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新忠戒毒网--戒毒门户 权威媒体
联系杜新忠:13757963812 | 网站地图
2020年全国药物滥用防治研讨会暨中国药物滥用防治协会第十九届学术会议 戒毒专家—杜新忠记事
首页 > 当前位置:>戒毒研究 > 吸毒与女性 > 正文
吸毒与女性
一个美国护士的成瘾和康复故事
2019-06-24 09:50:40 来自:Healthline.com 作者:Leah Campbell 阅读量:1

  萨曼莎在开始使用控制药物之前,已经做了两年半的护士。但当她开始的时候静脉注射的阿片类药物。“我直接选择了更强的药物,因为我觉得我的医学知识会让尝试更危险、更刺激的东西变得更安全。”她说,这一点值得注意,因为这类药物滥用在医疗专业人士中更为常见,因为他们可以获得针头和血液,并感到舒适。不过,她并不是一开始就想成为瘾君子。事实上,她说,她第一次从医院把一种受控物质带回家是一次意外。
  
  “当我下班回家换衣服时,我意识到我的口袋里还有剩余的静脉止痛药。”她把药放在她的药柜里,起初不确定她要用它做什么。她解释说,在她决定用胰岛素针给自己注射药物之前,它在那里呆了一个星期,主要是出于好奇。“当药物进入我的血液时,我真的跪倒在地,感觉生命中的所有痛苦都在从我身上消失。就是这样。这足以让我走上毁掉我职业生涯的道路。”
  
  解决医学领域的成瘾问题
  
  哈泽尔登贝蒂福特基金会卫生保健专业人员项目副主任、护士专业人员项目主任、注册护士卡佩尔表示,医院工作人员的成瘾率与普通人群大致相同:约为8%至13%。曾几何时,医疗工作者使用受控物质的风险更高。“这甚至早于阿片类药物危机,”卡佩尔最近告诉健康热线。“但现在,这一比例已经趋平稳,医疗机构在积极采取保护措施方面做得更好。”但这就足够了吗?
  
  有志者事竟成
  
  萨曼莎解释说:“医院已经制定了许多方案来避免滥用受控物质。“但它们非常容易四处走动。”大多数医院都有一个获取受控物质的多因素系统。它们需要指纹扫描和代码才能从一台通常也有摄像头的Pyxis机器上取回药物。第二名护士应该见证并签字,证明药物已经用完了,任何多余的药物都被适当地丢弃了。
  
  萨曼莎说:“然而,众所周知,护士人手不足,他们很少有时间从头到尾守在一旁,看着协议的完成。”“尤其是考虑到其他员工要求你亲眼目睹他们一天浪费无数次药物。”
  
  她解释说,医疗专业人员发现的另一种规避这些协议的方法是,给病人的药物剂量比医嘱的小。“例如,医生可能会给病人开1毫克吗啡,但是上瘾的医护人员可以很容易地给他们一半的剂量,剩下的留给他们自己。”
  
  美国罗莎琳德富兰克林医学与科学大学急诊医学教授兼主席、美国急诊医学学会创始成员之一的Leslie Zun博士表示,这种类型的接触既罕见又困难。
  
  他解释说:“在医院里,人们很难接触到受控物质。”“这些物质得到了很好的控制和监测。必须有人做一些欺骗性的、非法的或不适当的事情才能获得访问权限。当然,有遗嘱就有办法。但我不认为医院会让这样的药物转移变得容易。”他们可能不容易做到,但正如萨曼莎所指出的,这当然是可能的。
  
  被抓到
  
  萨曼莎在工作中,在两个不同的州的两家不同的医院里,多年来一直在滥用受控制的药物,直到最终被发现。“一位护士同事怀疑我们一起浪费了药物,就通知了护士长,他们在医院里对我展开了正式调查。”
  
  她在调查结束前辞职了,但医院还是通知了护理委员会。她说:“他们提出,如果我同意许多条款,就可以保留我的驾照。但经过几个月的权衡,我决定放弃我的驾照。”她说,当时她正在与严重的抑郁症作斗争。“我不想为了保住一份可能会让我重新走上药物滥用之路的职业而打一场漫长而昂贵的官司。”但在这期间,她说,“我从未接受过一次随机的药物测试。甚至在我被怀疑滥用之后也没有。”
  
  测试或不测试
  
  显然,这并不罕见。事实上,福克斯电视台最近播出的《住院医生》(The Resident)节目就强调了医院工作人员滥用药物的问题,并指出大多数医院不会随机对医生和护士进行测试。“我认为他们通常使用的是适合进行职责评估的方法。”“大多数医院在招聘员工时都会进行测试,所以他们知道自己当时是干净的。对于随机测试,你必须考虑你要测试谁,为什么要测试,什么时候测试,以及测试的成本。对大多数人来说,只有在有明确的担忧理由时才这么做才更有意义。”
  
