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新忠戒毒网--戒毒门户 权威媒体
联系杜新忠:13757963812 | 网站地图
戒毒专家—杜新忠记事 《2020年中国毒品形势报告》全文
首页 > 当前位置:>戒毒资源 > 小说•纪实•调查 > 正文
小说•纪实•调查
那些年···那些事···那些人
2015-08-12 18:06:47 来自:杜新忠戒毒网转 作者:杜新忠转 阅读量:1

  故事一:小伟

  那是1995年,那年我刚好16岁,离开家乡,到了昆明念中专,初到这个城市,一切都很陌生,没有什么朋友,而且那个年纪也真找不到什么可以打发时间的事情。那个时候,学校附近有个小歌厅,收费不高,老板是个爱玩音乐的人,我从小也很喜欢唱歌,于是那里成了我周末打发时间的最佳去处,在那里我可以唱歌,还可以跟老板学很多跟音乐有关的东西。渐渐的我跟老板还有老板的女朋友就成了熟人,他们大我几岁,也就二十出头,都是本地人,对我挺不错的。在那里,我认识了小伟,他是老板女朋友娟娟的表弟,楚雄人,19岁,有着黝黑的皮肤,和修长的手指,不太喜欢说话,总是一副酷酷的表情,坐在角落里抽烟。娟娟告诉我,小伟因为在老家接触了一些吸毒的朋友,染上了毒瘾,所以他的父母把他送到了娟娟这里,想让他脱离那个圈子,重新做人。那个时候的我好奇心很重,总觉得小伟是个有故事的人,觉得他很神秘,所以一直都很想接近他跟他成为朋友。因为我常去,而且也是一个人在昆明,慢慢的我跟小伟就熟络起来,他说他很喜欢听我唱歌,也很喜欢跟我聊天,有的时候,在周末我和他会相约到处走走,西山和海埂是我们最喜欢去的地方,小伟说在这两个地方可以离滇池最近,可以无忧无虑的呼吸。由于我们俩走的越来越近,娟娟私下找我谈了一次,她说小伟那个时候还没有完完全全的摆脱毒瘾,能有一个像我这样的朋友陪他到处走走,聊聊天,也是好事,但是她希望我不要太相信小伟,不要借钱给他,也不要陪他去一些地方,比如顺城街还有北站,要是小伟提出来要去这些地方,让我一定要先告诉她。当时的我,对于毒品这些东西,只是听说过没有接触过,看着娟娟说的很严重的样子,也就答应了她。而且跟小伟相处下来,觉得他是一个很善良也很聪明的人,我也希望他能过回同龄人该过的生活。

  时间过的很快,我和小伟认识快4个月了,学校也到了该放寒假的时候了,那段时间我忙着准备期末考试,就很少去找娟娟和小伟他们,一天傍晚7点左右,小伟来学校找我,让我陪他去一个地方,说他一个朋友到了昆明,他想去看看他,他说他一个人去怕找不到,于是我就跟他坐上出租车去了。很快,我们就到了目的地,是一个不起眼的招待所,就在北站后面的村子里,我们上了三楼的一个房间,房间里灯光很暗,床上坐着一男一女,看上去也是20岁左右的样子,很瘦,他们三个说着一些我听不懂的事情,但是我感觉到,他们很急切,似乎想要去找什么东西,没几分钟,小伟就问我身上有没有钱,要是有的话就先借他点,当时我身上也就100多块钱,我告诉他待会还要打车回去,只能借他100块,小伟接过钱,很快就出了门,大概过了半个小时,他回来了,警觉的到处看了一遍,就锁上了门。然后他从兜里掏出了四个很小很小的小纸包,还有几个很细的针管床上坐着个那一男一女眼睛立马就亮了起来,然后跳到茶几前面,开始娴熟的把小纸包里的那些白色略黄的粉末弄到针管里,对上矿泉水开始注射,我当时看呆了,也吓傻了,原来这就是吸毒,我开始后悔怎么会陪小伟来这里,还会借钱给他,我想起了娟娟的嘱咐,知道这次我不是帮了小伟而是害了他。我看着小伟颤抖着,吞咽着口水的做着这一切,心里害怕的不得了,但是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他们很快就弄完了两个纸包里的东西,把沾有血污的针管随意的扔在一边,然后抽着烟迷迷糊糊东倒西歪的靠在沙发和床上,我使劲拖着香味。想让他跟我一起离开这个地方,但是没用,小伟说他还不想走,跟他说了半天,他都不肯走,我又着急又无奈,最后只有留下他,一个人回了学校。我不敢去告诉娟娟刚发生的这些事情,一个人躲在学校里几天都没出去,很快我们就考完试放假了,我回了家,过完寒假,回到学校,心里还是放不下这件事,于是我鼓起勇气找到了娟娟,想看看小伟怎么样了,娟娟告诉我,小伟失踪了,就在那天找了我陪他出去以后,再也没有回来找他们,他的父母从老家来昆明找了他一个多月,连年都没好好过,还是没有找到他,最后只是打听到,他跟他的两个朋友跑了,据说是去了瑞丽。到现在,我都很后悔,当时要是我先告诉娟娟小伟要去找他朋友,要是我不借钱给小伟,或许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但是发生了的事情,怎么也挽回不了····

