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新忠戒毒网--戒毒门户 权威媒体
联系杜新忠:13757963812 | 网站地图
2018年全国药物滥用防治研讨会通知(第一轮) 戒毒专家—杜新忠记事
首页 > 当前位置:>戒毒治疗 > 治疗综合 > 正文
治疗综合
神经生物学技术有望提升戒毒疗效
2017-09-10 20:03:25 来自:中国科学报 作者:生物谷 点击量:
  Luca Rossi(化名)曾试图在卧室里上吊自杀。2012年,他用腰带将自己吊在了衣柜上,并出现了窒息。好在他的未婚妻无意间走了进来。这位35岁的意大利医生拥有值得活下去的一切:医疗事业、家庭计划以及父母支持。但Rossi沉溺于可卡因。医学院毕业后不久,他就开始吸食可卡因,并自信能控制这种药物。但现在,药物控制了Rossi。曾经热情洋溢的他不再哭或笑。除了可卡因,他不在乎其他任何事情。“它促使你自杀,因为它让空虚充满了你。”他说。就在被救下后的最初几个月里,Rossi没有改变一个月要花费3500美元的习惯。但2013年,他得知未婚妻已经怀孕。出于对未来成为父亲的恐惧,他甚至吸得更多了。
  
  刺激大脑治成瘾
  
  当时,Rossi的父亲,一位化学家,从当地报纸上偶然看到一篇针对发表于《自然》杂志的成果的报道。美国国家药物滥用研究所(NIDA)神经学家Antonello Bonci和Billy Chen及其同事找到了对抗可卡因成瘾的“钥匙”。
  
  研究人员利用一个关于强迫性使用可卡因的啮齿类动物模型发现,对于那些表现出最想寻找药物的行为的动物来说,其“前边缘皮层”(大脑中被认为与强迫性寻找药物的行为相联系的一个区域)的较深层活动水平会有持续较长时间的降低。
  
  实验显示利用光遗传方法矫正这种“活动减退”现象可防止出现寻找可卡因的行为。另外,对“前边缘”活动的光遗传抑制足以驱动强迫性寻找药物的行为。研究人员表示,“前边缘”刺激对于强迫性吸毒者来说是一种可能的治疗手段。
  
  在报道中,Bonci还解释了经颅磁刺激(TMS)可能对瘾君子有效。于是,Rossi的父亲开始“疯狂求助”,并将Rossi送到了意大利着名成瘾医生Luigi Gallimberti开的玛丽亚别墅诊所。父亲向Gallimberti展示了报纸上的报道,并说“我儿子可卡因成瘾,你能帮助他吗?”
  
  之后数年里,TMS已经吸引了可卡因成瘾领域的更多研究人员和医生的注意,甚至一些怀疑者也“怦然心动”。在对32名瘾君子进行初步研究后得出令人鼓舞的结果后,Gallimberti开始在他的诊所为患者进行治疗。他和同事现在已经治疗了300多名成瘾者。
  
  而且,多个针对TMS削弱可卡因成瘾的更严格实验正在进行中。去年,南卡罗莱纳大学(MUSC)神经生物学家Colleen Hanlon及同事启动了首个随机双盲试验,以测试该方法的可卡因成瘾疗效。今年5月,美国精神病国立研究所的科学家也启动了另一项试验。NIDA也已完成了前导性研究,决定在明年启动大规模对照实验。
  
  TMS并不是一个新治疗技术,人们已经证明其对抑郁症有疗效。但在应用于药物成瘾治疗时,研究人员正在进入新的领域。尽管在抑郁症中对TMS的使用为后来人提供了线索,但没有人知道如何最好地将其应用于瘾君子的大脑,而且答案可能因人而异。
  
  “关于TMS有很多我们不知道的东西,如果目前的治疗试验不起作用,我不会感到惊讶。”哈佛大学医学院内科医生、脑网络成像专家Michael Fox说。Fox使用该技术治疗抑郁症。尽管如此,他相信利用TMS战胜药物成瘾“很有希望”。
  
  Hanlon等人对此也表示同意。“持续了3至5年的药物成瘾基础科学研究告诉我们,‘瞧,这里有个潜在疗法’。”她说。
  
  目前,美国大约有100万人可卡因成瘾,世界其他地区约有1300万人,因此急需有效的疗法。而且,在美国,主要的成瘾药物——尼古丁、酒精、海洛因和合成鸦片类可卡因等——都缺乏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批准的治疗方法。在没有外力帮助的情况下,人们很难戒除毒瘾:1年复发率徘徊在80%左右。
  
