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新忠戒毒网--戒毒门户 权威媒体
联系杜新忠:13757963812 | 网站地图
戒毒专家—杜新忠记事 《2020年世界毒品报告》(中文提要及英文全文)
首页 > 当前位置:>戒毒资源 > 域外传真 > 正文
域外传真
深度:毒品是怎样占领墨西哥这个北美国家的?
2021-03-06 22:57:42 来自:蓝星微观察 作者:佛要跳墙 阅读量:1
  差不多一年前,墨西哥出了个很彪的事情。一帮警察不长眼,抓了着名的贩毒企业家矮子古兹曼的儿子。毒贩包围警察局,双方大打出手。最后,13个路人被打死,警察扛不住交人了事。更恶心的是,总统评论道:“警察做的对,这样是为了避免更大的伤亡”,淡定的一比。新闻一出,大家纷纷表示美洲果然盛产魔幻现实主义,小说都不带这么写的。同时也纷纷好奇,好歹也是个GDP排名全球15,人口1.23亿的大国,怎么能怂成这个样子。即便虚的像大清一样,也没见鸦片商人敢这么欺负政府的。所以我们一起聊一下墨西哥怎么就变成今天这个样子的。
  
  1、美国往事
  
  谈墨西哥就少不了谈美国,这也是没办法,毕竟墨西哥混成这样,大家都知道是因为”离天堂太远,离美国太近“。
  
  首先就是领土问题。美国刚立国那会领土狭小,那时美国13个州80万平方公里,跟智利差不多大,对土地有着狂热的兴趣,就跟俄熊差不多。土地怎么变大呢?不外乎就是买和打两个办法。看看地图就知道,要打就是向北加拿大和往南墨西哥两条路。1812年,美国人先去惹英属加拿大,加上“英属”两个字是因为那会儿加拿大还是一块一块的半自治殖民地,不能算完整国家。
  
  不过即便这样,美国还是惹不起,英国人一把火烧了白宫,也顺便烧掉了美国向北扩张的念想。剩下的就是墨西哥了。墨西哥倒是立国早,1821年就赶跑西班牙人自己玩儿了,当时有380万平方公里的地盘,俨然是本地一霸。可惜这个霸不争气,内部乱成一锅粥,30年里面换了50个政府,非常有南美洲独有的随意。
  
  这种软柿子简直是不捏白不捏。1846年美墨战争爆发,美国人吞下了德克萨斯和加利福尼亚,形成了现在看到的版图。从那时候起,基本就形成了南北两个国家和美国的沟通方式。
  
  加拿大对美国一般是”想惹我?有种你再试试。”墨西哥则一般是“大哥你别闹了,我服了还不行吗”。美墨战争结束后,美国人专心消化自己900多万平方公里的疆域,不怎么闹腾了,双方形成了比较稳定的大哥小弟关系。但是美国是出了名的精神分裂国家。一方面清教徒立国,救世主思想严重;另一方面,又是拜物教起源地,个人主义享乐主义被认为是天赋人权,各种玩的没心没肺。
  
  两伙人互相看不顺眼,隔壁的小弟墨西哥也被这两股力量拉扯的七荤八素。常规操作就是,国会各种立法,恨不得扫荡乾坤;背后一帮大佬又忙着跑到隔壁墨西哥、巴西啥的该怎么玩怎么玩。那对于没法经常出国的美国人怎么办呢?
  
