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新忠戒毒网--戒毒门户 权威媒体
联系杜新忠:13757963812 | 网站地图
唐都医院“植入式神经刺激系统戒毒”临床试验患者招募 戒毒专家—杜新忠记事
首页 > 当前位置:>预防教育 > 心声泪痕 > 正文
心声泪痕
我的贪念,让女儿的生命危在旦夕
2017-09-18 16:22:25 来自:中国禁毒报 作者:口述/阿明 整理/古晓艾 点击量:
  因为吸毒和包庇贩毒的哥们,我在大牢里蹲过几年,出来后热心的民警帮我联系了一份送水的工作。本以为出来后能够洗心革面,三哥和华仔找到我,在KTV里为我洗尘。
  
  三哥递过粉末对我说:“阿明,出来不容易吧,来吧,当回神仙,解你忧愁!”我边推边说政府给找了份工作,吸了它上不了楼。华仔拍着我的肩膀说:“明哥,就你那破工作,哪有哥几个来得快!改天,咱哥几个弄回大的!”然后在我耳边一阵低语,有新的货让我接手,这样可就赚发了!我听后很心动,加上他们不停地劝诱:来一个吧,来一个吧,我最终没能忍住诱惑,用颤抖的手接过粉末,狠狠地吸食了一大口!
  
  我神情飘忽地回到家,妻子坐在沙发上恶狠狠地盯着我:“又抽!原来的厂子被你抽没了,房子也让你卖了,你怎么不去死呀你?”看着一桌冷饭菜,我抓起一口塞进嘴里,没有理会她的话,转身进女儿的房间。小闺女今年7岁了,平时喜欢扎着两根可爱的小辫子。她趴在书桌上睡着了,桌上摆着五颜六色的千纸鹤,我拆开其中一只,上面写着:“明天就是我的生日了,爸爸好久都没有回家了,他会给我买什么礼物呢?”
  
  我心头突然一热,把熟睡的女儿抱到床上,女儿突然搂紧我的脖子,放她下床那刻,她梦中呓语了声:“爸爸。”我仔细地端详了很久没有见到的女儿,之前的小脸蛋似乎又瘦了一圈,下巴都变尖了!后来我才知道孩子为了等我回家一起吃饭,自己连晚饭都没有吃!
  
  交易在商场里进行,不知是谁走漏了风声,货还没拿到手,我就被便衣警察盯上了。我不想再蹲班房,慌慌张张冲出商场。警察对我紧追不舍,眼看就要逃脱追捕,突然传来稚嫩的声音:“爸爸!爸爸!”随即便是一阵汽车刹住的声音,我回过头,看到倒在车子面前血泊中的女儿,顿时傻了眼,发疯似的跑回头去抱女儿,妻子也从商场里冲了出来,推开我,边哭边喊“滚!”
  
  过了好一会儿,满头鲜血的女儿叫了声:“爸爸,你别走。”我赶紧点头说爸爸不走,手里紧紧抓住女儿攥着千纸鹤的那只沾着血迹的手,摊开千纸鹤一看:“明天就是我的生日,我要许好多愿望,最大的愿望是希望爸爸妈妈能永远和我在一起!”警察急忙打了120将女儿送到医院。
  
  在警察局,我供出了要跟我交易的那个女人。想到因我的贪念害得女儿的生命危在旦夕,我恨不得掘地三尺跳进去。后来,我主动争取立功,通过华仔牵线,约贩毒头子到极其隐蔽的一个山头旧房子交易。我被头子同伙用抢指着脑袋,被迫举起双手,才见到贩毒头子原来也是个女的,还带着一副“猫头”面具。正当我们一手交钱,一手拿货时,埋伏在四周的特警及时出动,我们很快就缴械投降了。
  
  医院里,我再三感谢来探望女儿的警长,看着输液中的女儿苍白的小脸,我的心中满是惭愧和内疚。我轻轻地捋了捋她额前的刘海,她拉着我的手微弱地说“爸爸别走”。我疼爱地摸着她的头说:“这次,爸爸再也不走了!”我亲手叠了一串女儿最喜欢的千纸鹤送给她,女儿笑了,露出两只可爱的小虎牙!
[责任编辑]杜新忠
杜新忠戒毒网--戒毒门户 权威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