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新忠戒毒网--戒毒门户 权威媒体
联系杜新忠:13757963812 | 网站地图
戒毒专家—杜新忠记事 第28届IFNGO世界大会暨第18届中国药物滥用防治协会学术会议通知
首页 > 当前位置:>戒毒资源 > 歌谣•诗歌•趣闻 > 正文
歌谣•诗歌•趣闻
那些诸如CIA的机构用毒品来干什么?
2019-01-05 19:27:46 来自:程序潜水员 作者:疯狂绅士 阅读量:1

  世界上最大最有名的两个情报机关是美国的CIA与苏联的KGB。苏联解体后,俄罗斯成立了俄罗斯联邦国家安全局(FSB,中文音译为“弗斯勃”)。俄罗斯的情报部门根据职能的不同又有很多名堂,这里就不再一一举例。
  
  从毒品的效用上来说,大体可以分为三类效果:镇痛、兴奋、致幻。
  
  当然三者又是相互关联,某些毒品可能是更体现出镇痛的作用的,某些更体现出致幻的作用。镇痛类的毒品比较多的是阿片类毒品,比如医疗上还用吗啡来镇痛,一些止痛药如芬太尼类的贴膏其有效成份就是阿片类的药物。兴奋作用的有很多,比如冰毒。目前有研究表明毒品K粉(氯胺酮)对治疗抑郁症有比较好的疗效,当然其副作用也很明显,就是吃多了会容易尿裤子,因为膀胱跟肾会纤维化,装不下那么多尿。致幻作用的药典型的是大麻类跟LSD(麦角酸二乙基酰胺),抽大麻类毒品在国内叫飞叶子,而吸食LSD的方式叫贴邮票。
  
  之所以说镇痛、兴奋、致幻三者是有共通的地方我们观察几种常见的毒品吸食后的反应就能理解。以吗啡为例,吗啡镇痛后,就是麻痹了神经,因为毒品的分子都跟神经里的阿片受体结合了。神经都麻痹了,极易想入非非,产生幻觉。
  
  再以摇头丸与冰毒为例子,嗑药后,人极度兴奋,不停的摇脑袋,也就是产生了幻觉,而这个时候比如手指骨折了,很多人都没有感觉,只有劲头过去了才会回过头来感到疼痛。大麻类似,BBC曾经播出过一个母亲的哭诉。她的儿子飞叶子,飞多了,产生了幻觉,而他儿子的幻觉很奇怪,觉得自己的鸡鸡很肮脏,然后动手把自己的鸡鸡切掉了……
  
  毒品这前两大类效果,即镇痛与兴奋作用在特殊时期是广泛使用的。
  
  以阿片类毒品为例:美国大兵在二战中,吗啡是标配。仔细观看一些拍摄得很好的影视作品就可以发现端倪。比如拯救大兵瑞恩,有人中弹后其它的处理措施无效后,大兵就哀求的说到,给我打一针吗啡。
  
  吗啡其镇痛效果与成瘾性就比海洛因要差,吗啡稍微修饰一下基团就是海洛因;也就是吗啡跟醋酸酐反应一下就得到了海洛因。到了越战时期,美国大兵滥用毒品的现象就更突出了,由于越战的存在,更是由于美国大兵对毒品的需求,使得金三角地区的毒品泛滥。
  
  战争时期,麻黄碱类毒品的使用上,日本与德国人使用最多。日本人的神风敢死队,很多就是磕完药后然后开着飞机进行自杀式的袭击。而德国人也广泛的使用了这类起兴奋作用的毒品。
  
  相比较而言,苏联人很少使用阿片类或者麻黄碱类的药品,根本原因是生产能力的问题。对于当时的苏联红军来说,最有效的药品是酒。由于战时的困难,英勇的苏联红军在没有伏特加的情况下,直接拿酒精兑水喝。
  
  二战后,美国中央情报局以及克格勃对外有不少特殊任务,为大家所熟知的两大类任务是暗杀与审讯。就暗杀而言,早期这两个部门的作风很粗糙,但是管用,能达到目的,他们的目的就是杀死目标人物,所以打黑枪,开车撞死人是最常规的手段。下药弄死人的也有很多,最出名的是有特工在伞的尖里面装一个针管,然后戳中了目标人物的脚,目标人物开始没有感觉,过几天就挂掉了,因为针管里装的是蓖麻毒素。
  
