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新忠戒毒网--戒毒门户 权威媒体
联系杜新忠:13757963812 | 网站地图
2019年全国药物滥用防治研讨会通知 本站手机端、微信小程序已经上线,访问更方便
首页 > 当前位置:>戒毒资源 > 域外传真 > 正文
域外传真
医生称美国加州对阿片类药物死亡的调查是“政治迫害”
2019-02-03 15:03:05 来自:Medscape医疗新闻 作者:谢丽尔·克拉克 阅读量:1

来自加州医学委员会的指控截图
  
  美国加州医学委员会(Medical Board of California)已对医生展开调查,这些医生曾向可能在数月或数年后严重过量服用阿片类药物的患者开出阿片类药物。这项被称为“死亡证明项目”(Death Certificate Project)的努力引发了与加州及其他地区医生的冲突,部分原因是接受调查的医生不一定会开出导致死亡的处方。这个项目是全国范围内的一个项目,尽管北卡罗莱纳的董事会负责的项目要有限得多。
  
  到目前为止,该委员会已就约450名医生的执业情况展开调查,并将72名执业护士、医生助理和骨科医生的姓名送交各自的发牌委员会。到目前为止,监管机构已经正式指控至少23名医生开药疏忽,预计还会有更多指控。其中一些指控,比如一份针对圣迭戈内科医生弗兰克吉尔曼没有回应记者的置评请求。
  
  许多医生使用“政治迫害”和“调查”等术语,表示该项目正导致他们或他们的同行拒绝病人开止痛药处方的要求——不管这种要求有多充分的文件证明——因为他们担心自己的做法会受到纪律审查。
  
  今天,MedPage首先报道了这个项目,它触动了医学协会的神经。Barbara McAneny博士说他的癌症患者有时需要治疗急性疼痛。她说:“这只会让医生不愿照顾有疼痛的病人。”颇具影响力的加州医疗保健基金会(California Health Care Foundation)也反对该项目,称它可能会伤害患者。(《加州健康热线》是加州卫生保健基金会的独立编辑出版物。)
  
  对于委员会来说,这是一个异常激进的计划,是对目前众所周知的医生过度开药阿片类药物现象的一种反应。在全国范围内,近年来的一系列政策变化和教育努力降低了阿片类药物的处方率。
  
  加州的目标计划,悄然推出了四年前,不一定是医生的具体处方链接到特定的病人的死亡——尽管许多情况下做的,但发现医生的处方模式是如此的危险,他们可能会导致患者的最终致命的嗜好。
  
  委员会的文件显示,尽管死因包括许多医生开的多种药物,或者过量自杀,有时还是会指定一名医生进行调查。加州医学委员会执行董事金伯利·科奇梅尔(Kimberly Kirchmeyer)为该项目进行了辩护。她说,这项努力发现了“严重疏忽”、无能和过度开药的模式。“我理解他们的挫折感,”她谈到这些抱怨的医生时说,“但我们必须继续在保护消费者方面发挥作用。”
  
  她指出,该项目的部分目的是教育医生,并通过试用要求,改变那些开处方过量的人的行为。“这是一种可能在未来拯救病人的教育,”克奇梅尔说。一些消费者团体认为,该委员会为发现处方过量的医生不够激进而做出的大胆努力。“早就该这么做了,”非营利消费者监督组织(Consumer Watchdog)的执行董事卡门·巴尔伯(Carmen Balber)说。她说,委员会应该调查最近发生的与阿片类药物有关的死亡事件,“他们需要团结一致,加快行动。”
  
  到目前为止,该机构只对2012年和2013年的死亡病例进行了研究,在这些病例中,阿片类药物被确认为导致死亡的原因或促成死亡的原因。它将死者的名字与他们所服用的处方药进行匹配,这些处方药都列在该州的处方数据库中。数据库还显示了给他们开处方的医生的名字。医生专家回顾了这些医生的处方史,并选择了那些似乎大量开药的医生。
  
  一些医生说,他们尤其愤怒的是,他们收到的信件中提到了他们早在九年前就开过的处方。
  
  美国医学协会的McAneny指出,多年前的公共政策“迫使医生为了病人的舒适而更积极地治疗疼痛”,现在被认为是不可接受的处方做法。此外,支付者还通过病人是否回答了关于疼痛是否得到有效控制的调查,来衡量医疗服务的质量。她说:“我们已经在进行大量的教育,以消除这些政策造成的损害。”
  
  同样,加州医学会(California Medical Association)主席、洛杉矶眼科医生戴维·艾苏斯(David Aizuss)博士说,2014年和2016年生效的州和联邦指导方针,比“六、七年前的情况”更加严格地规定了处方预防措施。
  
  近年来,许多保险计划和药店都限制了医生一次开出的某些止痛药的剂量和持续时间。恩西尼塔斯(Encinitas)的疼痛医学专家、加州医学会(California Medical Association)董事会主席罗伯特说:“我们发现,越来越多的初级保健医生不敢开处方,越来越多的病人出现在我们的门口。”
  
  官方的说法是,CMA没有说医学委员会应该停止这个项目,也许是为了避免让人觉得该协会纵容过度开药。但它要求委员会聘请一名独立的评审员,评估委员会用来决定调查哪些医生的标准,以及该州某些专业或地区的医生是否比其他专业或地区的医生更容易成为调查目标。
  
  旧金山成瘾药物专家Ako Jacintho博士在一年多前被委员会告知他有麻烦。2012年,他曾为一名患者开过美沙酮(methadone),结果患者服药过量致死。信中说,已经有人对他提出“投诉”,并要求他对这些指控作出回应,否则,如果他拖延,将面临每天1000美元的传票或罚款。(医学委员会可以对医生提出自己的投诉。)
  
  信中说,患者死于“急性美沙酮和苯海拉明联合中毒”。Jacintho前一天重新给病人开了美沙酮的处方,但他说10毫克的药片并不是有毒的。他说他从来没有开过苯海拉明,一种叫做苯那君的抗组胺药。哈辛托说:“如果他没有按照医嘱服药,或者没有按照医嘱配药,他就会死去。”截至12月21日,杰辛托仍在等待是否会面临正式指控。
  
  去年,该委员会以一种不那么责难的口吻重写了这些信件——将“审查”描述为例行公事——尽管它仍然威胁要对医生处以1000美元罚款。在一个小得多的案例中,它发现导致正式指控的问题可能导致纪律,比如公开训斥或限制医生的执业能力。
  
  尽管它被指定为“死亡证明项目”,加州的努力并不仅仅集中在病人死亡的医生身上。在数量不详的过量用药案例中,委员会曾致函在世患者,要求他们授权医生将自己的医疗记录交给委员会,并补充说,否则这些文件将被传唤。
  
  圣地亚哥内科医生保罗斯派克特(Paul Speckart)说,去年他的三名患者收到董事会的来信,信中似乎质疑他的护理质量,而他所做的一切只是试图减轻他们的疼痛。董事会还没有对他提出任何指控。斯派克特说:“你甚至无法开始理解这有多么令人不安。”“这不仅仅是对你的驾照的威胁;你不是一个好医生,这是一个威胁。”
  
  这篇报道是由凯撒健康新闻制作的,它出版了加利福尼亚健康热线,加利福尼亚健康保健基金会的一项服务。
 
[责任编辑]杜新忠
杜新忠戒毒网--戒毒门户 权威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