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新忠戒毒网--戒毒门户 权威媒体
联系杜新忠:13757963812 | 网站地图
中国药物滥用防治协会近期会讯 戒毒专家—杜新忠记事
首页 > 当前位置:>预防教育 > 吸毒危害 > 正文
吸毒危害
拿什么拯救您,我的吸毒母亲
2016-11-28 14:45:39 来自:知乎 作者:陈敏 点击量:
  都说父母是上帝给子女安排的守护天使,我想祂大概忘记给我的天使安排任务了。
  
  我今年21岁,出身西南边陲一个小镇,这里靠近全球的四大毒品源产地,毒品轻易就能流入小镇,疯狂的时候镇上超过一半以上人都在吸毒,毒品泛滥的触目惊心。父亲是镇上一家舞厅的老板,在昏暗的灯光和震耳欲聋的音响下,舞厅充斥着躁动着的寻求刺激的人们。觥筹交错之中父亲认识形形色色的人,也结交了一帮狐朋狗友称兄道弟。90年代初,小镇上的毒品贩卖犹如街头菜市场交易随处可见。得知毒品巨大利润,父亲惊呆了,原来还有这么赚钱的行业。在贪婪与欲望的驱使下,加上狐朋狗友撺掇,父亲利用舞厅的便利做起毒品生意,起初还能坚持自身不碰毒品,后面架不住狐朋狗友的怂恿和诱惑,开始吸毒。
  
  改革开放后人们的物质得到丰富,开始了精神娱乐上的追求,跳舞顺应成了首先,舞厅的由此蓬勃发展,毒品生意更是风生水起,父亲成了远近闻名的大老板,过着骄奢淫逸的生活,赌博、泡妞、吸毒样样都来。金钱至上的年代,父亲的挥金如土与风流快活,吸引着正处青春萌芽的母亲,尽管父亲大她十岁,却丝毫不影响她的选择,对于投怀送抱的美貌姑娘,父亲断然不会拒绝,一个迷恋物质财富,一个贪色青春美貌,展开一段影响我一生的孽缘。人一刹那的选择,母亲用婚姻换取物质的满足,却没想过得到的伤痛要用一生来背负。
  
  婚后没多久,母亲便生下我,而父亲早已耐不住寂寞,在外面彩旗飘飘,有意无意疏远母亲,两人的感情渐行渐远。父亲的行为让母亲非常伤心难过,日日茶饭不思,愁眉苦脸。母亲开始尝试吸毒,妄想用此来逃避,这也要拜父亲所赐,无论是婚前或是婚后,父亲吸毒从来不会背着母亲,在父亲“耳濡目染”下,加在感情与生活受到挫折后,母亲陷入毒品是不可避免的。父母双双吸毒品,对一个几岁的孩子来说,悲惨命运的就此埋下伏笔。海洛因,我恨这个地狱来的魔鬼,它让无数家庭的美梦破碎,将幸福生活肢解的支离破碎。
  
  五岁那年,父母结束这段早已貌合神离的婚姻,由于已无感情可言,双方对离婚并没有过多的纠结,法院判我跟随父亲生活,我便成了单亲家庭的孩子。离婚后,母亲意识到沉溺毒品的危害,挣扎着想逃离它的控制,于是选择远离家乡,孤苦伶仃的一个人去了北京。出发时她让人抱着我去送别,在小镇车站哭泣跟我说要懂事,听爸爸和外婆的话,虽然不明白她为什么这么伤心,但孩子的直觉告诉我妈妈的离开,我就成了没妈的孩子,将来能否再见都是一个未知数。我抱住她不停的哭闹,不愿意让她离开,直到售票员催促多次之后,母亲只得强行扳开我,跳上发动的汽车。看到车子缓慢始出车站,我挣脱拉住的手,跟在后面哭哭啼啼地追喊着,妈妈,不要走,车子速度越来越快,很快就车辆的影子,我望着远去的方向好久好久。
  
