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新忠戒毒网--戒毒门户 权威媒体
联系杜新忠:13757963812 | 网站地图
中国药物滥用防治协会近期会讯 戒毒专家—杜新忠记事
首页 > 当前位置:>预防教育 > 心得体会 > 正文
心得体会
歧途故事:我将人生中最美好的时光浪费在毒品上
《与毒品的战争》
2016-10-22 15:29:29 来自:知乎 作者:陈敏 点击量:

  @鞠子在知乎上的第一句话就是在我的《有哪些成功戒掉海洛因的案例?-陈敏的回答》回答中评论,她写到:“我戒毒五年,海洛因注射三年,现在是第五年戒断期。”
  
  鞠子的评论让我对她的吸毒史产生了浓重兴趣,刚好也准备做一个吸毒与戒毒者的故事专栏,便尝试着与她联络。本还担心会勾起她曾经痛苦的吸毒黑暗史,而不愿来讲述这段痛彻不堪的经历,没想到她非常爽快就同意了。而令我意外的是,她主动发出自己的近照以及当地禁毒大队开具的三年未复吸证明,丝毫不介意那段黑暗历史。
  
  故事由鞠子口述,我编辑整理的,@陈舒璇润色校正,感谢两位的帮助。鞠子讲述的生动感人,怎奈本人文笔有限,妙笔不能生花,酣畅未能淋漓,尽管文章洋洋洒洒写下一万余字,但对鞠子来说,这仅仅只是八年人生经历中的冰山一角,各种心酸痛苦并不能一一描述到。当然这世间最伟大的作家也不能描绘出当事人所经历的点点滴滴,但所谓见微知著窥一斑而知全豹,我希望通过这些吸毒和戒毒的经历让更多人能直白认识到毒品的危害,更接地气的让世人明白毒品是沾不得的魔鬼。
  
  鞠子用豪爽又略带一丝低沉的东北口音娓娓道来这些年来所经历的黑暗、堕落、伤心、痛苦、挣扎、绝望、坚持、复苏、恢复等过程。虽然在讲述方面有些前后混乱,但整体条理清晰,对于其中经历的细节都能描述到位。在她讲述自己的经历时,语气异常平淡,相信早已能坦然面对曾经的过往。然而待她说完自己的故事之后,我又仿佛透过文字看到了她的内心,直至今日还在默默的舔着这道伤疤,更像迷途的羔羊在为自己的过往而虔诚的赎罪。


  我今年27岁,从18岁开始接触毒品,吸食过大麻、K粉、摇头丸以及海洛因等多种毒品,我这一生中做过的最愚蠢的事,就是把最美好的青春年华浪费在毒品上。大多数人走上吸毒的原因是无外乎是家庭环境,如缺少父母关爱或是从没有得到过温暖对待。但我出生在一个幸福温馨的家庭,是父母的独生女,并不缺乏父母的温暖和关怀,从小就是他们掌上明珠,虽然家中谈不上大富大贵,但基本也能满足我的要求。母亲一直说我是一个挺单纯和善良的小女孩,我从来没想过自己会走这么一条不归路,父母更不会想到乖巧可爱的女儿居然沦落到吸毒!

  
  如果你要问我为什么接触毒品,我说因为单纯与善良,你或许嗤之以鼻,我换一种说法可能更容易理解一些。我一直生活在一个温馨幸福的家庭,但缺乏洞察人心险恶的能力。在碧玉年华的我如出水芙蓉般婷婷玉立,吸引无数着男生的目光,这恰好满足我那颗年少轻狂的虚荣心。很快我便结交了一群志趣相同的男女朋友,但我并不知道这些看似热情无比的“好朋友们”,还隐藏着另一张魔鬼面孔。年幼无知又正好处于青春的叛逆期,加上没有对毒品有足够的认知和警惕,就这样被这些“好朋友们”带进了毒品圈子,在他们“耳濡目染”下,我在人生中最美好的年纪将灵魂出卖给了毒魔,从此沉沦为世人眼中的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瘾君子。
  
  吸毒篇
  
  我沾染毒品除了交友不慎外,其次就是对毒品有了好奇之心,我没意识到毒品会如此毁人生。只要被毒品沾上,身心的伤痛将一生难以磨灭。吸毒所带来的惨痛代价是影响一生的,戒毒之路不到临终一刻,你就需要用足够强大意志和毅力时时刻刻去抵抗它的引诱。
  
  刚开始在毒品圈子中的第一年,我抽过大麻、打过K粉、吃过摇头丸,这些只是偶尔而为之,并没有深度沉迷上瘾。直到遇上我的前男友,这个命中注定要将我拉进无间地狱的煞星,正式将我带入万劫不复的吸毒成瘾之路。他吸食的是海洛因,号称毒品之王,待我知道的时候已经开始直接静脉注射了。当我看到他注射完后的那种万分享受和陶醉的模样,更加强了我对海洛因的好奇之心,加上之前的偶尔吸食大麻、K粉、摇头丸等毒品并没有让我感觉到有多大的成瘾性和危害性,便自作聪明的认为自己对毒品有抗体,想尝试一下海洛因的冲动时刻涌上心头。
  
