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新忠戒毒网--戒毒门户 权威媒体
联系杜新忠:13757963812 | 网站地图
中国药物滥用防治协会近期会讯 戒毒专家—杜新忠记事
首页 > 当前位置:>戒毒资源 > 小说•纪实•调查 > 正文
小说•纪实•调查
上瘾五百年:人类与瘾品的26件小事
2016-05-08 10:13:42 来自:上瘾五百年 作者:杜新忠转 点击量:

“酒精、烟草、咖啡、鸦片、大麻……我们已经上瘾五百年。”

  许多地域性常见植物-卡法、槟榔、咖特(一种阿拉伯茶叶)、佩奥特(印第安人用的一种仙人掌)——并没有像酒类或鸦片那样成为全球流通的商品。昔日由欧洲海外扩张势力促成的全球瘾品贸易是极有选择性的,基于流通周期有限或对药性存有文化偏见等原因,欧洲人宁可忽视或禁止栽种某些含有精神刺激成分的新奇植物,举凡他们觉得有用的、可以接受的,才在世界各地种植、买卖,此举至今仍对社会与环境造成显著的影响。

  葡萄栽培的历史可以上溯至公元前6000年至4000年间,发源地则是黑海与里海之间的多山地区,也就是现今亚美尼亚境内。《圣经》中提到葡萄酒的次数不下165次。葡萄酒是基督受难的象征,也是欧洲贵族偏好的饮料,更是航脏饮水的安全替代品——自进入文明社会以来,水污染可能是危害人类健康最甚的因素。所以《圣经》上提到好心的撒玛利亚人用酒而非水来为受伤的旅人清洗伤处,绝非巧合。

17世纪晚期的通俗烟草招牌

    直到今日,烈酒名称依然沿用荷兰文,例如英文“Brandy“(白兰地)是荷文brandwwijin的简写,“Gin”(金酒)源于荷文genever(意指杜松子味的谷制烈酒)。17世纪的英国人将荷兰人视为烈酒业的竞争对手,因而创造出“荷兰勇气”(Dutchcourage,意指“酒后胆”)这个词。

  新西兰原住民曾在举杯向维多利亚女王致敬的时候说道:“她是诸善之源,愿她带给我们大批火药、朗姆酒,更愿这两样东西力道都够强劲。“殖民地的原住民学会蒸馏技术后,很快就懂得调整配方来迎合自己的口味,有些毛利人甚至在自酿酒里添加烟草和人尿。

  1492年间,哥伦布的远航队中有两名成员看到泰诺族(Tainos)印第安人把一些卷成粗雪茄状的烟叶塞进嘴里吸烟,从此欧洲人才知道世界上有烟草这种东西。

共享咖啡因,《饮用咖啡、中国茶、巧克力的调制法》卷首插图

    人类也经常给动物服用瘾品以便利役使。西藏人给骡马喝大壶大壶的茶,以增加牲口在搞海波地区劳役的能力。养鸡场的农户会在鸡饲料中添加安非他命,以增加鸡蛋产量。斗鸡的主人用大麻混合洋葱喂公鸡,以加强其好斗性。驯养的大象只要把搬运工作做好,驯象夫就可能喂它鸦片球,这和表演的海豚得到训练师奖赏的鱼差不多,驯象夫手捧鸦片,大象嗅出味道,就像吃花生一样地把它送人嘴里。

  1918年11月11日停战日过后不久,美军中士冯凯诺遇见一群被德军放出来的法国兵和意大利兵,这些人衣衫褴褛,脚上无鞋,“最想要的都是烟“。他把自己的大号达勒姆烟草给了他们,“因为我们可以充分取得卷好的现成香烟了。他们都不断道谢,想回报我一些纪念品……”

  日本成年人1941年的平均香烟消耗量是每天4支以上,1945年减至不到2支。美国军人当时平均每天抽烟30支,甚或更多。空降诺曼底的美军部队每人除了带有磺胺剂和玛咖皮下注射剂之外,还各带3条香烟。德国军人每天规定的香烟配给量只有6支。不过,各地区司令另有在“特殊”状况下加发香烟与烈酒的规定。纳粹党卫军的一位上校曾在部队防守巴黎最后一线战役之前发给每人一包香烟、一品脱白兰地。参加反犹太人行动——在埋尸坑前将犹太人集体射杀——的兵士和宪兵也可以领到加发的伏特加酒,执行者不免有喝得太醉而开枪打歪的情形。

