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新忠戒毒网--戒毒门户 权威媒体
联系杜新忠:13757963812 | 网站地图
戒毒专家—杜新忠记事 2018中国禁毒报告(全文)
首页 > 当前位置:>戒毒资源 > 小说•纪实•调查 > 正文
小说•纪实•调查
金三角第三代大毒枭谭晓林的罪恶人生
2020-07-23 15:43:30 来自:知乎 作者:毒言毒语 阅读量:1
  导语:谭晓林是继坤沙之后,从泛金三角地区往中国贩卖海洛因最多的大毒枭,但他并不是缅甸人,而是土生土长的四川人,是在云南结识了果敢毒枭之女,结婚后才移民缅甸木姐,在岳父的影响下开启贩毒之路。公安部的缉毒人员对他的评价是:“谭晓林这个人,在贩毒路线的设计上着实让我们头疼……”

  
  谭晓林,原名谭明林,1963年出生于中国四川内江乐至县回澜镇,在贩毒之前是一个四处行走的小商贩。1983年,谭晓林与人合伙做药材生意,听闻罂粟壳和假熊胆比较赚钱,便动起心思,从境外进了批货,准备大干一场,没想出师不利,在半路上被巡逻队没收了。这是谭晓林第一次接触涉毒物品(罂粟壳),幸运是这批货数量并不大,加上护送货物的小田嘴硬,扛下了所有罪,没有供出幕后老板,谭晓林才逃过一劫,但经济损失惨重。
  
  血本无归的谭晓林,此时又恰巧被初恋女友甩了,愁上加愁的他一气之下跑去云南边境散心。也许是命中注定,谭晓林在云南瑞丽认识了缅甸北勐古特区财政部长杨国栋的女儿杨妹,两人很快就坠入情网。
  
  杨国栋是果敢杨家土司(杨二小姐家族)后人,表面是地区官员,暗地却是经营着庞大毒品生意(家族传统)的毒枭。当然,此时岳父的毒品生意,跟谭晓林还没有多大关系,他的眼里只有杨妹。
  
  1987年,谭晓林和杨妹结为夫妻,正式移居缅甸北部城市木姐。几年后,夫妻两人生下两个可爱的女儿,在此期间谭晓林一直在缅甸北勐古特区从事正当的木材生意,维持家庭开支。
  
  尽管木材生意没能赚大钱,但对于当时的谭晓林来说,早已心满意足。如果没有后面的意外事件,谭晓林或许就会一直在缅甸北勐古特区当一个普通商人,经营着不好也不坏的木材生意,每天最大的乐趣就是回家逗女儿玩乐。
  
  1995年,杨妹去山里的林场看望谭晓林,结果在路上被三名吸毒人员劫杀。尽管凶手们当天就被抓到了,但是不是其它贩毒集团人报复其父亲而指使的,直到现在仍是一个迷。
  
  贩毒之路
  
  妻子杨妹身亡之后,悲痛欲绝的谭晓林再也没有心思打理木材生意,也看穿了缅甸的乱局。岳父杨国栋见女婿如此,便拉着其参与自己的毒品生意,谭晓林也由此正式走上贩毒之路。
  
  此时的金三角经过前几任毒枭(罗星汉、坤沙)深耕,出产的海洛因早已打响世界知名度,其中最有名的品牌莫过于坤沙创立“双狮踏地球”。之后还有一系列四号海洛因品牌,如“三星环球标”、“美人牌”、“骷髅牌 ”,这些品牌都来自于缅甸的大大小小的制毒工厂。
  
  1996年,坤沙投降后,他毒品工厂里的技师很快分散到了其它的制毒工厂里,谭晓林也正是这一年开启自己的贩毒生涯。由于是第一次贩毒,为了保险起见,他采取与另一大毒枭陈茂堂合作,分担风险。
  
  具体分工是先利用岳父的人脉,从制毒工厂里购买98公斤海洛因,然后由陈茂堂的两个侄儿开车运到国内贩卖。谭晓林原本以为是水到渠成的事,但可惜又一次出师不利。
  
  货物在过关的时候,被边防检查人员查获了,人赃俱获。在审讯过程中,运货人员很快供出了背后的老板-谭晓林与陈茂堂,两人也由此进入要被抓捕的境外毒枭名单。
  
  这批毒品进货价共计20万,货物失手后,根据道上的风险分摊规矩,陈茂堂和谭晓林各承担了10万损失。钱还是小事,当听到自己被供出后,尽管在境外,谭晓林还是吓得半死,大半年才回过神来。
  
  首次出货就失手,谭晓林虽然气馁,但并没有放弃,这跟他之前的经商有很大关系,失败只代表一次运气不佳,再接再厉就能成功。于是,回过神来的谭晓林总结经验,摸索出一套全新的贩毒方法。
  
  很快,谭晓林就开始了第二次贩毒生意,具体操作与上次不同,毒品不再走私到中国,而是直接在中缅边境开卖,风险大大降低。这批货卖完后,总共赚了224万,谭晓林个人分到112万。
  
  尝到赚快钱的甜头,谭晓林便一发不可收拾,此后在很短的时间内,依靠着贩卖四号海洛因赚到3000万,手下的马仔与武装保镖也越来越多。另一方面,谭晓林也学起来岳父,多方面发展,开始涉足玉石生意。
  
