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新忠戒毒网--戒毒门户 权威媒体
联系杜新忠:13757963812 | 网站地图
戒毒专家—杜新忠记事 关于举办2018年全国物质滥用防治培训班的通知
首页 > 当前位置:>戒毒资源 > 小说•纪实•调查 > 正文
小说•纪实•调查
佛系三毒枭之谭晓林
2018-01-04 16:44:23 来自:知乎 作者:疯狂绅士 点击量:

  大毒枭刘招华万万想不到,自己会在被执行注射死刑后,因一段视频对话爆红网络。刘招华长得白白胖胖的,平和的话语之间带有看淡生死的狂妄与自负。用现在流行的话来说他是佛系绝命毒师。因为他知道反正就是死,被捕后他算是看开了,所以乍一看反而有点佛系的色彩。而跟刘招华一起的还有另外两个大毒枭,谭晓林与陈炳锡,这两人也跟佛或者菩萨有某些关系。
  
金三角毒贩普系简介
  
  所谓的金三角其实都在缅甸的境内。金三角的贩毒历史跟国民党的残部有很大的渊源。
  
  
李弥将军
  
  李弥将军是当时在缅甸国民党军队中最大的官。他当时放话说:“我当云南王不太可能,但当个缅甸王还是易如反掌,关键是看我想不想做。”李弥没有吹牛,跟共产党打,他不行,跟缅甸政府军打,那是小菜,毕竟国民党的军队实战经验很丰富,大大小小的多场战斗下来打得缅政府军满地找牙。
  
  后来这部分残军大部分被运回了台湾。剩下的人为了生存,开始各自种罂粟,武装贩运鸦片。而在国民党残部中出来了两个大毒枭,坤沙与罗星汉。
  

坤沙,中文名张奇夫
  
  坤沙是华裔,汉掸(傣族)混血,中文名叫张奇夫,坤沙是泰国的名字,他最高峰即在1989年控制了金三角80%的毒品交易。1996坤沙向缅甸政府投降,随后一直被软禁,2007年10月26日,死在仰光寓所。
  
  罗星汉跟坤沙的交集除了是袍泽外,罗星汉更是号称第一代的毒王,原来一直压着坤沙。两个人经常发生黑吃黑,最猛的一次坤沙抢了罗星汉的大批鸦片。更猛的是坤沙居然派人把打仗的过程拍了下来。从视频上看整个过程算得上比较经典的伏击战。
  
  有意思的是坤沙、罗星汉都对外说:“我是中国人,没有向中国卖过一克毒!”更搞笑的是,很多人纷纷向他俩打CALL。金三角毒品问题,涉及到的是缅甸国内的局势问题。罗星汉是果敢人,果敢其实就是汉族。是硬生生的折腾出的一个民族。
  

时年90岁的杨秀金
  
  罗星汉的老婆叫杨秀金,比他大10多岁。在缅甸叫他杨二小姐。杨家在果敢很有势力。曾经是果敢地区的土司。果敢曾是罗星汉与彭家声、土司王杨振材的天下。
  

左彭家声,右罗星汉
  
  彭家声被称为果敢王,祖籍四川的果敢人,也是参加过国民党残部的训练,也在杨土司下面当过差。其经历非常复杂。概要的说,60年代中期,缅甸政府掀起了排华浪潮。而这个时候的缅共争取华人,跟政府军对着干。中国处于文革时期,大批知青与红卫兵跑到缅甸参加缅共。而彭家声就是这个时期参加了缅共,缅共的部队名字叫,缅甸人民解放军。由于是本地人,又有军事经验,所以他很快脱颖而出,这个时期的缅共战斗力很强,政府军搞不定他们。网上有彭家声阅兵的视频,就是山寨版的国内阅兵,彭家声用浓重的四川口音喊同志们好,非常像邓爷爷阅兵时候的口音。
  