  我不愿意回忆童年,因为这些记忆中充斥着惶恐、孤独、恐惧、害怕、沮丧、悲伤等标签。父母离婚、吸毒都没有考虑避开我,可以说我性格中的自卑、敏感、内向、格格不入都源如此。有妈的孩子象块宝,没妈的孩子象根草,对于年幼的孩子来说妈妈才是世界上最安全的港湾,无论有多少委屈和伤心,都能在她的怀中感受到关爱和温暖。尽管母亲吸毒,但我偶尔还能享受她那母性的温暖,片刻的幸福也是永恒。很多人说吸毒的人是六情不认,狠心绝情的,但母亲不吸毒时对我的教育挺严格的,她劝导我要多用心读书,只有这样才能远离家乡,远离毒品。我很感激她当初给我树立了良好思想,很骄傲与她母亲相处的像好朋友,直到现在还是很怀念那个对我有着严格要求的母亲。
  
  离婚之前父亲对我是不闻不问,离婚之后对我更加冷淡和漠然,或许在他眼里毒品才是唯一。时间残忍的抹去了母亲的在家的痕迹,世界变得灰暗,这个冷冰冰的房子,我度日如年。母亲的离别,父亲的冷漠,一度让我怀疑活着都是奢望,或许连老天爷开眼,给我送来希望。小学二年纪,突然收到母亲的消息,她告诉我在北京找到伴侣再婚了,我在这个冷冰冰的家里度日如年。幸福来的如此措手不及,我兴奋的跑回家收拾好一切,等待母亲来接我离开这没温度的家。我闻到空气中幸福的味道,开心的笑了,这是母亲离开后我第一次露出笑容。这是一根神奇的救命稻草,它将我从灰暗的世界拯救出来。
  
  从边远小镇恍如梦寐般来这个北京,我幻想着母亲已经戒断毒瘾,与过去彻底做了了断,开始憧憬着如何过好接下来的每一天。然而我的人生之路注定要跌宕起伏,不到一年现实残忍的将美梦击碎。在一个提前放学回家的下午,我打开家门,扑鼻而来一股怪味,而母亲正手忙脚乱在收拾着什么。我熟悉这烟雾缭绕中的怪味,这是吸食海洛因散发出来的。自幼母亲就我面前坦然的吸毒,我是在这股怪味下长大的。她又开始复吸毒品,我哭着问为什么,她似笑非笑的选择了沉默,没有问答我。我想或许是日子过得太舒坦,或许是生活过得太空虚,才让她又一次走向毒品吧。
  
  我变得沉默寡言,脸上再难露出笑容,整日惶恐不安,怕她爱人发现后将我们赶出家门,怕警察破门抓她入狱。可恨的是母亲又变得如从前一般,毒瘾来犯就在我面前坦然吸食毒品,丝毫不在意我的难受的目光。我心急如焚却又担心母亲吸毒暴露,只能不停的祈祷她能早日皤然醒悟,在这提心吊胆状态中度过两年。纸怎么可能包得住火,母亲吸毒被人发现,她爱人毫不犹豫提出离婚,将我们娘俩赶出家门。理亏之下,母亲没有提任何要求净身出户,带着我回到外婆家。
  
  外婆是一个强势的长者,怕母亲吸毒将我带入歧途,提出把我放在她身边,送我读学教我做人,母亲不敢拂逆同意了。在外婆家,母亲更加无所事事,偶尔吸吸毒,直到认识一位比她小四岁的男人,再次走进婚姻生活。我能感受到她对这段感情很认真,在爱情的洋溢下也开始尝试自行戒毒,至于成没成功我不太清楚,我猜既是有吸食也仅是偶尔为之,不像之前那般频繁。在这段日子里,父亲又因贩毒被抓判刑入狱,尽管我和他之间没有多少父女之情,但依然觉得有点小小伤感。
  
