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新忠戒毒网--戒毒门户 权威媒体
联系杜新忠:13757963812 | 网站地图
戒毒专家—杜新忠记事 第28届IFNGO世界大会暨第18届中国药物滥用防治协会学术会议通知
首页 > 当前位置:>戒毒资源 > 域外传真 > 正文
域外传真
哈佛大学三成学生沉迷大麻,校方表示无可奈何
2018-11-26 22:33:19 来自:“视角” 作者:哈佛校报 阅读量:1
  近日美国媒体报道,哈佛大学三成学生沉迷大麻,校方表示无可奈何,甚至当地警方已经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表示默许,那么这锅到底谁来背呢?哈佛大学一个校舍的管理主任MichaelC.Ranen对校报记者说:“好吧,我们就聊聊大麻吧,”
  
  这些天,关于大麻确实有不少可聊的!
  
  2016年11月8号,数百名麻萨诸塞州剑桥市的居民对该州大麻合法提案投下了赞成票,使得提案最终获得通过。2008年,麻州将持有少量大麻合法化,2012年,医用大麻亦在该州获得认可。2016年提案则将娱乐性享用大麻合法化,从而使哈佛大学所在的麻州成为全美合法消费娱乐性大麻的八个州之一。
  
  不过联邦层面大麻依然非法,在继续接受联邦资金的状态下,哈佛大学的管理层仍将在校园禁止持有和吸食大麻。这样哈佛大学并不完全像电影《社交网络》和《High到哈佛》所描绘的那个藏污纳垢的吸毒圣地。
  
  事实上很多哈佛学生是大麻消费者。哈佛校报的年度调查显示2017届学生承认吸食大麻的比例为21.8%,而2020届的大一学生消费大麻比例则更高,达24.3%。尽管校园内的瘾君子屡见不鲜,大麻的合法化无法掩盖历史包袱。数十年来的非法存在,令大麻在社会上的名誉并不光彩。当被问及对校园吸食大麻的看法时,很多哈佛教授、管理人员、甚至包括学生均守口如瓶。
  
  Ranen说:“我不想指责他们,当然谈论大麻也不会令我兴高采烈,还好我的工作不需要整天与之打交道。”耻于在大庭广众下讨论大麻说明这样一个关键:在哈佛,大麻的合法化名存实亡。在哈佛所在的剑桥市,人们放心大胆地自由持有和享用大麻,但只要进入哈佛大门,这项自由即宣告终结。
  
  长期以来,哈佛与大麻就有着不解之缘;在这里教授研究大麻,学生则享用大麻。
  
  在记录哈佛400年历史、厚达51,000英尺长篇累牍的文献中,关于大麻的记载却寥寥无几,费尽心机搜索出来的内容包括:关于中国大麻种植园的一些照片;一部关于大麻的法国电影;几百篇由哈佛学者撰写的有关大麻论文和书籍。其中多为学术性研究,有关学生吸食大麻的记录更是屈指可数。
  
  一份由哈佛大学健康服务中心刊发于1966-1967学年度的报告道貌岸然地归纳出如下结论:“通过六十年代初实施的一系列实验,哈佛大学获得许多公众曝光,但使用迷幻药物并未获得广泛接受,虽然很多广为人知的声明做出相反结论。”是的,“迷幻药物”包括大麻。过去,哈佛大学对消费大麻的研究都与医学或心理学研究有关。一篇篇的论文研究的课题包括从大麻工厂的演变到政策分歧乃至合法化。教授们对大麻的研究分析可谓抽丝剥茧、入木三分。
  
  虽然很多教授婉拒讨论大麻相关话题,但哈佛医学院的副教授,出版于1971年《重新考虑大麻》一书的作者LesterS.Grinspoon坦承自己一生都在研究大麻。他回忆起自己第一次吸食大麻,是在一次由好友和同事,一位著名天体物理学家CarlE.Sagan举办的聚会上。
  
  “他邀请我们来到他在剑桥的家里,令我大惊失色的是他和朋友们聚在一起吸大麻。当时我对大麻一无所知,在哈佛医学院的精神药理学课程也从未涉及大麻。”Grinspoon对当时的情景历历在目:“我对他说:‘Carl,你不能吸大麻,它对你可没啥好处!’Carl把大麻递给我道:‘不,它一点没有坏处,来吧,尝尝,你会喜欢它的!’”尝到甜头后,Grinspoon开始质疑1970年代初主流媒体关于大麻的种种负面报道。他仔细研究了哈佛医学院图书馆藏书中是否存在大麻有害的佐证,但没有任何发现。
  
  Grinspoon断言:“这是我第一次发现大麻的真相,以前的看法都是错的!”对Grinspoon而言,大麻不仅只是研究课题。Grinspoon说:“以前我下班回家,会喝上一点威士忌。当我开始吸大麻后,我就戒酒了。之后那么多年我从来就没有再喝过酒。”他认为既然大麻在麻州已经合法,大学生们也许可以从此戒酒。Grinspoon还指出大麻引发交通意外的概率少于醉酒驾驶,而且吸食大麻过量从未导致过交通死亡事故。Grinspoon认为大学生如果必须两害(大麻和酒精)相权取其轻的话,那么大麻应该是更好的选择!
  
