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新忠戒毒网--戒毒门户 权威媒体
联系杜新忠:13757963812 | 网站地图
中国药物滥用防治协会近期会讯 戒毒专家—杜新忠记事
首页 > 当前位置:>预防教育 > 心声泪痕 > 正文
心声泪痕
自戴的枷锁
2015-12-10 22:08:49 来自:晋中公安 作者:杜新忠转 点击量:

  2007年4月,深圳一家咖啡馆,林芳从对方手中接过黑色的皮箱,掂了掂,递给身边的同伴,继续谈笑风生。皮箱里是几十万块钱,对于经过几年商场历练的她来说,这样的事早已稀松平常。只是今天她稍显烦躁,总觉得有a什么地方不对,拿在手中的手机“啪”地掉在了地上,似乎也验证了她不祥的预感。俯身捡手机的瞬间,门外冲进来全副武装的警察。此刻她还心存侥幸,出不了事,毕竟“货”不在她这儿……

  诱惑,让她迷失方向

  深圳是座不夜城,让人迷恋。2006年刚到深圳时,林芳除了简单的行李外,一无所有。而一年后,她可以站在这座城市的高处,啜饮红酒,品尝美食,俯瞰浮华迷醉的夜色。当然,在酒精的作用下,在浅醉迷离时,她也会想想这一年来经历的种种,还有改变她人生轨迹的那次聚会——

  那天下班后,珠宝店的老板对她说:“小林,晚上陪我参加一个聚会。”刚到深圳后,在朋友的介绍下,林芳来到了这家珠宝店工作,负责财务管理。老板对她不错,也极其信任。

  对于晚上参加的聚会,她没有多想,跟着来到了酒吧,只是推开包厢门,看到吞云吐雾的场景时,她有些反应不过来,死死地盯着眼前的一切。老板熟络地跟人打着招呼,变戏法地递出一包包白色粉末。凭着直觉和有限的常识,她判断出那是毒品,再后来她更确切地知道,那是K粉。

  “小林,愣着干什么,过来收钱。”林芳这才意识到,她已在门口傻站了半天。接钱,数钱,再接过……一晚上,林芳怀着忐忑和不安,机械地重复着这样的动作,几个小时的劳动,她也得到了不菲的报酬。

  “小林,我观察你很久了,你头脑清楚,人也可靠,干这个赚钱快。”老板说“赚钱快”这三个字时,让她想到了蛇吐出的信子,她知道危险,但抵挡不了它的诱惑……

  自欺,让她越陷越深

  “15年,15年……”从法官宣判完的那刻起,林芳就在心底不停地重复着这个数字。“怎么可能?”林芳紧咬着自己的手指,浑然不觉得疼。在看守所羁押期间,她查遍了法条,心里估摸着刑期也就五六年,连十年都没想过。

  潜意识里,她一直觉得自己有别于老板手下的那些“马仔”。每次交易,他们采取货、钱分离的方式进行,她在咖啡馆收取“货款”,“马仔”在宾馆交接毒品,这也让她心存侥幸,只要自己不碰毒,就不会有事。那群人吸毒,手段卑劣,为了拉更多的人下水,酒杯里下“毒”,烟里掺白粉,一旦沾染很难戒掉;她不吸毒,也时刻提醒自己,不喝来历不明的酒,不和他们过多地接触。那伙人活得浑浑噩噩,虚度人生;她有想法,有目标,只要赚到钱,她就离开,去干自己的一番事业,而贩卖毒品只不过是她人生的“过渡阶段”。她用各种借口安慰自己,也在这种自欺下干得心安理得,但她始终不敢面对这样一个事实:收取毒资也是毒品交易的重要环节。

  多年后,林芳在心底嘲笑自己:“人总是这样,没看见事情结果时,总觉得自己做的都是对的。”

    高墙,让她渐渐清醒

  2009年6月,林芳的父母坐了一天一夜的火车,从四川老家来到山西省女子监狱,看望在这里服刑的女儿。这是出事以来,林芳第一次面对父母,也是第一次有机会当面向他们道歉。

  “爸,妈,我错了,我老不听你们的话,让你们担心了。”说完这句话,林芳已是泪人。

  大学毕业后,林芳辞职创业,父母劝她:“孩子,还是稳妥点的好。”她不听,她要干一番事业,过人上人的生活。

  男朋友给她十几万,让她买房准备结婚,父母劝她:“孩子,要珍惜眼前的幸福。”她不听,偷偷将买房钱拿去做生意。

  生意失败后,不甘心的林芳从老家转战深圳,父母劝他:“孩子,差不多就行了,钱哪有赚够的时候。”她不听,她要赚钱,打个漂亮的翻身仗。那时候,林芳一心想着多赚钱、快赚钱、赚大钱,父母的话根本听不进去,良知法纪都抛到脑后,终于将自己推上了犯罪的道路。

  2015年,已是林芳服刑的第八个年头,偶尔她也会想,“如果不是走得那么急,如果走正正当当的路子,现在会是什么样子呢?”这八年里,那个发誓跟她共度一生的人早已断了联系,唯一不变的是父母,六十多岁的他们一次次奔波在探监路上,每次打电话总是“吃的好吗”“穿的够吗”。八年里,经过监狱管教民警的教育引导,她认识到了自己所犯罪行对社会的危害,也为此饱尝了各种煎熬和苦楚,但她渐渐明白,只有努力改造才能得到救赎和解脱。蒙住她心智的迷雾在自我的蜕变中渐渐散去,林芳在心底为自己加油:“好好改造,争取早日回家……”

[责任编辑]杜新忠
杜新忠戒毒网--戒毒门户 权威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