  母亲拼命想维护的这段婚姻,最终没能撑过七年之痒,男方移情别恋宣告结束。感情和生活的双重打击让她走向更疯狂的复吸,短短的时间内从一百多斤骤降到七十斤。整日躺着床上不哭也不闹,定时外出找毒吸毒,吃喝都是由年迈的外婆送到床前。更过分的是外婆不在家,她便招蜂引蝶般将一群毒品瘾君子聚集在家里一起吸毒,屋里被他们弄得乌烟瘴气进不得人,亲朋好友们不敢与外婆家有过多的来往,那一年高一,母亲的行为我敢怒不敢言,更是无可奈何。
  
  在一次同学聚会中母亲遇到曾经的恋人,也是一位吸毒瘾君子,两人气味相投,不顾我和外婆强烈的反对,母亲铁了心要与他在一起,外婆劝说无望,只能放任自流。母亲经历几段婚姻,却从没有领悟过婚姻的真谛,让人唏嘘的是每段婚姻都是以失败告终,婚姻的失败更加深她的堕落。与旧情人组成家庭后,由于两人很少出去工作,母亲便编造各种理由骗取亲朋好友的金钱,满足他们的毒瘾。伤透了外婆和我的心,更是败坏外婆名声,更是让她在镇上抬不起头。
  
  一天,母亲心血来潮的以照顾外公为由,不由分说就外公接到家中,外婆坚决不同意。刚开始我很纳闷,母亲怎么突然这么有孝心,这是好事为什么外婆不同意。直到母亲每个月将外公的退休工资领到手据为己有,我才恍然大悟,原来母亲为了搞钱已经到了六情不认,不择手段的起步。母亲在我心中仅存的形象,轰然倒塌,我与她之间生疏和陌生。
  
  母亲一幕又一幕的疯狂闹剧,在外婆的庇护下,我没有受到影响,开始冲击人生的第一道大关,备战高考。每日不知疲倦的学习,两耳不闻窗外事,更没时间和精力去关注母亲。临近高考,母亲突然消失很长一段时间,直到高考结束,她才默默回到家中,脚上穿着一双破烂的拖鞋。外婆没有告诉我母亲干了什么,但直觉告诉我,她应该是吸毒被公安机关行政拘留了。
  
  这次回来后,母亲的疯狂闹剧消停了一段日子,外婆和我暂时松了一气,我开始始规划大学生活,尽管家中经济非常拮据,外婆还是大力支持我继续念书,她是我在这个冰冷的世界唯一的感受到的温暖和希望。大学生活让我充满憧憬,青春校园,莘莘学子,足以让我远离这惶惶不可终日的生活。然而命运之神依然还要考验我,祂又一次给我送来“惊喜”,大一时我体检时,查出身染重病,不得不先休学回家治疗。
  
  治疗意味着需要大笔钱,母亲沉溺毒品,断然不会有钱给我治病,父亲那边更不用说,早已形同陌路。万念俱灰时耳边仿佛听到生命的倒计时针在走动,我奄奄一息的躺在床上,噩梦接踵而来,这大概就是死神一点一点在攫取我的生命吧。我抱怨着,哭泣着,老天爷为何如此残忍,我只是奢望活着,这也要冷酷的剥夺。老天爷确实忘记给我的天使安排任务,却给我送来大慈大悲的观音菩萨,外婆把她从牙齿缝里节省下来的一笔钱塞给我,嘱咐我不要放弃,先去医院把病治好。那天,我抱着她嚎啕大哭好久好久,她没有说话,轻轻地抚摸着我的头。
  
  母亲听闻外婆给了我一笔救命钱,又开始找外婆吵闹,为了防止她不择手段的将这笔救命钱偷走,我只好把这笔钱藏在贴身内衣中,吃饭睡觉一刻都不敢离身,我害怕一觉醒来之后便不见踪影。如果没有这笔钱,生命就有可能就此结束,这是外婆给我第二次生命的源泉,我一定要努力的活下去。住院治疗期间,医生和护士再三交待这需要有人陪护和照顾,但是谁能来帮助呢!母亲靠不住,外婆年事已高更不能来。我只能独自一人面对,幸运的是在医护人员的帮助下,我安全度过这生死劫。
  
