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新忠戒毒网--戒毒门户 权威媒体
联系杜新忠:13757963812 | 网站地图
戒毒专家—杜新忠记事 第28届IFNGO世界大会暨第18届中国药物滥用防治协会学术会议通知
首页 > 当前位置:>戒毒资源 > 歌谣•诗歌•趣闻 > 正文
歌谣•诗歌•趣闻
吸毒酗酒不是人类的专利,动物界也有大量“瘾君子”
2018-12-12 22:45:29 来自:毒言毒语 作者:杜新忠转 阅读量:1
  也许你曾经在新闻报导中,看过过那些在夜店狂欢,吸食摇头丸等毒品后摇头晃脑的堕落场景。可是你可知道,其实动物也会嗑药,而且嗑药后的样子比人类还要狂,有的时候甚至会high到全身痉挛。今天带大家认识一下动物界的瘾君子,看看它们堕落的样子。
  
  袋鼠:横冲直撞罂粟地
  
  澳大利亚种植了地球上半数的合法罂粟。毫无疑问,为此上瘾的大有人在,但不可思议的是,当地袋鼠也特么上瘾了。在澳大利亚塔斯马尼亚岛上,一名叫班尼特的男子发现自家养的袋鼠已经严重鸦片上瘾,它们在国有罂粟种植地里横冲直撞。
  
  吃完罂粟后,连正常跳走都是奢望。农民常在地里发现罂粟弯成奇妙的圈,这不是外星人造访,而是这群瘾袋鼠的杰作。据澳媒最新报道,当地的绵羊也加入了袋鼠的队伍。
  
  美洲豹:上吐下泻也要喝
  
  卡皮木是南美雨林一种常见的藤本植物,它是当地巫医制作迷幻药的成分之一,药效极强,被称为“死藤水”。但人类使用此药的根源要追溯到美洲豹。
  
  美洲豹会吃这种植物的叶子和根部。然后在森林里打滚,玩弄其他动物。除了自嗨之外,这种植物还会引起上吐下泻,据说美洲豹用这种方法排出肚子里的蛔虫。在亚马逊的原始部落把美洲豹这种怪异行为,当成神在引导他们尝试这些藤本植物。死藤水在来这里旅行的西方游客中甚受欢迎,小青年们用此物来寻找美洲豹(但主要是自嗨)。
  
  马:我为草狂
  
  疯草是一种成片生长的植物,会引发疯草病。动物若误食它,走路摇摇晃晃,毫无生气,大量流口水。疯草很有营养,但是马儿一旦吃了疯草,就会暴饮暴食。连续两周就会引起心情抑郁,而且更严重的生理反应还在前面等着它们:体重变轻、行动受损、平衡无力。
  
  疯草并不会引起愉悦感,但可以让马儿上瘾,为草而狂。不是只有马对疯草有如此反应,牛、羊、骆驼等都深受其害。美国的农民为了预防牲畜嗑草,还会专门报班学习。
  
  狐猴:千足虫护身符
  
  马达加斯加狐猴用千足虫护身。抓到千足虫,咬一口,这些虫子会释放出一种化学物质,散发出含有各种进攻性气味的混合物。狐猴把这种物质涂在身上防御其他昆虫和寄生虫的侵害。但这只是千足虫的用处之一。这种“杀虫剂”会让狐猴产生过度的愉悦感,甚至在地上滚来滚去,摩擦自己。
  
  其他的灵长类动物也发现了千足虫的作用。在委内瑞拉,卷尾猴也用其分泌物驱赶落在皮肤上的马蝇幼虫,但没有任何资料显示千足虫会让卷尾猴产生快感。如果千足虫稀缺,卷尾猴还会和自己的同类互相摩擦来分享。同样作为灵长类,人类也发现千足虫的“妙用”,这是一种极其恶劣的聚会毒品。
  
  果蝇:酒不醉蝇蝇自醉
  
  酒精发酵很简单。成熟水果内部的酵母菌使糖分分解,就会产生乙醇。人类酿酒很有可能就是受此启发。但不仅是人类,其他动物也深陷其中。南非的大象会放纵食用甜美的马鲁拉树果实,在肠道中会发酵出微量酒精,然后醉倒在地。其他诸如鹿、麋鹿、猴子、猪这样的动物也都在发酵水果中一饮而快。除了地上跑的,天上飞鸟也喜欢吃发酵的浆果。
  
  最后登场的是昆虫界小白鼠——果蝇。2012年,科学家在实验中给果蝇准备两杯果汁,一杯含酒精,一杯不含酒精。试验发现,近期交配过的果蝇不喜欢酒精,而没有交配过的果蝇则喜欢酒精。这和单身的你深夜买醉大概是一个道理。
  