  故事二:钮丽

  06年,我被公司派驻到一个小镇的办事处,在那里我认识了钮丽,她开了一家美容店,离我住的地方很近,我经常去那里做美容,一来二去就跟她成了朋友。说来也巧,钮丽也是楚雄那边的人,她比我大6岁,瘦高个,长头发,长得不错,是个很有风韵的女人。她离过婚,一个人来到小镇开了美容店,她为人大方豪爽,店里生意不错。小镇是个很热的地方,晚上基本要到半夜才凉爽下来,所以我和她经常约着在街边的水吧里喝酒聊天,慢慢的,她就告诉了我很多她的故事。钮丽自小就是个美女,在她们那个县城里,有不少的追求者,正因为这样,她很早就在社会上面混迹,在她们那个地方,毒品很多,她经常在外面玩,也学会了吸毒,也因为她吸毒,本来准备跟她结婚的第一个男朋友就跟她分手了,她很伤心,就在这条路上越走越远,也从最早的梭药发展到了注射,本来家庭条件就很一般,被她这样一折腾,家里变得一贫如洗,为了满足越来越大的毒瘾,她开始出去坐台,在夜总会里,她认识了后来的老公,那是一个以赌为生的男人,那个男人运气不错,手段也高明,也算有一定的经济实力。那个男人很爱她,对她也很好,不顾一切的娶了钮丽,刚结婚的时候,钮丽也想改变自己开始新的生活,所以努力的戒了半年左右的毒,但是后来因为又遇到一个以前的朋友,又开始上道了,有一次,被人点水,钮丽被抓了,然后被送到了戒毒所,在里面待了半年,出来以后,他老公把她送到了外地学美容,准备让她学完以后,带着她去一个陌生的地方,让她脱离那个环境,好好生活。但是天不遂人愿,在钮丽学美容的那个城市,她又认识了一个吸毒的男人,最后又开始复吸,而且还跟那个男人搅在了一起,这件事被钮丽老公知道了,最后他选择了放弃钮丽,跟钮丽离了婚。钮丽就这样浑浑噩噩的跟那个男人在一起生活了一段时间,有一次她偶然听说那个男的有病,她想到了自己年迈的父母,开始害怕了。悄悄的离开了那个男人,找了一个自愿戒毒中心,戒了毒,出来了以后,找到了她前夫,她前夫也算有良心,给了她一笔钱,钮丽就带着这笔钱到了小镇开了一家美容院。