  并不是每个人都赞成Grinspoon!最近,哈佛公共卫生学院全球烟草控制中学主任VaughanW.Rees在一些项目中对大麻后遗症进行了研究。Rees说:“由于大家都认为大麻不是那种令人上瘾的致幻药物,我们经常听人们说起求助大麻问题者被所有药物和酒精治疗机构拒之门外。其实(停止吸食大麻)将导致统称“大麻戒断综合症”的一系列特殊症状。”Rees观察到的部分临床症状包括注意力分散、极度渴望大麻、压抑、暴躁、易怒、忧郁、入眠困难、夜间盗汗等等。Rees强调:“大麻与其他毒品有很多共同点。”
  
  哈佛2019届本科生CourtneyS.Blair曾经每天吸食大麻两到三次,去年夏天被诊断患有大麻呕吐综合症。她认为大量吸食大麻会引发该症状。她说:“对那些觉得既然已经合法化,那么就坚信使用吸食大麻完全没有问题的人来说,这类疾病就是风险。”
  
  Rees怀疑吸食大麻对哈佛学生具有不良影响。“很多证据表明大麻将降低认知、记忆和注意能力。对有志追求学术目标的学生,这些副作用不利于他们大展身手。”
  
  除了有损健康,大麻也受到哈佛经济和商业领域教授们的关注。大麻市场价格波动较大,也对哈佛学生的腰包造成影响。读过《经济学原理》人都知道,世上没有免费的午餐,或者说没有免费的大麻。你总得付出相应代价。哈佛商学院教授JohnAQuelch指出一共有四个大麻市场。Quelch介绍道:“首先,有一个非法的街头市场价;其次,是医用大麻价;接着随着大麻合法化,有了娱乐大麻价;最后,还有自制大麻价格。”2012年,Quelch和同事在科罗拉多娱乐大麻合法化时曾做过一个案列研究。通过这项研究,他能够非常详细地预测出大麻市场将如何改变和影响剑桥市的经济面貌。在哈佛广场那些出售大麻用品的商店里,大麻合法化带来的影响已经开始显现。蓝月亮烟草店是一家位于哈佛大学和中央广场之间的烟草周边产品专卖店。该店助理经理TylerJ.Bouchard估计店里大部分的客户为哈佛大学和麻省理工的学生。Bouchard说:“我们看到业务量在快速增长,大麻合法化带来的是本行业从未遇到过年龄层次的顾客群体。”另一家大麻周边用品代理商,波士顿烟草商店剑桥分店里闪烁着五颜六色的灯光,柜台里满满地摆放着饰品、烟管、烟斗等,唯一找不到的就是大麻本身。该店经理MarcT.Lundgren认为药房将获得第一批大麻零售执照。他说:”我们的目地并不仅限于拿到执照,如果可能的话我们肯定会努力争取,但我们的目标是向消费者提供更多大麻周边产品。我们已经观察到大麻的消费量开始节节攀升。“
  
  哈佛大学经济系高级讲师和本科教务主任JeffreyA.Mrion,同时也是一系列详述大麻合法化有利于提升财政和社会效益论文的作者,表示很难苟同上述看法。他指出:”在其他州,大麻合法化没有拉动消费,合法化并未导致更多人尝试大麻。因为那些想吸大麻的人早就那么做了。”相反地,Miron预测麻州大麻合法化之后人们购买和消费大麻的行为将更有责任感。他说:“当一种(致幻)药物获得法律认可,使用该药物将会更安全。在葡萄牙,海洛因实际上已经合法化很多年,现在我们可以看到(海洛因的)消费更为理性。”
  
  对囊中羞涩,但沉迷大麻的哈佛学生而言,安全考量和价格变化将很大程度地影响其大麻的消费模式。
  
  一位不愿披露真实姓名,姑且称之为Erica的的本科生是重度大麻消费者,每天吸食三到四次。她说:“对我来说最大的问题就是钱,大麻的开销可不少。”
  
  Blair表示合法化后她可能会换个地方买大麻。她说:“对我来说,是否继续购买非法来源的大麻主要取决于价格。非法贩卖的大麻价格很贵,我宁愿从药房采购安全的产品。我亲眼有人把车停在阴暗角落里交易大麻时被抢劫。”
  