  蓖麻毒素是真的毒药,是要人命的毒药。而真正把毒鬼吸食的毒品用到特定的场合,是莫斯科人质事件中。2002年的莫斯科大剧院人质事件中。当时车臣的黑寡妇在剧院劫持了大约八百名人质。战斗民族决定强攻!他们使用了秘密化学武器:一种能让人迅速麻醉并丧失行动能力的“不知名化学气体”。结果是,黑寡妇等歹徒全部死光光,不幸的是,有130多名人质也给毒死了。
  
  俄罗斯安全部队使用的是气溶胶卡芬太尼和药效没那么强的瑞芬太尼的混合物。这次行动是失败了,倒不是说因为使用了这种快速使人昏迷的药物,而是因为没有掌握这种药的药理特性,没有掌握剂量。即便算掌握了剂量,也没有在第一时间提供足够的解药。这才是导致这次行动失败的根本原因。
  
  2018年11月13日,CNN捅出了CIA的一件不是秘密的秘密。也就是CIA在审讯犯人的时候用到吐真剂。据CNN报道,在一份90多页的绝密报告披露了美国中央情报局(CIA)在9·11事件后的“吐真剂”审讯计划。
  
  9·11事件后几年,即2002年-2007年期间,CIA用不让睡觉、水刑、毒打等等酷刑手段想撬开嫌疑犯的嘴。尽管手段很毒辣,但审讯“效果”并不理想,于是CIA的医疗服务办公室(OMS)想到了“吐真剂”用于被捕嫌疑人的审讯。
  
  《华盛顿邮报》援引的这份报告指出,OMS在其参与的CIA各种拘押和审讯中扮演了关键性角色,他们参与了120多个将囚犯的审讯活动中。该报道还专门提及了两个重量级的囚犯,9·11袭击筹谋者卡利德(Khaled Sheikh Mohammed)与基地组织高级成员阿布·朱贝达(Abu Zubaydah)。其中阿布在被拘押的第一天,就被狂扇耳光、按住头使劲往墙上撞、“坐小牢”及水刑等手段。所谓的“坐小牢”就是关到一个小笼子里面,在一些影视剧里有这个东西,如一代枭雄里孙红雷演的角色就受过惩罚,这种刑罚叫关小号。
  
  CIA版的关小号是把人丢到76.2×53.3×76.2厘米的地方。没有想到的是这些酷刑对嫌疑犯根本无效。于是CIA想到了他们惯用的方法,下药。CNN跟华盛顿邮报援引的报告显示,CIA用的吐真药是咪达唑仑。
  
  咪达唑仑的英文叫Versed,是一种麻醉剂。麻醉效果快。也是一种镇静类药物,通常用来减轻患者焦虑。CIA的人认为,这种药很安全,药效最容易消退的药物。它还会造成临时性的头脑发蒙。而某些时候这也正是CIA想要的效果。事实上咪达锉伦在美国还用于杀人。而在我国,咪达锉伦比较少见,更常见的是三唑仑。
  
  想也想得到主动吸食这种东西的毒鬼极少或者说几乎没有,大部分用三唑仑是去害人,当迷药用。而看到这种东西很多是出现在厕所里的广告上。一些电线杆也有这种小广告,他们往往跟打胎,治性病的混在一起。在刑事案件中,三唑仑是跟抢劫案与迷奸案紧密联系在一起的。让人意外的是厕所门或者某些小便池上面的这类违法小广告的广告词它不单单是写迷药,而是清楚的写着三唑(zhuo)仑!居然没有写成别字,说明这些犯罪分子的化学知识有长进!
  
  回到吐真剂这个东西来。吐真剂的起源是源远流长。不论东西方,都跟民间的一些传说,或者牛鬼蛇神联系在一起。在中国,民间传说中的孟婆汤就有吐真剂的影子,刘德华的歌忘情水也有这种影子。而酒后吐真言更是一个具体的例子。也就是酒是很好的吐真剂的意思。而跟近代科学紧密联系在一起的是,催眠术。
  
  心理学家对催眠这个东西现在不少是接受的。但是一个人要被催眠,一个首要的条件是要被催眠的人接受催眠者,不产生抵触与不配合的心理。比如电视节目上时常有播催眠的东西。一些主持人就压根不会被催眠。按照心理学界的人讲,要被催眠首先得产生信任。如果你一直看催眠者跟一个耍猴的人一样,是不会被催眠的。
  
