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新忠戒毒网--戒毒门户 权威媒体
联系杜新忠:13757963812 | 网站地图
戒毒专家—杜新忠记事 酒精成瘾患者综合评估/干预研究志愿者招募
首页 > 当前位置:>预防教育 > 吸毒预防 > 正文
吸毒预防
不安全依恋如何影响物质使用?
2018-07-04 22:12:28 来自:唧唧堂 作者:夏火华 点击量:
  本文是针对论文《物质使用与人际依恋安全之间纵向联系的元分析(A Meta-Analysis of Longitudinal Associations between Substance Use and Interpersonal Attachment Security)》的一篇论文解析,该论文于2018年5月发表在《Psychological Bulletin》。作者为Catharine E. Fairbairn, Daniel A. Briley, Dahyeon Kang, R. Chris Fraley, Benjamin L. Hankin, 和 Talia Ariss。
  
  研究背景与问题提出
  
  亲密的社会关系对人们的情绪、动机以及行为有着强有力的影响。一段亲密关系的开始总是令人情绪高涨,而一段关系的结束则会让人的情绪出现毁灭性的低谷。有时,为了维持一段亲密关系,人们可能出现严重的认知扭曲和不合理的行为模式。许多研究人员记录到,人们对成瘾性物质与对依恋对象表现出的情感、认知和行为模式相似。
  
  同时有研究者提出支持成瘾的心理、生理过程与亲密关系发展维持的过程存在一定的重叠,认为不安全的亲密关系可能是成瘾的易感因素。虽然有理论围绕亲密社会联系与成瘾过程展开,但是缺少对人际依恋与物质使用关系的系统性分析。本研究通过对追踪样本的元分析来探究依恋与物质使用之间的关系,考察不安全依恋取向的是否是物质使用和物质使用问题增加的危险因素。
  
  本文有以下几个研究目的:(1)确定人际依恋与物质使用是否存在显着的横向相关并估计效应的大小;(2)确定依恋和物质使用之间是否存在显着的前瞻性相关性,即较早的时间点测量的依赖能否预测稍后时间点测量的物质使用,或相反的关系;(3)检查是否存在一个交叉滞后关系,即分析了自相关之后,变量如何预测另一变量;(4)最后,分析依恋和物质使用之间相关的调节变量,包括物质使用的测量的特点、依恋的测量的特点、以及研究人群的特点。
  
  数据来源与处理
  
  数据搜索:(1)通过搜索“依恋”加“酒精”“饮酒”“物质”“成瘾”等关键词,在PsycINFO和EBSCO数据库中搜索相关文献。方法限制为“纵向研究”或“前瞻性研究”。搜索时允许关键词出现在记录中的任何地方,搜索包括未发表的文章。(2)文章一旦满足纳入标准,所有引用该文献的文章会被检验确定是否满足条件。(3)检查最近几篇关于关系质量/依恋和物质使用综述的参考文献部分。
  
  纳入分析的文献需要满足以下几个条件:(1)研究直接评估物质使用或物质使用问题。物质可以包括任何滥用物质,包括(但不一定限于)酒精、大麻/大麻、尼古丁/烟草、兴奋剂等;(2)采用至少一项评估人际依恋的测量。测量的依恋对象可以是父母、家庭、亲密的朋友等;(3)这项研究需要是纵向或前瞻性研究,必须包括允许估计至少一个纵向效应大小的测量。
  
  研究特征由第一作者和研究助理进行编码。以下特征被编码:1)样本量;2)出版年份;3)收集数据的国家;4)在研究开始时参与者的年龄;5)依赖和物质使用测量之间的时间延迟;6)参加者的总体种族组成;7)特异性药物(例如,酒精,尼古丁,…);8)物质使用的评价模式(例如频率、数量、问题/ SUD症状);9)特定的依恋对象;(10)评估不安全的依恋维度(一般不安全、焦虑不安或回避不安全);(11)测量依恋的方式。编码者之间的分歧通过讨论解决。效应量大小由第一作者和第二作者编码,182个效应量随机选择子集由研究助理重新编码检验。
  