  1997年,谭晓林花钱四处疏通,当上了勐古特区保卫军的财政部长,以及该地区华侨协会副会长,准备向上层社会发展。他所做的这一切,最终目的其实只有一个,就是为了更好扩展自己的毒品生意。
  
  上位
  
  谭晓林自1996年第一次贩毒开始,短短几年时间,就占据了从缅甸金三角运往我国毒品数量的50%,成为当时金三角头号大毒枭。他事业上的“成功”,离不开身边两位师爷的支持。
  
  这两位师爷中,年岁大的叫李老怪,是原国民党军官,据说还修过滇缅公路,抗战的时候出过力。李老怪教了谭晓林很多相关的人情世故,以及判断缅甸时局走势。
  
  他的第一招就是要谭晓林抓住缅甸普遍信佛教的特性,打通上下关系。于是谭晓林没事就看新闻,看看缅甸的高官去寺庙烧香拜佛。一旦得到确切消息,谭晓林就先去寺庙蹭个脸熟,捐点香火钱,然后趁机与高官套套近乎。
  
  等到第二天媒体报道的时候,就时不时出现他跟缅甸官员的合影,这无形中增加了谭晓林知名度。
  
  另外一个师爷外号忍者神龟,人称龟爷,属于官三代,跟缅甸军方有千丝万缕的关系。据说是昂山将军那一批人的后代。通过这位师爷,谭晓林打通了与缅甸军方上层的人际关系。
  
  例如在龟爷的搭桥下,谭晓林于1998年被当时缅甸国贸易部长接见了,商谈在缅甸投资,以及出资帮忙修路。同一年,缅甸的实际最高领导人丹瑞大将也接见了谭晓林。
  
  通过两位师父的指导和疏通下,谭晓林开始与缅甸国防部合作,共同经营矿产、石油、房地产和海产品等,这是老一辈毒枭和地方民族军首领无法想象的特权,要知道以前缅甸政府是绝对不允许私人沾染石油、海产等项目。
  
  当然,谭晓林之所以能享受这些特权,也是赶上了好时机,恰逢缅甸政府改组,学习中国经济改革开放,需要像谭晓林这样的民间大资本家的支持和配合。
  
  在金钱开道下,谭晓林的势力越来越大,甚至可以任免一些地方官员,也由此获得缅甸地下“组织部长”的称号。在这期间,膨胀的谭晓林居然派两个马仔跑回家乡四川搞投资,或许在他看来钱能解决一切问题。
  
  但谭晓林没想到的是,国内禁毒部门对其贩毒事业一清二楚,只是由于不能跨国抓捕,才让他产生错觉。直到两个马仔被捕,谭晓林才意识到自己已经没有任何回国的退路了。
  
  王牌卧底-老田
  
  世界上最牛的卧底是谁,只能告诉你他姓王名牌,是谭晓林的老乡。为什么说这位王牌卧底最牛,因为他的存在,才让我国禁毒部门一次性铲除了谭晓林、陈炳锡和刘招华三个祸害中国的顶级大毒枭。
  
  没有多少人知道这名王牌卧底的真实姓名,媒体报道也只是统一称呼为老田。他很受谭晓林信任的原因有两个,一是1983年帮谭晓林扛下所有罪的小田是其弟弟(是不是故意安排,至今是个迷),二是当年谭晓林跑路去云南的时候,老田给了他600块钱(在当时算是一笔巨款)。
  
  另外,老田在外人看来,就是一个长期混社会的边缘人,跟小说余罪里的余罪类似,所以谭晓林就算怀疑任何人,也不会怀疑这位对自己非常讲义气,知根知底的“兄弟”。
  
  谭晓林的毒品生意很有金三角前几代毒枭特色,例如所有运货马仔都不能吸毒,这正是杨二小姐、坤沙的作风,因为在他们看来,吸毒的人嘴不严,而且病恹恹的,干不了这行刀口上舔血的大生意。
  
  另外,谭晓林在走货方面非常谨慎,办公室有二十多部手机与电话,号码全都来自中国云南,专门用来跟跑货的马仔联系。谭晓林不用查号都记得100多个电话号码,并知道用哪个手机去指挥。
  
  因此,只要哪部手机出现电话打不通或占线情况,就说明对方出事了。为了防止运货马仔在路上被警察一网打尽,谭晓林还设计了一套马仔被抓后,如何应对,并通知下家防范的方法,
  
  具体操作就是,每个马仔在走货之前,都取一个假名字,如果被抓,要求跟下家联系或是接听下家电话时,就报自己的真名,对方一听自然知道要怎么办了。这样一来,即使警方抓了其中一个马仔,也很难一网打尽。此外上下家的交流都跟座山雕一样。用类似:“天王盖地虎,宝塔镇河妖”之类事先临时设计的暗语对接。
  
  1999年11月,是新中国禁毒历史上值得铭记的时刻,其历史地位仅次于虎门销烟。原因是成立刚满一年的中国禁毒局破获了一起惊天制毒贩毒大案,史称“7·28”冰毒大案。这起大案的破获,可以说王牌卧底老田功不可没,正是因为他帮谭晓林重新设计了一套“完美”的藏毒方式和线路,才导致其连同陈炳锡和刘招华三个顶级大毒枭的覆灭。
[责任编辑]杜新忠
杜新忠戒毒网--戒毒门户 权威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