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新忠戒毒网--戒毒门户 权威媒体
联系杜新忠:13757963812 | 网站地图
戒毒专家—杜新忠记事 酒精成瘾患者综合评估/干预研究志愿者招募
首页 > 当前位置:>戒毒资源 > 小说•纪实•调查 > 正文
小说•纪实•调查
纪实文学:猎获“大麻”毒枭
2010-06-05 22:28:10 来自:新文化网 作者:网络 点击量:

(一)

  吉林省松原市长岭县永久镇有一个不显山不露水、名不见经传的小村庄。可是这一年,却从这里发生了一起惊天大案。

  小村庄全村有2300多人口,幅员面积1200百多公顷,耕地面积占800多公顷。每逢秋季,一望无际的辽阔田野呈现出实实在在的东北特色——黄金玉米带。田垄阡陌,金灿灿的大苞米,棒粗颗粒饱,农民们“咔嚓、咔嚓”地掰下来,晒干、垒垛、搓粒、储满仓,那是他们“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的结晶啊!这大片大片的苞米地就是这里的农民赖以生存的根。然而,有人竟把犯罪的黑手伸向了这大片大片的苞米地——苞米地里出现了毒品大麻。

  村里最早种植大麻的是张老汉家。张老汉家是这里的坐地户,祖祖辈辈耕耘在这块土地上。年年都与大苞米打交道,顶多在苞米地里捎带种些黄豆和土豆,可轮到张老汉怎么就想起种上大麻了呢?话还得从几年前说起——

  张老汉膝下有一儿一女,老大是女儿叫英子,老二是儿子叫铁子。农村过去穷,连解决温饱都是难题。老两口省吃俭用拉扯两个孩子。改革开放以后,在党的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富民政策下,农村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农民们已经从极端贫困的状态下解脱出来,解决了温饱问题。农村都纷纷办起了乡镇企业,农民不光靠土地吃饭,还可以出去打工。只要你有力气,就能挣到钱。张老汉每年种完家里的一顷多地,就到村上的砖厂去干活,每月都能给家里添上几百元的收入。这样,一家四口的日子也过得有滋有味。

  春夏秋冬,寒来暑往,时间真是过得飞快。眼瞅着英子和铁子都长大成人了。英子出落成一个窈窕的大姑娘。看着村里一批一批到城里打工的姐妹们每逢节假日花枝招展地来来去去,英子再也念不下去书了,也萌生起到省城打工的愿望。张老汉和老伴心想,女孩子不读书也罢!将来能在省城找个好婆家嫁了,比啥都强。赢得了父母的同意,英子像一只蝴蝶一样飞出了农村。

  英子走那年是1998年。

  一晃两年过去了。2000年春季的一天,阳光灿灿的,融融的,葱绿的田野像一床宽大的被子,在风的吹拂下波浪般起伏着,透出一股股青苗和泥土的气息。沿着村子正中那条凸凹不平的土路走来一对城里人打扮的青年男女。女的头上围块方巾,方巾的两角系在后脑勺上,像少数民族姑娘;男的大胡须、高鼻子、一双深陷的眼睛,一副欧洲人的长相。当二人越走越近时,被在田间地头干活的村里人看见了,有的人惊叫起来:

  “唉,那不是老张家丫头吗?”

  “这丫头怎么领个外国人回来了?”

  “快看呀,老张家丫头领个‘老外’回来了!”

  正在地里忙活的张老汉老两口一看,赶紧放下手中活计,老伴拉着老汉一溜小跑往家走,回家迎接闺女领上门的贵客。农村人本来就不会说啥客套话,进了院落,老两口也来不及多问闺女什么,就冲一群咕咕嘎嘎地在柴火垛里钻来钻去的母鸡较上了劲,挑只大的杀招待闺女领回的客人。闺女要是真的傍上一个国外大款,这穷日子不就过到头了吗!老两口心想。一会儿功夫,小农院儿里飘出了肉香味,缕缕炊烟从张老汉家灰色的屋脊上升起,像老两口心中燃起的一炷炷希望。

(二)

  上回说到2006年开春阿里木来到岳父家对正在锄地的岳父说土地能出金元宝,被张老汉顶了回去。接着,阿里木亮出了谜底:种大麻。

  种大麻?姑爷儿这句话张老汉着实听进去了。他知道,大麻种子便宜,种大麻,本钱轻,下肥少,不用追肥,卖出的价钱要比苞米高出好多倍。可大麻一直是国家限制种植的植物。尤其是矮小、多分枝的印度大麻,那是不允许种植的毒品原植物大麻啊!想到这,老汉心里不禁一阵颤栗。

  可是后来,张老汉为什么还是选择了种植毒品原植物大麻,他思想的曲线在哪里产生了走向深渊的弧道呢?

  还是姑爷儿阿里木开导了他。姑爷儿说,东北有不少私种大麻户,都相安无事,趁着地方管理松,咱们就抓紧多赚点钱,一旦地方管理严了,咱们就赶紧收手,不会有事的。

  张老汉心想,是啊,大麻虽是违禁种植物,但现在多少违点法的生意还少吗?偷税漏税,走私贩私,无照经营,连有的政府官员都能贪就贪。阿里木说的不是没有道理,这年头是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有赚钱的“空子”不钻不就是傻瓜吗?提起赚钱,这何尝不是张老汉日夜所思的事。儿子结婚他欠了亲戚朋友4万多元,如今小孙子都有了,钱还是没还上。想到这,张老汉对姑爷儿说:“那就混杂在苞米地里试着种两亩看看。”

  “好!你种,我负责到新疆去卖。”阿里木说。

  爷俩终于达成了一致。

  2006年张老汉家一公顷六亩多苞米地里第一次出现了两亩大麻。

  张老汉至今还记得第一次从阿里木手中接过卖大麻赚到的钱时的兴奋。张老汉一张一张地数了又数,心怦怦怦地跳着。他在心里掂量着、掐算着,这可比种苞米赚得多出太多了!

  2007年,张老汉又继续种植两亩多大麻。

  2008年张老汉在自家地里竟把种大麻的面积扩展到四亩多地。如果说当初张老汉在种植大麻时还有稍许畏惧和害怕的话,那么现在他对这样的字眼儿已经没有了知觉,因为他的心已经被一张张钞票占满了。他还把这个发财之道介绍给了本村及邻村的亲戚朋友。所以,大麻种植户在这片土地上繁殖开来……一些农民就是这样陷入了制贩毒品大麻的黑幕。

  然而,苞米地里能够长久地掩盖毒品大麻吗?罪恶的勾当能蒙住光天化日下正义的眼睛吗?

  2008年6月30日,松原市公安局禁毒支队长万立众接到群众举报:长岭县有人非法种植大麻。几个月前,长岭县公安局刑警大队副大队长綦洋曾向他汇报过,当地农民种植一种植物,有人举报这种植物是毒品原植物大麻。最近,綦洋又向他汇报,参与种植这种大麻的人数在增多,种植面积也在加大。万立众,虽然今年刚到不惑之年,但在松原堪称是身经百战富有经验的老公安了。此时,他敏锐地认识到,这是一个不能轻视的现象。如果这种植物就是毒品原植物大麻,一旦种植面积铺开,到收获的季节,松原市的毒情将一发而不可收拾。事不宜迟,必须马上向上级领导报告。

[责任编辑]杜新忠
杜新忠戒毒网--戒毒门户 权威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