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新忠戒毒网--戒毒门户 权威媒体
联系杜新忠:13757963812 | 网站地图
戒毒专家—杜新忠记事 酒精成瘾患者综合评估/干预研究志愿者招募
首页 > 当前位置:>预防教育 > 毒品科普 > 正文
毒品科普
10个关于毒品的历史故事
2018-04-15 15:30:19 来自:前十网 作者:翻译/审校:魏宁源 点击量:
  非法毒品一直被视为社会毒瘤,粉碎了无数家庭,摧毁了无数生命。尽管上瘾的结果往往是死亡,但某些毒品的历史,以及某些广为人知或臭名昭着的瘾君子的故事却惊奇又动人。以下十例讲述了古往今来关于毒品的历史故事,怪诞而有教育意义。
  
  10.合成代谢类固醇
  
  1889年,72岁的生理学教授查尔斯·爱德瓦·布郎·塞夸(CharlesEdouard Brown-Sequard)把从狗和豚鼠的睾丸中提取出来的东西注射进自己体内,他指出这之后自己的力气和身体健康状况都有所提高。二战期间,纳粹开始在集中营的囚犯身上试用合成类固醇,之后用在德国军队的士兵身上,希望让他们更具有攻击性。
  
  战争快结束时,化学家里·鲁子卡(Leo Ruzicka)完美地将睾酮分子从胆固醇中分离出来。之后这种改进过的新类固醇被用来治疗集中营的受害者和战俘。这种激素可以帮助受害者克服严重的肌肉萎缩和营养不良。鲁子卡开创性的、对人类有益的研究足以赢得诺贝尔和平奖。
  
  之后,健美运动员和运动员注意到这类药物对力量和肌肉质量的提升,于是开始滥用合成类固醇,一直用到1950年奥运会。
  
  9.古柯叶
  
  尽管古柯叶是生产可卡因的原材料,但它带来的好处也很多,可以追溯到公元前3000年,并且现在在整个南美洲的安第斯文化中,古柯叶仍为人们所用。
  
  咀嚼古柯叶可以减轻高原反应,增加体力,消除疲劳。加入茶中饮用可以缓解各种症状,如头痛、牙痛、肠绞痛。据说殖民时期西班牙人在煤矿里嚼古柯叶,以减少食品成本,提高生产率。
  
  如今,对于各种安第斯社区,在宗教仪式和社交聚会中使用该植物很流行,甚至可以用它向心爱的女孩求婚。许多提倡使用古柯叶的人声称,可以用它代替红牛,古柯叶可以提供能量并且很健康。
  
  8.迷幻药和吗啡实验
  
  1950年4月20日,美国中央情报局正式批准知更鸟计划,后来改名为洋蓟计划。该机构当时正在调查审讯技术,目的是让实验对象忘却自己的记忆,然后给他创造新的身份,在他们脑中创造新的记忆。实验中会给他们注射吗啡,他们上瘾后再让他们戒掉。
  
  这项实验是由北美顶端的精神科医师、神经外科医师和药理学家进行。也许这个项目最让人们恐慌的地方在于,当局的实验对象是7到11岁的孩子,每次实验会每天给这些孩子注射150微克的迷幻药,一次实验时间长达数星期甚至数月。信息自由法案(Freedom ofInformation Act)出台后,包含了研究细节的15000页文案才得以曝光。
  
  7.阿司匹林和海洛因
  
  1897年,德国化学公司拜耳(Bayer)的一位化学家菲力克斯?霍夫曼(Felix Hoffmann)发明了阿司匹林。这种新的止痛药通过可靠的过程生产出来后,销往全世界,霍夫曼因此为后世所景仰。
  
  然而,这一伟大成就被霍夫曼的第二个重大突破——海洛因所掩盖。就在分析出合成阿司匹林的方法11天之后,霍夫曼又发现了生产非法毒品的化工过程,拜耳把这种毒品作为止咳药和吗啡成瘾者治疗用药销售给公众。这种药物一直从1898年开始销售,直到1910年,其使人成瘾的特性和有害性质变得明显才停止销售。这给拜耳带来了巨大尴尬,最终停止生产,禁止销售。
  
  6.维多利亚时代的鸦片
  
  在维多利亚时代的英国,人们可以去药店买可卡因、砒霜等等各种毒品。混合了鸦片、酒和水的鸦片酊大概是使用最广泛的。无论当时使用的鸦片是哪种类型,最让人深恶痛绝的使用方法是在婴儿啼哭时用毒品让他们安静。在维多利亚时代的英国,无数婴儿因此得重病或死亡。
  
  这流行的毒药很快在美国也找到了出路,尤其是在整个西部。马蒂?厄普(Mattie Earp),怀亚特?厄普(Wyatt Earp)的第一任妻子,鸦片成瘾,最终堕落,离婚,酗酒,卖淫,无人可依,1888年死于鸦片摄入过量。
  
  虽然鸦片的广泛使用弊大于利,但是作为药物,它确实会为几乎所有肺结核患者减轻伤痛。它可以减少咳嗽,控制腹泻,缓解疼痛,减轻病人的压力。那个时代最着名的肺结核患者、类鸦片药物使用者大概是霍利迪博士(DocHolliday),他是着名枪手、赌徒、牙医,1887年死于结核病。
  