蓝色为果敢地区
  
  缅共时期,缅北果敢地区的毒品大为的减少。到后来,由于经济政策的问题,缅共不行了。在缅甸政府的分化下与罗星汉的劝说下,1989彭家声脱离缅共,很快赵尼来和鲍有祥也脱离缅共跟政府军合作,缅共就此土崩瓦解。
  
  96年的时候,坤沙作死,宣布要独立建国。缅政府军联合彭家声等一堆民族自治军把坤沙灭了。谭晓林就是在这样一个背景下,快速崛起的新一代毒王。
  
毒枭的女婿谭晓林
  
  谭晓林,原名谭明林。1963年出生在中国四川内江乐至县的回澜镇。
  
  1983年,他第一次接触毒品,罂粟壳。当时他与人合伙搞起了药材生意。由于不懂情况,进货的时候进到了罂粟壳和假熊胆。最后被查获(83年罂粟壳属于严格管制)。这次抓进去了很多人。其中进去的一个姓田的人的哥哥可以说是谭晓林的克星。而这次谭晓林并没有进去,是因为小田把所有的事情都扛下了,也没有供出谭晓林。血本无归的谭晓林,此时又跟初恋女友分手。然后他跑到云南混日子。
  
  两年后,1985年,在瑞丽认识了缅甸北勐古特区财政部长杨国栋的女儿杨妹。缅甸盛行五个产业:黄、赌、毒、木材、玉石。当时黄与赌稍微弱点。而杨国栋也是暗地里搞很大的毒品生意的。
  
  谭晓林跟杨妹交往两年后,于1987年在缅甸结婚。中国的手续则是在大女儿出生后办的。杨妹在1990年与1994年为谭晓林分别生下一个女儿。这期间谭晓林干的倒是正当的木材生意。
  
  1995年的时候,杨妹去山里的林场看望谭晓林。就在这次,她被人杀了。当天三个杀人犯被抓到了,而这三人都是吸毒鬼,是不是受其它贩毒集团人指使的,则说不清楚。
  
贩毒之路
  
  自从杨妹死了后,谭晓明算看穿了缅甸的乱局。做正经生意也提不起精神。缅甸经过几十年的制毒,其海洛因已经成了知名品牌。

  
  最有名的莫过于“双狮地球”,此牌子最早是罗星汉捣鼓出来的,后来坤沙又用这个牌子。除了双狮地球还有如“三星环球标”、“美人牌”、“骷髅牌 ”一系列的毒品品牌。这些四号海洛因的品牌来自于缅甸的大大小小的制毒工厂。
  
  谭晓林第一次正式贩毒是在杨妹死了半年后开始的。为了讨个吉利,他贩了98公斤的海洛因。具体分工是谭晓林利用他岳父的人脉,从制毒工厂里购买98公斤。而他负责送到缅甸一侧边境,然后由陈茂堂的两个侄儿开车运到国内。而谭晓林原来做木材生意的,车辆不成问题。只可惜,他第一次往国内贩毒就失手。陈茂堂的侄儿过关的时候被抓。根据资料显示,称重为98.24公斤(多出的0.24公斤为包装纸的重量),后面的尾数不吉利,意味他要坏事。最后被抓的人供出了谭晓林与陈茂堂。
  
  尽管失手,陈茂堂还是给了10万块给谭晓林。这是当时毒道上的规矩。谭晓林当时从工厂拿货是2000块一公斤,这批货是20万,也就是风险分摊。听到自己被供出后,谭晓林吓得半死。躲了半年后,他开始总结经验,并摸索出一套方法。
  
  他第一次成功贩毒是半年后的1996,贩卖的是80公斤四号,跟上次的方式不同,他直接在边境上卖了,中缅边境上靠近缅甸的价格是3到5万一公斤。第一次,谭晓林赚了224万,他个人分到112万。在很短的时间内,谭晓林靠贩卖四号白粉赚了3000万。而在内地,4号的价格高达15万左右一公斤,香港更是高达30万一公斤,于是他开始了新的冒险。
  
