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新忠戒毒网--戒毒门户 权威媒体
联系杜新忠:13757963812 | 网站地图
戒毒专家—杜新忠记事 《2020年世界毒品报告》(中文提要及英文全文)
首页 > 当前位置:>降低危害 > 艾滋病与性病 > 正文
艾滋病与性病
男男性行为人群合成毒品滥用质性访谈调查
2020-08-06 16:25:46 来自:中国药物滥用防治杂志 作者:王晓丹 周昕雅 张晋铭 马速 阅读量:1
  男男性行为者( men who have sex with men, 毒品,是由国际禁毒公约和我国法律法规规定管制的精MSM)因为无保护的性行为、多性伴等危险因素,近神药品和麻醉药品。常见的类型包括甲基苯丙胺及其衍年来成为全球和中国 HIV感染的脆弱人群而备受关注 生物(冰毒、麻古、摇头丸)氯胺酮类( K粉)以及亚[1-6]。合成毒品是指人工化学合成的致幻剂、兴奋剂类硝酸异物质( Rush)。合成毒品滥用后会产生强烈持续的欣快感,导致性欲亢进,滥用者更容易发生高危性行为,增加了性病艾滋病的传播风险 [7-9]。为了解 MSM人群滥用合成毒品的基本情况,为下一步定量研究做准备,昆明市平行性健康支持发展中心(以下简称“平行”)开展了男男性行为人群合成毒品滥用质性访谈研究。
  
  1 对象和方法
  
  本研究采用半结构式访谈法,通过关键人物推荐的方式对符合本研究研究要求的对象进行一对一个人访谈。本次访谈共选取了 10名有过男男性行为的男性作为受访者,这 10位受访者均有不同程度的合成毒品的滥用史。访谈内容主要包括对合成毒品的认识,合成毒品滥用基本情况,合成毒品滥用与性行为,以及合成毒品滥用和人际交往的关系。
  
  2 结果
  
  2.1 MSM对合成毒品的认识
  
  在受访者中,对大麻和合成毒品的冰毒、麻古识别度较高,但对于 0号胶囊、 Rush等合成物质,受访者认知较为模糊。几乎所有的受访者都认为, Rush就是一种助性剂;零号胶囊、冰毒、麻古也是助性剂,只不过现在被国家列为管制药品了。
  
  从受访者的态度可以看出, 0号胶囊、 Rush的危害尚未在 MSM人群中普及,大部分 MSM人群也并未意识到其潜在的风险。受访者都认为这些物质只是用作性行为的辅助药,有兴奋、催情的作用。没有任何一位受访者提到 Rush会损伤视力、引起窒息以及其他健康危害。
  
  2.2 受访者滥用合成毒品的基本状况
  
  冰毒和 Rush是受访者中滥用最为普遍的两种合成毒品。所有受访者物质滥用时间都超过 1年,最长的在五年左右。 Rush的滥用较冰毒更为普遍。 10位受访者都滥用过 Rush,9/10的受访者都并不认为 Rush有任何潜在的风险。这与受访者对 Rush的认识不足以及 Rush的可及性更高有关。冰毒的滥用在受访者中也颇为普遍。只有 1/10位受访者表示没有滥用过冰毒,其他的受访者都有冰毒的滥用经历。唯一没有滥用过冰毒的受访者表示见到过其他人滥用冰毒,只是自己没有滥用。
  
  2.3 受访者首次滥用合成毒品的情境
  
  所有受访者第一次滥用合成毒品都不是自己主动接触或是完全知情的情况下发生的。“第一次滥用”的发生都有一个重要“他人”在场。受访者在此之前对合成毒品大多都是“曾有耳闻”或是“未曾了解过”,在重要“他人”的带动下,受访者开始接触并滥用合成毒品。重要他人在访谈中以约炮对象、恋人为主。 10例受访者中,有 9例第一次尝试合成毒品是在约炮对象的邀约下进行的。约炮对象在受访的 MSM人群中成为了受访者与合成毒品的一个连接关键。受访者在初次滥用后开始不同程度地滥用合成毒品。他们有的开始对合成毒品感兴趣并继续滥用;有的已经上瘾,欲罢不能;也有一部分意识到需要逐渐摆脱这些“助性剂”。
  
  同时,受访者都表示,在与约炮对象滥用了合成毒品之后,不可避免地会与他们发生性行为。 4/10的受访者表示无法保证在与约炮对象发生性行为时采取安全保护措施,如安全套的滥用。还有受访者在滥用合成毒品后与多个性伴发生性行为,这都极大的增加了罹患性传播疾病的风险。有受访者坦言,滥用合成毒品之后发生的性行为,很少会采取安全保护措施。
  