  不方便出来,我们可以进口啊,美墨3000公里国境线,有啥走私不过来的。所以慢慢的,墨西哥就成了美国人民的后花园。老实说,后花园归后花园,事情倒还算可控,也不过是搞大麻走私(最早大麻是合法的),贩点性奴啥的,不成气候。到了1919年,事情有了变化。
  
  这一年,清教徒在几十年的努力之后,终于借着第一次世界大战的东风,成功推出了禁酒令。一帮人被自己高尚的情操感动的不要不要的,表示美国从此成了一个纯洁、高尚、脱离低级趣味的国家;另一帮人则强烈表示喝酒属于我的天赋人权,老子喝酒关你屁事,照喝不误。
  
  卖酒这种台面上的生意迅速转入地下,成了黑社会的支柱产业。那酒从哪里来呢?有后花园的优势这时就体现出来了。美国不让酿酒了,墨西哥可以啊。于是,高端大佬周末飞到墨西哥大喝特喝,既不犯法还能顺便玩点其他国内不方便玩的;普通美国人则从黑社会手上进点货,该咋喝咋喝。
  
  沿着国境线,酿酒厂和酒吧拔地而起,走私通道纷纷被开发出来,一卷卷的美金被塞进边检的手中,一群群有着创业精神的地下企业家加入了这个欣欣向荣的行业,培养了一批批的专业人才,完成了第一次产业升级。
  
  持续13年的禁酒令期间,在黑社会的努力下,墨西哥私酒出口行业一方面满足了美国人民对酒精的热爱,更重要的是,打造了以美国人民为消费群,以走私行贿为渠道,以暴力作为主要竞争方式的产业带,为后来的第二次产业升级铺平了道路。
  
  第二次产业升级,显然就是毒品。
  
  2、毒品往事
  
  我们国家对毒品的政策一贯是零容忍、全屏蔽。管你是大麻、可卡因、海洛因还是冰毒,格杀勿论。以我国的人口密度和漫长边境线,又是靠近金三角,几十年如一日保持极低的吸毒人口比例,实在不容易。
  
  另一方面,也导致国人有时候对这些玩意儿有些搞不清楚。我不是在美国待过一段时间嘛,跟本地人混熟了,一次打牌到深夜,人家很淡定的就弄出点大麻来一起同乐一下。作为社会主义年轻人,这场面当然是吓得我屁滚尿流,一瞬间以为自己进毒窝了。后来才知道,这在美国中产属于常规操作。
  
  回过头来说毒品,从人类学的角度来说,毒品和人类的社会化是一起开始的。人类第一个群体意识基本都是宗教意识,而宗教天生就是要追求通灵体验的。为了达到这个目的,早期人类使出各种花招来让自己产生幻觉,非常能够体现大家就地取材的原创精神。毒品毕竟不是毒药,致幻也不是致命,毒品的问题,大部分是滥用的问题。
  
  以当时的生产力水平,你想滥用也没机会滥用。然而,现代化的特点就是大规模生产 ,比如说我们最熟悉的鸦片,这玩意儿很早就在埃及出现了,存在了几千年,都是被当做高端药物用来麻醉、治疗头疼啥的。
  
  慢慢的,大家发现这玩意儿不仅能做麻醉,而且让人很爽。于是换了个名字,叫做“福寿膏”,给有钱人家过瘾,这就是作死第二步。之后满清的鸦片故事,大家应该很熟了,英国人贩鸦片,虎门销烟,打仗,东印度公司的鸦片长驱直入。
  
  大家不熟悉的是后面的故事:鸦片战争之后没几年,清政府发现这玩意儿不难种啊,结果搞了个国产替代,成功在中国普及罂粟种植,把西方鸦片打出国门,甚至做到了全球出口。
  
  后果当然也很严重,以四川为例,民国时整个四川一半成年人抽大烟,出口全球第一,真正做到了贩夫走卒都能来两口的全民大烟时代。男的骨瘦如柴,女的日常站街,小孩当街出售。土地不是拿去种大烟了嘛,粮食生产一塌糊涂,一场饥荒就能在天府之国饿死几百万人。这事儿也同样发生在西方国家,不过玩法不太一样。中国的全面普及靠的是种地,西方的普及靠的是工业化。
  
  其中,把工业化这个技能推向逆天的就是大德意志民族。德国药剂师在短短几十年里先后搞出了吗啡,催生了默克制药;搞出了海洛因,催生了德国拜耳,你吃的VC泡腾片很可能就是他们家的;搞出了冰毒,催生了泰姆勒制药;默克、勃林格殷格翰和诺尔三家制药公司还顺便成为当时全球最大的可卡因生产商。
  
