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新忠戒毒网--戒毒门户 权威媒体
联系杜新忠:13757963812 | 网站地图
中国药物滥用防治协会近期会讯 戒毒专家—杜新忠记事
首页 > 当前位置:>预防教育 > 心声泪痕 > 正文
心声泪痕
吸毒,撕裂最深的是亲情……
2017-07-19 16:18:23 来自:宜宾禁毒 作者:杜新忠转 点击量:
  上海市强制隔离戒毒所在押戒毒人员讲述了他们的故事,回首吸毒的经历,他们痛彻心扉,泪流满面,追悔莫及。从第一次玩酷、好奇,无知无畏地吸上第一口,罪恶的毒品便用虚幻的依赖不断诱人深陷,不能自拔。家庭破碎,双亲泪奔,儿女在懵懂中眼巴巴地盼望着爸爸妈妈从“国外”回来。岂知,在强制戒毒所里,最安慰他们的,恰恰是他们伤害最深的亲人,父亲、母亲和孩子。愿这个世界早日远离毒品,愿每一个吸毒人员能够早日自拔。
  
  刘辉,1989年出生:2016年5月初次吸毒,数月前被抓获,强制戒毒2年。家庭经济条件优越,我是在读大学时第一次接触毒品,那还是上海一间很好的大学。同学说那个能让人身心愉悦,做事专注。那时候我正好备考英语六级,要多看书,就吸了。后来发现原来身边挺多同学吸这个,有的在租来的房间吸,有的在酒店里,吃饭时也会交流一些吸毒的经历,比如每次玩多长时间,玩多少克,几天玩一次……就像在谈当下一个很流行的东西,所以我对它的危害也没在意。
  
  吸食完冰毒以后,精神非常亢奋,也没有饿的感觉,可以三四天不吃东西。但是冰毒主要是损伤神经,吸过之后总会疑神疑鬼,感觉后面有人跟踪,想谋害自己,看到两个人在小声说话,就会疑心他们在说自己。对牙齿和头发也不好,我就掉了半颗牙,因为总觉得有个东西卡在里面,时不时就想用牙签或其他东西去捅、刮,其实里面什么也没有……进来以后,我才知道可怕,有些年纪大的一口牙已经掉光了。
  
  我也知道这样不好,特别是大学毕业时,父亲让我去他的公司,我想如果让别人知道了,不太好跟家里人交代,就努力戒掉了。戒毒的时候也很难受,起初食量非常大,而且非常嗜睡,一睡就是二十多个小时,甚至三十多个小时,起来之后仍旧浑浑噩噩的,很疲惫。这样持续了两周左右。
  
  吸毒和戒毒的时候整天慌慌的,想各种谎言搪塞家里。家里人问,怎么不吃东西啊?我就借口最近不饿;要是吃得多了,我就说最近锻炼过身体。我家里管教一直挺严的,父亲直到现在都觉得我吸毒是件难以接受的事。
  
  那天民警敲门的时候,我母亲问什么事情,民警就问我有没有在家。我母亲一愣。然后他们直接就到家里面来,说需要调查,让我配合一下。然后说你儿子可能涉嫌吸毒。母亲很震惊,说怎么会有这种事情?她没有痛哭流涕,因为难以置信,他们觉得他们的儿子不可能去触碰这些东西。
  
  我走时很平淡地对他们说了一句“可能是有”,当时有侥幸心理,因为抓我的时候我已经有一周没有碰毒品,母亲当时就挺急的。
  
  我自己也很震惊,说实在的,我也怕的,因为从来无法想象自己要在一个地方关两年。当民警让我签下这个单子的时候,我有晕一下,突然浑身就软了,觉得自己犯了一个严重的错误,对不起父母。
  
  我想过,出去以后要努力让生活变得充实,生活充实了,就不会再去想这些东西了。有些人出去后,觉得生活空荡荡的,就会一而再、再而三地碰它,然后又会进来。我最担心的是两年后出去,会与社会脱节,因为这个社会变化太快了。
  