  钮丽开店的那个小镇,在云南这边也算繁华,由于正在开发,很多人都涌进那里去投资。钮丽认识了一个跟家人去那边做生意的男孩林,林比钮丽小8岁,却疯狂的爱上了钮丽。开始的时候,钮丽一直都在拒绝和逃避,但后来还是被林的执着和真诚打动了。两个人开始了一场轰轰烈烈的恋情。那时候他们俩常常约我出去喝酒聊天,钮丽小鸟依人甜蜜的依偎在林的怀里的样子很是幸福,我打心里为她高兴,一个经历了太多风雨的女人,终于找到了避风港,真希望她一辈子就这样幸福下去。

  上天有的时候真的很残忍,正当钮丽和林甜甜蜜蜜策划着未来的时候,林的家人知道了这件事情,他们极力反对林跟钮丽在一起,他们觉得钮丽年龄太大,不仅离过婚,还有复杂的过去,他们不可能让一个这样女人成为自己的儿媳,于是他们开始想尽一切办法的来阻拦钮丽和林在一起。最初的时候,林的妈妈和妹妹到钮丽的店里找钮丽谈,并且告诉钮丽,只要钮丽愿意离开林,他们可以适当的给钮丽一些钱做补偿。钮丽是个一根筋的女人,只要她做了决定,就不会那么轻易的就放弃,于是她拒绝了林的家人,林也从家里跑了出来,跟钮丽住在了一起。两人的所作所为,越发激怒了林的家人,他们开始到钮丽的店里大闹,弄得美容店都做不了生意了,林的父亲还通过朋友,查到了钮丽一切的很多事情,包括钮丽曾经吸毒和坐台的事情,他们在小镇里大肆宣扬,没多久就弄得满城皆知,客人们都不愿意再到钮丽这里做美容了,钮丽店里的生意一落千丈。他们还从林的老家给林找了个女孩过来,逼着林和那个女孩结婚。

  开始的时候,林和钮丽还在努力的抗争着,但是时间久了,两个人都被弄得心力交瘁,由于没有了生意,钮丽的店也撑不下去了,很快钮丽就转让了店面。钮丽准备回老家去一次,回去看看父母,调整下情绪,然后和林两个人离开小镇去别的地方发展。大约过了一个月,钮丽回到了小镇,她刚回来就打电话约我去她住的地方,说有事情跟我商量,到了她住的地方,钮丽的样子吓了我一跳,才一个月的时间,她就像变了一个人,消瘦了许多,憔悴了许多,我问她是不是生病了,她也不回答,只是不停的抽烟,一支接着一支的抽。我想带她去吃饭,她也不去,最后她做出了一件让我大吃一惊的事情,她从包里取出了一小包东西,一打开我就明白了那是什么,她拿出了锡纸,开始做着准备,眼前的她,让我又想起了小伟,想起了那个夜晚发生在那个房间里的事情,突然之间,我很想阻止她,我不想让第二个小伟再出现,我抢过了她手里的东西,想把它拿到卫生间里用水冲掉,就在我转身的那一刻,钮丽拉住了我,我回头看到了她悲凉的眼神,那个眼神是那么的幽怨和绝望,直到现在我回想起那个眼神,心里都会像针刺一样的疼。我把手里的东西换给了她,默默的坐在沙发上,看着钮丽贪婪的用锡纸烫吸着那些白色的粉末,然后迷蒙着双眼,倦倦的蜷缩在沙发里,昏昏欲睡,我觉得她是那么的可怜,那么的无助,我真的不知道该怎样去帮她。

  接下来的日子,钮丽就这样昏昏沉沉的过着,最初的时候她还隐瞒着林,但是每当林问她什么时候离开小镇去别的地方的时候,她总是找各种各样的接口搪塞着。最终有一天,在她正在梭药的时候,被突然回来的林撞见了。接下来的事情,大家都能猜到,林收拾了东西,离开了钮丽,钮丽没有挽留林,只是默默的看着林走远,她知道她亲手毁掉了这段两个人都曾用生命去捍卫的感情。