  此后他越干越大,手下的马仔与武装保镖也越来越多。同时他也学起来他的岳父,多条路发财。木材与玉石生意也涉足。1997年,他还当上了勐古特区保卫军的财政部长。并且有当上该地区华侨协会副会长。
  
借佛上位
  
  谭晓林能从1996年第一次成功贩毒开始,短短几年的时间,占据了50%的从缅甸运往我国的毒品,成为头号大毒枭。跟他的两个师爷有关,这两个师爷,一个是年岁大的叫李老怪,从辈分上说,他甚至是坤沙的前辈,也是原国民党的军官,据说还修过滇缅公路,抗战的时候出过力。97年的时候,谭晓林是华侨协会的副会长,通过这个身份请动了李老怪。另外一个则跟缅甸的军方有千丝万缕的关系。其实就是昂山将军那一批的后代,同时他也跟当时缅甸军方上层有较好的人际关系。
  
  李老怪教给了谭晓林相关的人情世故,判断时局走势。李老怪教谭晓林的第一招就是,缅甸佛教兴旺,普遍信佛。你抓住这点就行。正如李老怪说的一样,谭晓林没事就看新闻,并事先打听好,一看缅甸的大官谁谁谁要去寺庙烧香拜佛,他就先去蹭个脸熟。先捐香火钱,而且是能第一位绝对不当第二。等到第二天报道的时候,往往也报道了他。时不时的还有跟缅甸官员的合影。此后,谭晓林看准缅甸要员常去的地方,就给这些寺庙捐钱。
  
  另外一个师爷被称为忍者神龟,叫龟爷。他属于官三代。类似当前昂山素季的子女那一个辈分,只不过年纪更轻。龟爷则给谭晓林搭路子。使得谭晓林有机会被更高一层的高官接见。如1998年当时缅甸国贸易部长就接见了他,并问他投资缅甸内地的事情和讨论让谭晓林修路的事情。

  
  在那一年,缅甸的实际最高领导人丹瑞大将还见了他。通过这一系列的疏通,谭晓林贩毒得来的几亿财产又有了新的出处。比如他与缅甸国防部合作,谭晓林占70%的股份,缅军方占30%的股份,开始经营矿产,石油、房地产和海产品等。而这些特权是老一辈的毒枭与地方民族军的头头望尘莫及的。
  
  以前缅甸从来不许私人开发如石油、海产等项目。当然谭晓林也是抓住了缅甸98年的时候改组政府,并向中国学习经济政策有关。由于用金钱砸道,渐渐的,谭晓林的能量更大了,他甚至可以控制一些缅甸缅族占主体的地方的官员任免。成了缅甸的名副其实的地下“组织部长”。而期间,他居然派两个马仔跑回四川搞投资,由于有多条线索显示他是洗贩毒的钱,最后两个马仔被抓。
  
王牌卧底
  
  世界上最牛的缉毒卧底警察是谁。只能告诉你他姓王名牌。谭晓林与陈炳锡还有刘招华佛系三毒枭的覆灭都跟王牌卧底紧密相关。
  
  王牌卧底的真实姓名,网上有流传,可信度颇高,他就是谭晓林的老乡。但是看过《玉观音》知道孙俪演的角色都知道,他们脱离外勤后,会隐姓埋名,更何况是涉及到世界顶级的三大毒枭的问题。所以所有的媒体都用统一口径——用老田来代替这个王牌卧底。
  
  83年谭晓林因为药材生意亏了血本。而逃走的时候,老田给了他600块钱。那个年代的600块值多少就不用多说了。有句话糙理不糙的话,一起扛过枪,一起嫖过娼是过命的交情。谭晓林非常信任老田。因为知根知底。
  
  同时老田在外人看来,并没有当警察的履历。这点跟小说余罪里的余罪类似。谭晓林此时毒品生意做得很大。他贩毒很有特色。所有的马仔都不能吸毒。这是头条铁律,因为吸毒的人嘴不严。而且病恹恹的,干不了他这行刀口上舔血的大生意。
  