  当我提出吸食海洛因的要求,前男友并没有太拒绝。我第一次吸食就是直接采用静脉注射,这是相当危险的吸毒方式,大多数人吸食海洛因都是从烫吸开始,而静脉注射是需要通过注射针头将毒品打进血管,这需要有一定的打针经验,在我注射的过程中前男友并没有劝止过。在我注射海洛因成瘾之后,才明白为什么说一沾毒品就走向不归路。因为当你意识到毒品的危害想转身时,回头却发现已经没有来路。你会发现自己就像身处在辽阔无垠的大海中的一片孤舟之上,想找回安全陆地,却发现跳下去就会被海水吞灭,无路可逃的你只能呆在这片孤舟之上,眼睁睁的跟随着它漂向无尽的黑暗。
  
  说实话我第一次和第二次注射海洛因并没有感受到传闻中的舒爽快感,而是想呕吐,昏昏沉沉的状态。直到第三次才感觉自己有瘾了,虽然当时还谈不上有多少舒爽快感,但是已经有了想吸毒的念头,心中像是被毒品牵绊着。至此我开始了长达三年半的海洛因注射史,从第一次吸食到最后决心戒毒的时候,海洛因剂量已经达到每次一克多,日均花费人民币一千多元。
  
  我前男友吸毒史比我长,剂量更大,据闻直到现在他沉迷其中不能自拔。我跟他在一起三年多,起先购买毒品的钱是我们自己积蓄,用完之后就开始找朋友借钱,当然这种借钱对吸毒者来说就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的。朋友们不再信任拒绝借钱之后,就找各自父母要钱,我和前男友都是家中独生子,开始父母还500、1000的给,次数多了便起了疑心,他们旁推侧敲问我们开销怎么这么大,我无言以对,只能选择沉默离家。
  
  不能从父母那里弄到钱,自己又没办法,便开始变卖典当随身的金银首饰。将身上一切可以变卖的换成金钱,很快就被我们挥霍一空。然而用完最后一块钱,又愁着考虑如何弄下一次购买毒品的钱。正规途径是没办法的,我们便动起了邪念,商量决定一起合伙偷盗,因为这样不需要费太多的体力和口水,来钱也快。
  
  每个吸毒者对于尊严、道德、良心、法律是没有概念的,唯一的信念就是如何弄到下一次吸毒的钱。我在盗窃过程中充当诱饵,用来吸引受害人的注意力,由前男友下手偷窃。刚开始毒品量不大,偷一千元左右就可以让我们好好享受上几天的吸毒逍遥生活。但是后期的毒品量剂增大后,偷窃得来的钱也难以满足我们的日常毒品开销。我们又开始以贩养吸。把买来大包的毒品分析,其中一半用来维持自己的用量,另一半装成小包出售。据我现在初步统计,仅仅吸毒一项,至少消耗了上百万的金钱。
  
  每个吸毒者脑海中是没有家的概念,父母只是一个熟悉的陌生人,他们更愿意相信自己是一个孤儿,毒品才是他们唯一亲人。在吸毒期间前男友也只是我的合作伙伴,方便一起偷钱一起吸毒而已。可以这么说被毒品控制的人,已经不能称之为人,只是一具没有灵魂的行尸走肉,他们没有七情六欲,可以六亲不认,可以冷酷绝情到底,能亲近他们的就只有毒品。
  
  自从怀疑我的开销如此之大时,父母有意无意的观察着我,但从来没想过我在吸毒,或许在他们眼里我还是那个乖巧单纯的小女孩。当他们发现我的脸色越来越苍白,身体越来越消瘦,才开始有所怀疑。直到有一天母亲无意间发现我手臂上满是针眼,人便懵了,对他们来说犹如晴天霹雳般的震惊,自己乖巧单纯的女儿,怎么会去吸毒。
  
  对父母来说子女吸毒无疑是一件极其痛苦的事,我父母也不例外,他们从此惶恐不安,母亲整日泪流不止,絮絮叨叨的不停自责,仿佛那个吸毒犯错的人是自己。为了阻止我继续吸毒堕落,为了挽救沉沦毒品中的女儿,他们强行将我关在家中,但这又如何拦得住一个被毒品控制的人。那段时间在我的脑海里凡是不让我接触毒品的,并阻挡我找毒品的都是坏人,就算父母也不例外。我不可能在家中安静的呆着,我吵闹个不停,将房间里能砸的都砸,为的就是要出去找毒品,父母的伤心流泪我更是熟视无睹。在那段日子里,我并没把他们当作将我含辛茹苦养大的父母,而是仅仅是一台取款的设备,当不能再取到钱就失去它的作用,我找了一个机会从家中逃了出来。
  
  挣脱父母的束缚,我更加肆无忌惮,和前男友恬不知耻的偷遍了本地,然后又将贼手伸向周边地区,将能偷的地方都偷遍了,现在回想起来本地的很多人应该认识我们俩了。人一旦做过太多太多的坏事,就不会有什么羞耻感,更不会觉得没良心,反而心安理得的认为这是很正常很自然的事。人都是有自私基因的,如果不去偷盗就得忍受毒瘾带来的痛苦,谁会将自己陷入痛苦难受的地步。我们偷盗的目的是为弄钱,而弄钱的目的就是购买毒品,购买毒品就是让自己不难受。
  
