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新忠戒毒网--戒毒门户 权威媒体
联系杜新忠:13757963812 | 网站地图
全国物质使用障碍社会心理干预 培训(初级)班通知 2019年全国药物滥用防治研讨会通知
首页 > 当前位置:>禁毒综合 > 禁毒社工 > 正文
禁毒社工
禁毒社工:戒毒者最害怕被疏离和漠视
2015-03-30 09:32:15 来自:南方日报 作者:杜啸天 阅读量:1

  深圳自2007年开展社会工作试点以来,将社会工作手法引入禁毒工作中,于2008年11月开始了禁毒社工服务的尝试。目前,共有8家专业社工机构开展禁毒社工服务,共有122名社工长期深入一线,从事禁毒服务。

  禁毒社工通过派驻禁毒所、拘留所,开展禁毒服务项目等形式,协助禁毒对象进行戒毒及康复治疗,戒除毒瘾。同时,禁毒社工通过整合社会资源,协助禁毒对象处理家庭问题,改善家庭关系。此外,还积极改变社区居民传统观念,消除居民对社区戒毒者的歧视,营造健康的禁毒和戒毒环境。“戒毒非一念之间,也非吸毒者一人之力能够完成,所以需要包括社工在内的社会力量的帮助。”禁毒社工苏秀丹告诉记者。

  故事1

  “成功戒毒自己的信念很重要”

  吸食海洛因已经10余年的阿城(化名),和很多“白粉仔”一样,多年混迹社会,早已经把家产吸光,家里还有年迈的父母和重度残疾的弟弟。

  深圳春雨社工服务社禁毒社工苏秀丹告诉记者,2006年阿城因涉毒被抓,劳教2年过程中,他被检查出得了一种重症,出来后一直治疗但效果不佳。

  从戒毒所出来后,街道的工作人员也十分关心阿城,经常找他谈心,了解面临的困难等,还介绍阿城参加美沙酮药物维持治疗,并帮他找了一份工作。

  阿城在参加美沙酮药物维持治疗的4年多来,前3年半里他依旧每天习惯性地吸食海洛因,尿检3年持续阳性。阿城也曾自愿戒毒多次,但都以失败告终。慢慢的,阿城对自己也失去信心,产生了“破罐子破摔”、自暴自弃的心理。

  苏秀丹尝试从家庭、工作等方面去激发阿城的戒毒动机,并与阿诚分析了毒品对其家庭、工作的影响,刚开始的时候,阿诚找诸多借口逃避这个问题。直到2012年6月,因为彼此的不断熟悉和信任,阿诚向苏秀丹吐露自己的心声,表示自己想改变现状,但经济问题和家庭关系恶劣、自己在家中没地位等问题一直困扰着自己。虽然还想再生一个小孩,但目前情况来看,根本不可能。

  有了这次的交流后,在接下来的几次面谈中,苏秀丹抓住这个转折点,不断升级阿诚的心理矛盾斗争,为其描绘了一幅美好的未来画面,增强其戒毒动机,促进阿诚做出改变行动。“另一方面我将这个信息传递给他的家人,取得他们的信任和支持,给阿城增加动力。”苏秀丹说。

  在苏秀丹的引导下,阿诚慢慢思考自己面临的问题以及未来的发展。2012年9月13日,阿诚告诉苏秀丹,“以后不搞白粉了,不想一直重复这样的日子。”直到现在,阿诚一直信守自己的承诺,得到了门诊医生的表扬和奖励。

  故事2

  “戒毒者最害怕被疏离和漠视”

  曾经的小渔村如今变成了大都市,而曾经的村民也随着这座城市的发展,物质生活有了极大的改善。林强(化名)就是其中的一个。不过,今年40岁的林强因为吸食海洛因,已经三次进入强制隔离戒毒所。