  但萨曼莎认为,随机的药物测试可以更好地保护病人,并导致有药物滥用问题的医疗专业人士更早被发现。她说:“医院需要更频繁地进行药物检测,以确保问责制。”“我们的服务人员接受测试,因为我们国家的安全掌握在他们手中,然而,生命每天都掌握在医疗提供者手中,而医院选择不进行药物测试。”
  
  多年来,萨曼莎的观点已经被提过很多次了。《纽约时报》(The New York Times)在2014年发表了一篇专栏文章,呼吁对医院工作人员定期进行药物检测,重点报道了那些在医院里被滥用药物的专业人士伤害的患者。但在那之后的几年里,当更多的医院实施随机药物检测政策时,似乎没有发生更大范围的变化。
  
  在某种程度上,萨曼莎说她理解其中的原因。她解释说,如果医院意识到任何问题,“他们应该对患者记录展开调查,这些记录应该保密,以确保不会对患者造成伤害。”这需要时间和金钱,而他们没有,所以我理解他们在采取行动时的犹豫。”
  
  但这种犹豫是否会将更多的病人置于生命危险之中?
  
  获得治疗
  
  除了必须在发现医院工作人员在工作中使用药物时展开调查外,下一步该怎么办的问题依然存在。“许多医院的医疗系统都有健康委员会,为有药物滥用问题的人提供帮助。有很多机会可以得到帮助。”“但首先你必须承认你有一个问题。”
  
  不过,他承认这方面存在障碍。“医学专业人士知道,即使他们得到了帮助,他们也经常冒着执照和实践能力的危险站出来。因为这样他们就会受到监控。”当萨曼莎想要停止使用药物并寻求帮助时,这是她不愿站出来的障碍之一。
  
  “我最大的恐惧是,我将失去我努力工作的一切。我在极度贫困的环境中长大,完成了大学学业,并在医院里帮助他人时茁壮成长。在我搬到一个新的城市后,我的大部分友谊都是在我的工作场所建立起来的。我就是这样付账单的。我的职业生涯是我自我认知的重要组成部分。我知道,如果我承认我有多么上瘾,我基本上就会毁掉我为之努力的一切,”她说。
  
  即使对医学专业人士来说,消除医院环境中围绕精神健康问题和成瘾的污名仍然是很有必要的。“这就是不平等。如果你说你有糖尿病,就不用担心了。你不必解释你可以安全地照顾病人。”“但如果你说自己患有躁郁症,或者正在戒毒,天哪。突然有一种恐惧,你不能照顾病人,因为你明显受损了。我认为这有很大的问题。它真的没有遵循良好的医疗实践。”
  
  卡佩尔同意,消除这种污名是让药物滥用障碍的医学专业人士得到他们可能需要的帮助的最好方法之一。卡佩尔说:“如果一个组织对如何处理出现的问题有一套很好的政策,他们会定期在内部会议上公开谈论可用性、资源和项目,并鼓励员工寻求帮助,人们就会更容易提出要求。”
  
  她指出,如果医院积极地让他们的员工知道,一旦他们康复了,他们就能保住自己的工作,无论这份工作是什么,这一点尤其正确。
  
  发生了什么事
  
  萨曼莎说,她从来没有觉得这些东西对她有用。“我感到如此孤独,好像我不能在不毁掉我整个职业生涯的情况下与任何人交谈。我希望在这种情况下有更多的医疗服务提供者支持团体,以及更成功地获得治疗,希望在治疗后仍然能够继续拥有生活和有意义的职业,”她说。
  
  相反,当真相最终大白时,她真正感到羞愧的是。她解释说:“护理委员会发布了一份简报,列出了所有对他们采取行动的医疗专业人员的执照。”“在我看来,这似乎是不必要的公开羞辱。”
  
  她解释说,医疗机构已经有义务在雇用医生和护士之前检查执照。“所以,发布一份社区通讯,仅仅是为了避开那些已经经历了很多痛苦的人,这对我来说真的很令人不安,而且适得其反。”
  
  一个新的开始
  
  今天,在失去驾照几年后,萨曼莎清醒了,开始了她在医学领域之外的新职业道路。她说她很开心,一切都很好。“我建立了一个强大的支持体系,结了婚,生了孩子,学会了如何在日常生活中重新感受和发挥作用,最近我在企业界找到了一份很棒的工作。”
  
  但这并不意味着一切都很容易。“我仍在努力原谅自己犯下的错误,我认为这种情况将持续很长一段时间。但我每天醒来,我试着做一个比前一天更好的人。我试着提醒自己那些成功的事情,这样我就能平息我的恐惧,慢慢重建我的自尊。这是一个过程,但我不会放弃。”
[责任编辑]杜新忠
杜新忠戒毒网--戒毒门户 权威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