理解为服务对象就是如此反复无常。无论如何,第一次接触已经给社工一个信号,即工作不是一帆风顺的,服务对象或许是在担心或回避某些问题。因此,面对这种没有面谈的机会,如果社工不想放弃,书信就可以帮助社工传达信息以争取继续服务的机会,比如针对不了解社工的服务对象,书信的内容可以是介绍社工,有时候书面的介绍比口头的更能使服务对象明白和接受;针对第一次面谈后服务对象的忧虑,也可以通过书信说明社工的服务原则、表达社工的关心或者协助服务对象重构第一次面谈所了解到的情况,以鼓励其继续努力,也许能够为面谈争取机会。
  
  服务过程中的小结。小结或总结,是面谈辅导过程中对服务对象述说的故事进行归纳和概括,以使服务对象从社工的口中再次听到和感受到关于自己的处境而做出的改变,是个案工作中常用的技巧。在每次面谈或完成某一阶段的辅导之后,如果时间允许,在经过对辅导过程的反思之后,不妨再以书信的方式重新去阐述服务对象的成长。一方面,经过反思之后发现对治疗有重要作用却未能在面谈中述说的遗漏片段,可以通过书面文字的重新表述来唤起服务对象看到不一样的故事,从而增强改变的内在力量;另一方面,在下次面谈时,也能够以这封书信为焦点展开辅导,不仅能够使面谈得以继续,还可以再次增强对服务对象改变有益信息的作用。
  
  服务结束后的鼓励。在服务即将结束之时,社工往往会与服务对象一起就辅导过程的成长和改变做出总结,使服务对象看到一路下来的艰辛与进步,并表达对服务对象今后的康复信心和鼓励,做一些离别的情绪辅导。此时,如果能在事先准备一封书信,将整个辅导过程中服务对象的改变以故事性文字表达在纸面上,让服务对象看到重构后关于自己的新故事,将起到激励的作用。
  
  书信也是一种治疗
  
  书信这一古老的沟通方式,之所以能够流传至今,一定有其特殊作用。除了人特有的一种怀旧感情之外,书信本身也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
  
  传统的魅力。传统的东西之所以为人们所接受,是因为它触动人心。古代两地相隔的人,往往只能通过书信来传达信息和了却思念,加上交通不便难以及时收到,因此每一封信件都显得弥足珍贵,正如杜甫《春望》所写:“烽火连三月,家书抵万金。”时至今日,即便通信已经非常发达,信件仍在人们的生活中起到积极的作用,究其原因,或许是人们怀旧心理使然,或许是书信更能把你想要表达的信息表达得更清楚……无论如何,只要试想一下,如果意外收到一封专门写给你的亲笔信,那一刻你的感受是怎样的呢?
  
  理念的体现。笔者习惯于投入到辅导情境中去书写信件,因此每封信都带有强烈的同理心,并以积极正面的文字来表达对服务对象改变的欢喜之情。这样一来,笔者希望寄出去的每一封信都能够带点感情去感染服务对象,使他们明白社工的关心和坚持。另外,能以书信的方式与服务对象进行沟通,表达了社工不同于其他工作人员的信号,往往已经在行动上表明社工对服务群体的不放弃。信件本身就是一种同理和坚持的信念,这容易触动服务对象,从而与社工建立关系。关系也是一种有效的治疗。
  
  故事的重构。哲学家萨特说过:“人类一直是一个说故事者,他总是活在他自身与他人的故事中。他也总是透过这些故事来看一切的事物,并且以好像在不断地重新述说这些故事的方式生活下去。可以说,故事创造一种世界观,一种人生价值。”在面谈辅导过程中发现,服务对象往往会以问题的语言来述说自己的遭遇,得出来的故事总是消极负面的,看到的未来也总是绝望的,这样的循环反复,容易使其养成一种悲观主义的心态,即使发生在自己身上的好事也会被合理化而忽视。面对这样的情况,社工除需要协助服务对象发现“例外”之外,还需要不断强化这种“例外”,以树立积极的人生观。面谈中服务对象未必能够完全理解社工的回应,或者面谈结束过后不久就会遗忘面谈的内容;而社工未必足够敏感到能够抓住每次“例外”并以新而适当的视角回应服务对象,有些面谈场合也未必达到辅导所需的氛围……因此,如果面谈过后的反思能够发现一些新的片段对服务对象有所帮助,何不尝试以信件的方式去重新解构、阐释和重构服务对象述说的故事,并把发现的新片段嵌入其中。
  
  文字的保存。人类文明的传承,正是通过文字加以存储而得以传递的。或许以这样的高度来表达书信的作用有些夸张,其实在辅导中这样的观点并不为过,口头语言在一定的氛围中确实能够在此时此地起到很大的触动,但如果不能够得到及时而持续的辅导面谈,往往容易使人淡忘,而书信则以白纸黑字印记在纸面上,能无数次反复浏览阅读,对个人成长确实有很大的裨益。
  
  书信的治疗作用。简而言之,服务对象以问题语言叙述问题故事,而社工则以新视角书写和丰富故事,以文字方式加深服务对象对被遗漏片段的认知,并从中寻找到自信和认同。另外,在你书写的时候一个新的故事正在形成,即你和服务对象之间的故事,当服务对象感受到社工一直都在陪伴时,这种力量也会鼓舞他重新审视身边的人情世故,这已为改变打开了一扇窗。
  
  (作者系深圳市春雨社会工作服务社社工)
[责任编辑]杜新忠
杜新忠戒毒网--戒毒门户 权威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