  每次走货的时候,让二当家的在自己身边。并在监控的范围,如果发现是卧底,立马干掉。而谭晓林的办公室有二十多部手机与电话,虽然是缅甸,但是号码都是云南的号码。信号也不差。谭晓林分别用一部手机专门跟老田联系。然后用另外一部手机跟跑货的马仔联系。
  
  由于是从事高风险行业,谭晓林不用查号都记得100多个电话号码。并知道用哪个手机去指挥。 同样,只要哪部手机出现电话打不通占线情况,就说明对方出事了。每个人走货的时候,都用假名字,如果一个人被抓说出真名,没被抓的人一听也知道该怎么办了,这样,即使警方发现了一个却发现不了其他人。
  
  比如,假定一个毒贩叫张一山,假名叫余罪。警察控制了这个人,突然有人打电话给他,警察肯定不接电话,会叫张一山去接。对方喂了一声之后。张一山跟着说,“恩,我是张一山”。对方继续聊完后,就知道张一山被抓,然后马上丢掉货,人开溜。而警察就在边上也看不出破绽。此外整个交谈都跟座山雕一样用类似:“天王盖地虎,宝塔镇河妖”之类的暗语。而这套暗语都是事先临时确定的。
  
  1999年11月,是我国禁毒历史上值得铭记的时刻。其历史地位仅比虎门销烟低。也是我国禁毒局成立刚满一年的一次大的战果。但这种战果希望以后不要再有。这个案件的高潮虽然是在99年的11月,但是在警察的档案中称这起惊天制毒贩毒大案为“7·28”大案。

  
  老田弄了两辆油罐车。油罐车很大,先装油,把一些油弄到油罐的外面。然后在土路上颠。这样整个车脏不拉几的。同时油的味道能掩盖四号海洛因的味道。警犬也不容易那么发现。同样,他把毒品压在油罐车的下面,边防检查站也没有装备把油罐吊起来检查,内地公路上也不会有这个设备。这种方法你就是怀疑那下面有毒品也抬不动。
  
  谭晓林看到老田指挥第一辆放了少量毒品的车通过后,才发出第二辆。然后途中不断的换车,甚至中途对车进行改装。对于谭晓林来说,老田这次干得实在太漂亮了,此次的运货路线更是一个贩毒的新路线,也是害人的路线;这条贩毒的路线哪怕到现在都影响深远,害死了不知道很多人,毁了不知道多少家庭。
  
  对于贩毒线路的选择,谭晓林的确花了心思。一般从缅甸到广州的运毒通道是:缅北、瑞丽、保山、大理、楚雄、昆明、昆明又经曲靖到广西然后到广州。但是,由于云南毒品泛滥,走私贩卖毒品现象严重。广西地段的警察见到挂云南车牌号的车子就要上去查。即便客车也是如此。在广西百色地方经常查出贩毒的车辆,谭晓林也在那个地方出过事。
  
  谭晓林在这个方面就花心思了。他不从广西直接开到广州,而是走别的路线。并且中途改用外省牌照,或者是湖南的车或者是湖北的车,而警察对这样的车辆就不敏感,尤其是从北往南开的车。
  
  货最终要到广州,但是他们绕了一个大圈,先从云南,然后四川,接着是从湖南进入广州。这么一个大迂回,反而很安全,路上专门的检查反而少了很多。交货后,谭晓林给了老田一百多万。
  
  老田然后回到了国内,并隐姓埋名,只是这次成了谭晓林贩毒的实锤。王牌卧底老田回国后,警方根据一路的跟踪,马上从卸货仓库里缴获100多公斤的海洛因。而另外的几十公斤海洛因,因为为了保护老田,已经被毒贩流转到别的渠道去了,甚至可能到了最终端的吸毒者手上了。
  