  鸟:蚁浴
  
  鸟类学家发现,很多品种的鸟类都有着同一种习惯——用嘴叼起一只大蚂蚁,在自己的羽毛上来回摩擦。这一“蚁浴”行为着实令鸟类学家困惑了数十年。
  
  对此,有一理论解释为使蚂蚁吃起来更美味。因为许多蚂蚁会分泌出有毒混合物,而鸟类把蚂蚁分泌出的苦味蚁酸蹭下来,之后便可以品尝美味。同时,蚁酸也可以去除羽毛里的寄生虫。为了证明这一点,鸟类学家把已摘除蚁酸囊的蚂蚁喂给小鸟吃,这时鸟们越过蚁浴,直接吃了。
  
  也有理论解释说,蚁浴可以令鸟类上瘾。科学家观察到,蚁浴后,一些鸟会狂扇翅膀,长大嘴,开始翩翩起舞,还有些鸟会平躺在地上,羽翼平开,一脸陶醉。
  
  藉烟驱虫,愁更愁
  
  大街上处处可见的废弃烟头对小鸟大有用处。城市中的鸟会收集烟蒂运到巢穴中,这令科学家很费解。研究发现,对昆虫来说,烟蒂里的尼古丁是强有力的毒药。老鸟为了保护雏鸟的生命安全,藉烟蒂里的尼古丁驱赶鸟巢里的寄生虫。但烟蒂会让雏鸟发生染色体变异,最终造成疾病或畸形——事实上,香烟对大自然任何动物的幼崽都有害处。
  
  猫与猫薄荷
  
  猫薄荷草对很多猫来说就是一种“毒品”,事实上,这是一种会引起幻觉的植物,猫食用后可能引起暂时性(5-15分钟)的行为变化,比如打喷嚏、咀嚼、摩擦、翻滚、喵喵叫等等。
  
  当它们得到有猫薄荷的玩具或猫薄荷草,就会把头贴在上面蹭啊蹭的,有些猫吃了之后还会追逐幻想中的老鼠(什么?你确定不是在卖萌?)、有些会呆坐着眼神空洞地瞪着眼睛,不过这种植物并不会对猫造成危害。许多猫咪都喜欢吃猫薄荷草,这种薄荷类的植物对大约七成的猫有效。
  
  海豚:舔河豚以获得麻醉快感
  
  “扎心了,老铁,这句话还配上了这个图,这么形象不知道笑哭了多少人。可是你们知不知道这鼓起来的河豚在海豚眼里并不是只皮球,而是个“行动的海洛因”呢?
  
  海豚的形象一直是既聪明又善良,跟吸毒沾不上一点边,可是这个动物界的模范生在未成年时也是个“中二少年”,河豚就是它们的“毒物”。河豚有剧毒是一个常识,但河豚的毒素在非常微量时也是一种麻醉剂。很多海豚已经学会如何用舔河豚的方式来“麻醉自己”。海洋学家的潜水器记录了下了这些瘾君子们聚众吸毒的场景。
  
  麻醉和精神药品是直接作用于中枢神经系统,久而久之,会产生强烈的依赖性,一旦停止使用这些药品,使用者会产生多种不良反应,包括失眠多梦、急躁不安等,更严重的还有急性肌张力异常、心血管系统反应、椎体外系反应等情况,最严重的是猝死。
  
  澳大利亚狗:舔蟾蜍致幻
  
  1935年,澳大利亚政府从海外将百余只甘蔗蟾蜍引入昆士兰州,用来对付恼人的甘蔗甲虫。谁也没想到,五十年后这些蟾蜍竟然成为了澳洲大陆的统治者。
  
  这些蟾蜍的皮肤不断分泌着微量的致幻蟾酥,而狗有个习惯是舔他们所看到的一切,两者一拍即合。澳洲的狗比人类更先发现舔蟾蜍能为自己带来非凡的感觉,舔了蟾蜍的狗会在院子里不断乱窜,旋转跳跃它翻着白眼。
  
  和任何人类毒品一样,过度滥用蟾蜍也可能导致健康问题,和蟾蜍接触频繁的狗寿命会大幅缩短。现在,政府出资为这些嗑药的狗们成立了戒蛤中心,帮助这些曾经沉迷于蟾蜍幻觉不可自拔的蛤舔舔们重拾狗生。
  
  俄罗斯棕熊:沉迷于飞机燃料
  
  在某些时候,俄罗斯人需要处理一大堆的航空燃料桶,他们认为几乎没人进入的克罗诺基自然保护区是最好的选择。几年后,科学家们发现了一种奇怪的副作用——当地棕熊已经学会了如何打开桶,并且吸食剩余的飞机燃料蒸汽。
  
  在毒品的刺激下,棕熊们开始逐渐变得丧心病狂,有目击者称甚至有灰熊为了燃料追着咬正在降落的直升机屁股,整个场面诡异的像《生化危机》这类惊悚电影的续集。
  
  野生动物摄影师IgorShpilenok花了七个月的时间观察这些上瘾的棕熊。他发现这些棕熊不仅四处寻找可以吸食的燃料桶,在缺少燃料的时候,甚至还会聚集在直升机着陆点疯狂地嗅着滴落下的燃油挥之不去的气味。
[责任编辑]杜新忠
杜新忠戒毒网--戒毒门户 权威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