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新忠戒毒网--戒毒门户 权威媒体
联系杜新忠:13757963812 | 网站地图
中国药物滥用防治协会近期会讯 戒毒专家—杜新忠记事
首页 > 当前位置:>戒毒资源 > 歌谣•诗歌•趣闻 > 正文
歌谣•诗歌•趣闻
染上毒瘾的亚洲象如此战胜毒魔
2015-09-22 16:02:23 来自:杜新忠戒毒网转 作者:海 颖 点击量:

  恶毒阴谋,“毒香蕉”拐走野象群

  在中缅边境的茂密森林里,生活着一群野生亚洲象,头象库恩和它的5位伙伴在此繁衍生息,过着无忧无虑的日子。亚洲象是国家一级保护动物,它们体形较小,成年的亚洲象也只有四五吨重,非常惹人喜爱,一直是不法分子捕捉的对象。缅甸当地人称为“七哥”的西洛早就打起了这六头大象的主意。

  2005年3月11日,西洛召集了几个哥们,一起商讨如何才能将这些大象驯服并带到云南贩卖。大家纷纷献计,最后,西洛想出了一个绝妙的办法:在大象最爱吃的食物上涂抹毒品,只要它们一染上毒瘾,到时还怕它们不顺着他们设定的路线走吗?

  西洛花了一个星期“蹲点”,他知道只要控制住了头象库恩,其它的象则不成问题,所以库恩成了他重点观察的对象。一个星期后,西洛有了库恩活动范围的路线图。于是,他弄来了几十斤香蕉,将海洛因均匀地涂抹在香蕉上,制出了几十个“毒香蕉”。随后,他将这些涂上海洛因的“毒香蕉”撒在库恩经常出没的地方,库恩果然上钩,兴高采烈地饱餐了一顿。

  随后,西洛每天都会派人去撒“毒香蕉”,而库恩每次都能大吃一顿,心满意足地回去。两个星期后,库恩要是一天没吃那些香蕉,就浑身没劲,全身难受。以后,库恩开始主动寻找“毒香蕉”了,狡猾的西洛也加大了“毒香蕉”的投入量。

  一个月后,西洛见库恩有了明显染上毒瘾的症状:流眼泪、淌鼻涕、不停地打呵欠。于是,他特意两天没去撒香蕉,看看库恩有什么反应。果然,库恩像发疯了一般,直冲同伴发脾气,连平时最爱吃的西瓜看也不看一眼。伙伴们不知道库恩怎么了,只能跟在它后面,一刻也不敢离开,有时会用鼻子安慰库恩一下,但毒瘾发作的库恩丝毫不领情,震耳的吼叫声响彻了整个山谷。看来,库恩已经离不开“毒香蕉”了,西洛等人不由得暗喜。

  2005年4月20日,西洛将几根“毒香蕉”撒在了库恩活动的附近,又吃到“毒香蕉”的库恩舒服了,但这几根香蕉对库恩来说远远不够,没过一会儿它又开始四处寻找。西洛边走边撒,库恩边吃边走,其余的5头象也跟在库恩后面亦步亦趋……

  这样,库恩在“毒香蕉”的引诱下,很快来到了中缅边境线附近的一处丛林里。西洛准备从云南德宏州入境将这些大象转卖内地,见目的地越来越近,几人兴奋不已。然而,西洛等人的行为引起了目击者的警惕,向德宏州森林公安局举报。

  德宏警方秘密潜伏在盈江卡场镇乌鸦寨脚的杉木地,顺利截下象群,抓获了西洛等人。然而,公安干警张恒发现头象库恩情绪异常,眼泪淌成了河,还不停地乱吼乱叫,鼻子往地下直拱,样子十分可怕。

  张恒见大象的样子和人犯毒瘾时症状差不多,忙问西洛:“你们给它吃了什么?”西洛的一名手下声音颤抖地说:“它是毒瘾犯了……”

  干警们将这一消息报告给上级,领导立即作出指示,将这些大象暂时安置在德宏州野生动物收容救护中心。为了防止出现意外,工作人员用一根铁链将库恩锁了起来。在收容救护中心里,仅一天时间没吃到“毒香蕉”,库恩就像疯了一样。它一边流泪一边吼叫,为了挣脱铁链,它的四条腿被磨得血肉模糊,血顺着腿肚流下,染红了地面……

  几个小时后,库恩精疲力竭,全身抽搐,嘴里直往外淌着白沫,它半跪在地上,头斜斜地靠在一边。工作人员小心翼翼地靠近它,采取了简单的急救措施。

  倾心拯救,染毒大象转危为安

  到了海南省野生动植物园后,库恩和伙伴们被放置在了新建的象馆里。为了确保安全,动物园决定暂时将库恩隔离,安排工作人员24小时观察库恩的举动,以防它伤害自己。

  众所周知,人一旦染上了毒瘾就很难戒掉,何况是体积庞大的大象呢?如何让库恩脱离毒品,成了难题。消息传开,许多市民来到动物园,想看看那头被毒品折磨的大象,他们给库恩带来了西瓜、香蕉、干净的青草等,希望能尽自己的一份心。由于动物园里给库恩拟定了专门的食谱,这些食物只能让市民各自带回,但市民的热情却丝毫不减。