  可以说是在毒品历史上留下了闪光的一笔。跟抽鸦片情况不一样的是,大家当时对这些工业化产品的副作用不是很了解,商家也拍胸脯保证副作用部分已经被消除。既没有副作用,喝一管还让人精神百倍,这种好东西哪里找去。于是各种毒品纷纷成为居家旅行的必备良药。
  
  随着大规模的推广,各种毒品的副作用逐渐开始显示出来,神药也一项项露出了自己狰狞的面目。到了二战前后,几乎所有正常的国家都知道这些玩意儿很容易就会造成滥用,纷纷开始出台各种禁令。虽说起了个坏头,其实事情也仍算可控。
  
  就在大家普遍觉得对压制毒品比较乐观的时候,我大美利坚出乎意料的上头了。1945年后,全世界都被打成了废墟忙着生产自救,只有美国屁事没有,经济增长突飞猛进。就在形势不是小好而是大好的时候,出现了不和谐的声音:垮掉的一代出现了。
  
  可能是因为日子太好过闲的蛋痛;可能是因为越战产生了幻灭感;可能是上一代的文化太过强势,年轻人需要自己的文化;也有可能是因为核战的阴影让人觉得应该得过且过……说法不一,总之就是嬉皮文化在美国越来越流行。
  
  毕竟我们这篇文章主要是讲墨西哥的,没法扯的太远。简单来说,就是不知不觉的,曾经的亚文化成了年轻人心里的香饽饽。被上一代视为异类的生活方式:禅宗、滥交啥的,慢慢被打上了“酷”的标签。同时变得越来越”酷“的还有毒品。
  
  对于上一代吸食者而言,毒品是功能性的需要。但对于新生代,毒品是一种定义自身的方式,是表现叛逆精神的工具。有了酷这种标签的加持,毒品普及率在美国突飞猛进,而且自带”反脆弱“的属性。政府越禁止,越显得用起来有反叛精神,越是在年轻人和文化人中流行。到了七八十年代,整个美国,尤其是好莱坞,大半个泡在毒品堆里。
  
  到了21世纪,经过一代又一代人的努力,终于在美国做到了人人爱吸毒的环境。按照世界禁毒组织的说法,现在美国吸毒者占总人口8%,并以全球5%的人口,消费掉全球60%的毒品,简直就是匪夷所思。
  
  要知道,这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任务,这意味着要在DEA(美国的联邦禁毒署)的眼皮底下组织出1500亿美金的生意来。1500亿美金啊,各位社畜,4个可乐2.5个百事啊;你想想这两家铺了多少销售、渠道、物流才让你随时能喝上肥宅快乐水。要在DEA的眼皮底下做到毒品价格便宜量又足,做到转角就能买到货,这才是真本事啊。
  
  人人爱吸毒算个毛线,做到人人能吸毒,这才体现了贩毒界企业家的真正实力。为了完成这一个宏伟的工程,黑社会们用百折不挠的精神,搭建了一条又一条的毒品网络。
  
  3、毒品网络
  
  毒品网络是个非常有趣的课题,激发了无数的好莱坞创意,看个片基本就能搞清楚一大半。当然,我们只能讲个大概,这一块的内容实在是太丰富了,每一个话题展开都是一本书。
  
  言归正传,之前咱们不是说了吗,中国鸦片很早就实现了内销转出口,成为全球第一大出口国。49年一声炮响,新中国成立,我党携着解放全国的余威向毒品开战。10月份国家成立,次年2月周恩来就发布《关于严禁鸦片烟毒的通令》,2000万吸毒者被强制戒毒,37万从业者被指认,5万人入刑,800毒贩被枪毙,3年解决了100年的事儿。
  