  林很快就娶了那个老家的女孩,钮丽知道,林不是不爱她了,只是林的心死了···林结婚的那天晚上,我担心钮丽受不了这样的打击,就去她住的地方陪她,打开门就看到了茶几上摆着几个针管,有用过的,也有新的,从那天开始,钮丽开始注射了,她在那条路上越滑越远了。

  半年之后,公司让我回昆明工作了,离开的时候,我去看了钮丽,我不知道我能为她做些什么,只给她留下了一点钱,因为我看得出来,她已经越来越拮据了,我弄不懂我这样做到底是在害她还是帮她。回到昆明以后,给钮丽打了电话,开始一段时间还能联系上她,后来她的电话就停机了,帮她交了话费,但是电话的提示却是关机了,从那以后再也没有她的消息,这个梦一般的女人就这样谜一般的消失在了时间里······

  故事三,恩和我的故事

  我和恩能认识,或许真的是冥冥之中天定的缘分,世界其实很大,我偏偏遇到了他,爱上了他,跟他一起走过了那么一段充满心酸,痛苦,焦灼,却刻骨铭心,永生难忘的时光···

  那是一个雨季,一位客户到昆明出差,她听说云南这边的翡翠不错,就让我带着她去买。对玉石我也不懂,我们就到处转悠,想找到一些合眼缘的东西。我们找了一天,在傍晚的时候,到了恩的店里。他的店不大,但是装修的很别致,店里的东西也很特别,恩很热心的为我们介绍着,看得出他是个很实在的人,脾气也很好,最巧的是我跟他竟然还是老乡,来自同一个城市。我的客户在恩的店里挑选了几样东西,恩还给她打了很低的折扣,她开心极了,走的时候,我和恩相互留了联系方式,大家来自同一个地方,能在昆明遇到也很不容易,恩说让我以后有空的话就到他店里喝喝茶聊聊天,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就给他打电话。

  大概过了快一个月,客户给我打了电话,想让我帮她去恩的店里买上次她犹豫着没买的那个手镯,那天刚好我的车送去保养了,而且还下着很大的雨,我就给恩打了个电话,想问问他手镯还在不在,在的话就帮我留下,我第二天去拿。没想到恩接到电话以后,很爽快的说不用我过去拿了,他晚上关了店亲自给我送过来。到了晚上十点多,天还在下着雨,恩打了电话过来,告诉我他已经到了我住的小区门口了,让我到门口去取手镯。我到了小区门口,看到恩骑着电动车,全身已经淋湿了,昆明一下雨就会有点冷,我看着他的样子,心里觉得挺过意不去的,就请恩到我住的地方坐一坐,暖一暖再走。那一晚,雨一直没停,我们聊了很久,没想到我们之间有着很多共同的爱好,喜欢钓鱼,喜欢一个人去旅行,甚至喜欢同一首歌,玩同一款网络游戏。恩走的时候,我送他到了楼下,在他回头跟我告别的时候,我似乎看到了一个很熟悉的眼神,那是一种充满故事的眼神,一如当年消失的小伟的眼神。

  接下来的日子,我和恩渐渐熟悉起来,有空的时候我回去他店里坐坐,喝喝茶聊聊天,听听我们都喜欢的歌,看看我们都喜欢的书。恩也会到我住的地方跟我一起做做饭,玩玩我们都玩的网游,和他在一起的日子很开心,或许是在外面漂泊的时间太久了,有的时候看着恩在厨房里忙碌的背影,我莫名的有了一种家的感觉。我开始觉得我越来越离不开这个亲切而温暖的男人了。