  正准备收队的时候,警察发现了隔壁的仓库很可疑。很快警察发现了藏在隔壁仓库中的12吨毒品、包括500多箱冰毒。由于仓库里的毒品太多,警察都不敢相信,并且搬不动,于是紧急找来一个排的武警,才快速的把这些毒品搬出来。

  
  经过实际称量,这批冰毒有11吨多。这些毒品都是陈炳锡的,而生产这批冰毒的人则是刘招华。警方马上控制了陈炳锡的马仔,他们供出了这批货是宁夏来的。警察连夜分头去缉拿陈炳锡与刘招华。
  
史上最大毒枭聚会谈判
  
  当谭晓林的手下告诉了谭晓林这件事。谭晓林通过排除法断定老田是卧底。但是此时老田已经脱离了他的控制范围。没几天,逃出国的陈炳锡、张启生(香港人,陈炳锡的合作者之一)叫上了包括香港、台湾、泰国等多个国家与地区的黑社会老大说要到缅甸跟谭晓林要个说法。
  
  给出的最低要求是:第一、要杀了老田的一家。第二、12吨冰毒的赔偿问题,当时冰毒市面上是30万一公斤。价值36亿。哪怕是进货价也值得10多亿。谭晓林赔不起。陈炳锡叫上的人有部分并不是毒贩。而是中间人,与地下钱庄的人,或者类似的叫收数的人,也就是放高利贷的人。出现这种情况跟毒品的交易方式有很大关系。
  
  少量的毒品之间的交易相对简单,一手交钱一手交货。而大宗的毒品交易,由于风险太大。买家最主要是通过中间人跟卖家搭上线。在缅甸有一大批这样的中间人,有部分人甚至是从一九三几年开始做这行。中间人起着担保的作用。万一出事了,中间人要按照事先的约定,用自己的钱来赔偿。
  
  而随着跨境交易的增多,付钱成了一个问题,因为直接用现金不大现实,类似于《人民的民义》里面那一墙的钞票,根本带不动,而走银行,风险也很大,一旦冻结,那马上血本无归。
  
  于是地下钱庄孕育而生。地下钱庄有人专门在香港,有些在泰国,有些在新加坡,有些在日本,也有在内地。而当时地下钱庄的手续费是一次7%。一百万7万。因为转账过程被冻结,钱没到,由钱庄负责赔偿。
  
  按照规矩,部分损失要中间的担保人赔偿。
  

谈判酒店的坐标
  
  在缅甸的瓦城,在约定的时间里,谭晓林把最好的五星级酒店包下来,不准任何人出入。同时谭晓林与陈炳锡共同邀请缅甸里面的各方头头脑脑去调解。去调解的人有罗星汉的弟弟罗星民和彭家声;杨茂良、杨忠卫等也都跑去了、这些人都是带着各自的保镖和各种轻重武器,不乏手提式火箭筒,因为这些毒界的大佬之间都有过恩怨与过节。比如彭家声跟杨茂良相互打过,所以带着家伙谈判是必然的,尤其是瓦城,并不是那些大佬的势力范围。
  
  戒备森严的豪华大酒店里,贩毒的老前辈坐上,小辈坐下,气氛剑拔弩张一触即发。毒道凶险,毒贩没有帅哥,有的都是亡命徒。这事情对毒品这个地下行当影响太大,触犯了所有毒枭的利益,一旦确定是谭晓林的问题,哪怕是缅甸的大佬也罩不住。这些人,杀起人来,肯定是毫不留情。
  
  那天,陈炳锡跟一帮毒枭进到了酒店的大堂。他与张启生朝另外一个潮汕籍的毒枭指着谭晓林的一个小弟张三说:“这批货是从他那里拿的。”那小弟立马脸色煞白。连忙说:“跑货的不是我,具体是谁,道上的规矩大家都知道。”然后朝谭晓林看去,这个小弟其实已经做好了当替死鬼的准备。
  