  “想象一下,TMS将成为第一个被批准用于治疗可卡因成瘾的神经生物学技术。这是一件大事,一种改变游戏规则的疗法。”Bonci说。
  
  从无到有
  
  实际上,早在1985年,英国谢菲尔德大学医用物理学家Anthony Barker就开发了现代TMS设备,作为探测人类神经生理学的工具。当时,这种电磁设备能在脊髓中引起电流。研究人员很快意识到,这种仪器也能直接非介入性地刺激大脑,由此便开创了TMS的研究领域。
  
  Barker和同事通过在大脑运动皮层上方的头皮附近设置一个电磁线圈,并使其产生短暂而有力的电流,就能引发人们手部和腿部无意识的运动。他们猜测由线圈电流在大脑皮层引起的快速、时变磁场能激发神经元。
  
  最初,研究人员使用TMS研究运动皮层如何控制肌肉,后来检测盲人的视觉皮质如何工作。上世纪90年代,研究人员开始利用重复TMS(rTMS)进行实验。rTMS能产生稳定且密度接近的脉冲,以治疗某些严重疾病。他们还发现,在进行刺激的短时间内,rTMS能抑制某项大脑机能。
  
  而抑郁症患者能对高频rTMS有反应,原因可能是它能激发某些迟钝的神经元。相比之下,低频率的TMS似乎抑制了可能会困扰精神分裂症患者的幻听。
  
  研究人员还在患有强迫症、创伤后应激障碍、中风、帕金森氏症、癫痫、耳鸣和慢性疼痛的人群中使用了rTMS。2009年,研究人员试着用它治疗尼古丁和酒精成瘾。最近,包括Hanlon团队在内的几个实验室已经开始评估TMS作为一种工具,以减少那些成瘾高风险人群的痛苦。
  
  2008年,美国批准了rTMS用于治疗耐药性抑郁症,这是该技术迄今为止唯一被批准的临床应用。另外,欧洲、加拿大和其他地方的监管机构也相继批准了该疗法。但怀疑论者表示,支持该疗法的数据很弱。
  
  冰火两重天
  
  今年5月的一天早上,在NIDA巴尔的摩园区的一间没有窗户的房间里,45岁的Donald Baker正在填写电脑调查问卷。这位45岁的失业人士脸上带着饱经风霜的笑容。
  
  问卷设计的答案从1到7,而7是“强烈同意”。问卷写道,“我在想办法获取可卡因。” Baker选择了4。“如果我面前有可卡因,那就很难不使用它了。”另一个4。“我无法控制自己用了多少。”得到5。
  
  Baker参与的这个由NIDA博士后Vaughn Steele主持的先导项目主要评估rTMS对成瘾的疗效。“该实验是为那些有相关需要的路人设计的。”Steele说。Baker刚刚结束了两天的中场休息。第一阶段试验的目的是要在可卡因使用者中确立治疗的安全性和耐受性,而不是确定它是否削弱了对药物的渴望。
  
  Baker刚接受了两天的治疗回来。第一阶段实验主要弄清治疗的安全性和受试者的容忍度。虽然Baker坦言自己在休息时吸食了可卡因,不过,他还是取得了一些小胜利:Baker修剪灌木赚了150美元,现在还有120美元在口袋里。
  
  “我吸了30美元的可卡因,并反问自己在做什么。这在之前的25年从未有过,我一旦吸就不会停。”吸毒让Baker失去了很多东西。因此他虽然知道该实验可能没有效果但还是来了,他希望能戒毒。
  
  在一个房间内,Baker坐在一把扶手椅上,并把头放在一个腮托上。研究人员定位了其目标皮质,并为其使用了rTMS。每天3次,每次3分钟,持续10天。虽然rTMS的噪音很大,但十分安全。然而这并不意味着治疗过程令人愉快。
  
  脉冲会引起头皮收缩,约1/3的受试者表示会出现疼痛。而且,短暂疼痛只是较普遍的副作用,一些受试者还曾出现痉挛。但Baker表示,“用3分钟的疼痛消除一生的苦难很值得。”而Gallimberti曾试着用抗抑郁药和心理疗法帮助Rossi但都不起作用。在学习了报纸上论文4个月后,Gallimberti购置了一台TMS设备,并治愈了两例成瘾患者。
  
  Rossi回忆道,自己第一次接受rTMS是8月的一天,十分炎热。“但当我走出诊所后,感觉很美妙,我觉得自己就像从未吸过毒一样。”4年过去了,Rossi基本已经戒除毒瘾。他完成了医生实习,并转向血管学研究。而且,可卡因不再对他有诱惑力。Baker也是如此。研究人员说,无论如何,“这让人感到兴奋”。
[责任编辑]杜新忠
杜新忠戒毒网--戒毒门户 权威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