  黄力,1982年出生:2010年初次吸食冰毒,因吸毒被拘留2次并处社区戒毒。因沉迷毒品丢失一份体面的工作,并离婚,8岁大的女儿由妻子抚养。
  
  28岁第一次吸,那时我和别人一起做生意,闲的时候有朋友到公司走访,有一次碰巧一个朋友吸冰毒,说吸了之后大家会在一起畅聊什么的,就尝试了一下这个毒品。
  
  第一次感觉是怕怕的,还会睡不着觉,不自觉地很有说话的欲望,旁边的人可能会觉得我很啰嗦,但自己不觉得。吸食过的第一晚睡不着觉,还不能让太太知道,那种不想睡还要强装睡的感觉非常不舒服,心里很焦急、烦躁。第二天神智恢复一点后,就觉得前一晚怪怪的。我的家庭是很正统的那种,所以我的痛苦特别强烈。
  
  开始没觉得毒品会带来什么后果,虽然也听吸过的人说会有“心瘾”,但并没引起重视,等自己能感觉到的时候,心瘾已经有了,也没有想到摆脱它和这个圈子的方法,就一直吸。
  
  我刚吸毒的时候,太太刚怀孩子,第一次被拘留时,孩子才出生没几个月。这8年当中,我也尝试着戒掉冰毒,把这个圈子整个戒掉,开始正常工作,最长的一次坚持了8个月。但偶然的机会遇到了以前的毒友,就控制不住自己,给自己找借口,想着一次应该没有关系,就这样一次次原谅自己。
  
  一开始我会掩饰,后来慢慢露出马脚,因为经常盯着手机看,一看几个小时,吸冰毒的人就会这样专注地做某一件事,看手机、玩游戏。家人从怀疑到最后确定,非常失望。但他们知道了以后,我也开始破罐子破摔,慢慢地家里的关系越来越恶劣。
  
  吸毒后我开始赌博,父亲为帮我还赌债四处借钱,为了这很多老朋友和他慢慢疏离。妻子也和我离婚了,孩子判给她。但我们的联系还是很多的,戒毒8个月那次就是我想好好表现,把这个家庭挽救回来。谁知道,关系已经慢慢恢复的时候,我又抵挡不住心魔的诱惑,再次吸上了毒品。
  
  这次在里面才两个月,我和父母通了快10封信。以前我爸好几次想坐下来和我聊一聊,我都是保持沉默。因为我实在是太愧疚了,那么多年,我做的错事实在太多,什么要改变的话,我已经说不出口了,觉得太对不起我的父母了。我父母是插队落户回来以后才结婚的,年纪比较大,身体也很不好,这段时间我甚至有一个非常不好的想法,觉得我可能都没有办法给我父母送终。
  
  这次我有了很多新的想法,也会和父母沟通了。对今后的事情怎么做,路怎么走,也通过讨论有了一些结论。刚进来的时候,我很烦躁,失去了自由,每天在这么小的一个空间里,我应该怎么过?和父母交流后,我也不那么焦虑了,这对我来说确实是一个静下来的机会。
  
  我进来没让孩子知道,刚进来非常想见孩子的时候,我甚至有冲动想叫父母带她来,但还是克制住了,我不能太自私,这对孩子的打击会非常大。
  
  孩子跟我的感情是最好的。我记得进来的那个晚上,我陪我父母从外面玩了三天回来,因为三天没有见到她,我非常想她,所以去吸食毒品之前,我带她去了一个甜品店。她那天晚上很想跟我回家,但我前妻没同意,因为第二天是星期一,要上学。我女儿很难过,她说妈妈不知道我今天晚上有多想住到奶奶家去。说这话的时候,眼里已经含泪了。当时我非常心酸,因为这都是我给孩子带来的影响。吃完之后,我送她到门口,她非常恋恋不舍地看着我,又差点哭出来,我就跟她做了个保证,说爸爸下个星期一定找一天来接你到奶奶家住一个晚上。
  
  等到第二天,我到这里的一切手续都办完了之后,我打了个电话给父母,我说,这是我人生三十几年来最后悔的一天,从未有过如此后悔。然后又打了个电话给女儿,跟父母通电话的时候,我感情有点失控,跟女儿说话时,我把自己的感情强行控制住。我跟她说爸爸要外出培训,孩子不懂,她非常开心地问我“爸爸,你这个星期几来接我啊?”当时我的心都要碎了,为了这个东西,我付出的代价实大是太大太大。
  