  谭晓林的那么多小弟,保镖能为谭晓林卖命,不单单是钱的问题,还跟谭晓林比较讲义气有关。这个时候谭晓林并没有让那小弟当替死鬼。而是坦诚的说,是老田跑的货,至于他离开也是规矩。一旦找到他的下落,一定按规矩办事。
  
  于是双方你来我往,讨价还价。……
  
  谭晓林说:“10多吨的冰毒,10多亿的钱让我赔不合理,但出于义气我可承担一部分损失。”最后当时最有势力的彭家声出来说话,摆平了此事。也正是果敢王的调解,让谭晓林躲过了来自毒道的临头大难。
  
  红色通缉令
  
  自从谭晓林的第一任妻子杨妹被杀后,他一直没有再娶。98年他认识了华西医科大学毕业的小云姑娘。不久就他俩结了婚,1999年底谭晓林又添了一个女儿,2001小云又给他生了一个儿子,谭晓林在牢中给他取名为谭诚。
  
  同样是98年谭晓林逃过了美国的制裁。那年谭晓林和李延忠贩运毒品到美国。他们的线路是通过大货轮从缅甸,经马来西亚进入南美,然后在公海上与南美的国际毒贩交易。
  

南美毒贩的运毒装备也很亮瞎眼,是用潜艇!
  
  潜艇被美国一直监视,靠近美国海岸的时候被反潜机发现,并逼出了水面,毒品被查获。南美毒贩抗不住,供出了李延忠。随后逃回缅甸的李延忠被引渡到美国。美国的税局要李延忠缴纳贩卖毒品的税,李延忠又供出了谭晓林。美国要求引渡谭晓林,而谭晓林在四处周旋之下,让缅甸境内的一个姓左的去顶事。最终缅甸把姓左的毒贩引渡给了美国人。谭晓林算逃过了一劫。
  
  同样是98年,谭晓林的老母亲已经到了缅甸木姐跟谭晓林住在一起,谭晓林算是有孝心的人。老人都一个想法,要落叶归根,哪怕死也要死在老家。谭晓林当然知道,只要他一脚踏进中国,必死无疑。于是给中国警方写了一封忏悔信,写得是痛哭流涕,讲自己干了多大坏事,并保证不再贩毒,请求政府原谅。这封信也算得上是一个奇葩的存在。当然谭晓林也心知肚明,干了贩毒这件事,而且还是成吨的贩毒,道歉忏悔管用的话,还要警察干嘛!
  
  但谭晓林所依仗的是他的国籍和所谓的华侨身份,还有就是他一般不会亲自跑到过内地贩毒。
  
  99年“7·28”冰毒大案,让我国极度震惊。刘招华与陈炳锡已经不知所踪。谭晓林反而是目标明确。可他好歹算是缅甸的一个官员。怎么抓捕他反而成了一个问题。只有一面向缅甸政府施压,一面想办法在缅甸境内抓住他。谭晓林通过各种渠道,知道大陆方面的意思。但是,他并没有收手,也无法收手。于是他做了如下几件事,以求逃脱来自中国警方的抓捕与毒道的压力。
  
  第一、进一步的拉拢缅甸高层的关系,让一大批缅甸高官的亲戚子女,在其公司任职,当然各种打点是少不了的。
  
  第二、更疯狂的走私毒品,尤其是疯狂的走私麻黄素。用于填补市场上冰毒的缺失与赔偿各路毒枭的损失,就在2000年他还贩卖了2吨多的麻黄素(仅仅是被查获的),他这个举动,导致国内的麻黄草的价格飙涨,按理他没有道理去贩卖麻黄素,这比起他贩海洛因的利润不值一提,刨除风险,运费,他还会亏。
  