  2.4 合成毒品滥用与人际交往
  
  合成毒品的滥用会影响到受访者的人际交往。受访者自身关于合成毒品的态度和偏好直接影响受访者与恋人、与朋友的社会关系互动。
  
  2.4.1 恋人
  
  目前处于单身状态的受访者占 6/10,所有单身受访者都表示不能接受恋人滥用合成毒品,尤其是冰毒、麻古,态度都非常坚决。受访者们表示,自己不会和恋人一起去滥用合成毒品,并且也不能接受滥用合成毒品的人做恋人。还有受访者表示,如果自己的恋人滥用合成毒品,他们会劝说对方不要继续滥用合成毒品,努力说服对方不滥用合成毒品。如果他们的恋人不接受他们的意见,他们也将断绝与其发展恋人关系。
  
  处于恋爱状态中的受访者们也表示目前和恋人在减少滥用合成毒品的次数。滥用合成毒品是为了提高性生活质量。但现在知道合成毒品的危害比较大,目前也在弱化合成毒品在他们性生活中的位置。
  
  受访者们对恋人滥用合成毒品一律采取排斥的态度是因为受访者自身对合成毒品的态度的否定。受访者坦言合成毒品是一种“不好的东西”,他们自身知道这种东西是有危害的,并且知道其副作用和其危害。
  
  2.4.2 朋友
  
  大多数受访者对朋友关于合成毒品的滥用情况表示知情,并且也有朋友主动邀约一起滥用合成毒品的情况。受访者们表示,在正常情况下,朋友之间并不会主动讨论合成毒品的话题,对合成毒品大家保持缄默的态度。有受访者表示“我知道你在用,你也知道我在用,但是我们不会说破。”受访者们也表示,他们不会很大力度地像劝诫恋人一样去劝诫朋友。有的受访者表示他“根本就不去讨论毒品的问题,因为大家都是成年人,各自有各自的生活和选择”;“自己也曾是合成毒品滥用者,自己没有资格去指责其他人”;“喜欢这个东西的人劝再多也没用,不喜欢的人不用劝他们就不会用”。还有的受访者表示“根本不会劝诫其他朋友,因为没有必要,一旦上瘾再怎么劝诫也是没有用的”。因此,受访者们对普通朋友的劝诫意愿远远低于对于恋人的劝诫意愿。
  
  3 讨论
  
  很多研究结果表明,我国 MSM中 HIV感染率持续上升,高危行为存在较为普遍。把合成毒品当作“助性剂”滥用已经是 MSM感染 HIV的危险因素之一。本研究的结果显示, MSM对合成毒品的潜在风险缺乏客观全面的认知;滥用合成毒品之后,大大增加了不安全性行为发生的风险;首次滥用时都是被动邀约;关键“他人”是一个非常值得关注的干预内容;在同伴教育过程中,亲密程度会极大的影响干预的力度和效果。
  
  基于以上的访谈结果,在对 MSM进行合成毒品预防干预的过程中,需要通过多种可以触及服务对象的宣传渠道,在 MSM社群营造珍爱健康,拒绝“药爱”的新的社群文化;通过小组活动、线上干预等综合干预措施,使 MSM意识到合成毒品的风险和危害,唤醒社群健康意识;在综合干预服务提供的同时,需要增加相应的社会技能支持训练,例如:如何识别危险情景、如何做决定、如何拒绝同伴压力等。通过多种渠道和措施,改变 MSM目前对“助性剂”的片面认识,有效预防合成毒品在 MSM人群中的滥用。
  
  当然,本研究访谈对象数量有限导致研究结果的代表性受限。因此,期待更多的相关调查研究结果相互验证,共同为预防 MSM药物滥用工作做出努力。
  
  【参考文献】
  
  [1]WHO. Prevention and treatment of HIV and other sexually transmitted infections among men who have sex with men and transgender people, recommendations for a public health approach. 2011. Geneva, Switzerland.
  
  [2]米国栋,徐杰,斗智,等 . MSM中 HIV感染者无保护肛交行为机器隐性因素分析 [J].中国艾滋病性病, 2010,16(3):255-258.
  
  [3]蔡于茂,宋亚娟,刘惠,等 .深圳市男男性行为者药物滥用的影响因素 [J].中国艾滋病性病,2016,22(5):827-830,834.
  
  [4]王珏,徐杰,斗智,等 .八城市男男性行为人群不同性角色高危行为及 HIV梅毒生殖器疱疹感染状况分析 [J].中国性病艾滋病, 2012,18(5):306-309.
  
  [5]李令国,傅继华 . 合成毒品现状及对艾滋病传播的影响 [J]. 预防医学论坛,2009,(11):1111-1113.
  
  [6]刘刚,蔡文德,陈琳,等 .深圳市男男性接触者药物滥用流行特征及影响因素研究 [J].中华疾病控制杂志,2010,(11):1063-1065.
  
  [7]杨晓华,马彦民,朱鑫,等 .洛阳市男男性行为者新型毒品使用极其影响因素分析 [J].中国艾滋病性病,2017,23(9):849-851.
  
  [8]UNODC. HIV prevention, treatment, care and support for people who use stimulant drugs technical guide.2019.Vienna.
  
  [9]贾华,张梦妍,常文辉 .西安市 MSM人群新型毒品滥用现况及其影响因素分析 [J].现代预防医学,2017,(02):332-335.
[责任编辑]杜新忠
杜新忠戒毒网--戒毒门户 权威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