1894年广告“杜菲纯麦芽威士忌。供医疗使用。”

  以性为交换条件的准卖淫行为常见于许多文化,而瘾品是这种行为中的重要交换物之一。可乐果在苏丹中部,啤酒在巴布亚新几内亚,香烟、咖啡、可口可乐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战后的德国,都是可以换取性交之物。在美国的贫民区里,父亲不详的私生子有时候被称为“楼梯婴儿”,意思是指有毒瘾的母亲以身体与男人换取大麻或快克时在楼梯上受孕。

  俄罗斯的吸烟者会遭到鞭笞与放逐,嗅烟草的人会被割鼻子;中国的处罚方式是将吸烟者的脑袋钉在尖木桩上;艾哈迈德一世统治时期的土耳其是把烟斗杆插进吸烟者的鼻子,穆拉德四世则下令将他们凌虐至死;在弥撒期间吸烟的神职人员(有位神父曾在闻过烟草之后将圣餐吐了出来),有将革除教籍的危险。

  泰坦尼克号沉船事件的见证人怀特夫人曾在参议院的海滩调查听证会中不满地表示:“我们从船上逃生以前,竟然有两个船员掏出香烟点上了火。这种时候还抽烟!”

  到了1990年代中期,估计全世界的吸烟人口已达11亿(占15岁以上人口的三分之一)、每年抽调的香烟则为5.5万亿支,相当于全世界每个人——不分男女老幼、吸烟者与非吸烟者——每星期要消耗一整包香烟。

  全世界的咖啡因消耗量大约是每人每天70毫克,有些国家(如瑞典、英国)每天的人均销量量则超过400毫克,相当于4杯咖啡。据人类学家安德森指出,世界上通行最广的名次(几乎每种语言都用得到)即是四种含咖啡因植物的名称:咖啡、茶、可可、可乐。

烟与酒是军中使用量最大的两种瘾品

    法国革命家德穆拉曾在巴士底狱发生暴动以前,面对聚焦在弗依咖啡馆外的群众发表“拿起武器、准备作战”的演说。政府和教会虽有充分理由对咖啡馆产生戒心,有时甚至勒令咖啡馆歇业,但都是因为担心咖啡馆里发生的事,而不是担心咖啡的刺激作用。

  20世纪美国各地咖啡价格多半低廉,超级市场普遍以减价咖啡招徕顾客,快餐店也常附赠咖啡给客人。1970年,美国人平均只要花半分钟劳力,即可赚到一杯现煮咖啡。

  可口可乐最早称为“彭氏法国古柯酒”,后来发明者彭伯顿博士为了安抚极力主张禁酒的人士,便去掉酒的成分,并重新将可口可乐定位为非酒精饮料。1903年,彭伯顿的继承者又将可口可乐里的古柯成分去除,而以一种不含可卡因的萃取液来保持风味,并添加咖啡因洁净粉来维持提神效果。没想到此举竟激怒了威利博士,此君一向倡议世人使用天然食品与药物。他在1911年控告可口可乐公司,并在诉状上指出这种卖给儿童喝的饮料所含的咖啡因,是并没有注明的有害成分。经过一番诉讼之后,可口可乐最终将咖啡因含量减半。

  古希腊罗马的医生已经懂得调制鸦片药剂治疗肠胃及其他疾病的方法。公元161年至180年在位的罗马皇帝马可?奥勒留有服用鸦片的习惯,除了辅助睡眠,纾解军事战役的紧张压力之外,也帮他远离他一向鄙夷的俗世之中的情绪烦扰。不堪久病折磨的古罗马人甚而会吞服鸦片自杀。

  1886年间,法国科幻小说家凡尔纳被他精神错乱的侄儿开枪打伤,中弹处在小腿。由于凡尔纳有糖尿病,医生诊断不宜动手术,唯一的法子是慢慢照顾到复原。治疗期间,医生用吗啡缓解痛苦。满怀感激的凡尔纳写了一首十四行诗——这不是他擅长的文体——赞美这为他镇痛且解闷的瘾品,诗中说:“啊,用你的细针扎我一百遍/我也要赞美你一百遍,神圣的吗啡。”