  每个人在吸毒期间根本就不能称之为人,因为你的思想和行为完全是不受自己支配的,不再与以前处于同一个世界,这也是为什么大多数人沾染毒品就会变得不可理喻,像换了一个人一样。当人吸毒到一定程度的时候(成瘾滥用阶段),思维就会被毒品控制,一举一动都是围绕着它在转动。当清醒的时候吸毒者会有戒毒的念头,毕竟这是心智回归的状态,但是当毒瘾来临,身体疼痛难受的时候,戒毒的念头转瞬即逝抛到九霄云外,唯一的想法就是如何吸一口,让自己不再疼痛难受。
  
  当你通过吸毒享受过极度欣快感时,人的记忆就会对此感觉永生难忘,你也许可以做到几十年不再吸食,但是会永远想念这种感觉。在我吸毒的时候,从没想过海洛因会如此令人着魔,虽然有听闻过毒品难戒的,但从没想到海洛因是超出人想象的一个恶魔,它对我折磨是自己完全想像不到。即使等你悔悟知道吸毒是错的时候,想回头却发现来路早已不见,而此时你会发现只有海洛因在后面鞭打着你往前走,即使知道前面的路通往地狱却只能硬着头皮继续前行。
  
  吸毒可以享受极度欣快感,却又要承受着生理和心理的双重疼痛,有多少快感就会要你还多少痛感。然而最难承受的并不是心理和生理的疼痛,而是被一种不属于自己思维所控制,想挣脱这张无形中的网却没有任何办法。我在戒毒的时候,忍受生理疼痛和心瘾折磨的日子中,就像闯过一道道生死边缘的关卡。身体里的毒品种子不会轻易放过我的,它希望将我永远囚禁在阴影里,所以戒毒就是那种明知道自己出不去,却还得找一条路出去,这种心理上的折磨特别难。
  
  虽然我现在五年没有沾过毒品,但身体并没有适应这种生理和心理的变化,每当在生活遇到各种让人难以承受之事时,就会不由自主的想念那些让自己快乐的恶魔,毒品的心瘾是可以跟随人一辈子至死不休的,没有彻底戒断的说法。即使在某段时间内你戒掉毒品,三到五年不再接触,在受到挫折、打击、郁闷、压力的时候,毒品的心瘾和身瘾就会迸发出来,自然而然的回忆那种吸毒过后能忘却一切烦恼,极度舒适的感觉,这就是心瘾的厉害之处。
  
  戒毒篇
  
  我总共戒了三次毒,第一次戒毒,是在清醒状态下,觉得不应该这样下去,整天过得提心掉胆的,活着也很累,这不是我想要的生活。我开始了第一次在家戒毒,但是这个念头只在清醒状态下闪现。开始我强忍一天不吸食毒品,结果第二天就受不了毒瘾带来的痛苦,立马就跑出去找毒品,第一次戒毒就这样无疾而终。
  
  第二次还是准备在家戒毒,与上次一样认为自己不应该这样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活下去,在吸毒期间做的事情太离经叛道。其实在内心深处我并不认为自己与他们(前男友和吸毒群伙)是一路人,并且在清醒状态下是非常反感这种被毒品毁灭的生活,这促使我一次又一次的戒毒。第二次戒毒的时候我的海洛因用量还不到1克,天真的认定自己靠意志力能戒掉。为了能让自己安心戒毒,我要母亲将我绑在床上,以免在受不住毒瘾带来的疼痛时发疯跑出去。第一天没什么大事,就是有一点点难受,第二天身体就挺不住了,戒断反应一下就出来了。人感觉特别烦闷,大脑思维开始混乱,精神狂躁起来。身体每隔几分钟就频繁不停打哈欠流眼泪,同时身体冷的发抖,从心里往外开始发抖,仿佛置身寒冷的冰雪天里。这些还不是最难受的,最难受是心脏像被一只无形的手揪在一起,疼痛得整晚无法入睡。
  
  当戒毒进入第三天的时候,排山倒海般的疼痛感朝我涌来,我开始面临全面崩溃的状态。我感觉到全身上下隐隐约约有虫子在不疼不痒的爬行,慢慢又感觉骨头缝隙里有东西在往外爬。进入第四天时人已经完全失去理智不受控制,再也承受不住这种超出人体可以忍受的疼痛折磨,思想已非自己的意志力能控制得住,唯一的想法就是必须去找毒品来吸,想尽一切办法也要出去,就算爬着也要出去找毒品,没人能受得了这种折磨,这也是为什么很多人在家自行戒毒挺不过第三天的原因。
  
  我想方设法的逃走,如是便找借口骗母亲说肚子饿想吃饭,其实是准备在她放下戒备的时候伺机逃跑。我就像涉毒电视里的演员戒毒一样,四肢被绑在四个床角。为了让我能好好吃饭,母亲将我紧绑的双手稍微松开一些。我边吃饭边找理由支开母亲,然后用嘴咬开绑在手上的绳结,解开了双手,我便挣脱这一切束缚,趁母亲不注意就逃之夭夭,第二次戒毒又一次以失败告终。
  