  我忍不住多说一嘴,同年新中国还在东北和美国人打仗,在西北西南剿匪;得空还解放了西藏,帮着农奴翻了身。新中国的效率简直让人不服不行。新中国这么一搞,相当于废了这个全球最大的原产地,这可不就是巨大的市场真空了吗。很快就有新势力挤了上去。比较大的是土耳其和金三角。金三角大家已经很熟悉了,这地方本来就是鸦片种植大户。
  
  49年之后,国民党部分残兵来到这里,强龙力压地头蛇,把原来土司之间的无序竞争,转变成为团结在国民党军阀周围的军民合作,可以说是新的商业模式的胜利。这些鸦片通过各种渠道流向全球,其中最幺蛾子的是在越战时期。
  
  有兴趣的可以看看丹泽尔·华盛顿的《美国黑帮》,讲的是纽约混混通过在越南的打仗的美国大头兵,和金三角的国民党残兵搭上天地线,之后用阵亡士兵的棺材往布鲁克林运毒品,最终成了纽约历史上最成功的黑人犯罪组织。
  
  另外一个现在不咋提的是土耳其。鸦片自古以来就是穆斯林国家的重要药材,加上教义一般是禁酒的,所以当地人想爽一下的时候往往用鸦片替代一下。
  
  到了60年代,科西嘉黑帮搞出来个法国贩毒网。他们先从土耳其收购鸦片,之后运到马赛的地下实验室(所以说科技是第一生产力),提炼成海洛因后,利用马赛四通八达的物流运到美国。
  
  这个网络一度占了美国海洛因市场的大头,不过法国毕竟是个正常国家,很快就和DEA联合在一起,干翻了几个大玩家。同时尼克松以禁运为威胁要土耳其禁毒,土耳其一开始不服气,但禁运了几年后服软了。于是货源地也出现了问题,几样加在一起,法国贩毒网很快就不行了。
  
  兜兜转转,风水终于轮到了南美洲,闪亮登场的首先是新产品:可卡因;其次是新产地:哥伦比亚。作为南美洲大陆最北端的国家,哥伦比亚有几个非常显着的优势。
  
  首先,古柯起源地就在南美,本地人民种植起来毫无压力,而且安第斯山脉贯穿哥伦比亚。作为南美洲的第一大山脉,它日常的画风是这样的,在里面搞两个古柯碱种植园,连卫星都拍不到,比如大名鼎鼎的麦德林,就在安第斯环抱中,相当不好管。
  
  其次,哥伦比亚在南美洲最北端,距离美国非常近。红线1到3就是传统的哥伦比亚向美国运送毒品的路线。当然实际情况会复杂很多,比如1和2附近就有大量的小岛作为中转站,3本身还会在墨西哥做分销啥的。
  
  第三,哥伦比亚有着南美洲普遍的腐败政府、穷苦人民、以及泛滥的枪支。这三样属于成功毒品国家的基础建设,必然是有的。
  
  第四,巴勃罗·埃斯科巴奔放的想象力和狂野的执行力。在这位老哥之前,毒贩还是比较低调的,毕竟干的是下三滥的生意,闷身大发财是大家的共识,而且毒枭们普遍觉得政府还是很强大的,一般不太愿意主动招惹。
  
  结果埃斯科巴横空出世,在他漫长的职业生涯里,麦德林卡塔尔干掉3名总统候选人了,3名部长级官员(包括总检察长和司法部长),打死50多名法官,5000多个警察。更让人崩溃的是,他还在麦德林大量兴建学校、教堂啥的,成了本地罗宾汉,完全是割据势力的存在。有兴趣的,必须看一下他的传记《毒枭》。
  
  Pablo在麦德林的标准照:“圣巴勃罗”,完全是魔幻现实主义哥伦比亚政府被这个毒品恐*组织搞的焦头烂额,一度服软,对他特赦来换取国内和平。虽然埃斯科巴最后横死街头,但显然他的这套玩法极大的打开了毒贩的想象力:原来政府也没那么牛逼嘛。
  