  大病痊愈后,我决定兼职打工赚生活费,只为踏平这崎岖的命运之路。母亲依然是老样子,到处找钱吸毒,知道我兼职打工,将主意打到我的头上,频繁的找我索取养育费。每次要的并不多,但我赚的辛苦钱维持自身的生活开销外,并不会有多少剩余,如果我不给钱,又怕她就会去找外婆和亲戚们吵闹,只得偶尔给个两、三百元。
  
  大二时,接到外婆电话,那头她语气凝重地说家里出了大事,母亲吸毒再次被抓,这次会被强制戒毒两年。该来终究还是会来,这一幕在我的脑海里想过无数次,一直追问自己,如果母亲被抓执行强制戒毒后,我会是心情。是惶恐、沮丧、担心、害怕吗?出乎意料我居然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像悬在心中石头放下来了。我甚至长松了一口气,至少在这两年我不需要再担心母亲对外婆的骚扰,而外婆过点安详和平静的生活。
  
  患有轻微老年痴呆的外公接受不了这个事打击,没多久便郁郁而终,老公离世,女儿入狱,让外婆原本就矮小的身躯更加伛偻。外婆一边劝慰在戒毒所的母亲好好振作重新做人,一边要我安心读书,一切有她。为了筹措我的学费和生活费,强势的外婆不惜低三下四到处找人借钱。母亲这些年来没有让她省过心,吸毒成瘾后把外婆当作ATM取款机,伤透老人家的心,然而最期待母亲回家的却又是外婆,她对女儿的思念才让我明白什么才叫可怜天下父母心。然而对我而言,母亲的温情早已磨灭干净,在她强制戒毒的这两年,是我被她折磨这么久以来最轻松的一段日子。
  
  我父亲给外婆家带来的伤害远远不止将母亲推进毒坛,我舅舅也就是外婆的儿子当年因为羡慕姐夫能赚大钱,便选择跟随父亲贩毒赚钱,结果出事被抓,因为不愿意供出父亲,被判入狱数十年。这其间种种恩怨发生在我年幼,所以并不是很了解,关于舅舅的状况是外婆无意间说漏嘴才得知,我觉得很愧疚也不敢过问。女儿吸毒,儿子入狱,这一切的始作俑者都是我的亲生父亲,外婆对父亲是充满怨恨的,然而她并没有迁怒于我,反而用她矮小的身躯替我遮挡住这些年的风风雨雨,如冬日午后暖阳照耀着我前行。
  
  下个月母亲两年强制戒毒期满之日,外婆很高兴,希望母亲出来后能重头开始。我不知道母亲是否已经戒掉毒品,会不会痛改前非重新做人;未来的人生之路将是如何走向,幸福到底离有多远,我很迷茫。但不管未来怎么样,我想我还是会认真度过每一天,为了外婆,为了不辜负这二十年来的努力。
  
  如果可以,我真的希望这辈子、下辈子、永生永世,不要认识任何一个吸毒的人。
  
  编者感言:这是一个年满二十岁的姑娘给我讲述一个心酸的故事,尽管用了很多苦恼、害怕、惶恐等词语,但我并没有感受她对生命的绝望,对命运的低头,她只是渴望解脱,渴望能像平凡人一样好好活着。有一些人生来就需要一直承受苦难,命运多舛,亦如知乎程浩,亦如这位姑娘,然而他们没有认命,而是选择坚强的去面对,甚至发出吼声:“命运嘛,休论公道!”
  
  这位姑娘是被命运之神丢在墙角的一颗卑微的小草,终日不见阳光,在艰难的成长中还要忍受祂的蹂躏和践踏。但她没有选择向命运屈服,反而昂首挺胸,拼尽全力向有阳光的地方生长。鲁迅先生曾经写过,真的猛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苟活者在淡红的血色中,会依稀看见微茫的希望;真的猛士,将更奋然而前行。我想文中的姑娘,应该称得上鲁迅先生笔下的猛士吧。
[责任编辑]杜新忠
杜新忠戒毒网--戒毒门户 权威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