  逃出家门后,我又陷入吸毒的阴暗生活,沉沦于吸毒-找毒-吸毒的恶性循环之中。终于在一次在购买海洛因交易时被警察抓了现场,直接拉到当地禁毒大队,进行的验尿呈阳性,确认了我吸毒。警察开始问我相关情况,如何吸食的,我老实的回答现在是注射吸毒。由于第一次吸毒被抓,按常规来说会行政拘留15天,但是我告诉警察,肚子里吞了四块刀片,两颗长钉子,都是磨刃锋利的。这是圈子中的“前辈”教我如何逃避强制戒毒的方法。当天拘留总共四个人,一个贩毒的,三个吸毒的,因为就我肚子里有吞食刀片,而他们没有,所以警察晚上单独带着我去医院照X光。结果显示我肚子确实有四块刀片,两个钉子,其中有一块刀片刚吞不久,在胃里,两块刀片在腹腔,另一块在其它部位。拍完片之后,警察送晚饭给我吃,是没切过的韭菜炒鸡蛋,因为这样可让我的消化系统将肚子里的异物拉出来,但是我没吃。警察看到我这样,说到就算你吞刀片没用,照样也要待在这里,我也没有吱声。
  
  在禁毒大队的第二天,我佯装肚子疼,捂着肚子从床上滚到地下,其实也是毒瘾开始发作,脑门不停的出冷汗,脸色苍白,眼睛难受的睁不开。警察以为我是肚子里的异物造成的疼痛难忍,先给我吃了两片丁丙诺啡,完全没有效果,我不停的翻滚直到惊动了所长。他看我的情况,怕我在这里发生意外,便问到我现在怎么样?我摇摇头说,肚子痛的受不了。虽然肚子是假装疼痛,但人还是非常难受的,毒瘾的疼痛是生不如死的。所长又问,现在放了你,能自己走回去吗?我摇了摇头,我知道以当时的状态肯定不能靠自己走出去,他们只好通知我家人来领人。
  
  电话通知家人后,经过批评教育加罚款,他们将我放了。出来之后,我立马买了六小包的海洛因才止住我的毒瘾。从这之后,我就开始反思,回想在缉毒大队的那天晚上,我突然很想父母,是特别特别想念的那种,心中充满害怕、无助和惶恐。我怕有一天吸毒过量横尸街头再也见不着他们,我怕让他们体会到白发人送黑发人的伤痛,我不停的问自己,如果继续在吸毒之路一头走到黑,这一生终究就会废了,我的生命还能剩下多少日子也是未知数。
  
  让我真正下定决心戒毒,是从禁毒大队出来后,跟随前男友去偷窃时发生的一件事。有一天早上我与前男友瞄上了一位卖水果的老奶奶,她白发苍苍,如此年纪却还要出来卖水果,想来家中并不宽裕。老规矩我佯作顾客去挑水果,然后趁我与老奶奶交谈的时候,前男友将老奶奶身边的钱包偷走,后来我了解到其实钱包里钱并不多,就几百块钱,不够我们吸一次毒,对于老奶奶来说应该是全部身家。
  
  当老奶奶接过我的买水果的钱后,转身拿钱包准备找我零钱的时候,发现钱包不见了。她显得很着急,在摊位上不停的翻来翻去,像丢失了最珍贵的东西一样,边哭泣边絮叨着,在哪儿呢,在哪儿呢!由于我是负责吸引她注意力的,不能就这样一走了之,以免引起她的怀疑。所以整个过程,我眼睁睁的看着前男友偷走钱包的,现在也是同样看着老奶奶在摊位上焦急并哭泣,不停的寻找丢失的钱包。望着这满头白发搓手顿足的老奶奶,我突然感觉心中那微存的良知在被唤醒了,在心中有一根不停在抽打着我的鞭子。我突然间恨自己,恨前男友,恨自己成了如此丧尽天良之人。我想到年迈父母,如果有一天他们失去我之后,会不会为了生活出来摆摊养活。如果遇到像我们这样丧尽天良的瘾君子,会不会同样这么伤心和难过。
  
  那一刻我感觉到内心深处仅存的一点善念拷问着自己,我悔悟到人应该要有起码的良心,为了毒品我做了那么多坏事,将来一定会遭到报应的。我认为自己不应该是这么坏的一个人,我应该是一个本性善良的好姑娘。我做了这么多坏事,皆因吸毒的原故,从这一该我才正式下定决心戒毒,不死不休。我告诉自己,一定要悔过自新从头来过,即使前面的戒毒路是上刀山下火海,也要坚韧不拔的走下去。
  
