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新忠戒毒网--戒毒门户 权威媒体
联系杜新忠:13757963812 | 网站地图
戒毒专家—杜新忠记事 第28届IFNGO世界大会暨第18届中国药物滥用防治协会学术会议通知
首页 > 当前位置:>戒毒治疗 > 治疗综合 > 正文
治疗综合
有毒瘾的人应该强制治疗吗?
2018-07-01 20:56:30 来自:Healthline 作者:Shawn Radcliffe 阅读量:1
  Alecia Gordon很快承认强制强制治疗对她的儿子来说是一件好事。当他第一次进入法院强制执行的项目时,他才19岁。她相信它救了他的命。Alecia Gordon说:“如果不是法庭命令,他真的可能活不下来。”
  
  强制治疗对Alecia Gordon的儿子来说是一件好事,他唯一的选择就是在没有治疗的情况下坐牢。然而,许多研究人员怀疑,强迫人们接受短期强制治疗可能不足以帮助他们长期保持清醒。这并没有阻止美国各州扩大对药物和酒精成瘾的强制治疗的使用。它也没有减缓该国越来越多的私人康复项目。
  
  法院命令的强制治疗呈上升趋势
  
  根据国家示范州药物法律联盟的数据,目前有37个州和哥伦比亚特区允许家庭和医疗专业人士申请将病人强制治疗。一般而言,只有在被认为对自己或他人健康或安全造成危险的情况下,才可对其进行强制治疗。
  
  强制治疗从24小时到15天不等。在一些州,家庭、医疗专业人员和执法人员可以直接向治疗机构申请,而不需要法官的命令。这些项目的支持者认为,短期强制治疗为法庭提供了关键的权宜之计,比如周末和晚上。
  
  然而,据美联社报道,一些医疗服务提供者担心,允许医生强制治疗有药物使用障碍的人将加重急诊室的负担。
  
  美联社援引的数据显示,一些州对药物成瘾的强制治疗正在增加。
  
  在佛罗里达州,2016年和2015年的强制治疗申请都超过了1万份,远高于2000年的4000份。在马萨诸塞州,申请从2006财年的不足3000份增加到2016财年和2017财年的逾6000份。
  
  在大多数州,较长时间的强制治疗需要法庭命令。强制治疗时间最长可达一年,但许多州的强制治疗时间较短。这些可能还不足以真正产生影响。“当一个人的大脑被毒瘾所劫持时,六周的时间是不够的——两个月的时间甚至是不够的——他们的大脑不能停止对毒品的渴求,”丽莎说。
  
  强制治疗有效吗?
  
  强制治疗的增加可能是阿片类药物流行的严重程度的标志。根据国家药物滥用研究所(NIDA)的数据,美国每天有超过115人死于过量服用阿片类药物。然而,几乎没有研究表明强迫某人接受强制治疗从长远来看对他们有帮助。
  
  许多州没有追踪强制治疗是否帮助有药物使用障碍的人恢复,或者他们接受强迫治疗的次数。但有研究表明,这些项目并没有帮助,反而可能伤害到人们。
  
  马萨诸塞州公共卫生部门2016年的一份报告发现,那些被强制治疗的人死于阿片类药物过量的可能性是那些选择接受自愿治疗的人的两倍多。
  
  2016年发表在《国际药物政策杂志》(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Drug Policy)上的另一项研究发现,几乎没有证据表明强制治疗可以帮助人们停止吸毒或减少犯罪再犯。
  
  “似乎有很多证据表明(强制治疗)是无效的,或者实际上是有害的,就像有证据表明它是有效的一样,”研究作者Dan Werb博士说,他也是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UCSD)的流行病学家和政策分析师。
  
  沃布和他的同事回顾的大多数研究都着眼于美国以外的非自愿强制治疗中心,其中许多中心充斥着侵犯人权的行为。沃布说:“我们在世界各地——在墨西哥、东南亚——看到的是,被授权的‘治疗中心’可以有效地变成拘留营。”
  
  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UCSD)公共卫生博士生克劳迪娅?拉弗(Claudia Rafful)在墨西哥强制(Tijuana Mexico)进行的一项2018年的研究发现,非自愿强制治疗也会增加药物过量的风险。部分原因可能是当某人突然停止使用这些药物时,对这些药物失去了耐受性。这种情况不仅发生在强制治疗上,也发生在人们最终入狱的时候。
  
  然而,Rafful说,对那些非自愿地进入强制治疗中心的人进行的采访显示,他们中的大多数人还没有准备好停止使用毒品。这可能是在强制治疗的个体被释放后导致药物过量的另一个原因。
  
  许多中心也没有采用循证治疗。这在美国也是一个问题。
  
  此外,根据《人权医师》(Physicians for Human Rights) 2017年的一份报告,在接受循证诊断和治疗方面,通过药物法庭的人可能面临许多障碍。
  