  动植物园的领导感到责任重大,他们一定要拯救库恩!经过商讨,领导决定从省内外寻找戒毒专家,配合兽医,给库恩寻找一个最合适的戒毒办法。

  专家们来了,连夜开会商讨给库恩戒毒的办法。经过商议,专家们一致决定对库恩必须采取强制戒毒,把给人戒毒的方法用在它身上,采用药物治疗加精神自制,分为三个阶段:脱瘾阶段、巩固阶段、康复阶段。在这之前,这种办法从未在动物身上用过,对库恩有没有用,谁的心里都没底。

  工作人员给库恩准备了许多新鲜的食物,试图引开它的注意力,好给它注射用来戒毒的盐酸美沙酮。成人的剂量是一次10mg,但库恩个体较大,专家们决定给它一次注射50mg。库恩根本不让兽医靠近,对于工作人员精心安排的食物它看也不看,两眼哀求地扫视着在场的每一个人,似乎期待别人缓解它的痛苦,但又不敢相信人类……

  专家临时决定采用吹管注射,这个任务交由经验丰富的兽医陈万兴负责。一次、两次……因为库恩乱窜乱动,注射一直没有成功。一旁的工作人员连大气都不敢喘,心都提到了嗓子眼。陈万兴手心里全是冷汗,这可是他从业以来最难的一次注射了。在失败了11次之后,他终于完成了任务,大家这才松了一口气。

  然而,药物并没有立即缓解库恩的痛苦,他还是不停地流眼泪,挣链子,旧伤没好又添了新伤。挣累了,库恩虚脱地倒在了地上,呜呜地哭泣。趁着库恩无力反抗的时候,工作人员立即给它腿上上药,每抹一下药,库恩都颤抖一下,痛苦的呻吟声不断……

  在最初的两个月里,库恩毒瘾不知发作了多少次,每次都弄得自己浑身是伤。库恩痛,工作人员也心痛,如果哪天库恩好好地吃食,大家都高兴。

  2006年1月的一天,刚吃过早饭没多久,库恩毒瘾又发作了,这次毒瘾好像比任何一次都来势汹汹,工作人员准备的瓜果都被它用鼻子卷得满天飞,没有人敢靠近它。库恩在隔离室里乱窜,连给它打镇静剂都特别困难,大家只能干着急。再这样下去,就算库恩不毒瘾发作而死,它也会把自己折磨而死的。

  陈万兴不忍心看下去了,他请求去库恩旁边给它注射镇定剂,领导坚决不同意,那样太危险了,陈万兴说:“再不去就来不及了,难道我们要眼睁睁地看它死吗?这么多天的努力不能白费。”

  看着奄奄一息的库恩,领导无奈地同意了。陈万兴慢慢地靠近,在离库恩两米多远的地方,他轻声说:“库恩,坚持住!我是给你治病的。”虽然库恩听不懂人类的语言,可动作的幅度小了很多。陈万兴一步一步地靠近它,终于给库恩打了镇定剂,大家顿时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

  时间长了,库恩似乎领略到了工作人员的好意,不再那么冲动地抗拒了,有时还温顺地低着头任由兽医检查,像个犯错的孩子。一年以后,库恩慢慢地摆脱了毒瘾,用药量也是一减再减。

  历尽艰辛,吸毒大象戒毒成功

  “脱瘾阶段”结束后,库恩便开始接受新一轮的巩固治疗。工作人员准备了大量的瓜果,让库恩每天少吃多餐。库恩成了其他大象羡慕的对象,有时工作人员给库恩洗澡时,其他的大象会嫉妒地仰天吼叫。

  虽然每天享受着工作人员的细心照料,但库恩还是显得很忧郁,眼睛总是直直地看着前方,如果同伴吼叫的话,它则会愉快地附和着。工作人员了解它的心思,库恩想家了,他们在心里暗暗地发誓,尽早将库恩治好,将它送回到它的故乡。

  巩固阶段是一个长期的过程,接近一年多的时间才完成。除了日常用药外,饲养员还经常给它洗澡,带它去溜达散步。库恩似乎能懂人心,偶尔犯毒瘾,它只是痛苦地低吟,很少再挣链子。

  2007年7月31日,有关专家对库恩进行了全面体检,发现它的毒瘾早已得到了控制,现在只要让它进行康复疗养一段时间,它完全可以恢复到当初的健壮。专家们认为,库恩取得的成绩除了药物的作用外,还与它顽强的意志力有关。

  康复阶段,工作人员只偶尔给库恩用点药,并极力改善它的生活,除了给它常备水果、鲜草和牛奶外,还经常将它在象馆里赶着来回地跑步,加大它的运动量。很快,库恩恢复得比往日更加强壮了,它的体重增加了几百斤,又恢复了头象的气势。

  库恩戒毒成功的消息传开后,动植物园每天都是门庭若市,大家都想一睹“戒毒英雄”的风采。2007年9月22日,聪明的库恩又开始带着自己的部落,一边将泥土踢碎,用水拌和成泥浆,再用鼻子甩到身上,当作“防晒霜”,防止紫外线伤身,它们是那么的悠闲恬静,好像生活在自己家乡的原始森林一样……

  日前,记者前往海南热带野生动植物园采访,该园领导说,这几头亚洲象目前很是健康,它们不久将被送回家乡——中缅边境的原始森林,因为那里才是它们真正的家园。

[责任编辑]杜新忠
杜新忠戒毒网--戒毒门户 权威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