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新忠戒毒网--戒毒门户 权威媒体
联系杜新忠:13757963812 | 网站地图
2019年全国药物滥用防治研讨会通知 本站手机端、微信小程序已经上线,访问更方便
首页 > 当前位置:>戒毒资源 > 禁毒史、戒毒史 > 正文
禁毒史、戒毒史
离上帝太远,离美国太近,墨西哥军队为何打不赢肆虐的毒贩?
2019-07-24 15:06:46 来自:兵说 作者:风千里 阅读量:1
  “我不爱我的祖国。她抽象的光芒,无法把握。不过我愿意,献出生命,为了她的十个地方,和一些人。”
——选自墨西哥诗人何塞·埃米利奥·帕切科的诗歌《严重背叛》
  
  2019年1月30日,墨西哥总统洛佩斯·奥夫拉多尔在首都墨西哥城正式宣布,长达13年的“毒品战争”正式结束,同时宣布在战后将开展一系列社会发展计划。不过洛佩斯这一慷慨激昂的讲话却立即招来了国内媒体的冷嘲热点和民众的一片嘘声,毕竟对于大多数墨西哥人来说,贩毒集团的嚣张气焰没有丝毫的收敛,因毒品而起的绑架,勒索,枪击甚至屠杀几乎天天在这片土地上上演,这场旷日持久的毒品战争根本不会因为总统的一句话而就此休止。
  
  墨西哥这场所谓的“毒品战争”,始于总统费利佩·卡尔德龙就任之初的2006年,当时卡尔德龙出动6500多名士兵突袭了位于米却肯州的毒贩大本营,这是墨军首次与贩毒集团空开对峙,被视为“毒品战争”之始。不过毒品早已在这片土地上肆虐了上百年。墨西哥大部分领土靠近热带,阳光充足,尤其是中部与南部地区雨水丰沛,非常适宜毒品作物的生长。自十九世纪末开始,中部的奇瓦瓦州,杜兰戈州和锡那罗亚州就成为墨西哥主要的罂粟和大麻种植地,这使得墨西哥成为美洲毒品的输出国之一。到2014年,墨西哥已经成为拉丁美洲第一大,全球第二大鸦片与海洛因生产国,仅次于摩洛哥,而大麻的生产规模已经与阿富汗一道并列全球第一。
  
  而且墨西哥本身的地理位置又使它成为毒品外销的重要通道:墨西哥北临美国这个全球最大的毒品消费国,南临中南美洲几个毒品生产国,贩毒集团几乎所有的贩销渠道都要经过墨西哥。鸦片,海洛因和冰毒等毒品,有的从哥伦比亚,洪都拉斯经陆路输入墨西哥,有的从亚洲金三角地区经海陆输入墨西哥,这些毒品除了一小部分被墨西哥本地瘾君子消耗掉,大部分都流入了美国。
  
  美墨战争时期,当时尚属于墨西哥的新墨西哥州州长曼努埃尔·阿拉米荷在面对美国的步步紧逼时,就发出过“可怜的新墨西哥,离天堂太远,离德州太近”的浩叹。时至今日,面对墨西哥肆虐的贩毒集团,人们将这句改为了“墨西哥离天堂太远,离美国太近”,实在是非常贴切。作为墨西哥最为强大的邻国,美国非但没有在缓解毒品危机上起到任何正面作用,反而在很多层面火上浇油,让毒贩更加嚣张。
  
  上文提到,美国是全球最大的毒品消费国,这让墨西哥成为了毒贩们的财富之路。而在对待这些拉美穷兄弟上,美国人脑海里也从来没有过“协同发展”的念头,而是从经济上巧取豪夺,比如1994年,墨西哥加入了北美自由贸易区,从此廉价的美国农业产品开始大量销往墨西哥,这在让美国农场主赚得盆满钵满的同时,也加速了墨西哥小农经济的破产。墨西哥大部分贫困人口都居住在农村,以种植玉米和土豆为生,美国玉米的到来让这些墨西哥农民根本无法生存,而附加值更大的罂粟和大麻则成为了这些徘徊在温饱线的穷苦农民的首选,而那些贩毒集团正是看到了这一机遇,开始大量唆使破产农户改种毒品作物,既充实了自己的毒品库存,也获得了农民的支持,当局面对的不仅仅是罪恶的毒贩,还有毒贩背后水泼不进的基层组织。
  
  独特的地缘早就了畸形的毒品经济,而毒品的盛行也让贩毒集团开始野蛮生长。从20世纪初大大小小的贩毒势力就开始如雨后春笋般在墨西哥出现,他们不仅从事制毒贩毒等非法营生,还购买武器成立自己的私人武装,直接与当局对抗。而墨西哥当局对此却长期熟视无睹,置若罔闻。虽然早在1920年墨西哥就加入禁毒行列,但疲弱的当局根本无力管控猖獗的贩毒集团,价值墨西哥当局内部腐败横行,不少机关甚至在暗中与贩毒势力相钩连,这种黑白两道相伴而生的奇特生态,无疑为毒贩们提供了不可多得的温床。
  