  被证明对帮助有药物使用障碍的人最有效的干预措施往往没有,或者不是对所有人都有效——包括支持稳定的住房、就业和药物辅助治疗。当这些干预措施可用时,人们并不总能负担得起。或者他们的保险——包括医疗补助——可能没有覆盖他们。
  
  一些研究人员认为,毒品法庭是强制性的,而不是强制性的治疗,因为人们仍有选择:要么坐牢,要么接受强制治疗。Alecia Gordon的儿子第一次接受法院命令的治疗,是他被监禁的一部分,尽管是在另一个地方。
  
  “即使你还没有得到自由,”Alecia Gordon说,“这和你在县监狱里的情况大不相同。”Alecia Gordon的儿子最初被判两年徒刑。他在治疗项目中做得很好,减少了疼痛。
  
  不受监管的康复行业
  
  许多吸毒或酗酒的家庭都知道,旧病复发在康复的道路上是一条常见的弯路。Alecia Gordon的儿子在第一次法院下令治疗后,又去了几个治疗项目,另一个法院命令,一个“妈妈命令”,一个在他自愿参加的私人康复中心的项目。
  
  但是家庭成员之间的严厉的爱是另一种被强迫的待遇。Rafful说,强迫和强制治疗之间的界限非常模糊。两者缺一不可的是,一个吸毒或酗酒的人自愿接受治疗。
  
  “如果强迫治疗有效,我想我们都会这么做,”丽莎说。理想情况下,当他们要求的时候,他们会做得更好。但你不能总是等待。
  
  一个价值数十亿美元的康复产业已经在家庭中成长起来,这些家庭迫切地想要帮助他们所爱的人克服毒瘾。根据NIDA的数据,美国有超过14500个专门的强制治疗设施。但这个行业很大程度上是不受监管的,很多项目提供的治疗都不是基于研究。对于康复计划或咨询实践也没有联邦标准。
  
  在一个月的治疗中,住院治疗可以花费数万美元。在某些情况下,保险可能包括治疗。但家庭最终往往会自己掏钱。康复计划不要求提供药物辅助治疗。一些人可能会选择其他类型的干预措施,包括未经证实的治疗方法,如马或其他形式的宠物疗法。
  
  康复计划可以向家庭提供快速的治疗。但成瘾是一种慢性疾病,不能通过几周的强化治疗来治疗。
  
  什么强制治疗吗?
  
  在成功的阿片治疗方案中,一个共同的主线是使用强制治疗。“我们有几十年的证据表明,美沙酮和类似的阿片类药物在帮助人们控制阿片类药物使用方面确实有效,”Werb说。其他的选择还有丁丙诺啡和可注射的纳曲酮。
  
  转换也很重要。如果一个人被迫接受强制治疗,不管是通过法院命令还是家庭强制,他们最终还是需要控制自己的治疗。维尔布说,自愿的治疗可以确保“病人可以在他们提供的护理中有发言权,他们可以控制自己的健康。”
  
  Rafful补充说,治疗方案还需要解决一个人的环境问题,这可能是导致药物问题的原因之一。她说:“如果我们不帮助他们解决与吸毒有关的问题,比如住房、就业或耻辱,那么这个人就有可能回去吸毒。”
  
  这并不意味着强制治疗或戒毒不能帮助一些成瘾者。但是,家庭需要小心选择正确的治疗方法给他们所爱的人。
  
  美国国家酒精滥用和酒精中毒研究所(National Institute on Alcohol Abuse and Alcoholism)提供了有关酒精成瘾家庭的信息,NIDA也有关于药物成瘾的信息。
  
  第一步是获得合格的医学专家的帮助,比如你的医生或精神健康提供者,有治疗成瘾的经验。
  
  美国预防医学委员会(American Board of Preventive Medicine)有一个由美国医生组成的目录,这些医生都通过了成瘾医学委员会的认证。
  
  在为所爱的人选择治疗方法时,要寻找有研究支持的干预措施。
  
  住院治疗也不是唯一的选择。2014年的一项研究发现,门诊药物使用障碍治疗方案和住院治疗方案一样有效。
  
  同样重要的是要记住复发不是失败。患有阿片类药物使用障碍的人在康复过程中常常会复发。
  
  Alecia Gordon将这个私人康复中心的项目归功于帮助她的儿子在过去的18个月里保持清醒。但不是因为它是自愿的。这个项目包括六个月的住院治疗计划和三个月的戒酒计划。
  
  “虽然我儿子的最后一次治疗是法庭命令的——我很感激是法庭命令的——但我认为,如果人们接受长期法庭命令的治疗,强制治疗会更成功,再犯率会低得多。”
[责任编辑]杜新忠
杜新忠戒毒网--戒毒门户 权威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