  可卡因和哥伦比亚的狂野作风,激发了好莱坞无穷的想象力,比如《疤面煞星》。1980年,卡斯特罗报复美国,突然放开对港口的控制,15万古巴人来到美国,其中有大量的罪犯。他们从哥伦比亚进毒品,在古巴中转,在迈阿密分销。阿尔帕西诺在里面和哥伦比亚毒枭的关系,深得现实主义题材的精髓。
  
  迈阿密闹的越来越厉害,警察自然不能坐视不管,开始大力禁毒,以这段历史为题材,催生了《迈阿密风云》。两警察和一班移民毒贩子斗智斗勇。不仅仅通过古巴,麦德林还通过空运,直接投放到迈阿密,史称“迈阿密空中走廊”。
  
  不少飞行员靠着这条走廊大赚特赚,其中最为传奇的是巴里·希尔。这位老兄同时为CIA,DEA,FBI,尼加拉瓜叛军,还有哥伦比亚毒枭(就是埃斯科巴)干活。脚踏五条船,居然还能活到47岁,简直是奇迹。最后坑死他的不是毒枭,而是美利坚的猪队友,可以说是非常有讽刺性了。
  
  毒品越禁越流行,政府压力越来越大。里根上台后,继续对毒品大打出手,利用空中巡逻啥的阻断“迈阿密空中走廊”,还帮着哥伦比亚政府狂揍森林里的毒贩。哈里森福特的《燃眉追击》讲的就是那个时代的事情。
  
  不过,就跟当初打翻了法国贩毒网,出来个迈阿密走廊一样,拦住了迈阿密走廊,带来的是墨西哥的强势崛起,这也很明显,直销不行搞代理商嘛,混IT的都懂。这个意思不是说之前墨西哥就没掺和这事儿了,而是说以前墨西哥在整个毒品网络里没有那么重要。随着其他通路的没落,墨西哥作为主要物流商开始显示出了巨大的潜力,并开始慢慢有点垄断分销的味道出来了。
  
  想要了解如何在一个极度管控的市场,在不掌握货源的情况下,通过整合分销渠道来逐步控制行业,请参考《毒枭。墨西哥》,讲述了前缉毒警察投身贩毒大潮,创立了墨西哥第一个毒品cartel。传统的暴力斗争之外,兼具基本商业培训的功能,非常提神醒脑。
  
  4、墨西哥
  
  兜了地球那么大的圈子,终于回到了主角,墨西哥。如果提炼一下这个大圈子的话,那就是作为一个面对美国极度弱势的国家,墨西哥在隔壁邻居对毒品的狂热下,成为了他的主要货源供应地。
  
  然而,即便是这个鬼样,事情其实也还不至于发展到今天这个地步。我再次强调一下,墨西哥是一个中等发达国家,经济相当不错。但凡国家稍微强势一点,比如土耳其这种,GDP差不多7000亿美金,毒贩子一点花样都玩不出来。哥伦比亚1989年GDP是400亿美金,同年毒贩Pablo的身价是30亿美金,的确处理起来有点力不从心。
  
  而墨西哥GDP规模1.2万亿美金,人均一万刀以上,妥妥的大国。2020年El Chapo(就是文初说的矮子古兹曼,墨西哥第一大毒枭)身价也不过是30亿美金,算上通胀,比起前辈来还是差远了。为啥墨西哥就能闹出这么大的动静来?
  
  因为还有最后两根稻草:北美自由贸易协定和美国步枪协会,对了,又是这个倒霉催的隔壁邻居搞的。先说《北美自由贸易协定》。严格来说,协定当初对墨西哥和美国都是个好事。
  
  有了这个协定,墨西哥可以利用自己丰富的劳动力向美国出口产品,同时,因为打开了本国市场,墨西哥可以更方便的引进外资和先进技术。从这个角度来说,跟中国加入WTO没啥区别。
  