  第三、开始有计划的转移财产,准备先移民到新加坡,然后再到南美。
  
  2000年8月1日,云南省人民检察院批准了云南省公安厅提请对谭晓林进行逮捕的意见,并经公安部报国际刑警组织于2000年10月25日批准对其签发了红色通缉令。红色通缉令,是国际刑警组织发布的最高级别国际通缉令。红色通缉令的发布使谭晓林处于各国警方的严密关注中,切断了他逃离缅甸的通道。谭晓林成了我国第一个上了红色通缉令的毒贩。
  
  诱捕与押送
  
  2001年4月21日,谭晓林心情不错,给母亲上坟回到家逗着刚满月的小儿子玩。此次上坟也是告诉他地下的老母亲,他有了一个儿子。正在这个时候,缅甸39师师长约谭晓林到贵概一趟。理由是缅甸军方大佬与国防部第一秘书长要来,让谭晓林去汇报与国防部合作项目的进展情况。谭晓林一听,心里十分高兴,带上几个心腹保镖,马上前往贵概。

  
  贵概也叫贵楷,是缅甸的一个重镇,也是交通要道,离中缅边境接近100公里,经常有民族武装交火。到了39师的司令部后,一名副官对谭晓林说:“谭老板,上面来的长官正在开会,请你在军部先等一下。”
  
  过了一阵子,谭晓林发现房子外突然多出几百个缅甸军人,有架机枪的、有扛火箭炮的,还有装甲车。这时39师师长与副官跑进来对谭晓林说:“发生了兵变,要把你送到一个安全的地方。你坐直升机先走。”
  
  缅甸经常打来打去,兵变什么的根本不是什么新鲜事,谭晓林也是见怪不怪,并没有放到心上。随军官上了直升机。在离木姐10多公里的地方飞机降落。谭晓林刚下飞机,就上来几个士兵给谭晓林铐上手铐。愤怒的谭晓林问道:“你们到底为什么抓我?”
  
  一名军官说:“谭老板,对不起了,中方要引渡你!”谭晓林马上默不作声了,因为他知道,如果是缅甸政府或者是地方武装,他还有机会用钱换命,而中方要他的人,他的后果就是死,只是具体什么时候死而已。
  
  漫长的两天过去了,不论是对谭晓林,还是中国警方,以及缅甸军政府方,还有缅北的各路毒枭都是很难熬的。谭晓林知道太多了,缅甸的制毒工厂在哪里,谁是中间人,地下钱庄,以及他过手的毒品的上家与下家,还有他赚的黑心钱的去向……
  
  各路毒枭在前天就知道谭晓林失踪的事,对此十分关注。最难熬的是杨茂良与他的侄儿。这些手上有家伙的毒枭猜测谭晓林可能会引渡到中国,并放言,不能让活着的谭晓林带到中国。哪怕谭晓林离开了缅甸也要干掉他。

  
  上图的人叫杨茂贤,是杨茂良的弟弟,其实他是老四,而不是图中所说的老三,1994年,他居然坐在一辆桑塔纳里跑到我国以摆摊方式的公开卖毒品。被抓后,临沧地区法院判处其死刑,并于年底执行。他当时的的身份是果敢的副县长。杨茂良当时赶跑了彭家声,主政果敢。杨氏兄弟得之杨茂贤被抓,宣称要给中国政府出多少多少钱,想赎回杨茂贤的命。这他妈的的害死这么多人的大毒贩,还跑到中国境内贩毒,怎么可能放过他。
  
  杨茂贤执行死刑后,他的儿子很猖狂,居然明目张胆的把一尊钢炮架到了边境上,并对准中国南伞口岸海关。声称要报复。随后边防武警与杨家武装贩毒集团有过多次交火。更猖狂的是,就在杨茂贤被正法的同一年,李国鼎居然也跑到云南来贩毒,此人身份更高,是果敢同盟军副总司令。有自己的军队。
  