  我又一次主动回到家中,因为不想去戒毒所,便开始了第三次在家戒毒。前三天就不用重复了,进入第四天的时候人已经开始休克晕迷,这个时候我觉得自己与身体分离了,躺在床上的躯体只是一具空皮囊,而此刻的我悬浮在空中,晃晃悠悠飘荡着,感到无比舒适。突然边上出现一个黑洞,我不由自主的走了进去,四周一片黑暗,就像闯进了一条幽暗无际的隧道。我走啊走啊,看不到前面有出口,仿佛置身万丈深渊无边无际。我开始害怕起来,像个孩子般哭闹着大声呼叫爸爸妈妈。就在我绝望无助之际,听到远边传来微弱的呼声,我停止哭泣努力听清声音来源。有人在叫我的小名,我听出来这是母亲在呼唤我。声音断断续续,时有时无,我仔细辩明方向,朝着声音的方向用力奔跑过去。随着我的前行,声音越来越大,前面出现了光亮,我看到是一道门,声音就来自门后。我像溺水的人在水里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不停的朝这道光亮的门狂奔。
  
  之后我就苏醒了,事后才知道,当时我已经是完全没有了意识,父母拨打120急救电话,将我送往医院,医生初步诊断我是心肺衰竭,生命体征也正在消失,心脏停止跳动,呼吸也开始停止。母亲在我出事后,便不停的在耳边的呼叫着我的小名,正是这血浓于水的亲情呼唤才将我从濒死的状态下苏醒过来。后来医生给我打了一针强心剂,不停的通过电击才正式将我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
  
  苏醒之后我的身体极其虚弱,可以说是弱不禁风,随时又可以陷入休克晕迷状态。父母将我从医院接回家后,为了让我的身体能舒适一些,缓解痛苦戒断反应,母亲找到一个开全科诊所的朋友,专门为我配了排毒的药水,这是他自己配的药。
  
  第一天打吊针的时候,疼痛感还是非常强烈,全身上下如万蚁噬骨般疼痛难受,人特别想发脾气。第二天尽管很难受我还是坚持去了,在那里强撑着打针。进入第三天我面临又一次陷入休克昏迷的状态,但我靠意志力挺过去了,身体的疼痛感就像骨头里有两种虫子同时在啃咬。我大爷实在看不下去了,给我喂了三片曲马多,说到这孩子太痛苦了,这样贸然停掉吸食,人会承受不住毒瘾发作的疼痛,必须给她一个缓解过程啊。待我好些后,又给了一些曲马多,让我在疼痛难忍的时候吃,不停的说这孩子太能挺了,宁愿痛晕过去也不吱声。
  
  虽然在打针期间我身体还是挺难受,但我一直在坚守着。曲马多我也不想多吃,我知道这个也能令人上瘾。我从开始每天吃三片曲马多减量,将一片曲马多分解成四小瓣,难受的时候吃小瓣,虽然不能缓解我生理上的疼痛,但至少能缓解心理上的烦闷程度。就这样坚持打了一个月的针,这种难以承受的疼痛只有亲身经历的人才能明白。
  
  打完针后,我发现连基本的走路行为都丧失了,下床后根本不能走直线,像是一个宝宝在蹒跚学步。母亲毫无怨言又一次扛起照顾我这个大龄宝宝的责任,可怜天下父母心,很感谢母亲对我的不离不弃,并给予了我第二次生命。
  
  在不打针的时候我感觉人开始慢慢变傻,身体各器官出现剧烈反应。首先是大脑思维开始紊乱,过往的记忆在大脑中急速倒带,一秒可以闪过几百个画面,大脑像一台超负荷运行程序的计算机随时要宕机爆炸。然后是呼吸系统发生变化,人不能自由呼吸,感觉脖子被东西死死掐住喘不过气来,呼吸完全失去作用,有一种濒临窒息憋死的难受。而心脏则像被一万根针在不停的扎。
  
  人也经常呕吐,大概一两分钟吐一次,吐出来的是黄色的胃酸。肚里好像有很多刀片在不停的搅动,锋利的刀片划过肠胃等器官,这种疼痛让人生不如死。身上忽冷忽热,冷的时候如穿单衣站立在冰天雪地之中,一两分钟后又开始热,热的时候如站在火山爆发中心全身着火。这两种感觉在身体各个器官上来回交替,无时无刻在折磨着你。而那种万蚁噬骨的疼痛,也在身体各个部位来回交替折磨。
  
  就在这种全身疼痛的昏迷状态下,母亲知道我很难受,但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我疼痛,她无能为力。但是我要感谢她一直以来对我的不离不弃,到后来我开始上下失禁,屋里床上到处是我呕吐的和拉的异物,她没有丝毫嫌弃,无微不至的照顾我。清醒的时候望着她一缕白丝,如此年纪还要我为操心和伤神,内心更加惭愧,我开始认为自己是个累赘,此生终究是废人一个,对不住父母,并有了轻生的念头。
  