  比较有争议的是农业,美国是世界粮仓,大农场加重资本投入,叠加政府补贴,大豆玉米打遍全球无敌手 。墨西哥很多是小农经济,一家八口精耕细作种点玉米糊口,没国家补贴就完蛋。一旦放开市场,谁死定了所有人都一清二楚。当然,墨西哥经济学家也不是傻子,93年签合同的时候明文规定,墨西哥进口玉米有15年的关税保护期限,而且进口额一旦超过250万吨,可以征收215%的关税。
  
  墨西哥年玉米产量差不多2000万吨的样子,意味着顶多进来10%,完全可以应付。然而,亮瞎所有人狗眼的是,墨西哥谈判组虎口夺牙敲下来的条款,根本就没有执行。签订第一天开始,墨西哥就零关税大量进口美国玉米,到了1996年,索性裤子一脱,说我们取消关税了。
  
  你以为是美国人拿着刺刀逼着墨西哥干了这事儿吗?错,是墨西哥政府自己干的。现在回头看看,应该是本地食品加工和畜牧业集团希望通过大量进口美国玉米来降低成本。资本家们联合在一起,游(xing)说(hui)政府直接放弃了对本地中小农民的保护。
  
  我了个天,这可是300万小农的生计啊,这群人祖祖辈辈除了种地啥都不会,一觉醒来,忽然发现玉米价格跌了一半,你想想这种酸爽。当然了,按照自由主义经济学派的说法,劳动力是可以流动的嘛,你地是没法种了,可以去城里打工啊。给福特装配个轮胎啥的,也算是工人阶级了。但是,墨西哥农民用实际行动回答了这个问题,打工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以能打工的,我们决定去种鸦片,我们的孩子决定去贩毒。
  
  2013年,纽约大学搞了个研究,发现北美自由贸易协定之后,15年内玉米价格跌了59%,同时,原玉米产区的谋杀率增加62%,远高于其他地区。其实教授们在学校捣鼓几年搞出的结论,可能去墨西哥乡下晃个半天就明白了。很简单嘛,玉米的价格比种子还便宜,一公顷罂粟的收入是玉米的40倍,毒贩子还给农民种植补贴,反过来你要敢不种,还有枪子儿伺候。这还有啥好研究的。妥妥的300万贩毒后备军啊。
  
  说起枪子儿,我们可以引出另外一个话题。NRA,美国全国步枪协会。作为美国历史最悠久的协会,它最早的目标非常单纯:科学的提高美国人民射击的技巧。结果搞了几百年,NRA成功的鸟枪换炮,成为全美最大的反枪支管制团体。
  
  每次有人逼逼说要禁枪,NRA就跳到半空,天理人伦的各种跳脚,大部分法案都被成功压了下去。在美国只能谈限枪,比如说对于购买枪支要求更严格的认证,对于枪支要建立追溯系统,不能卖大口径攻击性枪支之类的。即便是这样,NRA还是咬住不放。部分原因当然是军火商的支持,不过我个人感觉主要是美国人民对枪支的原教旨崇拜。
  
  比如96年的《Tiahrt Amendment》,就禁止ATF(美国烟酒枪械管理署,有美国最全的枪支登记信息)向非联邦执法机构分享枪支追溯信息,所以一般警察根本搞不清楚军火是从哪一个军火商手头出去的。
  
  常规操作就是墨西哥毒贩子找点人,跑到美墨边境的军火店一顿扫街满载而归,之后警察在枪战中截(捡)获(到)一堆枪械,一眼就知道是美国的,但是没办法搞清楚货源是哪里,连在哪一家店买的都不知道。
  
  当然,店家多少是知道的,毕竟正经人谁会进门就说:“我要14把AK47,8000发子弹。”但有钱不赚王八蛋,200公里外谁被打死关他屁事儿。2006年,墨西哥缴获的60000件军火可以追溯到美国,果然是民主国家的兵工厂。
  
  到08经济危机时,墨西哥可卡因占了美国90%左右的市场,毒品战争一年要死上万人,各种贩毒组织彼此竞争,下面这张图,你以为是政党分布图吗?错,这是墨西哥各大毒贩的势力分布图。妥妥的战国时期啊。
  