  翻开墨西哥的政区图,我们从表面上看到的是一个国家正常的行政区划分,各个州比邻而居,当局统管一切,不过如果我们翻开另外一张图,一张贩毒集团势力图,我们就能看到墨西哥另外一幅面貌:当局治下的地方已经千疮百孔,大部分地方机构被贩毒集团影响甚至架空。他们在墨西哥的土地上裂土分疆,宛如一个个国中之国。
  
  当局对毒贩势力的制裁力度极度疲弱,这让那些大大小小的毒枭们有恃无恐。而毒贩之间为了争夺销路也时常发生激烈的冲突甚至战争。到上世纪70年代,经过几十年毒贩间的“兼”并战争”,墨西哥国土上最终形成七大贩毒集团,其中以华金·古兹曼为首的“锡那罗亚集团,和拉兹卡诺领导的“洛斯哲塔斯集团”势力最大,好似战国时期的传统强国齐国和楚国一样,而近年来疯狂扩张的“哈里斯科新生代集团”也不好惹,就像战国时期的新兴强国秦国一样。依靠贩毒得来的丰厚不义之财,贩毒集团纷纷组织起自己的武装,有的甚至直接雇佣墨西哥退役军警,还通过美国大量采购枪支弹药,除了无法获得飞机坦克这类的重武器外,北约各国乃至前华约各国装备的各型轻武器,在这些贩毒组织的武装部队里都能见到,在与墨西哥军队交火时,平均强大的火力和充足的弹药,这些贩毒部队甚至能够压制前来清剿的军队。
  
  这些集团如诸侯国一样为争夺地盘相互厮杀,当局根本无力干涉。特别是20世纪下半叶以来,毒品价格下跌,毒贩们的市场萎缩,集团间的兵戎相见更是家常便饭,从首都墨西哥城,到旅游胜地坎昆,再到贫困的农村乡野,贩毒势力无处不在,随之而来的枪击,绑架和勒索也让墨西哥民众长期生活在恐慌当中。
  
  据相关数据显示,墨西哥已经成为全球最不安全的国家之一,其危险程度甚至超过了战乱中的叙利亚。从平民,到记者,甚至到官员,但凡与贩毒势力产生任何龃龉,都会惨遭虐杀,有些民众仅仅因为在视频网站上吐槽了几句毒枭,都会被残忍杀害。这些令人匪夷所思的血腥事件极大损害了墨西哥的形象。
  
  虽然从2006年墨西哥终于敢和贩毒组织正面对抗,但贩毒集团势力盘根错节,不是单方面的军事打击就能解决的,加之墨方本身力量薄弱,且贪污成风,跟各大毒枭还有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这些都让这场原本该轰轰烈烈的禁毒战争,演变成旷日持久的低劣度拉锯战。时至今日,经过总统宣布毒品战争的结束,但墨西哥与贩毒集团之间的较量还将永无休止地持续下去。

如何理解墨西哥最大的悲剧是离上帝太远,离美国太近?
  
十三叔看历史
  
  简单说来这就是一个“穷邻居”和“富邻居”的故事。我要反问一句,加拿大和美国也挨着,并且加拿大和美国有漫长的边境线,两者的陆地边界就达8891公里,那为啥加拿大没有悲剧,因为相对于美国而言,加拿大也是“富有”,美国与加拿大是两个“富邻居”的故事。而美国与墨西哥也有着很长的陆地边界,但是他们却是一个“穷邻居”与“富邻居”的故事。对于美国而言,对待南边的邻居墨西哥,与对待北边的邻居加拿大就出现了截然不同局面。
  
  美国与墨西哥有着3141公里的边界,每年大约有3亿多人是以合法的方式穿越这个边界,可见这这边界有多热闹,但是非法穿越这个边界的估计也是很多很多。美国是世界第一大经济体,也是高度发达的国家,其GDP约占全球的25%。墨西哥的面积约196万多平方公里,人口约1.2亿多,在整个拉丁美洲(美国以南的美洲地区)是除了巴西以外的第二人口大国,墨西哥是拉美地区的经济大国,在全球GDP排名约是第15位,经济增长的潜力巨大,被认为是中高收入国家。
  
  但是墨西哥却有数量巨大的贫困人口,约占该国总人口的43%,贫富差距和分化悬殊。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对于墨西哥数量巨大的贫困人口而言,由于美国与墨西哥有着漫长的边界,穿过了北边的边界就是美国,美国成为了他们眼中的“天堂”,于是每年都有大量的非法移民穿过美墨边界进入美国。为啥是要非法移民,因为合法移民美国要满足很多条件,美国对移民的数量也是有限制的。
  
