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新忠戒毒网--戒毒门户 权威媒体
联系杜新忠:13757963812 | 网站地图
中国药物滥用防治协会近期会讯 戒毒专家—杜新忠记事
首页 > 当前位置:>降低危害 > 安全注射与安全套 > 正文
安全注射与安全套
揭秘丹麦“安全吸毒室” 为瘾君子提供注射场所
2014-10-13 21:18:00 来自:青年参考 作者:英国《卫报》 点击量:

伊万·克里斯滕森(右)经营着一家收容无家可归者的旅馆,并且跟哥本哈根市政厅合作一起管理“安全吸毒室”
  
  尽管饱受争议,丹麦还是建立了“安全吸毒室”,配备护士,为瘾君子提供安全的注射工具和场所。自去年10月开业以来,“安全吸毒室”已经进行了超过3.6万次注射,用掉的注射器每天多达350支。目前瑞士、荷兰、德国和西班牙等国,已成立了90多个“安全吸毒室”。你也许也在质疑,为何要给瘾君子提供方便?
  
  瘾君子的避风港
  
  想到吸毒,38岁的妓女玛雅·皮特森一刻都等不了。她走进哥本哈根的“安全吸毒室”,希望在此注射毒品既能远离公众的视野,又能保证不会送命。
  
  “安全吸毒室”早上8点半起对8000名瘾君子开放,他们在这里可服用A类药物而不用担心受到起诉。
  
  5月1日早上8点,皮特森坐在“安全吸毒室”外的鹅卵石街道上,把注射器猛地扎入自己的胳膊,可卡因随即进入她的血液。她估计自己那天会注射20针的可卡因、美沙酮或两者的混合物,这相当于她正常的日吸毒量。“服用可卡因上瘾后,你希望多多益善。你只要有了它,就会拿来用,”她说,“我讨厌生活,再也没有好日子过了,但我从未尝试过去死。”
  
  不想死是皮特森等1000名“安全吸毒室”常客的共同心声,也是哥本哈根韦斯特伯区这家封闭健康中心吸引他们的原因所在。韦斯特伯区以前是个肉类加工区。在医务人员和社会工作者的监督下,即使是疯狂的瘾君子也不会死在这里。
  
  哥本哈根的“安全吸毒室”虽小,但成了瘾君子心目中的避风港。这里每次可接纳8人注射毒品,此外院里停放的面包车每次也可接纳4人。瘾君子清楚,有护士在监视他们,用药的环境一尘不染,使用的无菌注射针头、生理盐水、棉球和针管都由工作人员提供。
  
  房间悬挂着一张放大的人体解剖图,瘾君子从中可以找到自己的主动脉和静脉的位置;此外还配备一台显示健康血管的机器,瘾君子也可以使用。这里有一种图书馆的氛围,瘾君子蹲在自己的地方,每人一盏小台灯,除了向吵闹的人发出嘘声外很少说话。可卡因是这里最受欢迎的毒品,注射完毒品的人对高噪声是极为敏感的。
  
  自从去年10月开业以来,“安全吸毒室”已经进行了超过3.6万次的注射,用掉的注射器每天多达350支。此外,面包车也已进行了1.3万次注射。约75%的瘾君子是男性,三分之二的年龄介于31~50岁。
  
  “安全吸毒室”的护士在过去7个月处置了36次过量用药,没有发生一起死亡事件。由于禁止毒品交易,警察会密切监视那些在外面闲逛的瘾君子。他们必要时会进入“安全吸毒室”和院子,负责人亨里克·奥耶说。
  
  毫无疑问,瘾君子的性命正在得到拯救,更重要的是,普通民众的安全也得到了保证。支持建立“安全吸毒室”的人说,瘾君子注射毒品后,会把针头放入专用盒子里,而在以前,在韦斯特伯区街头收集的注射器每周最多可达一万支。尽管没有染上毒瘾,但所有当地人都能讲出孩子被针头扎伤的故事。自从开办“安全吸毒室”后,从排水沟、操场、楼梯间和门洞等收集的吸毒用具数量已经减半。
  
  此外,与上年同期相比,该地区及周围的盗窃案件下降了3%左右,暴力案件下降5%,私藏武器的案件也有所减少。“警方和民众都受益匪浅,这里比以前更宁静了。”奥耶说。
  
  合理管理还是彻底禁止?
  
  但也有不少人对此强烈反对。批评人士说,这样的“安全吸毒室”使得瘾君子更容易滥用毒品,并且还会发出鼓励吸毒的错误信息。从去年10月至今,只有5名瘾君子在接受戒毒治疗。皮特森说,她不想也永远不会寻求治疗。但是由于她每天来注射都会见到医护人员、社会工作者和提供治疗的人,也许某天她也会突发奇想戒毒,工作人员说。皮特森早晚会改邪归正的。
  
  伊万·克里斯滕森经营着一家收容无家可归者的旅馆,并且跟哥本哈根市政厅合作一起管理“安全吸毒室”。他说,这么做最终是为了减少毒品危害,而不是戒毒。“我们的服务宗旨是,尽管我们无法改变人,但人可以改变自己,当他们想改变时,我们会在场。”
  
  现年42岁的弗兰克·尼尔森吸食可卡因和海洛因等药物已达27年。他说:“有了这个地方,我不会再到街头吸毒,也不会因不洁针头而染病,事情就是这样。”
  
  目前健康中心计划在离马路更近的地方开办第二间吸毒室,再配一间吸烟室,取名为“星云”。当地政府正努力争取所有居民的同意。因为现在的“安全吸毒室”就位于一所高中的马路对面,而学校正为学生感到担心。门卫迈克尔·克努森说:“离学校这么近,我们真的无法忍受。”
  
  43岁的马丁·彼得森就住在计划开办第二间吸毒室的那条马路上。他说,自从开办“安全吸毒室”以来,街头吸毒的人数已经减少了一半。他指着自家公寓门牌上,吸毒者颈动脉注射时留下的飞溅血迹说:“这样的情况过去很常见。”但彼得森也很关心地点问题:“这是个好主意,不过,有很多尚待改进的地方。”
  
  全球已在瑞士、荷兰、德国和西班牙成立了90多个安全吸毒室。他们不给用户提供毒品,但允许卫生工作者为瘾君子治疗。英国布莱顿市也在考虑建立“安全吸毒室”。约克郡心理健康与成瘾研究小组的劳埃德说,研究表明,在靠近“安全吸毒室”的公共场合,吸毒人数减少了50%。世界各地的“安全吸毒室”从未发生过过量吸毒的现象。
  
  力促此事的英国独立药品委员会副主席特雷斯说,根除非法吸毒并非现实目标,目前的首要问题是管理。他说:“全国各地的药品监管机构做了很多好事,但药品市场并未得到有效控制,因此,我们需要寻找现实的方法,在解决毒品犯罪问题上做些事情。”也有英国官员表示,建立“安全吸毒室”其实是打了法律的擦边球。
[责任编辑]杜新忠
杜新忠戒毒网--戒毒门户 权威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