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新忠戒毒网--戒毒门户 权威媒体
联系杜新忠:13757963812 | 网站地图
中国药物滥用防治协会近期会讯 戒毒专家—杜新忠记事
首页 > 当前位置:>降低危害 > 治疗社区 > 正文
治疗社区
美国治疗社区DAYTOP*
2014-07-01 09:47:00 来自: 杜新忠戒毒网 作者:赵成正 点击量:

  DAYTOP、(日顶村或戴托普)于1963年由美国国立精神卫生研究所拨款创建。Monsigner(大主教)、Willian、B.O'Brien是该机构的主席,也是创始人之一。它是美国成立最早和最大的非政府药物依赖社区治疗机构。日顶村的首批成员是25名男性缓刑犯人。开始时,举步艰难,常招致附近居民反对,精神卫生界的保守势力也极力阻挠。到了1964年,日顶村便初具规模,并破天荒吸收女性滥用者入住。1965年,日顶村倡导成立滥用者“父母协会”,让家庭在治疗康复过程中发挥作用。此举不仅使千万父母增加了有关药物滥用的知识,获得帮助,而且大大地促进了滥用者的康复。1967年,日顶村在纽约州首先创建流动康复中心,主要接纳老年滥用者。此外,流动中心还进行下列工作:(1)对希望寻求帮助的街头滥用者进行面试,决定是否接纳他们到DAYTOP进行治疗;(2)为滥用者家人、亲戚及公众提供参加与药物滥用有关活动的场所;(3)赢得公众的支持。1975,日顶村又将工作范围延伸到社区,开展青少年治疗康复项目,包括日间流动服务和短期或长期的寄宿制康复集体。进入这种康复程序的青少年,一般不误学业,结业后发给国家承认的高中毕业文凭,其中不少人甚至可升入大学学习。此外,这种康复计划在社区内还起到了药物滥用预防宣传的目的,对药物滥用的预防起到了积极的作用。

  DAYTOP的经费来自各个方面,但主要来源有:(1)失业救济金,指政府为无业者提供的救济金。如果无业者入住DAYTOP,他们的救济卡将上交给DAYTOP,然后DAYTOP持卡向政府要钱;(2)居住者家庭提供。如果居住者的家庭经济富裕,DAYTOP要求其家庭提供治疗费用。一般家庭都愿意为其子女提供;(3)社会捐助;(4)政府提供。

  现在DAYTOP在全美共建有28个中心,并在世界40余个国家和地区建立了分支机构,且规模日益壮大。我国云南省药物依赖防治研究所也与该机构合作正探索适合中国国情的社区治疗模式。这次主要走访了纽约和新泽西州的几个中心,对DAYTOP的治疗模式有了更多的感性认识。

  1、在DAYTOP总部

  9月24日两位在DAYTOP总部居住戒毒康复的人从机场将我们接送到DAYTOP为我们预定的宾馆。一路聊天,我们了解到他们已在DAYTOP总部居住了近一年,现处在回归社会前培训阶段。他们当中一位在总部餐厅做炊事员,一位做司机。司机告诉我们等他毕业后要去外边找一份做驾驶员的工作,另一位说他准备在DAYTOP做工作人员,帮助那些曾和他一样的吸毒者。

  9月25日我们步行到DAYTOP总部与国际部主管Aloysius、Joseph先生进行会谈。DAYTOP总部座落在纽约市中心,在着名的曼哈顿第五大道上。DAYTOP蓝底白字的标志旗和美国国旗并排挂在大楼的门口。那里没有人守卫,与一般机关没有差别。里边的服务人员分不出谁是居住在那里的戒毒者,谁是工作人员。他们有的西服革履,有的身着休闲装。在总部的大厅里,一位身着西服的高大黑人微笑着向我们打招呼,我们认出那是去机场接我们的黑人司机。

  经接待处工作人员的指点,我们到了四楼总部的办公室。Joseph先生的秘书接待了我们。大约等了5分钟,、Joseph先生来到办公室向我们表示欢迎。Joseph先生曾多次到云南办培训班,是我们的老朋友。公安部的同志与他是第一次见面。寒暄过后,双方就各自国家在戒毒方面的情况进行了介绍,并交换了意见。期间他让我们念了一封曾在云南参加过DAYTOP学习班的一位吸毒者的来信。这位吸毒者在信中阐述了他对DAYTOP戒毒方式的赞扬与渴望。Joseph先生想用这封信说明DAYTOP的成功性。

  中午,Joseph先生在总部请我们和他一起共进午餐,没有其他人陪同。送餐的是那位到机场接我们的居住者。

  2、DAYTOP曼哈顿门诊部

  9月26日我们被安排参观坐落在曼哈顿的DAYTOP一家门诊部。领我们去的除了秘书外,还有为我们开车的司机,他也是在DAYTOP戒毒的居住者。该门诊部设在一家商业大厦中,相当我们的写字楼。门诊部与其他租用房间的机构没有任何界线。象其他办公室一样,门上挂着各种指示牌。