  邓继先,1981年出生:出身书香门第,十几岁时初吸食海洛因,被父母送到乡下隔离。2006年复吸,2007年被劳教一年半,2012年被强制戒毒2年。幼女现由父母抚养。
  
  十几岁的时候,社会上的朋友带的,同学的哥哥一起去玩,然后就稀里糊涂地接触了毒品。第一次吸了这个以后,觉得读书没意思,中学毕业就借父母的关系做事情了。那时候工作挺好的,2007年我第一次被抓时,做销售一个月有一万多元。
  
  吸毒一开始的时候给人的麻痹感很强,比如压力很大的时候,吸了有种放空的感觉。但吸到后面就变成一种累赘,消费越来越大,我当时即使一个月有一万元收入,也全部都得交给它。
  
  吸毒这个东西很怪,哪怕你原先已经不接触了,但是一旦碰到,就抵挡不了那个诱惑,再加上当时可能生活中正遇到一些不顺,就会再去吸,一吸就停不下来了。我第一次和第二次之间隔了8年,后来那次也隔了4年,本来都已经在一种正常的生活状态里了,但一旦又接触到那个圈子里的人,好像它有种莫名的吸引力,我们说它是“心瘾”。只有真正脱离这个圈子,脱离这些人才行。
  
  2009年我结婚了,结婚前跟妻子说了,我不瞒的,因为没有这个必要,以后知道了也会对婚姻造成不好的影响。我上一次进来的时候离婚了,小孩判给我。
  
  那时候她3岁,现在8岁了。家里瞒着她,就跟她说爸爸出去工作了。小孩不知道,但是很想我,她会写:“爸爸,我想你了,你在哪里,快回来啊。”写完之后就放在那,我母亲看到了,就给我寄过来,想让我有触动感。
  
  这次对我触动挺大的,以前总觉得反正还年轻,现在不一样了,也要快40了,再这样的话就完了。我父母都七十多了,孩子又小,我要是再这样的话,这个家就毁了。我被抓了以后,父亲气得说“再有一次,就当没我这个儿子”,他心脏不好,一激动就受不了,结果做了搭桥手术。这一次进来,我想想这一生错得太多,应该为父母考虑一下,以后再来一次的话,父母送不送得到都不知道。不行了,真的不行了。
  
  李雯,女,1987年出生:2016年开始吸毒,2017年5月被抓获强制戒毒两年
  
  那时候,我刚离婚,情绪很不好,恰好遇上一个吸毒的朋友,带我去卡拉OK一起玩,第一次吸了这个。
  
  吸过之后也没有当一回事,看到了会想,不看到也不想。一开始就是朋友一起的时候吸一点,后来自己开始花钱买。吸了之后精神亢奋,两天不睡觉。那段时间没上班,感觉吸了之后时间会过得快一点,会盯着一直玩手机,打游戏,现在知道这都是吸毒引起的病态反应。
  
  我以前在一家四星级酒店做前台,今年1月我第一次被拘留后,就没上班,因为家里知道了我吸毒的事,把我关在家里,想让我不要再和这些人有接触。
  
  这次是以前的男朋友过来我这边拿衣服,他来的时候蛮晚了,就开了个房间。我跟他在房间里聊天,他女朋友找不到人,可能看到了他手机定位,知道在我这里,就举报说有人吸毒,他跟她说过我吸过毒,警察就找到这边来了。我正好前两天玩过,就被抓了。
  
  被抓进来的时候,我觉得特别不值得,为这个东西被关两年。
  
  我有个女儿,今年9月上小学,现在跟我父母住在一起。拘留那天,正好是母亲节。父亲去派出所给我送衣服的时候跟我说,我女儿那天从幼儿园回来就往我房间里跑,我妈那天都没有吃饭。
  
  我爸爸以前是警察,派出所的警察跟我说,我到派出所去的时候,他差点都哭出来了。
  
  我想,自己做的事就要承担责任,两年之后出去,好好做人,找份工作,把女儿带大。
  
  陆明帆,1972年出生:2009年初次吸毒,2016年被抓获送强制戒毒2年。因吸毒公司被迫关门,卖房卖车,离婚,女儿跟母亲
  
  我是开会展公司的,吸毒以前生意做得挺好,做过不少有名的项目。但是自从2009年那次碰到毒品以后,一切就完了。
  
  那次是在外地做一个活动,演出供应方的老板叫我去房间里,说要介绍几个酒吧老板给我认识,我去了以后,看到桌上放着一大批红色的东西,后来知道是麻古。那是我第一次碰毒品。接下来就是回到上海以后,从2010年开始频繁吸毒。
  