  时间一天天走着,很快就到了初冬,公司派我到昭通出差,大概要一个月左右的时间,到了昭通以后,每天忙完工作,我都会窝在酒店里跟恩聊QQ,一聊就是大半夜。可能是因为水土不服,在昭通待了半个月左右,我病倒了,发烧烧的整个人都晕晕乎乎的,在医院打完吊瓶以后回到酒店,我给恩打了电话,听到他的声音的时候,我忍不住大哭起来,恩担心的在电话那头问我到底怎么了,我边哭边支支吾吾的告诉他我生病了,一个人在那个陌生的地方很难受很难受,恩就在电话里安慰我逗我开心,挂了电话后,我心情好了许多,迷迷糊糊的躺着睡着了。第二天一大早我被电话铃声吵醒了,是恩打来的,接起电话,他问我住在昭通哪个酒店,他已经到了昭通车站了,马上就打车过来找我。二十分钟后,恩出现在了我的面前,坐了一夜车的恩,很疲惫,看着他的样子,我的心里暖暖的也疼疼的,我扑上去抱住了恩,紧紧的抱住了这个让我不愿再离开的男人。

  从那天起,我们在一起了,跟恩在一起的日子很踏实,我不会再感到孤单,每天下班都可以吃到恩准备的饭菜,看到他暖暖的笑,不忙的时候,我们会到昆明附近好玩的地方走走,忙的时候,我们也会抽时间一起牵着手到海埂散散步,喂喂海鸥,那个冬天,是我生命里最温暖也最快乐的冬天。

  春节很快就到了,我准备回家过年,恩却告诉我,他不回去了,因为过年店里的生意会很好,他想把店里的货好好处理一下,让资金周转的快一些,于是我就一个人回了老家。回家以后,我把我们的事情跟我的父母说了,父母都挺高兴的,他们担心了这么多年,我现在终于愿意找个人,安定下来了。我还买了礼物去了恩的家里看望了他的父母,从他父母热情里,我感觉到了他们对我很满意,他的母亲甚至还提出了,让我们过完年以后好好商量一下,把两个人的事情定下来,两个人都不小了,早点成个家才好。这个年我是家人满满的祝福下过的,每天都很开心。到了初六,我准备回昆明了,回去之前,我约了几个好朋友一起吃饭,也打算借这个机会跟他们说我和恩的事情。席间我跟他们讲了恩,也让他们看了恩的照片,在我满心欢喜的准备接受他们的祝福的时候,一个朋友的一席话,就像一瓢冰水,狠狠的浇在了我的身上。我这个朋友是个警察,他告诉我,恩是个有吸毒史的人,九几年才十多岁的时候就开始吸毒,中间戒了又复吸了,反反复复了很多次,他刚好就在恩家的那个辖区工作,所以对恩的过去很了解。我不知道那顿饭是怎么结束的,吃完饭之后我连夜开车赶回了昆明,我要去问恩,我要从他口中得到答案,我真的希望是我的朋友弄错了,他说的那个人跟恩不是同一个人。

  那天我回到昆明的时候,天都快亮了,一路上我想了很多,甚至有些埋怨恩为什么不告诉我实情,但是当我回到住的地方,看到熟睡的恩,所有的怨恨都烟消云散了,眼前这个有着纤细清秀的五官的男人,是那么的让我心疼。跟他在一起有很长一段日子了,他给我的感觉是那么的阳光,那么的善良,我根本无法想象在他身上曾经发生过那些事情···我轻轻的抚摸着恩的脸庞,眼泪不争气的掉了下来,就在那一刻,我做了决定,不论这件事情是不是真的,我都会原谅他,一直陪着他走下去···恩被我的抽泣声惊醒了,看到我的样子,他被吓到了,一个劲的追问我到底怎么了,是不是遇到了什么事情,我靠着他的肩膀一语不发,我真的不知道该怎样去问他那些事情,我真的害怕我说出那些事情,会伤害到这个我早就决定一生相随的男人。