  家人的规劝、女友的决断、亲戚的疏远……都没能够使他迷途知返。“当我尝试了第一口毒品时,我就无法控制自己了。”就这样,他开始了自己长达20年的吸毒生活。

  多年的吸毒生活,使家人对他失去了信心,平时几乎不说话。后边两次进戒毒所,家人都没有去看过他一次。“虽然我吸毒,但是我非常渴望家人的关爱。”在戒毒所,林强告诉禁毒社工赵凯。

  “最后一次从戒毒所出来时,家里并没有人来接他,虽然他表现得很开心,但也看得出他眼中的失落与担忧。”赵凯告诉记者。

  于是赵凯主动提出和林强一起去做家访,他满怀希望地答应了。当赵凯联系他的母亲时,她出乎意料地说:“很希望你们过来,只要你们能够帮助他。”就这么一句话,赵凯觉得虽然林强吸毒多年,家人和他有了很深的隔膜,但是并没有像他想的那样“已经放弃了他”。

  “这么多年,我也曾经答应过很多次要戒掉,但是都没有做到,不能怪家人不相信我,是我没有给他们信任。如果可以的话,请你们以后每个月随机抽时间给我做尿检,并做一份证明给妈妈,我要用实际行动让妈妈重新信任我。”林强当即向母亲和赵凯表示。

  通过社工每月的尿检,半年之后林强重新获得了妈妈的信任。当然,真正的过程绝没有看起来那么简单。曾经有一次,林强打电话给赵凯,说起他最近的生活,在电话里哭诉,他以前的邻居和朋友见到他之后,都像看到洪水猛兽一样绕路而行,使他特别伤心。不过,他表示自己不害怕辛苦,只是害怕被疏离和漠视,于他而言精神的孤独比身体的痛苦更难以战胜。

  故事3

  “家人的信任和宽容非常重要”

  “珍姐,到时我结婚摆酒,一定请你来。”这是“止咳水”滥用者阿明(化名)在成功戒毒离去时,对罗湖禁毒社工陈丽珍的临别之语。

  阿明今年只有22岁,滥用止咳水5年。家人在无意间发现阿明滥用止咳水时,无法相信,平时听话懂事的儿子居然是个吸毒者。伤心欲绝的父母到处寻找能帮助儿子戒除毒瘾的方法。2012年8月,一次偶然的机会,妈妈联系上了罗湖禁毒社工陈丽珍。

  阿明是在读技校的时候,由于学习上的压力,及身边同学的诱导,开始滥用止咳水。面对爱自己的父母,外公外婆,阿明明白自己一定要彻底戒断止咳水,才能不辜负亲人对自己的关爱。

  阿明开始认真地与陈丽珍共同制订戒毒计划,并严格执行与社工之间订立的一些行为约定。就在陈丽珍认为一切都朝着顺利的方向进行着的时候,阿明的妈妈给陈丽珍打来了电话,并且很伤心地告诉她,又发现阿明喝止咳水。

  事后,陈丽珍分别与妈妈和阿明进行了面谈。原来,自从家人发现阿明有滥用止咳水的行为后,就一直很紧张,每次只要阿明在家里,家人就开始对阿明念叨,“你有没有再去碰那些东西啊”、“你怎么又开始咳了啊,是不是又在喝那些东西”。

  然而,面对家人的质疑,阿明感觉他越来越害怕待在家。因此,他只好一回家就待在房间里玩电脑,戴耳机听音乐,因为这样就不会听到他们说话,也能更好地控制自己的脾气。在社工的建议下,妈妈等家人改变了以往与阿明的相处模式,更多地关心他的工作、感情上的烦恼,照顾好他的生活起居,让他的身体恢复得更好。

  良好的家庭氛围也让阿明的戒毒行动变得越来越积极。除积极配合家人的定期尿检外,阿明在工作上与同事之间的相处也越来越融洽。现在经常会和同事一起出去K歌娱乐,而且,已成功戒断止咳水一年的阿明又重新找到了爱情,正计划与女友在2014年的下半年结婚。

[责任编辑]杜新忠
杜新忠戒毒网--戒毒门户 权威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