  第一次影响生意是做世博会的一个项目时,本来是已经谈妥了的,我觉得是最后一关了,蛮开心的,放松了警惕,在车上打了一条KING(吸毒)。没想到打完之后,人家就来谈了,介绍整个项目的时候,我就有点乱,一乱就被她看出来了,项目就取消了。
  
  以前并不懂得碰毒品有多少危害,以为只是娱乐一下而已,后来渐渐就感觉有了依赖性。慢慢地生意也就不想去弄了,以前公司每天都去,后来一个星期只去公司一个小时,也不管事,职员每天无所事事,我也不管,还照发工资。这样拖了一段时间,2011年做了最后一个活动后,就关掉了。
  
  公司关掉后,我就吃老本,卖房子,两套房子都卖掉了,车也卖了。买毒品本身花钱不多,但是附属开销多,开房间、叫女孩子,在静安区一个女孩子都要三五千,甚至1万。还有,出去玩了以后了,拿“东西”时总会碰到社会上不好的人,有些坏人就会利用你一些心态搞你,黑吃黑。
  
  2012年,老婆也和我离了,孩子判给了我,现在我进来了,也只能由她带着。去年8月我进来的时候,第二个月前妻就把她们带来了,我很吃惊,我不希望她们来,看到爸爸头发剃光了的样子。在她们眼里,老爸一直是很厉害的。但既然来了,也没办法了。现在她俩经常给我写信,做卡片,还画了画,写“蓝瘦”“香菇”(网络用语:难受,想哭),我父母都去世了,在这里最大的心理安慰就是看看她俩给我写的信。
  
  王佳,女,1983年出生:1999年开始吸海洛因,多次劳教、强戒。2017年4月被再次强制戒毒2年。家里经济条件优越
  
  我刚刚初中毕业,要读高中的时候吸的这个。表姐的男朋友是吸这个东西的,表姐也吸,她不懂,以为是好东西,就让我吸了。
  
  吸毒之后,我逃夜不回家,父母整天在外面找我。我被公安机关抓住了,他们才知道我碰了这个东西。第一次被强制戒毒三个月回去后,父母亲一直看着我,但我当时岁数小,越是看着我,我越是想往外跑,一跑就又认识了社会上这个圈子里的人,重新又吸上了这个东西。
  
  到2002年,我又被抓进去强制戒毒两年,出来以后我有快10年时间没碰这个东西。找了一份工作,又去读自学大专,谈朋友结婚生孩子,过上很正常的生活。后来因为离婚,感情上受了打击,觉得生活没什么希望了,加上又碰到了以前的朋友,又开始吸。2014年再次被抓住,关了两年。
  
  重吸的时候,也有思想斗争,想不吃的,但后来想偶尔吃一次,不会有什么事,带有侥幸心理。结果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停不下来了。
  
  家里知道我吸毒后,我妈整夜整夜睡不着觉。因为以前我吸的是海洛因,那个吃了很容易窒息,会昏过去,会有生命危险,她总是担心我死掉。现在的化学毒品虽然不太会产生生命危险,但对神经有很大损伤,吃了以后变成精神病也有的。
  
  以前进去的时候,我女儿还不懂事,就跟她说妈妈去国外上班了,要给她挣钱读书。上一次我进来的时候,她还很矮,只有一点点高,出去的时候,她已经长得和我差不多高了。看到我她有点陌生,没哭,说你怎么不像我。我和她也有些陌生,本来是想好要说很多话,但是一下子就说不出来。看到她一下长那长大,心里总会有些难过。
  
  这次她大了。家属见面的时候,我问我妈宝宝说什么,她说,她什么也不说,也不问。以前我在外面的时候,她基本上天天打电话给我,起码一天一个电话,之后也不再要电话打了。
  
  想起我女儿时,我挺惭愧的。这次被抓住的时候,我最先想到的就是:要死,又看不到他们了。
[责任编辑]杜新忠
杜新忠戒毒网--戒毒门户 权威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