  1996年,杨茂良被彭家声赶出果敢。2001年,也就是谭晓林被抓的时候,杨茂良明面上是做正经生意的人了。而中国警方最留意的就是杨家的人,这兄弟俩太嚣张。
  
  木姐到中国很近。但是就是这短短的距离,中国警方在押运的过程想尽了办法,倍加小心。在木姐,中缅双方完成了移交,双方签好了字。中方按照事先制定的六真六假方案来执行押送,所谓的六真六假就是:
  
真假谭晓林
  
  中国警方从缅甸一方带走谭晓林后,马上把他带进了一个屋子里面,屋子里还有一个跟他一样身材的警察。警方给两个谭晓林穿上同样的衣服,分别戴上头套,穿上防弹衣,铐上手铐。随后让假的谭晓林以较大的声势先走。而真的谭晓林随后从另外一条小路走。
  

纪录片中被押运的谭晓林
  
  从木姐到中国境内其实就一会儿的事情。也是最充满危险的一段路。押运谭晓林的三菱车,进入了国境后,也不敢丝毫松懈。为确保谭晓林的安全。云南警方用八九辆车将谭晓林乘坐的车夹护在中间,走山路,东转西转,绕梁河、腾冲、保山押往昆明。在周密的安排下,谭晓林总算安全的押运到昆明。
  
伏法
  
  经过几年的审讯与确认。法院认定谭晓林,共计走私、运输、贩卖毒品海洛因2057.361千克,即两吨。另外贩卖麻黄碱3吨。
  
  需要说明的是,谭晓林的自己供出的毒品数目远远高于这个数。就海洛因来说,法院采信的也就是公安机关实际缴获的的毒品数量与有确凿证据是谭晓林发出的的海洛因数量。而其中的麻黄碱数量,则更是远远的超过了所谓的3吨。毕竟办案要讲证据。
  
  至于实际的数量有多少,就海洛因而言,则无法估计,最少要超过谭晓林供述的3吨,也有人估计有10吨。2004年6月25日上午,云南昆明“6·26国际禁毒日”前一天,谭晓林伏法。这位金三角的新一代毒枭走完了自己41岁的人生旅程。

  
  谭晓林在伏法前接受记者的采访时说到:“在狱中,我专门给儿子取名为谭诚,希望他将来长大后诚实做人。”谈到他的母亲时说,“庆幸的是,与我相依为命的母亲去世正好在我被捕前一年,她病危的那个月,我能整整一个月守在她的床边。那些天,母亲一再对我说最大的一个心愿就是要埋在中国!那时,我只好回答:好!好!其实,那时对回中国我想都不敢想……我却无法为她老人家实现。”
  
  谈到对毒品的看法时候,谭晓林说:“(毒品)是很残酷无情的东西,而且只要你沾了毒品,良知就泯灭了,发再多的财也没用,多行不义必自毙,这是天理。”原央视记者王志问谭晓林:“如果能活下去的话,那会干什么,能干什么。”谭明林说:“活下去,我还是做一个正正当当的生意人吧,正当生意人,平淡点,平淡总是真嘛,这句话我原来听说过,才是真真实实的生活。”
  
后记
  
  随着谭晓林的伏法,警方正在加紧审讯已经落网的陈炳锡。2004年11月24日上午,公安部召开新闻发布会,对刘招华悬赏20万元通缉。在金三角,又上演了一场更大规模的销毁毒品的行动。
  
  这一幕最早出现在1990年11月22日,当时缅甸果敢首府老街出现了第一次烧毒品的情况,毒品是第一代毒王罗星汉出钱买来的,总共烧了海洛因100公斤、生烟200拽(每拽3斤3两),炼制鸦片的工厂烧了七个。
  
  同一年,彭家声信誓旦旦的表示,果敢已经禁止种罂粟与贩卖鸦片了。也就是那年开始,中国的吸毒人群快速的增长!也就是那几年开始,海洛因吸食者增长速度变慢,而以冰毒为代表的新型毒品吸食者的人数暴增。
[责任编辑]杜新忠
杜新忠戒毒网--戒毒门户 权威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