  5.苯环己哌啶
  
  上世纪60年代早期,苯环己哌啶Phencyclidine(PCP)开始作为药品出现在加利福尼亚街头,上世纪70年代被定为非法毒品。在此之前,世界各地一直把苯环己哌啶用于实验。上世纪50年代,人们把PCP作为潜在的强力麻醉药而研究。然而,由于其副作用,比如会让人神志不清、精神错乱、躁狂,兽医被禁止使用这种药物作镇静剂。
  
  研究人员开始对实验对象使用PCP,诱发类精神分裂症状态,让他们产生精神分裂症患者的症状。研究人员还给真正的精神分裂症患者注射PCP,发现他们会遭受痛苦且严重的复发。美国军队甚至进行了人体临床研究,为了研究PCP作为化学战用剂的潜力。最终这些人体小白鼠没有表现出任何PCP可以带来的益处,这种药物成为禁品。
  
  4.战时药物
  
  战争时期,不仅工业生产激增,医疗创新方面也有很大突破,通常称为“战时药物”。
  
  1817年,塞特纳(Friedrich Serturner)经过13年的研究从鸦片中提取出纯吗啡,成为战争中镇痛药的黄金标准。美国内战时类鸦片药物逐步发展,其中280万盎司阿片酊和5万片鸦片药丸仅由联邦军队使用,以缓解截肢手术带来的疼痛。
  
  不幸的是,这种神奇的药物,可以减轻残暴的治疗过程所带来的恐怖,却也成为了无数伤兵生活的支撑。内战结束后,许多士兵对吗啡上瘾,这种药物进一步摧毁着他们及后来的士兵,直到药物效力变得明显,他们意识到自己完全成瘾,药物使用才得以控制。
  
  3.佩奥特掌和战俘
  
  佩奥特掌是一种蓝绿色小仙人掌,具有致幻作用,美洲土着用于宗教活动和灵修。美洲土着把佩奥特掌视作“神圣的药”,有些族群直到今天还会在宗教仪式上使用它。虽然佩奥特掌被列为一级管制药物,但某些部落的宗教机构不受此法律约束。
  
  有一个关于佩奥特掌的史实很有趣,美国内战期间,卡尔·鲁宏兹(Carl Lumholtz)第一个记录下了这种植物的用法,卡尔是与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有关的人类学家,他讲述了德州游骑兵(TexasRangers)曾被联邦军俘虏并关进了战俘营的过程。游骑兵在监禁期间没有刺激性饮料喝,就把佩奥特掌“龙舌兰花”浸泡在水中,喝得忘乎所以,体验到了白人男性从未经历过的幻觉。
  
  2.大麻俱乐部
  
  雅克·约瑟夫·莫罗(Jacques JosephMoreau),是19世纪巴黎一位医生,他对毒品非常着迷,经常尝试各种毒品,对大麻的效果特别感兴趣。他把吸毒描述为“知识中毒”,并招募朋友分享他的课外活动。
  
  莫罗博士的伙伴都不是普通人,包括大才子波德莱尔(CharlesBaudelaire)、雨果(Victor Hugo)、德拉克洛瓦(EugeneDelacroix)、大仲马(Alexandre Dumas)、奈瓦尔(Gerardde Nerval)、巴尔扎克(Honore de Balzac)。这些男人会聚集在一个哥特式的房子里,喝含有大麻的咖啡。巴尔扎克与其他人不同,他喜欢吃大麻,认为自己身临“神画愿景”耳闻“天神的声音”。
  
  这种形式后来成为了一种社交聚会仪式,从1844年到1849年持续了五年,最终成为了大麻俱乐部(Le Club des Hachichins)。
  
  1.肯尼迪总统冰毒过量
  
  公开场合冷静泰然的肯尼迪总统私下里却遭受了巨大的痛苦,接受了无数的治疗。他从小就被各种健康问题所困扰,根据1963年到1955年的医疗记录,肯尼迪总统患过前列腺炎、结肠炎、艾迪生氏病和下背部的衰弱性骨质疏松症。有时候,他会疼得连袜子和鞋子都穿不上,因此,他要服用一堆药物,一顿多达12种药。
  
  这最终导致了他于1962年精神崩溃,当时在纽约卡莱尔酒店,肯尼迪的私人医生,雅各布森博士(Dr.Jacobson),不小心让总统摄入了过量冰毒。肯尼迪总统经历了短暂的狂热状态,伴随偏执和妄想症状。当时肯尼迪陷入恐慌,扯下自己所有的衣服,开始赤裸着在酒店房间跑来跑去,还试图跑进走廊。然后纽约顶级精神病学家被秘密召唤,意识到肯尼迪是“药物引起的狂热”并让他服下了抗精神病药物。
  
  1975年,纽约邮报大量曝光了关于雅各布森博士的内容,这导致了他失去了自己的医疗执照。
[责任编辑]杜新忠
杜新忠戒毒网--戒毒门户 权威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