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新忠戒毒网--戒毒门户 权威媒体
联系杜新忠:13757963812 | 网站地图
2018年全国药物滥用防治研讨会通知(第一轮) 戒毒专家—杜新忠记事
首页 > 当前位置:>戒毒研究 > 吸毒与青少年 > 正文
吸毒与青少年
有一种婴儿叫毒品婴儿,有一种孩子叫吸毒者的孩子
2017-08-07 20:30:49 来自:知乎 作者:陈敏 点击量:
  这个世界上有这么一份不需要选拔和面试就能上岗的职业,其职员需要有足够的责任心、耐心,以及充沛的体力。必须身兼数职,如金融、烹饪、医疗和文艺能力。日复一日都是满负荷的工作量,在狭小的办公环境里奔波不停。同时为了与客户搞好关系,还必须有高超的沟通技巧,甚至会通宵加班。而这份工作是一年365天无休,更不用说什么国家法定假日,通通都没有。
  
  这样的工作强度和工作能力,你一定认为薪水肯定是天价,但我告诉你这个不会有任何收益。聪明的你,应该猜到这是什么工作,没错这就是为人父母。尽管工作如此辛苦,却并不妨碍他们乐此不疲。然而并不是所有父母都有这么伟大,有那么一些人,不仅不尽父母之责,却还要因自己的过错,给孩子带来无尽的苦难和痛苦。
  
  毒品婴儿
  
  2011年1月,浙江省人民医院儿科迎来一个怪异的早产新生儿,该宝宝明显与众不同:情绪特别激昂,异常兴奋,歇斯底里似的尖声啼哭,又好像想睡觉般的哈欠不断,同时嘴唇有过度的吸吮动作,呼吸急促,四肢不时颤抖,有惊跳和间歇性抽搐。
  
  医院通过给该宝宝做头颅核磁共振检查,发现其脑室周围有点状出血。医生凭着职业的敏感和以往的经验,判断宝宝的一系列表现可能是一种毒瘾的发作,极有可能是一个“毒品婴儿”。经过仔细查问,最终得到证实,孩子母亲果然在怀孕期间有吸食毒品的经历,并已产生了依赖。
  
  毒品婴儿一般是指吸食传统毒品(海洛因、快克可卡因)的女性成瘾者,通过受孕、妊娠、分娩而得到的婴儿。又名海洛因婴儿、快克婴儿或是可卡因婴儿。

美国是海洛因、可卡因滥用大国,上图是1971年,一名美国孕妇正在给自已注射毒品的情景。海洛因婴儿、快克婴儿或是可卡因婴儿名词最早就是由美国人率先提出的。
  
  目前在我国,毒品婴儿也时不时有曝光,前文所说的浙江省人民医院收治这类出生就有毒瘾症状的毒品婴儿已经不是第一例,国内其它医院近年也屡有这样的病例报道。
  
  吸毒母亲在孕期吸食毒品,让胎儿受到毒品的直接侵害,通过胎盘或血液引发腹中的胎儿遗传基因突变,成为畸胎。或是直接令胎儿中毒,抑制胎儿的呼吸中枢造成死胎。即使在腹中躲过死亡,他们还要面临几大生死难关。

  
  首先就是早产一关,毒品婴儿基本都是早产儿。由于不足月出生,婴儿体重严重偏轻,他们需要3个月的时间调养,才有可能达到正常婴儿的体重,脱离死亡危险。
  
  其次这些婴儿生下来基本都会有毒瘾症状,经常会从过度亢奋状态转为呆滞。加上毒品对胎儿脑组织的损伤,更容易让此类新生儿的病死率和神经系统后遗症的发生率大大提升。
  
  最后由于婴儿在吸毒母亲腹中的脑部发育过程中,受到毒品的侵害,造成大多数“海洛因婴儿”、“快克婴儿”在长大后智力比普通人低、且容易行为异常。最让人痛心的是,一些吸毒女性本身又是艾滋病感染者,通过母婴传播,让自己的孩子携带HIV来到这个世界。
  
  你能想象一个刚出生的婴儿,一直不停地打着哈欠,流眼泪,流鼻涕,全身颤抖,抓狂地用歇斯底里似的尖声啼哭,仿佛告诉大人,此刻他是多么的痛苦。这正是这类毒品强烈且痛苦的戒断反应,海洛因的戒断反应是多么痛苦的。

  
  当海洛因婴儿出现此类戒断反应,如果不能及时处理,就有可能呈现窒息、痉挛状态,甚至死亡。而此时,如果直接哺乳,婴儿会拒绝吸食。通常需要吸毒母亲先吸食毒品,婴儿才肯含带毒品的乳汁,否则会一直哭闹不止,危及生命。
  