  更让人崩溃的是,有经济学家说经济危机时之所以墨西哥金融体系没有崩溃,是因为毒贩每年几百亿美金的现金注入墨西哥银行,不像工商业收入锐减,毒品的钱稳中带升,且对利率要求极低,非常给力。
  
  你可以想象,毒品战争已经不是清除毒瘤,这是要对墨西哥经济做截肢了。要截肢的表现就是,毒贩子已经成了墨西哥不可忽视的割据势力。著名毒贩Los Zetas就是32个前墨西哥反毒特种兵创立,成员大量吸收南美洲政府的前特种部队,训练严格军纪严明,热衷砍头和泡硫酸,目前业务已经从传统的贩毒到绑票、买凶杀人和雇佣兵,非常有企业家精神。
  
  这里我不得不再科普一下,提到绑票,大家一般认为张子强绑架李嘉诚儿子这种玩法。事实上,Los Zetas的绑票对象一般是外企员工,普通白领这种,金额也不大,几千美金左右,积少成多嘛。
  
  比如阿里P8上班路上突然发现脑门顶了一支AK47,不要紧张,这是当地毒贩来收税了。建议你先跟老板请个假,然后让家人把钱汇到指定账户。钱到放人,童叟无欺,速度快说不定还能赶去公司加个班,完成996的福报,非常和谐。
  
  5、结论
  
  一不小心文章又写了上万字了,辛苦大家读这么久。老样子,我的结论还是没有结论。谁也不知道这种事儿的终点在哪里。不过可以看到的是几个趋势:第一个是毒贩出圈,在民间偶像化。就跟带着金链子的大哥一度成为文化偶像、美国黑人大场匪帮说唱一样,在墨西哥,拿着AK47的毒贩子也慢慢也越来越容易接受了。而且越来越多墨西哥人觉得“美国人要吸毒,就让他们去吸好了,我们干嘛花这么大力气去帮他们戒毒?”贩毒俨然盖上了一层反美斗士的色彩。所以大概率事件,不仅仅吸毒不再被当回事儿,可能贩毒以后也成为贫民的理想工作了。
  
  第二个是吸毒合法化。大麻在美国一半的州已经合法化了,俄勒冈据说马上要成为第一个“吸毒非罪化”的州(注意,网上沸沸扬扬说俄勒冈要毒品合法化了,那特么是扯淡)。所以大概率,轻量级毒品未来在美国会成为类似酒精之类的存在。这种趋势搞的国内一帮2货非常激动,我记得宁财神还半遮半掩的建议国内大麻也应该合法化巴拉巴拉。这就是典型的脑子被门夹了。你以为人家是为了合法化而合法化吗?显然人家是10%的公民已经沾了毒瘾,在现有体制下已经没希望根除了。在这种现状下,只好用合法化来避免更严重的暴力和腐败。我们禁毒干的好好的,也学人家合法化,这不是脑子进水吗?
  
  第三个是毒品经济政治化。这玩意儿其实不是很新鲜了,以前古巴就认为向美国贩毒就是反美。很多被毒品战争折磨的更惨的南美小国家,比如乌拉圭,已经事实上把毒品合法化了。危地马拉也一直想要毒品合法化,否则永远没法降低死亡率。
  
  但一提起来这个,就会被美国人暴击,指责他们搞毒品恐怖主义,祸害美国人民巴拉巴拉的,你们自己的百姓啥毛病,你自己心里没点碧树吗。精神分裂国家,南美小屁国家又实在惹不起他。不过现在势头开始越来越明显了,大家纷纷觉得撑不下去了。所以,很可能毒品问题会和美国政治问题跟紧密的纠缠在一起,把水搅得更浑。
  
  至于中国,还是那句话。干好自己的事,让人家热闹他们自己的。不瞎赶时髦,不随波逐流。时间会奖励那些自制、坚持的国家。
[责任编辑]杜新忠
杜新忠戒毒网--戒毒门户 权威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