  1665年6月7日日记作家佩比斯写道:”我于这天在德鲁瑞巷无意间看见两三个人家的大门上划着红色十字,还写着’上帝怜悯我们’。这是我印象中第一次看见这种黑死病的标记。这令我感到不自在,觉得恶气难忍。所以,我不得不去买些卷烟来嗅闻并咀嚼,这才消除了我的疑虑。”据说,当时伦敦的烟草业者没有一个染上黑死病的。

1920、1930年代,性感、优雅、时髦之最的抽烟在中产阶级男女之中越来越普遍

    17世纪以前,蒸馏的酒类价格昂贵,通常只在药铺有售。它有“奇迹”般的起死回生的神效,从要命的瘟疫到精神忧郁,没有一种病是不能治的。例如,白兰地的别称就是“生命之水”,威士忌的原文也是同义。曾有一位医生说,每天早上服半匙白兰地的人一辈子不会生病。19世纪的澳大利亚医生伯恩卡斯尔曾说:“足量酒精似乎是对付蛇毒的最佳特效药,它能克服心脏麻痹的状态,迫使心脏迅速恢复自然跳动。”他给蛇咬中毒者开的药方是:每15分钟喝一满酒杯的白兰地,至祛除蛇毒为止。

  安非他命是效力强而容易合成的毒品,全世界的非法业者都爱制造,成品包括吞食的与注射的。最初,它是被当做缓解充血的药品出售。后来发现,使用者会精神亢奋、失眠、厌食,因而令人想到可以用它来对付疲劳、发作性嗜眠、肥胖等其他病症。大学生们也发现,只要服用安非他命,连咖啡都不必喝了。1936年间,明尼苏达大学的学生拿自己当实验品,立即发现安非他命在彻夜狂欢与考前开夜车时大可派上用场。这种“神气脑药“和”活力丸“有奇效的消息传到了威斯康星、哥伦比亚、芝加哥、普度各大学,随后又有校园以外的人仿效,包括运动员、卡车司机、赛马训练师等。

  多数惯饮的人后来会达到中毒的高耐受量。酒瘾最大的人不会超过每天10盎司纯酒精的耐受量,吸烟则以2包(40支香烟)为限。但也有人超过这个限度,罗斯福总统每天抽到4包,著名电影制片人塞尔兹尼科是5包,演员约翰?韦恩更高达6包,终于因为变黑的左肺里有个鸡蛋大的肿瘤上了手术台,这时候他抽掉的香烟早已超过了100万支。从市投资而成传奇人物的巴菲特曾说:“告诉你我为什么喜欢香烟业?制造只用一分钱,卖出去可以卖一块钱。抽烟的人会上瘾,而且有非常强的品牌忠诚度。

  曾有一首年代不明的梵文诗中说:“一个人不论多么穷,也不会舍弃烟草不抽。”英国医生罗兰曾于1659年间这样写道:“农夫、拖犁的人、扛运工人,以及计划所有出卖劳力的人都请求发给烟草,口称这东西让他们精神焕发。许多人为了得到烟草,连必需的粮食也甘愿不要。”

  摩擦火柴的发明,是19世纪吸烟者莫大的福音。从此,他们爱抽的方头雪茄便摆脱了种种不便的限制。如果没有摩擦火柴以及后来的安全火柴,香烟革命说不定不会发生——也许要一直等到有人发明了打火机以后。

  有人第一次使用瘾品就会爱上。卡罗尔在《篮球日记》之中就说:”什么也比不上那第一次的快感。那就像10次的性高潮。“但是,比较常见的初试反应是不喜欢或恶心不适。有时候恶习之中也夹杂着快感,有时候则无。对于苦味、辛辣的烟,有作呕感都是人体自然的抗拒,也是瘾品畅销上的最大障碍。据说,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一世只试吸了一次烟草就戒烟了,许多尝试瘾品的人也和她一样,只有第一次,没有第二次。

[责任编辑]杜新忠
杜新忠戒毒网--戒毒门户 权威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