  吸毒者的孩子
  
  如果不是母亲的不负责任,南京小女孩李梦雪和李彤,今年应该快乐度过六岁和四岁的生日。然而她们的生命最终定格在2013年,并且以最残忍的方式离开了这个地狱般的人间。
  
  2013年6月21日9时许,南京市江宁区某社区民警王平元上门走访辖区管制的吸毒人员乐燕(女,22岁),却发现家中无人应答,手机又处于关机状态。王平元觉得事有蹊跷,便叫来锁匠将门打开。
  
  当人们走进屋里看到的是,1岁的李梦虹躺在床上,3岁的李梦雪则在卧室门口,均已没有呼吸。姐姐似乎想用尽力气打开门,但没有成功。门缝里是被母亲塞上了尿布,有人试了试,才发现即便是成年人,也要费很大劲才能推开。

  
  当警察抓获吸毒母亲乐燕时,才了解到其为了出去吸毒玩乐,狠心将两个年幼的女儿反锁在家中长达五十多天。当两个小女孩吃完妈妈留下的少量水和食物时,在饥饿的驱使下,竟然去马桶里找粪便充饥。在她们最后的日子里,曾有邻居隐隐约听到,她们彻夜拍门喊妈妈的声音。
  
  这已经不是乐燕第一次这么狠心对待孩子,上次她用同样的手法,将孩子反锁在家中,离家一个多星期。庆幸的是很很快就被人发现,没想到时隔不久很快就有了第二次。只是这次,两位小女孩子再也没有逃过命运的摧残,活生生饿死在家中。
  
  当人们抱起两个孩子的幼小躯体时,才发现这是两具早已经被风干的尸体,很轻很轻。抱着她们的人,在旁人看来像是在捧着一堆毫无重量的棉花。

  
  死去的小女孩们不明白,为什么如此繁华的都市,却如同地狱。在她们生命的最后,相信每分每秒都是一种煎熬。那位原本生她们,养她们的母亲,怎么会如此狠心,将孩子们锁在家中,一走了之。那一晚,小女孩们彻夜拍门喊妈妈的时候,心中是多么的绝望和痛苦。
  
  讽刺的是这位吸毒乐燕母亲被抓 ,以故意杀人罪一审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时。却因为再次怀孕,暂予监外执行。这次腹中的胎儿,又会何去何从,没人能知道答案。
  
  生育权
  
  这段时间,有位美国女士突然火了,她叫Barbara Harris。近二十年来奔走疾呼,只为一件事,就是让吸毒女性不要怀孕生孩子。她并不是无缘无故的要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上,这是在她与丈夫收养第四个毒品婴儿后,做出的一个重大决定。

  
  在Barbara Harris女士看来,那些连怀孕都要吸食毒品的女性,不配有生育权,因此希望通过立法绝育吸毒女性,具体是:”曾经在孕期吸毒生下孩子的女人,都要被强制绝育,或者必须长时间避孕,“很显然政府不会通过这项明显侵犯生育权的法律法规。
  
  既然法律走不通,她又想到一个方式,用金钱买断吸毒女性的生育。尽管背负很多骂名,如希特勒,但她并不在意。Barbara Harris女士在接受采访说过一句话,“孩子们有权利不沾一点毒品、健健康康地生出来。瘾君子有人权,孩子更有人权。”

  
  其实任何一个见过这些生下来就有毒瘾或是畸形的毒品婴儿,都能理解这位女士的举措,甚至也会跟她一样,恨不得让所有吸毒者绝育。
  
  与乐燕一样,很多吸毒者因各种意外(很少会特意备孕)生下孩子后,并不会有多少责任心去抚养。她们要不就是丢给年迈的父母,就是想到出售(吸毒母亲乐燕,曾经就有打算,用10万元卖掉女儿,不过最终因为各种原因没有成功)。如果上述办法都行不通的话,她们就会将孩子抛弃到社会,造成宝宝无辜死亡。

  
  相信每个了解过毒品婴儿和吸毒者的孩子悲惨经历的人,心中都会充满愤怒,支持这位Barbara Harris女士的举措。然而她这种做法确实并不那么合法,甚至可以说侵犯吸毒者的生育权。但是我们也要看到,这些毒品婴儿,吸毒者的孩子来到这个世上,给他们最多的却是苦难和痛苦,甚至是一辈子。
  
  我无意引战这个充满争议的话题,但是这里呼吁那些吸毒的情侣、夫妻:
  