  在门诊部负责接收监狱和司法部门送至DAYTOP治疗的人接待了我们。

  该门诊部接待与吸毒有关的社会人士,包括吸毒者的家庭成员。为他们安排治疗,对病人的情况进行评估和提供咨询服务。参加门诊治疗的人,一般要求每周来门诊治疗两次。门诊也为他们组织匿名戒毒协会活动。由于接待我们的是主管接诊与犯罪有关的吸毒者的,因此他比较详细地介绍了他主管的工作。从他的介绍中,我们了解到美国对毒品罪犯一般要判5年徒刑,其中在监狱关3年,然后假释2年,在假释的两年里,负责执行假释的人将与犯人商量将其送DAYTOP进行康复治疗,如果在假释期间吸毒,将再次送往监狱服刑。还有一些犯有与毒品有关罪行的人,在判刑前,司法部门允许他进行选择,即到监狱服刑或到DAYTOP进行治疗。这些人一般选择后者。但是在治疗期间如被发现吸毒,则判刑,并送监狱服刑。

  3、新泽西Mandham青少年治疗中心

  9月27日,总部派了两位在DAYTOP康复的居住者到我们居住的宾馆接我们到新泽西Mandham青少年治疗中心参观。路上我们抓紧时间与他们攀谈。在谈话中我们了解到,白人司机是自愿到DAYTOP来康复的;黑人病人是因吸毒偷窃在监狱服了3年刑,他还在假释中,是负责监管他假释的官员送他来的。他告诉我们在DAYTOP治疗比在监狱中治疗效果好。

  我们是8:40从宾馆出发的,近11点我们在一个停车场停了下来。黑人陪同非常有礼貌地请我们下车休息,并问我们是否要去洗手间。我们去一座建筑物找洗手间,我们发现那位黑人也在寻找什么。他看到我们疑惑的样子便主动告诉我们他找电话联络青少年治疗中心的确切位置,他们是第一次去青少年治疗中心,而总部只告诉了他们行车路线,没有给他们带地址,他们迷了路。我们观察周围环境,发现这是一座火车站,看来问题不大。我们大约在那里逗留了20分钟,问清了路线,、我们继续前进。他们一路寻找,仅走错一个路口,大约在11:30、分终于到达了目的地。国际部主管Joseph先生在那里迎接我们,没有抱歉,只有热情欢迎。他将我们领进一间类似会议室的房间。一会儿,一男一女两个孩子进来,安静地坐在了我们对面。Joseph先生告诉我们,他们是在这里居住治疗的学员,可以向他们询问任何问题,然后请他们带我们去参观。我们几乎同时向这两个孩子发问,询问他们的年龄和吸毒经历。他们两个都是14岁,那个女孩还是一个8个月女孩的未婚妈妈。她的女儿由她自己的母亲在抚养。她告诉我们从DAYTOP毕业后,她将找份工作,养活自己和她的女儿。那个满脸稚气的男孩告诉我们,他是受其父亲和养父的孩子们的影响而染上吸毒恶习的。他认为吸毒“酷”。来DAYTOP前他的情况很糟,他已成为可卡因瘾君子。他的母亲把他送到了这里。在座谈中两个孩子争先恐后和我们交谈,没有羞涩,在他们脸上看到的是自信与自豪。后来从Joseph先生那里了解到,他们在DAYTOP已经坐到了塔的中间,是“中层领导”。谈了一会儿,他们领我们参观了他们的宿舍、饭厅、教室、娱乐室、大会堂等。参观后他们陪我们一起共进午餐。这是中心为我们特制的午餐,一共四样食品。

  青少年治疗中心的条件非常好。从外表看,它与周围的民房没有差别,有些象乡间别墅,内外干净整洁。这是新泽西政府投资建的。收治12-19岁的青少年,但在这里居住的多为14-16岁的孩子,两个人一间宿舍,房间有大有小,但没有等级差别。每间教室大约有20-30平方米,4、5个学生上课,一个教师,教师是外请的,类似我们的兼职教师。每个孩子主修的功课也不同,毕业后孩子可以获得国家承认的中学毕业文凭。所有的地方我们参观了两次,一次是那两个孩子领我们参观的,学员们正在吃中饭,下午上课时间Joseph先生又领我们参观了一次。在一间教室中我们遇到了两个学中国文化的学员,孩子们听说我们是从中国来的,就问起了中国的民族服装、戏剧等问题。孩子们的求知欲望深深地打动了我们。参观中通往教室的走廊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墙上到处都是五颜六色的画和壁报,这是在这里治疗过的孩子们留下的习作。有一幅画是毕业学员集体创作的,整个画面表现了孩子们对未来美好的憧憬。墙上还贴着很多名人的画像,多为各国的首脑,如林肯、尼克松。毛泽东挥舞毛主席语录接见人民群众的照片也在其中。历届在这里治疗后回归社会学员获得的各种社会承认的证书复印件也贴在一面墙上。当然墙上也贴着当今着名影视和体育名星,鼓励孩子们积极向上。

  参观后Joseph详细为我们介绍了他们的治疗步骤(DAYTOP工作的目的与宗旨及治疗方法,前面已叙及)和今后的合作意向。并建议双方一起与大的药厂联系征得资金在中国开办治疗集体培训班。

  下午4点左右我们离开青少年治疗中心,那两位司机把我们送回了宾馆。Joseph有事未陪我们回纽约。

  一个星期的参观,感触颇多,然而更深的感触是,对DAYTOP的治疗模式不能简单地用好与坏来评价,更不能简单地全盘照搬。但是有一点值得我们深思,那就是,在这里治疗的人,可以象正常人那样,与外界交往,并可以单独承担接待外宾的任务。我想,DAYTOP对其学员的信任,也许是在这里治疗后多数人能够摆脱毒品,过上正常生活的一个重要的原因。

[责任编辑]杜新忠
杜新忠戒毒网--戒毒门户 权威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