  我流着泪对母亲说,妈,让我死吧!死了我可能好受一些,现在我活着比死还难受。妈妈看似坚强的面孔潸然泪下,她声泪俱下,孩子,你不能死啊,不能死啊,你死了我和你爸怎么办。那个时候我满脑子就是不想活了,我抗拒活着,根本无心考虑父母的感受,一心寻死。可是我连起床拿刀片割腕的力气都没有了,便选择绝食,我不吃不喝,喂水就吐出来,不睡觉也不说话,不哭也不闹,只是睁着双眼望着天花板眨也不眨。看见我这样,父母在我身边不停的劝说和哭泣,我却熟视无睹。过了五天我开始变得白痴,不会说话,意识也开始丢失,身边父母也变得陌生,对他们印象一点一点的失去,到最后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即使父母时刻在我身边照顾,我却只感觉与他们是两个世界的人。可想而知,在这段日子里他们是如何熬过来的。在我的回忆中爸爸是一夜白发,而我妈则整日精神恍惚,泪流满面,躯体也苍老了许多。
  
  但是母亲并没有放弃我,在我绝食的这段日子里,她不停的给我喂蜜糖水,只为了让我有体力维持生命。在她的坚持和喂养之下,我开始慢慢的进食,不再抗拒绝食。只是依旧不知道她是谁,也不知道自己是谁。我整日躺在床上,偶尔坐起来看看窗户外面有什么。
  
  妈妈有一天买了块格布,她跑来问我,女儿啊,知道这个是什么吗?我没吱声,她又接着说这个是十字绣,是用针一针一线绣出来的。我回了一句,哦!然后随手便接了过来,将针头与线穿起,准备一针一线的绣。刚开始的时候,布上的针眼都穿不了,只要注意力一集中,手就抖的厉害,根本就不受控制。但我不知道为什么对这个很有兴趣,每天坚持着绣,慢慢的每天也能绣一点,就是手上的针老穿不过布,觉得特别烦躁。绣了一段日子就厌倦了,又开始闹腾,这个时候体瘾又来凑热闹(稽延性戒断综合症),我难受暴躁,便开始乱发脾气,将父母赶出房间。在屋里狂躁的走来走去,全身上下都有一股无名之火要迸发出来,我将房间中的镜子全砸了。砸完镜子后我意识到自己成了一个恶魔,在不停伤害着身边的亲人。
  
  我又开始在清醒与昏迷之间交替,而思维始终是处于一个四周漆黑的深渊之中出不来,在这里给自己带来的只有绝望和压抑。接下来的日子,我身体上的疼痛周期开始随着时间一点一点拉长,刚开始是无时无刻存在,然后几天痛一回,之后十几天痛一回,最后就是慢慢拉长,一个月,两个月,三个月……
  
  如果说体瘾是这样慢慢消失了,那么心瘾就是无时无刻存在。戒毒后第一年我哪都没去过,连屋门都没有跨出,整整一年就呆在一个房间里。这一年我一直调养恢复,从白痴状态恢复到有意识,也开始认识到父母,靠着一股要活下去的信念让我坚持的朝前走下去。我开始学会说话,像宝宝学讲话,尽管咿呀不停,却也磕磕巴巴的说着。身体也开始恢复走路,虽然还有一点站立不稳。
  
  让我活下去的信念是来自妈妈的泪光,在我戒毒期间,有一天我特别特别疼痛的时候,我处于迷迷糊糊状态,但还是隐约听到妈妈抱着我的头哭,并说到妈如果能替你去疼,我一定会做,但这换不了啊!你一定要坚强一点,只要活着就什么坎都能过去,活着就有希望。
  
  就是这样一股信念让我一直在坚持戒毒,直至今日的成功。但是戒毒之后大脑出现失忆,抑郁症、孤僻症都是跟随而来的,我不愿意跟人接触和说话,因为心理承受的太多,已经让我崩溃了。唐僧经历九九八十一难才取到经,而戒毒起码要经历九百九十九难,而这些难关必须是我独自一人闯过,每道关都是生死边缘,没有人能帮到我,我不知道应该是说靠意志,还是信念才让我度过这么多难关。
  
  我认为毒品对脑细胞伤害太严重,所以吸毒的人会得精神分裂证,得抑郁症并不奇怪。毒品对大脑神经的强烈刺激,把正常人的记忆、理智、思维全部打乱,一个人的神经细胞受到伤害后是很难修复的,也是不可逆的。戒毒之后我的记忆一点一点在恢复,这种感觉就像是死后重生,我重新认识天天在身边照顾我的父母,感受到他们对我的温暖和关怀。我尝试着回忆以前的点点滴滴,尽管脑袋一回忆就会特别特别疼痛,也不一定能想起什么,但我还是努力去想,我想做回自己,成为一个正常人。
  
  恢复篇
  
  第二年的时候,我身体逐渐恢复的差不多,决定尝试去融入正常社会,从头开始自己的人生。我满怀憧憬,壮志踌躇规划着未来生活,希望世界给我以光明,但现实给我以黑暗。在工作当中,我发现煎熬才是我要面临的第一大问题。戒毒后我的第一份工作是在工地做管理工作,起初这份工作让我很忙碌,日子也感到很充实,曾以为毒品从此就远离了我,但这些充实忙碌的日子譬如朝露,就在此时我遇到无法预料的打击与压力,引发了我最严重的心瘾。
  
