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新忠戒毒网--戒毒门户 权威媒体
联系杜新忠:13757963812 | 网站地图
戒毒专家—杜新忠记事 第28届IFNGO世界大会暨第18届中国药物滥用防治协会学术会议通知
首页 > 当前位置:>降低危害 > 安全注射与安全套 > 正文
安全注射与安全套
美国司法部威胁要对计划中的安全注射地点采取行动
2018-10-17 22:53:44 来自:medscape 作者:琳达·m·里士满 点击量:
  随着美国各城市和各州努力应对阿片类药物过量致死人数不断上升的问题,它们在规划的安全注射地点上遇到了司法部的阻力。美国司法部上个月威胁要对那些为吸毒者开放安全注射点的市或县采取“迅速而激进的行动”。
  
  纽约、费城、旧金山和西雅图等一些主要城市已经宣布了开放安全注射点的计划,科罗拉多州、缅因州、马萨诸塞州和佛蒙特州等州也在探索这一选择。但美国副检察长罗德·j·罗森斯坦(Rod J. Rosenstein)上个月称注射点是“非法的”,并表示维持注射点将构成联邦重罪。
  
  在安全的注射点,药物使用者会携带自己的药物。工作人员会提供干净的针头和监督,还会熟练地给病人输氧和用过剂量逆转药物纳洛酮(naloxone)。这些拟议中的中心是仿照澳大利亚、加拿大和瑞士等几个欧洲国家的运营模式建立的。
  
  特朗普政府宣布阿片类药物的流行为公共卫生紧急状态,但尽管两党都支持一项强有力的计划,但仍将重点放在加强执法,并呼吁延长毒贩的刑期。罗森斯坦在为《纽约时报》撰写的一篇评论文章中写道,安全注射点造成了严重的公共安全风险,破坏了周围的社区,“使药物使用正常化,助长了成瘾。”他补充说,“药物使用者”“不需要纳税人资助的避风港来激增”。
  
  罗森斯坦写道:“为了促进非法毒品的使用而保留任何地点是联邦的重罪。”“违法行为最高可判处20年监禁,处以巨额罚款,并没收用于犯罪活动的财产。”由于联邦法律明确禁止注射地点,市和县应期待司法部能迅速采取积极行动,满足任何注射地点的开放要求。
  
  医学博士Elie G. Aoun说,在实践中围绕安全注射点的早期证据,包括现在在纽约市秘密运作的一个,表明这种模式在防止过量用药和减少与毒品有关的犯罪方面是有效的他是哥伦比亚大学的法医精神病学家和法医精神病学研究员。“阿片类药物的流行没有得到足够的有效控制。死于过量药物的人比死于车祸的人还多。安全注射点可以让那些过去对治疗或戒烟不感兴趣的人进入,并让他们接触每天都试图与他们接触的社会工作者。
  
  Aoun将反对安全注射点比作艾滋病流行高峰期的针头交换项目。他说:“那些试图阻止这些减少伤害方法的政府最终导致了更高的艾滋病毒感染率。”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的数据显示,如今,针具交换计划在38个州实施,将艾滋病毒感染率降低了三分之一至五分之二;然而,联邦法律禁止使用联邦基金来支持这类项目。
  
  加州议会和参议院8月份通过了一项法案,允许旧金山运营安全注射点,并对使用安全注射点的个人授予法律豁免权,但州长杰里布朗(Jerry Brown)在9月30日否决了该法案。
  
  旧金山田德隆(Tenderloin)附近的格莱德纪念教堂(Glide Memorial Church)最近进行了一场模拟演示,展示了一个安全注射点可能如何运作:首次“客户”将被要求只注册自己的名字,但可以自由使用别名。然后,他们将得到一个“减少伤害的工具包”,里面有干净的注射器、消毒湿巾、棉球、止血带和一个用来准备注射药物的“针具”。工作人员会从远处观察注射情况,并通过观察贴在每张桌子附近墙上的镜子来检查感染情况。
  
  该计划将与教堂长期以来为城市低收入居民提供的其他健康服务相吻合,包括街道服务、注射器处理、康复和减少伤害项目、餐饮、热水淋浴,以及精神健康和医疗服务的推荐。“我们举行这次演示是为了让人们看到,实现安全的注射地点是多么容易,”Glide公司伤害减少项目经理保罗哈金(Paul Harkin)说。他补充说,教会现在必须等待某种形式的裁决或法律许可,然后才能向客户开放。
  
  当然,安全注射点并不是阿片类药物流行的最终解决方案,Aoun说,药物使用者需要获得药物辅助治疗(MAT)和康复服务。这是一个短期的补救措施。这是我们现在可以做的,今天,来防止人们死于过量服药。在我们拿出让人们接受治疗的策略之前,我们需要立即采取行动拯救人们的生命。”
[责任编辑]杜新忠
杜新忠戒毒网--戒毒门户 权威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