  效应量计算:本研究的元分析基于七种类型的效应量估计。(1)依恋和物质使用的横断相关;(2)时间1的依恋与时间2的物质使用的相关;(3)时间1的物质使用与时间2的依恋的相关;(4)时间1的物质使用与时间2的依恋的交叉滞后关系(控制了时间1的物质使用);(5)时间1的物质使用与时间2的依恋的交叉滞后关系;(6)时间1与时间2物质使用的自相关;(7)时间1与时间2依恋的自相关。通过计算半偏相关作为交叉滞后的关系。
  
  元回归模型:按照SEM框架建立随机效应元分析模型。使用Mplus统计软件来拟合包含聚类标准误差的元分析结构方程模型。检验了效应量的同质性,并在模型中直接检验了调节变量(参与者年龄、评估时间间隔、依恋类型、样本数量等)。通过漏斗图检验发表性偏倚。
  
  研究结果
  
  通过文献检索最终得到34个符合条件的研究,总共包括56721个样本量,研究时间跨度从一个月到20年(M=3.8 years)。共计算665个效应量,包括65个横断相关,297个前瞻性相关,175个交叉滞后相关。
  
  初步分析表明,所有7种效应量类型的效应大小均存在显着的异质性,即研究与研究之间存在系统性差异。通过漏斗图检验发表性偏倚,漏斗图中效应量均匀分布在平均值周围,说明不存在严重的偏倚。对于大多数类型的效应量,没有证据表明出版状态或效应大小的标准误差(PEESE模型)会显着调节效应量大小。
  
  分析横断相关,得到依恋与物质使用存在显着的横断相关(r12=?.16, 95% CI=?0.19 to ?0.12),说明同一时间下,依恋关系更不安全的个体更可能存在物质使用的情况。前一个时间的依恋与后一个时间的物质使用存在显着的前瞻性相关(r =?.11, 95%CI=?.14 to ?0.08)。
  
  通过交叉滞后的效应量分析,发现出现低的依恋安全在时间上比物质使用的增加要早(r=?.05, 95%CI=?.06 to ?.04)。进一步分析发现从较早的依恋到时间上较晚的物质使用的路径显着比较早的物质使用到较晚依恋的路径更强。同时,发现了多个调节变量的调节作用。例如,年龄的调节作用:被试年龄越大,物质使用与依恋之间的相关越弱。结果说明不安全的依恋可能是物质使用的易感因素。
  
  原因探讨
  
  这一元分析的结果对于理解物质使用和关系问题之间的联系具有重要意义。研究人员长期以来都记录到物质使用与关系问题之间存在稳定的相关。这种相关往往被解释为物质使用对亲密社会关系存在损害作用。而事实上,很少有证据证明物质使用会带来关系的困扰。而元分析的结果说明人际依恋能够成为物质使用与物质使用问题风险的早期预测指标,暗示着不安全的依恋可能是导致成瘾的风险因子。
  
  与其他药物类别相比,不安全依恋和物质使用之间的联系对于尼古丁/烟草尤其强烈。虽然目前不能说明这种影响的原因,但有研究人员认为尼古丁与其他物质相比,对负性情绪(如压力和焦虑)具有特别有力和有针对性的影响。依恋关系的主要功能之一是调节负性情感。在依恋关系中不能满足情感调节需求的个体可能通过使用尼古丁缓解他们的负面感受。不安全依恋和物质使用之间的关联随着年龄的增长而减弱。这一发现的可能的解释是,随着个人年龄的增长,社交网络的规模越来越大,潜在地减少了对个体依恋关系的依赖。
  
  本篇综述是对依恋与物质使用之间关联的第一次定量检验。尽管存在显着的前瞻性关联,但这样的结果并不一定表明依恋与物质使用之间存在因果关系,只有实验设计可以用来推断因果关系。纵向研究的元分析结果表明,不安全的依恋关系可能在时间上先于物质使用,但是不能排除存在能够解释这种联系与依恋相关的和物质使用相关的第三变量的可能性。
  
  原始出处:
  
  Fairbairn, C. E., Briley, D. A., Kang, D., et al. A meta-analysis of longitudinal associations between substance use and interpersonal attachment security. Psychological Bulletin(2018), 144(5), 532–555.
[责任编辑]杜新忠
杜新忠戒毒网--戒毒门户 权威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