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新忠戒毒网--戒毒门户 权威媒体
联系杜新忠:13757963812 | 网站地图
2020年全国药物滥用防治研讨会暨中国药物滥用防治协会第十九届学术会议 戒毒专家—杜新忠记事
首页 > 当前位置:>戒毒治疗 > 治疗综合 > 正文
治疗综合
来自校园物质使用障碍的教训
2019-09-06 10:57:00 来自:医脉通 作者:Catherine R. Lucey, M.D 阅读量:1
  每天,美国有大约174人死于药物过量,而阿片类药物是最常见的元凶。其中,2017年的一位死者是我们学校,即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UCSF)医学院的一名学生。他的直接死因是海洛因过量,但分析这一死亡事件后,一门隐藏的、关乎生死的隐性课程(hidden curriculum)却浮现出来——与这名学生接触的过程中,针对他的阿片类物质使用障碍(OUD),很多医生提供了善意的、但却与循证医学证据大相径庭的建议。
  
  死亡事件
  
  死者J先生并非平庸之辈。他生活在一个有爱的家庭,热爱音乐、大自然及摩托车。他会在解剖实验室多呆一段时间,重新分解标本,以帮助同学澄清解剖学结构。他学习很好,经常提起自己对医学院的热爱。这是学校方面知道的。
  
  学校不知道的是,J先生在上学期间因治疗疼痛而罹患OUD,过去曾因物质滥用并发症接受急诊治疗。在康复项目、丁丙诺啡短期治疗及12步干预项目的帮助下,J先生的OUD问题得到了缓解(remission),这一状态持续了6年。
  
  死亡2周前,J先生因为一起摩托车事故造成的轻伤在急诊接受诊治。尽管已有大量证据显示,阿片滥用与医生的疼痛管理处方关系密切,但遗憾的是,急诊科医生还是给J先生处方了阿片类药物,而非那些没有成瘾潜力的镇痛药。
  
  死亡3天前,J先生的室友发现其行为怪异,遂与J先生当面对质,成功地让其与父母取得了联系,并将其护送至学生健康中心。然而,J先生并未向自己的室友、接诊医生及父母坦陈近期使用阿片类药物的情况。
  
  死亡1天前,J先生通过了一门考试。在学生及管理部门的提醒下,辅导员就抑郁及自杀倾向询问了J先生,但J先生均予以否认。他说,自己只是单纯感觉不好,正在看病。当晚,J先生死于海洛因过量。
  
  启示
  
  通过这一死亡事件,我们所得到的教训对所有医学院校均有意义:一方面,我们必须培训下一代医生,将OUD视为一种慢性的、可能危及生命的疾病加以治疗;另一方面,我们还需要准备好面对一个残酷的现实:下一代的医生中,有一些人其实已经罹患OUD,可能处于活跃期,也可能已经暂时缓解。
  
  参考美国26-34岁人群的海洛因及阿片类处方药滥用率,全国91,391名医学生中,可能有1,900人存在此类问题。我们认为,医学院校可以开发某些系统,主动识别、评估、支持、转诊及监测那些罹患OUD的学生,正如对待那些存在威胁生命的精神障碍的学生一样。
  
表1 医学院校的隐性课程:阿片使用障碍(OUD)
  
  结语
  
  患者安全及质量运动教育我们,仅仅在同行评审期刊发表文章,并期待所有医生都能灵活调整自己对于不同疾病的长期观点,这样是不够的。我们认为,医学院校及学术机构有能力基于当前有关物质使用障碍的证据,研发出相应的干预系统。重视这一隐性课程有望拯救生命。
  
  文献索引:Lucey CR, Jones L, Eastburn A. A Lethal Hidden Curriculum - Death of a Medical Student from Opioid Use Disorder. N Engl J Med. 2019 Aug 29;381(9):793-795.
[责任编辑]杜新忠
杜新忠戒毒网--戒毒门户 权威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