  恩是敏感的,他似乎感觉到我知道了什么事情,在短暂的沉默之后,他主动地问我是不是回去之后听说了一些什么事情,聪明如恩,我想我没有必要再隐瞒下去了,就把心里的疑问说了出来。恩听完之后,很平静的坐到了我的对面,开始跟我讲述那些过往。他第一次接触到毒品是98年的时候,那个时候恩才19岁,由于家境不错,父母也忙于生意,很少管恩。恩就开始在社会上混迹,当时,在外面混的人,把吸食海洛因看成是一种面子和时髦的象征,所以很多人都在那个时候学会了吸食海洛因,恩也没有例外,吸了大概一年左右的时间,恩的父母发现了恩吸毒,毫无经验的他们直接把恩送到了戒毒所,恩在里面待了三个月就出来了,出来以后不但没有能戒掉,反而因为在里面认识了更多的吸食海洛因的人,有了更多的拿货渠道,瘾越来越大,很快就发展到了注射。那时候的恩,从来都不缺钱,所以从来也不会为没有小白担心过,而且还因为恩为人豪爽大方,身边很快就聚集了很多同样吸食小白的朋友。恩的父母,看着恩越陷越深,也是束手无策,他们想了很多办法都没有能让恩脱离那个圈子,只有再次把恩送进了戒毒所,这次戒了之后,恩的父母直接把恩从戒毒所接出来就送回了恩的外婆家,恩在那里待了四年多,他的父母以为他完完全全恢复了,就把他戒了回来,但是没想到回来不到3个月,恩就遇到了以前的朋友,又开始了以前的生活。恩的父母这次想到了切断恩的经济来源,他们以为恩没钱,就找不到那些东西了,可是就在这个时候,恩遇到了他前妻,那个和他领过结婚证,没来及办婚礼的女人,恩的前妻家境也不错,于是她为了恩,逼着自己的父母拿出钱来给他们开了一个酒吧,他们的酒吧生意很好,收入也能够恩满足他对小白的需求。这样的日子维持了大概3年多,恩的前妻怀孕了,他们开始着手准备婚礼,但是没想到孩子刚三个月左右,就胎死腹中了,女孩的父母很气愤,认为就是因为恩吸毒,所以孩子才会这样的,他们逼着自己的女儿跟恩办离婚手续,女孩不同意,他们就以死相逼,这件事情当时闹得沸沸扬扬,那还实在没有办法,只有同意跟恩离婚,然后远走他乡。离婚后的恩,开始反思自己走过的路,决定戒毒,于是回到了离开了快四年的家,在家里干戒了一个星期,实在忍不住。就出去偷了嘴,这次偷嘴差点要了恩的命,由于注射的量太多了,恩休克了,身边的人怎么叫都叫不醒他,就在大家通知了恩的父母的时候,恩才缓缓醒了过来,经过了这件事,恩有点怕了,他打听到武汉那边有个医院可以做手术戒毒,就是纳曲酮皮埋手术,他的母亲就带他去做了手术,做完手术之后,把恩送到他外婆家休息了一段时间,然后就把恩留在了昆明,想让他脱离那个环境,而且还可以学着打理他们家在昆明的生意。慢慢的,恩趋于正常了,把他们家在昆明的生意打理的挺不错的,而且还根据自己的爱好,开了一家卖玉石的小店。我们认识的时候,恩做了手术快两年半了,恢复的挺不错的,所以我也没看出什么端倪来。恩一直在犹豫着要不要告诉我这些事情,他怕说出来之后我会被吓到,我会讨厌他,离开他,他一直都很矛盾,他觉得自己很自私,但是他又怕再次失去一个自己深爱的人,他也知道就算他自己不说,我迟早也会知道这件事情的,只是他没想到,我会知道的这么快。

  静静的听完恩所说的一切,我反而释然了。恩问我会不会因为这些离开他,我坚定的回答恩,我看不到也改变不了他的过去,我只希望他的未来里,不论风风雨雨都有我的陪伴。接下来的日子,我们的感情越来越好,他的父母也开始频繁的跟我们提及结婚的事情。我考虑再三,还是把恩以前的事情告诉了我的父母,他们一直都很疼我,我不想隐瞒他们,也希望能得到他们的祝福。我爸妈是一对善良的老人,他们也同意了让我和恩结婚,他们也认为过去的始终是过去,重要的是未来我们能好好地走下去就可以了。

