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新忠戒毒网--戒毒门户 权威媒体
联系杜新忠:13757963812 | 网站地图
戒毒专家—杜新忠记事 《2020年中国毒品形势报告》全文
首页 > 当前位置:>戒毒资源 > 小说•纪实•调查 > 正文
小说•纪实•调查
林则徐“雄文”的缘起
2021-01-03 10:21:19 来自:中国禁毒报 作者:杜新忠转 阅读量:1
  毒品在中国的蔓延,道光年间是继明末以后的第二个转折点。到了道光时期,鸦片由宫廷流传至各级官吏,又由统治阶层蔓延到全国各地、社会的各个阶层。烟毒的泛滥不仅严重损害了中国人的身心健康,还造成社会劳动力的萎缩、军队丧失战斗力、官僚阶层更加腐败堕落。同时,吸食鸦片烟膏,给吸食者的家庭造成严重的经济负担。林则徐曾估算过,吸鸦片者每天除衣食日用外,至少要花一钱银子吸鸦片。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必然导致倾家荡产。吸食者为了弄到过瘾的钱而不择手段,时有歌谣:“最毒是鸦片,害人真毋浅,哪个上了大烟瘾,逼得卖屋又卖田!”
  
  道光帝所处的年代,正是清王朝由盛转衰、弊病百出、社会问题迭起的时期。鸦片以及鸦片背后所隐含的社会、外交、政治问题,无疑是其中最棘手的。
  
  道光帝对鸦片烟危害的认识是有个过程的。实际上,他曾是继明神宗之后的又一位吸食鸦片的皇帝,年轻时吸食鸦片烟,几乎成瘾,忽有所悟,果断地说:“此物不禁绝,使流行于内地,不但亡家,实可亡国。” 正因为对于鸦片危害有亲身体验,他继位后即决心禁绝鸦片。道光二年(1822年),他严谕广东及备省督抚查禁银两出口及鸦片进口,次年发布《失察鸦片条例》,以后每年连连下达禁烟上谕。
  
  19世纪20年代,尽管鸦片流毒日广,但对国家的财政收入还没有暴露出咄咄逼人的威胁。白银虽有输出,大臣们多认为是外国人用洋钱套换所致。道光帝对广东海关的百万银两的岁入和种种报效十分看重,而且每年税课有盈无损,所以在道光前期,清廷对鸦片的禁止是流于形式的。
  
  1830年后,各地奏疏开始揭露鸦片泛滥对国家财政的危害,白银的严重外流,引起了道光帝的高度重视。1831年,他加强禁烟的法律力度,严定买食鸦片烟罪名,禁止贩运及私种罂粟,但第二年输入的鸦片不仅未减少,反而增加了9000箱。1832年,广东连州瑶民起事,两广总督李鸿宾统兵镇压,但由于兵丁吸食鸦片,失去战斗力,几乎全军覆没。御史冯赞勋就此事上奏,他指出,兵丁吸食鸦片,“若不严行查禁,将来日甚一日,不惟一兵不得一兵之用,窃恐一省并无一兵之用,其为患贻不可胜言”。冯赞勋的奏折使道光帝相当震惊,即发出上谕,通令各省督抚严禁兵并吸食鸦片。尽管道光帝主张严禁鸦片,但鸦片的入口仍有增无减。
  
  怎样才能彻底解决鸦片这个令人烦恼不已的问题,又依靠谁来力挽狂澜?道光帝心中尚无定计。1836年弛禁论提出后,道光帝发动朝臣进行议论,直到朱樽、许球等上奏批驳,淋漓尽致地描绘了“民穷财绌”的可怕景象,以及英国利用鸦片“毒害中华”的野心,道光帝这才意识到:“鸦片流行内地,吸者日众,鬻者愈多,几与火菸相等。耗材伤人,日甚一日。”更坚定了严禁的决心,不久他又发出上谕:“着步军统领衙门及各直省督抚,严惩贩烟吸烟人犯。”
  
  1838年6月,黄爵滋上《请严塞漏卮以培国本折》,痛陈鸦片耗银为病国之忧,其指出,鸦片贩子与官吏、兵丁勾连一气,“耗银之多,由于贩烟之盛;贩烟之盛,由于食烟之众”,呼吁必须重刑严禁,“必先重治吸食”,引起朝野的震动。道光帝即要求一些督抚各抒己见。到9月各地督抚的29件复奏到达朝廷,湖广总督林则徐、两江总督陶澍、湖南巡抚桂良、护理湖北巡抚张岳嵩、安徽巡抚色卜星额等表示支持,而大部分人对黄爵滋的建议进行了补充和修正。显然道光帝的禁烟主张影响了内外大臣们,而这场讨论的结果,基本决定了朝廷的禁烟政策。
  
  湖广总督林则徐在多次上奏呼应黄爵滋之后,于10月初再上一本,这就是着名的《钱票无甚关碍宜重禁吃烟以杜弊源片》。在条陈种种利害后,林则徐将禁绝鸦片与否提到了关乎国家民族存亡绝续的高度:“当鸦片未盛行之时,吸食者不过害及其身,故杖徒已足蔽辜,殆流毒于天下,则为害甚巨,法当从严。若犹泄泄视之,是使数十年后,中原几无可以御敌之兵,且无可以充饷之银。”林则徐吁请道光帝早日实行严禁:“臣……自念受恩深重,备职封圻,睹此利害切要关头,窃恐筑室道谋,一纵即不可复挽。”据说,道光帝在11月9日读到“数十年后,中原几无可以御敌之兵,且无可以充饷之银”之句时,大为震动和感动,朱圈赞赏。
  
  一场全国性的禁烟运动就此展开了。为显示禁烟的决心,道光帝首先将送呈烟具的太监立毙杖下,同时,将到僧尼庙内吸食鸦片烟的王公大臣予以革爵,将许乃济降为六品顶戴,即行休致,以示惩儆。道光帝颁布了《钦定严禁鸦片烟条例》,要求粤、闽接连缉拿败毒要犯;云南严禁种植罂粟,惩办吸烟官吏;奉天加紧查办鸦片贩子。之后,邓廷桢在广东搜缴鸦片26万两;琦善也在大沽口捕获要犯,起出15万两鸦片。全国查获的鸦片达80万两。
  
  1838年12月26日,就在全国禁烟运动蓬勃展开的时候,林则徐到达京城。第二天起,道光帝在8天中接连召见林则徐8次,商议禁烟大计。皇帝如此隆顾臣工,为清朝历史上前所未有。道光帝任命林则徐为钦差大臣,前往广东查办鸦片,他希望依靠林则徐而一劳永逸地消除烟患,解决财政和国家的危机。
  
  1839年1月8日,林则徐怀着如蹈汤火的决心奔赴广东,他将祸福荣辱置之度外,表示“苟利社稷,不敢竭肱骨以为门墙辱”。一场以民族自救为宗旨的禁烟运动由此揭开了新的一页。
  
作者系上海师范大学都市文化研究中心主任、教授
[责任编辑]杜新忠
杜新忠戒毒网--戒毒门户 权威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