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新忠戒毒网--戒毒门户 权威媒体
联系杜新忠:13757963812 | 网站地图
戒毒专家—杜新忠记事 2018中国禁毒报告(全文)
首页 > 当前位置:>戒毒资源 > 资料综合 > 正文
资料综合
解决毒瘾带来的耻辱
2020-04-26 21:42:43 来自:NIDA 作者:诺拉的博客 阅读量:1
  未经药物和酒精的使用每年导致成千上万的死亡,并影响更多人的生命。医疗保健业已经有有效的工具,包括可预防许多此类死亡的阿片类药物和酒精使用障碍药物,但它们并未得到足够的广泛使用,许多受益者甚至没有发现它们。一个重要的原因是成瘾者周围的污名。
  
  耻辱感是从癌症,艾滋病毒到许多精神疾病等健康状况的问题。在减少某些情况下的污名方面取得了一些进展;例如,公众教育和有效药物的广泛使用消除了抑郁症的神秘感,与过去的世代相比,如今的禁忌有所减轻。但是,在消除围绕毒品使用障碍的耻辱方面进展甚微。上瘾的人继续因其疾病而受到指责。尽管很久以前医学就已经达成共识,即成瘾是一种复杂的脑部疾病,具有行为成分,但公众甚至医疗保健和司法系统中的许多人仍将其视为道德弱点和品格缺陷的结果。
  
  医疗服务提供者的污名,他们默认由于自己的过错导致患者的药物或酒精问题,从而导致医疗质量不佳,甚至拒绝寻求治疗的个人。表现出急性中毒或戒断症状的人有时会因为担心自己的行为或假设仅在寻求毒品而被赶出急诊室。上瘾的人内部化了这种污名,结果感到羞耻并拒绝寻求治疗。
  
  我最近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上发表了《观点》 ,我讲了一个关于我遇见的男人的故事。几年前,在波多黎各圣胡安,一个偶然的注射地点,在一个“射击场”(一个临时注射地点),我遇到了一个男人在腿上注射海洛因。他的腿受到严重感染,我敦促他去急诊室,但他拒绝了。以前他曾受到过可怕的对待,因此宁愿冒着生命危险或可能被截肢,而不愿再忍受屈辱。
  
  这凸显了耻辱的程度,这在文献中很少提及,并且对患有药物滥用疾病的人来说非常重要:除了阻碍提供或寻求护理之外,污名实际上还可以增强或恢复毒品的使用,起着关键作用在促使成瘾者继续吸毒的恶性循环中。
  
  在之前的博客中,我着重介绍了NIDA的Intramural Research Program的Marco Venniro所做的研究,结果表明,依赖海洛因或甲基苯丙胺的啮齿类动物仍然可以选择社交互动,而不是毒品自我管理。但是当社会选择受到惩罚时,动物就会恢复为毒品。这是一个深刻的发现,很可能适用于人类,因为我们是高度社会化的人。我们中的一些人通过求助于减轻痛苦来应对社会和身体上的惩罚。因吸毒而受到耻辱的人遭受的侮辱性拒绝是一种有力的社会惩罚,驱使他们继续吸毒,甚至可能加剧吸毒。
  
  在当前的COVID-19危机中,对物质使用障碍患者的污名化甚至会更加成问题。除了因无家可归和吸毒本身带来的更大风险外,对传染病的正当恐惧可能意味着旁观者甚至第一反应者将不愿对过量用药的人服用纳洛酮。而且,如果在对将救生人员和资源定向到何处做出困难的决定时,存在税负过重的医院将优先超过那些有明显毒品问题的医院的危险。
  
  减轻污名并不容易,部分原因是对成瘾或精神疾病患者的排斥是由于违反社会规范而引起的。即使是医疗保健人员,如果他们没有接受过护理药物滥用障碍者的培训,那么由于停药或某些药物的作用(例如PCP),如何与具有威胁性的人进行互动也可能会迷茫。从急诊室的工作人员到医师,护士和医师助理的整个医疗保健领域的人员,都应经过培训,具有同情心和能力,可以对患有药物滥用疾病的人进行照料。对待有尊严和同情心的患者是第一步。
  
  必须更广泛地认识到,对成瘾的大脑变化的易感性在很大程度上受到个人无法控制的因素的影响,例如遗传因素或人的出生和成长环境,并且通常必须进行医疗护理以促进康复以及避免服用过量等最坏的结果。当成瘾者受到污名化和排斥时,尤其是在医疗保健行业中,人们只会蒙受耻辱和排斥,这只会助长根深蒂固的疾病的恶性循环。
[责任编辑]杜新忠
杜新忠戒毒网--戒毒门户 权威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