  日复一日的重复工作,做不完的事,看不完的数据,每天只要我睁开眼睛,就是想到今日有多少工作要完成。工作上承受着巨大的压力,连生活中也是经常出现一些乱七八糟倍受打击的事情,压力和打击开始让我心烦意乱,狂躁不安。终于有一天我扛不住了,精神开始崩溃,我疯狂的发泄着无处安放的怒火,我对着母亲破口大骂,疯狂的砸烂视野中出现物品。我像一头被毒品引诱的斗牛,充满恨意的对待身边的亲人。我恨自己,恨父母,恨这个世界,甚至恨自己为什么还活着。我不停的哭,偶尔又疯狂的大笑,陷入如此反反复复的疯癫状态,心中有满腔怒火,却不知道从何而来,又不知道要如何发泄。
  
  疯疯癫癫的时候,脑海里冒出一个念头,在不停的引导我,吸一口毒品吧,哪怕就一点点也可以,这样你就不会这么痛苦不堪。这种念头并不是因为我身体上有多么痛苦需要毒品缓解,而是源自内心渴望摆脱,想逃避所遇到的压力与打击。对于正常人来说,情绪崩溃的时候也许和朋友出去吃顿饭,和男朋友看场电影,抱着几个好朋友哭一场,或者出去跑跑步就能很大程度缓解,但对于曾经依赖毒品解决问题的瘾君子而言,这些举措都不及毒品。就像是刚刚吃过巧克力的人再去吃西瓜是酸的一样,在吸毒人员心中唯能缓解他们痛苦的只有毒品,失去毒品只能让他们陷入更痛苦的漩涡。
  
  幸运的是,在哭过、笑过、骂过、怒过、疯过之后,理智开始占上风,我渐渐冷静了下来,努力的克制住了自己的冲动,没有选择复吸。现在回想那次经历,都还是心有余悸,我不敢想象如果当时遵从吸一口的念头,今天的自己会何去何从。
  
  这次事件过后,我恢复了平淡的生活,开始慢慢学习克制和调整心理,戒毒的日子就这样过了两年。在这些日子中,每当阴雨天来临的时候,全身骨头缝里被虫子啃食的疼痛感觉时刻提醒我,毒品依然在折磨着我,我整晚整晚经常性失眠,疼痛的折磨更是让我死去活来。精神更加萎靡,身体上经常会不由自主的打哈欠或流眼泪,特别容易感到疲惫。有人说,戒毒七个月后这种感觉就会渐渐消失,我用亲身经历证明,即便两年过去了,毒品依然会让我在心理和生理上感受到疼痛难忍,它不会这么轻易的放过我,一直在折磨着我。
  
  很多人觉得,人之所以吸毒成瘾,戒毒后又迅速复吸,是因为除了有心瘾之外,生理上对毒品产生了强烈的需求和依赖,如果不再吸毒会非常让人有难以承受痛苦。其实并不全是这样,很多时候戒毒人员之所以会产生复吸的念头,实际上是受到了大脑思维的控制下的条件反射。多年的吸毒史,让我想到了有关”毒品“的东西,或者看到了类似毒品的东西(比如奶茶粉),就会情不自禁的打哈欠,流眼泪的条件反射,心里更是十分难受,有一股想吸一口的冲动。为了缓解这种情况,有段时间我天天都在工地上喝酒,直到喝到吐为止,希望在酒精的作用下,能缓解一点自己的伤痛。白天努力工作,晚上拼命喝酒,在酒精的麻醉下,我慢慢走出了这段痛苦的日子。
  
  第三年的戒断期,是我最无助,最麻木的一年。在这一年当中我感觉生命是那么的了无生趣。除了父母之外,我对这个世界万物没任何眷恋,失去所以兴趣爱好,我不知道赚的钱能用来干吗,琳琅满目的商场也勾不起购买的欲望,秀色可餐的各类美食丝毫激发不了我的食欲,身边发生的任何事情都不能引起我的注意,我像是一个被抽掉灵魂的木偶,世界是灰色的,活着只是为了父亲。我已经没有正常人所谓的时间概念,像是活在一个永远没有尽头的虚空深渊,我爬不出也不想爬,每天累了就睡,饿了就吃,但我不知道人为什么要吃喝拉撒,唯一的念头就是不能死,我要留着这条命,努力的活下来。即使选择死亡,也得在父母百年之后。我知道,如果我现在死了,对于父母而言,是一件残忍的事。他们亲眼看着我吸毒,亲眼帮着我戒毒,他们对我倾注了一生的爱,我集聚了他们那么多希望,那么多的陪伴,如果我选择离世,对他们而言也失去了活下去的意义。
  
  靠着活下去的信念,我挺过那段艰辛的日子,这经历和过程无疑是极其痛苦的。但我选择了坚持,进入第四个年头的时候,一切便渐渐好转了起来。首先是毒品对身体的影响开始逐逐减弱,已经没了前几年那么大的反应。其次是心理,我断绝了时刻想吸一口的念头了,偶尔在失控状态下闪现,很快又调整过来。只是对世界,对生活依然没有什么多少感觉,只是已经不如去年那么了无生趣,对世界万物可有可无的态度。
  