  催眠术用到审犯人,那失败率非常高,最根本的原因是犯人压根不甩审讯的人。再具体到CIA的懂催眠的审讯官去审问那帮讲阿拉伯语的的嫌犯的时候,成功率不会超过1%。那帮嫌犯就是听到审讯官在叽叽呱呱的讲,也不知道他在说啥,因为语言存在一定的障碍。
  
  所以自然而然的,通过药物撬开嫌犯的口成了一个重要的选项,也就是所谓的吐真剂出现了。实际上,“吐真剂”并不是各类小说杜撰的神药。最早用近代科学的方法记载的吐真剂是来自很多中药的一种常见的成份叫东莨菪碱。
  
  1922年,美国产科医生Robert Ernest House发现,分娩中服用东莨菪碱的妇女即使在昏昏欲睡的状态下也能准确地回答问题,而且问什么回答什么,更关键的是讲真话。House一看这玩意不错,于是建议把东莨菪碱用于审讯犯人,并且很快对监狱中的罪犯进行了测试。
  
  二战的时候,美国人开始在用东莨菪碱作为吐真剂审问犯人。最后统计数据发现,东莨菪碱没卵用。跟酒精的效果差不多,最大的特点是吃了这药的人特别爱说,没有办法分清楚他们是说胡话还是说的实话。
  
  东莨菪碱没有用,于是CIA的人继续使用别的药物做实验。在50年代末-60年代初CIA进行了大量的实验,实验了很多种药,最出名的就是用LSD当吐真剂。
  
  LSD是非常出名的一种毒品,它能快速的让人产生幻觉。刚开始实验的时候CIA那帮人欣喜若狂,因为犯人的确非常配合审问者,基本上是有问必答。可是多问几下审问者心中就有一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这些犯人回答的是什么玩意!
  
  问:你来自哪里?  
  答:我来自遥远的东方。  
  问:东方在哪里?  
  答:上帝的子民存在的虚空。
  
  从CIA在1961年的一份报告中不得不承认,所谓吐真剂这样的神奇药水是不存在的。不存在的原因很好解释,致幻或者使人麻醉或者使人进入类似催眠状态是有的,但是那种状态的人就是一个傻子或者疯子更准确的讲是那个状态是一个神经病。这种状态下回答的问题大部分是胡说八道。其潜台词就是:还不如直接把这些人毒打一顿获得的回答更可靠。
  
  CIA的这些实验作为吐真剂效果并不强。但是在其它方面却非常实用。比如,巴比妥盐跟咪达唑仑等麻醉剂,在剂量的使用上,能为现实中的医院里的麻醉师提供可靠的剂量数据。同样,巴比妥盐跟咪达唑仑在注射死刑的时候也有用到,CIA的这些实验,也能为行刑人提供可靠的剂量标准,好让死刑犯死得不那么痛苦。
  
  1976年2月18日,福特总统签署总统行政命令,“禁止任何美国政府雇员或美国政府利益的代言人从事或密谋从事暗杀行动”。CIA明面上要遵守这个规定。但是真的会遵守吗?于是CIA就继续研究下药如何杀人。
  
  目前从新闻中的确很难看到CIA粗犷下药杀人的手法,比如用神经毒剂之类的。但是这只能说CIA对下药杀人的手法大为精进。目前有的两则未经证实的报告是:
  
  1、CIA对LSD进行多步改进得到一个新分子,让它成为一种大杀器。
  
  具体如何改进,当然不能说,但是这种东西很厉害,俗话说“一孕傻三年”,而这种害人的东西是,一用真的是变成白痴了,还不止三年。也就是这种毒品性质的东西,能快速的把人废了,虽然不从肉体上消灭人,但是可以把人先变成一个白痴。从神经上先把人废了。
  
  这点其实非常好理解,很多毒鬼吃多了毒品,尤其是有长时间吸毒的,其路径都是先神经出问题,然后各种形式的死去。
  
  2、改进型的慢性毒药,让人无法查出毒源。
  
  这种毒药其实很常见,为了防止人学坏,就不说名字了。这种毒药它跟毒品等的性质不同,跟其它毒药的毒理也不同。绝大部分毒药是作为反应物一样把人弄死。比如各种毒品可能把人吃死,但是他们是反应物,一旦没有死掉,人也就挺过来了。而这种毒药它是作为催化剂一样,跟K粉类似,它会富集在肾跟肺的各个器官,然后慢慢的把人整死。整死人的过程长达三个月。这样根本查不出是谁下的药。
[责任编辑]杜新忠
杜新忠戒毒网--戒毒门户 权威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