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新忠戒毒网--戒毒门户 权威媒体
联系杜新忠:13757963812 | 网站地图
中国药物滥用防治协会近期会讯 戒毒专家—杜新忠记事
首页 > 当前位置:>预防教育 > 吸毒危害 > 正文
吸毒危害
几名吸毒者给自己的一生算了一笔账
2016-03-11 10:18:30 来自:仪式抵抗 作者:杜新忠转 点击量:

  据2002年加拿大药物滥用中心的一项调查显示,在医疗和刑事法律事务方面,因滥用药物而产生的“社会成本”要达到300亿美元。对某样东西上瘾对个体来说其代价近乎是毁灭性的。一些人依靠犯罪和卖淫来为毒品买单,失去了健康、家庭、自由,众叛亲离。那些目前和曾经吸毒的人们他们的毒瘾究竟花了他们多少钱呢?

可卡因

花费: 60美元/克

450–1,200美元/天

  Jennifer从14岁时就开始在卡尔加里的非法俱乐部里跳脱衣舞,后来搬去了渥太华她也还继续着这项事业。16岁时,她染上了毒瘾。“所有女孩都吸,它能让你嗨一晚上,你能做的就只是一条接一条地吸就好。”

  她的毒瘾在20几岁时愈发厉害,每周所赚得差不多1500到3700美元都贡献给了她的“爱好”。她每天的花销都要在450到1200美元。“我大概从上午3、4点钟的时候睡觉,睡到下午1点左右,其他时间就都是在吸毒。”

  这样的作息时间一直持续到她29岁。

  “考虑到年龄,我想对于脱衣舞娘来说,我已经不够年轻了,而且我在吸毒这条路上已经走太远了。于是我便做起了妓女。”开始到处在街上拉客人,Jennifer说当时她一晚上能赚一千美元。她开始用注射的方式取代直接吸食,因为这样更带劲儿。

  她还开始通过给别人携带毒品来赚取毒品,因为卖淫和诈骗她被判入狱7年。大概4年前,她开始在杂货店里行窃。她说,“大多都是肉和芝士”,她还说在黑市里卖肉也是可以赚一些的。“一块烤肉25美元,你可以从中赚12美元…一天可以偷将近16块烤肉。”

  前两年,Jennifer开始尝试停止吸毒,虽然有的时候还是会犯瘾。她与那些遭受过暴力虐待的女人们一起做些外展工作,对抗那些伤害女人的事情,最近还为一个女人出庭指证强奸犯。目前,Jennifer依靠社会救济生活,虽然那些诱惑还在,但她会努力让自己不再去做违法的事。“我今天早上还在想前不久发生的一件事,那天我碰到了一个朋友,她告诉我她有多少货,她入店行窃时感觉有多棒…而我只是转过身走开了。”

氢吗啡酮

花费: 4毫克3美元

75美元/天

  Sean LeBlanc 43岁的时候跟女朋友住在渥太华一间很小的公寓里。过去他有一份不错的工作,感情关系也很稳定。如今一想到过去的那段时光他依然“感到痛苦”。LeBlanc是在9年前,怀孕的女友因吸毒过量淹死在浴缸中后,便开始注射氢吗啡酮(也叫双氧吗啡),这种反应迅速的强效止痛药的。那时候,他还是美国圣保罗大学的一名大龄学生,还在弗雷德里顿做DJ。

  女友死后一个星期,“一个男人给了我满满一盒双氧吗啡,当时那正是我想要的。它可以让我暂时忘掉一切。”但是双氧吗啡的药力只能持续5、6个小时。两个星期之间,LeBlanc说他就沉迷在毒品中不能自拔了。过去他还只是在勺子里放一片,而现在他需要更多计量来保持状态。一般得5片才能达到跟过去一样的感觉。毒瘾最严重的时候,一天甚至服用160毫克。这也意味着他要给自己注射40次。

  “要是我一天没有花上100美元,那一定是个不错的一天。”他说他不再去上课,后来被学校开除,也丢了工作,最后只能凭借在大型连锁店里偷东西维持生计。

  LeBlanc说除了大麻,还有偶尔一定剂量的美沙酮外,他不再服用那些有害的药物。他开始为其他有毒瘾的人做一些外展工作。他在阿片的花费上做了一个“保守估计”,大概是20万美元,这还不包括买可卡因、酒,还有迷幻药上的花费。

  “即使只是想想,这一切都仍然让我感到心碎。”

花费: 50美元/天

海洛因

花费: 220美元/克

  今年已经58岁的Rick Sproule在他12岁的时候便开始喝酒。到了16岁,他就完全算得上是一个酒鬼了。在他酒瘾最严重的那段时期,他一天就可以喝掉一瓶20-30盎司的朗姆酒,外加20几瓶啤酒。“我过去还常常自己酿啤酒,所以我这的party就从来没有断过。而我的身体素质也急转直下。”

  那是在80年代,他做了一份每小时5美元薪水的厨师工作,把一半的钱花在喝酒上。他说其实是食品行业“成就了酗酒和嗑药。”住在温哥华期间,Sproule还吸食海洛因。花费要在每克225美元,而他一天吸食的量的钱就要达到375美元。

  “非常贵,它让你意识到你只能通过抢劫来维持”(不过他说他并没有抢劫过)“我当时也可以算是一个中产阶级了,有家庭,有事业,有退休储蓄金。”而现在全都没了。“我四个月就花了1万美元。”

可卡因

花费: 60美元/克

225美元/天

  Steven第一次吸可卡因时只有16岁,形容当时的感觉“棒呆了”。“刚开始那感觉真得太不可思议了。”当时他还只是个少年,要花60美元来买一克粉儿,然后跟朋友们一起吸。没有钱,他们就偷一些电子产品、首饰,甚至是平底锅卖了钱再买毒品。

  年龄再大些的时候,他开始工作来支撑他的毒瘾之旅,每天花225美元买4克已处理的可卡因。他注射氢吗啡酮来降低可卡因的快感,避免患“可卡因性精神病”。

  “当你吸了很多的时候,你得找一个能让你冷静下来的方式,注射了阿片后会让你昏昏欲睡。”差不多7年前,他被确诊得了艾滋病,原因是使用了不干净的注射器。他说他的兄弟也跟他状况一样。有一段时间,他都睡在街上。他说现在得到了一份残障保障金,每个月差不多有820美元,会花两百在可卡因上,但他说他已经在降低用量了,因为他已经真的“累了”。

  Stenven说光是在可卡因上的他花的钱就至少有15万美元。

[责任编辑]杜新忠
杜新忠戒毒网--戒毒门户 权威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