  人人都知道烟雾会向空中弥漫,Ranen的办公室就在新生管理处的顶层,对此更是心知肚明。曾经担任宿舍指导员的Ranen指出:“在大学宿舍区,大麻已经成为公共问题。只要一个房间有人吸食大麻就会释放出令人作呕的刺激性气味,使得整个走道中所有人苦不堪言。”哈佛规定禁止吸食大麻。虽然在麻州大麻的法律地位与烟草基本类似,哈佛的药物和酒精管理政策将大麻与海洛因和可卡因一样归类为毒品。酒精和药物服务办公室主任GarrettO.Fitzgerald申明哈佛竭尽所能限制学生吸食大麻。
  
  尽管有着相关规则制度,但哈佛对于如何完全禁止精力充沛的学生吸食大麻束手无策。Blair说:“如果你遇到合适的同伴,哈佛存在着吸食大麻的强势文化。”虽然部分学生发现周围充斥着瘾君子,并且通过一起享用大麻而成为好友,但2017届本科生JakeH.Hummer认为大麻并未占据其社交活动的核心位置。他说:“事实上,我的大部分朋友并不吸大麻,”当法律框架发生变化,对大麻相关问题的执法也逐渐变成了灰色地带。去年秋天,当时大麻还没有合法化,那天Erica决定在查尔斯河畔过一下瘾。不曾想还没吸上几口,就有一个麻州州警出现在河边向她走来。“当时我弯着腰,他很可能觉得我在吸海洛因,我身边带了价值80美元的大麻以及一些塑料袋,这样看上去很像是贩卖毒品的,我真的很害怕。”在查验了Erica带的东西后,警察向她重申了法律规定,包括大麻即将合法以及她能够合法携带的数量。“然后他就让我离开了。甚至没有没收任何东西,也没有罚款…尽管当时吸大麻完全是非法行为。”去年春天,当她沿着河岸吸烟时,一位哈佛校警将警车停在她身边并要求其出示身份证件。她向校警解释自己只是在抽烟而已,警察表示如果自己不是在执勤也会过一下瘾。哈佛警局的发言人对此说法未予置评。Hummer将吸大麻的非法程度类比为超速驾驶。他说:“这只不过是稍稍擦边而已,人人都觉得这些行为是社会常态。在大麻合法化以前,我认为吸食大麻属于可接受范围内的轻微违法。”
  
  Ranen承认吸食大麻的学生数量超过自己所能观察到的。他说:“我没有确切的统计数据,到处有人吸大麻。”因此,Ranen试图实施大麻安全消费措施。他特别提到了一个名叫”哈佛预防“的在线教育模块,该模块向本科新生介绍如何应对校园里的迷幻药物和酒精问题。他指出:“哈佛预防主要针对酗酒问题,关于迷幻药物和大麻则涉及甚少。我们应确保对此加以讨论并教育学生如何正确对待毒品问题。“由于缺乏系统性关于大麻的教育,Blair认为哈佛学生特别容易受到流行文化中对于嗑药片面看法的影响。其结果,她认为大麻吸食者被无端指责。“当人们在我身上闻到大麻味时,我从他们的眼神里可以看出来他们对我的蔑视。”Blair建议批评者扪心自问:“你为什么恨大麻?”在选举日,过半数的麻州选民对于娱乐性使用大麻投下赞成票。看上去公众对大麻的看法正在改变。Hummer承认:“如果大麻没有合法化,我可能不会(将自己对大麻的看法)公诸于众。大麻合法化对我来说标志着(大麻消费)被理解和接受。“Erica将合法化解读为文化层面对大麻逐步认可的结果。她说:”合法化代表着公众对大麻接受程度地不断提高。“2019届本科生TynanC.G.Jackson则更进一步;他认为去年十一月大麻合法化将成为社会主流改变对大麻态度的契机。他预测道:”大麻声名狼藉的关键原因在于非法性。因此社会对于大麻的态度肯定会发生变化。“尽管在联邦层面持有和享用大麻为非法行为,哈佛学生依然乐此不疲。Erica拿出自己的手机,在学校的地图上一一指出哈佛校园中那些瘾君子吸食大麻的主要位置。她坦诚这些地方自己”每天都会到场“,并且还在不断地发掘新的(适合吸食大麻)场地。
  
  哈佛大学可能限制学生在校园吸食大麻,但并不意味着瘾君子会改变自己的生活方式。Erica的地图表明,即使学校严守规定,那些吸食大麻成瘾的学生也会设法规避校规。
  
  由于担心违反校规,一些学生不愿对本文进行评论。很多学生知道有着校园最佳吸食大麻位置的地图,但瘾君子们显然不希望这些信息公诸于众。
  
  大麻,同样折射出哈佛校园的不同观点和看法的碰撞。
  
  Grinspoon表示:“我认为大麻是一种诱发意识轻度转变的药物,这种转变有时候令人更具想法和洞察力。”是否存在轻度意识转变也许见仁见智,不过马萨诸塞州大麻合法化,无论是现在还是将来,都不会对多年来哈佛师生人心所向的价值观念造成重大影响。
[责任编辑]杜新忠
杜新忠戒毒网--戒毒门户 权威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