  今年,已经是我戒毒的第五年戒断期,现在我的精神状态已经恢复特别好,身边能让吸引我的开心事越来越多。尽管现在我的皮肤很容易过敏,但对我而言这早不算事了,我积极的面对并去医院找解决方法。我每一天努力学着微笑,因为我知道你如何面对生活,生活也将如何面对你。我像普通人学习玩游戏,交朋友聊天,努力将失去的那八年赎回来,这就是我的第五年的状态,这种感觉特别好。黑暗、惶恐、绝情、提心掉胆统统与我无关呢,我突破了毒品的魔障,没有变得越来越白痴,反而走向理智与成熟,更有了一个幸福人在陪伴。
  
  
  知乎上很多说毒品一沾就永远戒不了,我并不否认,但是请记住,并不是每一个吸毒的都是丧尽天良,无恶不作之人。我们曾经走错过路,遇到过人渣,但我们同样还是渴望回归到正常社会,得到你们的认可和鼓励。为了证明我所说的经历真实,我上传了三年来我未复吸的社区戒毒证明,这是当地禁毒大队给我开具的,真实无误,欢迎查证。从2009年被抓到现在,我每年都定时定点的去社区验尿,足够证明我做到了连续五年没有复吸。而如今,我也可以解除政府对我的动态监控,真正意义上的恢复正常人的生活了。我现在正在考取驾照,完成多年的素愿,科目一的考试成绩是99分,科目二也一次性通过。现在我的大脑神经与精神状态也已经基本得到恢复,说话也开始有条有理,不再絮絮叨叨的前言不搭后语。下面这张图是我科目一的模拟考试成绩,大家祝我旗开得胜,早日考取驾照吧。
  
  很多人都说,吸毒的人永远不可能戒毒成功,所以很多吸毒人员也常常抱着自暴自弃的心态彻底放弃戒毒,最后一辈子都毁在了毒品上面。但很多时候奇迹也是人创造出来的,戒毒的时候我一直认为,人只要永远坚守着那一丝信念,那他无论做什么事都可以成功。就拿我自己举例说,曾经我也算是被毒品完完全全毁掉的废人,闯过这么多道生死边缘后,我现在真实的感觉到,自己已经是一个完完整整而且正常人了。
  
  今天,我将自己的经历写出来,其实也是为了给那些正在戒毒,却又没有信心和意志的人一点希望,一点鼓励,我一个女生都能做到的事情,为什么你一个大老爷们就不能做到了。


  

  
  照片夏天的时候拍的,从照片上看,你能察觉出我曾经是一个吸毒人员吗?朋友都说,这张照片中的我眼神中透露出了一丝忧郁,你能看出来吗?曾经的我,比起现在更美丽,更青春洋溢,浑身散发着一种活泼少女的气息。可你相信吗,在我戒毒的那段日子里,即使我一口饭都不吃,全身也会浮肿成一个巨型胖子,连站起来都困难!现在你在街上看到我,如果我不说,你又如何知道我曾经是一个被毒品毁过的人?所以,只要一个人排除万难,下定决心的去戒毒,他就有希望能够恢复到正常。
  
  很多科研数据表明在这世界上有着上亿的吸毒人群里,能真正彻底戒掉毒品的不到1%,但我想说的是真正决定一个人是否能戒掉毒品的,并不是冷冰冰的数据报告,也不是所谓的意志力够不够强大,能支撑一个人奋勇直前,排除万难,闯过一道又一道生死难关最终戒毒成功的,唯有内心深处无坚不摧的信念!如果没有这种信念,戒毒便永远难以成功,甚至会引发对毒品更大的依赖!
  
  最后一个小神奇说出来也挺离奇的,在我戒毒快成功的时候,我每天晚上都会梦到佛祖释迦牟尼,他慈祥的笑脸像对我说,你的从前种种罪与恶从此烟消云散。所以在戒毒之后,我便正式成为佛教信徒。一个人除了生活和政治信仰之外,有一些宗教信仰并不是什么坏事,自从我信佛之后,感觉到心理上也有了翻天覆地的改变。如今毒品对我而言,早已失去诱惑之力,我内心平静,万物皆空。


  编辑语录:人生中最愚蠢的事莫过于将青春年华浪费在毒品上,鞠子有着幸福温馨的家庭,如花似玉的样貌,本该过着让一般人羡慕的生活,却因为自己的无知,踏入地狱的大门。这八年是人生中最宝贵最应该奋斗的年华,她却浪费在毒品上。三年半的吸毒史,五年的戒毒史,她走过常人难以想像的痛苦和绝望。庆幸的是,她最后关头在微存的良知触动下番然悔悟,毅然走向艰难的戒毒之路。

  
  她有一个好母亲,在戒毒之路上,一路陪伴她下不离不充,在鞠子濒临死亡之际,将她从死神之手夺回来。可怜天下父母心,子女的吸毒无疑对父母是最大的打击,但是鞠子能在良知与亲情的招唤下临崖勒马,对她母亲来说已经是最大安慰。
  
  如果人生可以重来,相信鞠子会做出正确的选择。
[责任编辑]杜新忠
杜新忠戒毒网--戒毒门户 权威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