  在我和恩相识相恋8个月以后,我们结婚了,因为担心我们回老家大张旗鼓的办婚礼,会被恩以前的那圈朋友知道,我们只策划了一个很简单的婚礼,我的朋友们都在为我叫屈,他们一直觉得我应该有一个浪漫而盛大的婚礼,但在我心里,却是无比的幸福,因为在恩为我带上戒指的那一瞬,我在他眼里看到的是满满的希望满满的爱···

  婚后的那段日子,平静而快乐,由于我们俩年纪都不小了,在咨询了医生以后,我们就开始准备要宝宝了,结婚后的第四个月,我怀孕了,当恩知道我怀孕以后,高兴的不得了,越发把我当宝贝一样宠着护着了,因为怀孕,我辞掉了多年的工作,每天只是悠闲的在玉石店里坐坐,看看店,打发着时间,等待宝宝的降生。就在我怀孕两个月的时候,恩的父亲突然病倒了,病的还是比较严重的,本来我们打算一起回去看看的,但是因为我刚怀孕,医生也建议我多休息,没办法只有让恩单独回了老家。恩回去以后,每天都要打几个电话给我,他担心我一个人在昆明没人照顾我,怕我寂寞,每次听到恩的声音,我的心里都暖暖的,我也在偷偷的为自己感到庆幸,等了那么多年,终于找到了一个知冷知热可以厮守一生的人。恩回去的第21天,很奇怪的没有打电话叫我起床,我给他打电话过去,电话关机了,我还以为是不是他在医院里电话没电了,那一天我的电话很安静,恩一直都没给我打电话,到了晚上我给他打过去,电话还是关机,因为时间太晚,我怕打电话去婆婆家,会吵到婆婆休息,就没打电话过去问,那一晚我失眠了,心里总觉得不安稳,第二天一大早,我就开始打恩的电话,电话还是关机,我忍不住了,给我婆婆打了个电话,电话那端,婆婆也是很着急,她告诉我恩在前一天晚上说是没吃晚饭,出去吃点东西,就一直没回来,她已经找了恩一天了,但是没找到,也不敢打电话给我,怕影响到我的身体和情绪。挂了婆婆的电话之后,我有一种不祥的预感,我怕恩出事,我得去找他,于是我一个人开着车,匆匆忙忙的回了老家。

  回到老家以后,我到处找恩,我有一种感觉,恩肯定是走老路了,因为他在最后几天的电话里,语气有点怪怪的,有的时候甚至有点语无伦次。我找到了几个最好的朋友,让他们帮这我到处找恩,三天的时间,我几乎找遍了老家所有的大小宾馆,娱乐场所,都没有找到,就在我不知所措的时候,一个朋友帮我打听到了恩的消息,原来恩真的去找了他以前的一个朋友,这几天都住在那个朋友家里。我迫不及待的冲到了那个地方,进屋以后,我看到了斜倚着躺在沙发上的恩,才一个月不到,恩憔悴了不少,他似乎是睡着了,手上还有半个灭了的烟蒂,地上有带着血迹的纸巾,看到这一切,我的心跌倒了谷底,恩的朋友也被突如其来的我吓到了,他把恩摇醒了,恩睁开眼看到我的时候,惊慌失措,不停地搓着手,不敢抬头看我,这个时候,我反而平静下来了,我告诉恩,让他跟我回家,恩默默的跟我走出了他朋友的家。上了车之后,恩告诉我,他不想回家,想直接回昆明,他说要是再留下的话,他肯定还会继续错下去。我斟酌了一会,也觉得直接回昆明要好一些,我给两家的老人打了个电话,告诉他们我找到了恩,准备直接回昆明了,就上了高速。在高速上走了大概4个小时,恩开始不舒服了,他告诉我,他有点犯瘾了,他说他身上还带着一点药,让我找个休息站让他打一针,把最后那点药弄完了,他回到昆明就不会想了,就好好把毒戒了。

[责任编辑]杜新忠
杜新忠戒毒网--戒毒门户 权威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