  在没有戒毒之前,请不要怀孕生孩子。
  
  在没有戒毒之前,请不要怀孕生孩子。
  
  在没有戒毒之前,请不要怀孕生孩子。
  
  不要让可爱的小天使们,来到这个世界受罪。

链接:南京被饿死女童母亲:曾带着孩子去吸毒
  
  一个自己从来没有得到过爱的人怎么才能给别人爱。我真的很想我的两个女儿,我要慢慢地赎罪。把所有的罪过赎完了,我要做一个真正的人,做一个好人。
—乐燕
  
  昨日的庭审上,除了一次乐燕认为公诉人举证不实外,对于每次法官给她的发言机会,她均表示“没有意见”。法庭询问阶段和最后的陈述,是乐燕说话最多的时候。
  
  曾带孩子去按摩店吸毒
  
  乐燕说,在男友李文斌被抓后,社区总共救济她4000多元,她的母亲和男友李文斌的外婆分别给她1000元左右的钱。平时她总是出去吸毒,但是因为吸毒对孩子不好,她只带过孩子去吸毒的按摩店一次,其他时候都是她单独去的。
  
  在4月17日大女儿跑出来求救之前,她也曾委托邻居代为照顾孩子。
  
  “后来怕有风言风语,我就自己带。”乐燕说,她只要出去玩,就会独自把孩子留在家里。一开始出去玩两三天,后来就一个多星期不回家。每次离家,她会留够两孩子吃两三天的食物,一般都是面包和鸡蛋糕。
  
  “像有种诱惑一样,就想出去玩。”乐燕说,4月17日出事那次,她已经离家有近两个星期,若不是王平元警官找到她,她还不会回去。
  
  离家期间7次找民警要钱
  
  最后一次离家是在4月底。乐燕说,外面的朋友打电话找她吸毒,她已有一个多星期没有出去,“抵挡不住诱惑”。
  
  这次,乐燕给小女儿洗了澡,除了乐燕母亲来买的三辉麦风小面包,她又出去买了一些蛋糕回来。这样可以供两个孩子吃四五天左右。临走时,两个孩子精神状态很好。
  
  为了怕女儿爬到窗户上,或者跑出去,乐燕用布条缠住窗户,用尿不湿夹住卧室的门,她自己也供述,两个女儿从里面打不开房门,她们自己是出不来的。
  
  据民警勘验现场,在她们的卧室床下,遗留了27个小面包塑料袋。小女儿临死时,手里握着空空的水壶。
  
  这一走,乐燕再也没有回来,期间,乐燕去过很多地方,有网吧、小旅馆、按摩店等,但都离家不远,有时她就在距家几百米的地方玩。
  
  为什么中途没有回家?对此,乐燕称,她没有意志力回家。有次,她在一个店里看到店主的侄女跟她大女儿很像,那个女孩的手被夹了,她就想到自己的女儿,当时哭得很厉害。
  
  “但是仍没有意志力回家。”乐燕说,每次吸完毒就会想到孩子,有时睡觉做恶梦,梦到孩子被困家里饿死的情景,但是因为毒品的诱惑,只想在外面玩。
  
  另外,在此期间,乐燕总共7次找社区民警王平元拿钱。每次她都骗王平元说孩子在家好好的,但事实上她知道不好。有一次,男友李文斌的外婆跟乐燕要钥匙,她也没有答应。
  
  “毒品诱惑感觉时间过得慢”
  
  “主要是毒品的诱惑,感觉时间过得很慢,就不想回家。”乐燕说,她从14岁开始接触毒品,跟李文斌在一起2人花在吸毒上面达十万多元,目前住的房子也已经抵押出去了。
  
  如果没有吸毒,乐燕认为自己家里将什么都不缺,十分充实。
  
  据李文斌的亲属证实,三四年前,李文斌家空调、冰箱、彩电等各种家电都有,而如今家里空空如也,能变卖的都已变卖。
  
  “这个事情让我认识到毒品再也不能沾了,害了我,害了孩子。”乐燕说。
  
  在法庭陈述阶段,乐燕说:“有好多心态很想说,包括我也反思自己做的事。一个自己从来没有得到过爱的人怎么才能给别人爱。我犯下的错真的太大太大了,我真的很想我的两个女儿。我已犯下了错不可能有后悔药吃,只能国家给我制裁,我要慢慢地赎罪。我也很希望以后好好地做一个人吧,以后把所有的罪过赎完了,我要做一个真正的人,做一个好人。再也不想犯错了,这辈子都不想再犯错了。”

[责任编辑]杜新忠
杜新忠戒毒网--戒毒门户 权威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