  如果仅仅是墨西哥的非法移民也就罢了,墨西哥南边,他还有一帮子并不太富裕的“亲戚”。在15、16世纪欧洲人开始殖民美洲之前,整个美洲的原住民主要是印第安人各部落,在欧洲人殖民美洲的过程中西班牙抢的了先机,除了巴西以外的广大的拉丁美洲地区主要是西班牙的殖民地,这就造成了如今拉丁美洲的多数国家在语言上主要是西班牙语,以及在经济、人种和文化等方面的相似性。既然墨西哥有这样“得天独厚”的条件,那从拉丁美洲其他国家的一些人也往往以墨西哥为跳板进入美国。按照美国的国籍法,在美国出生的人就可以获得美国国籍,那非法移民在美国所生育的子女就是美国人。1980年代起,非法移民问题就成为了美国国内的一个大问题,每年从美墨边境进入美国的墨西哥以及其他拉美国家的非法移民数量不断增加,每年约有100万人试图穿过美墨边界,1990年代开始美国开始加强对美墨边境的管控,1994年美国开始在美墨边境设置围栏,但是这依然挡不住非法移民热火朝天地通过美墨边境进入美国。
  
  美国对美墨边境进入的非法移民开始加强管控后,带来了一些人道危机。由于美墨边境很多地方处于高温的沙漠地带,尽管美国加强的管控,但是美墨边界忒长,总有“缝隙”可钻,但是钻进去后不仅要面临恶劣的环境,这些非法移民还面临和遭受人蛇集团、犯罪集团还有非法移民内部的暴力伤害、性侵、抢劫等,非法移民的死亡风险剧增。
  
  以上这样的情况所造成的一个结果:据一些研究机构的研究,在如今的美国的农业人口中约有45%以上是非法移民,在2005年的美国人口族群结构中,拉丁裔美国人约占美国总人口的16.1%,而其中来自墨西哥的约占了66%,拉丁裔美国人是现在美国的第一个族群,并且拉丁裔美国人的人口出生率还比较高,就是比较能生。而美国在建国以来就是以英格兰裔移民后代为主导的欧裔美国白人为主体的国家,这引起了美国白人特别是欧裔白人右翼保守势力的不满和忧惧,在2016年主张加大对非法移民管控和加强并升级美墨边境的围栏的特朗普上台便是明证。2016年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后就执意要在美国和墨西哥边境上一座“高大气派的墙”来阻止非法移民,并吹牛说让墨西哥政府出这笔钱,但是墨西哥政府并不傻肯定以及一定不出这笔钱,2018年美国总统特朗普提出了美墨边境墙的56亿美元预算未能在众议院通过,致使美国联邦政府在该年底开始“停摆”了一阵子,特朗普宁可让美国联邦政府“停摆”也得在美墨边界“修墙”,可见美国由于保守势力对美墨边界有多“憎恨”。
  
  在漫长的美墨边界通过的不仅是人,更有毒品,这里更是向美国走私毒品的主要通道。在1980年代,当美国当局加大对佛罗里达州沿海地带的执法力度后,当时哥伦比亚的毒品集团就与墨西哥的毒品集团合作,通过美墨边界向美国走私毒品,如今墨西哥贩毒集团现在已经主导了美国的毒品批发市场。美墨边界的“毒品走私”对于美国和墨西哥而言简直就是一把双刃剑,更是刺向了美国也刺向了墨西哥以及其他拉美国家。现在美国每年约消费全球毒品产量的半数以上,堪称一个“毒窝”。1981年,里根当选时任美国总统后美国开始了轰轰烈烈的禁毒战争,2018年特朗普也向毒品开始宣战,严控毒品犯罪。但是美国对毒品的来源国却没有太多好的办法,美国市场的毒品绝大多数都是来源于拉丁美洲特别是墨西哥,而美墨边界就是走私的主要渠道。正因为有来自拉美特别是墨西哥地区的稳定毒品供应,使得美国的禁毒几乎举步维艰。但是也正是由于美国的巨大毒品需求,也使得拉美特别是墨西哥的毒品集团有巨多的金钱可赚,使得墨西哥禁毒困难重重,这对双方而言简直就是一个恶性循环。
  
  对于墨西哥和拉美的贫困人口而言,往美国走私毒品意味着巨大的暴利,也正是仰仗着巨大的美国毒品市场,墨西哥的毒品犯罪集团赚的盆满钵满,得以武装自己(墨西哥两个最大毒枭联合起来被认为拥有超过10万步兵),吸引了大量的贫困人口加入。而为了争夺毒品市场,毒品犯罪集团之间也是互相暴力冲突不断,在美墨边境的一些地区,强大的毒品集团甚至试图取代“当地政府”,同时墨西哥毒品犯罪集团与墨西哥军警之间也是大规模的冲突不断。毒品经济正在严重摧毁着这个国家:暴力事件频发,以至于人们晚上常常不敢外出。与毒品有关的谋杀事件每天都在上演,墨西哥的旅游业受到严重打击,毒品集团也试图通过金钱和暴力手段影响墨西哥的选举,致使墨西哥腐败严重,一些誓言打击毒品犯罪的政客往往被暗杀(2010年8月,圣地亚哥的新莱昂市市长被杀,2010年8月,塔毛利帕斯市市长被枪杀)。暴力与死亡正在侵蚀着这个国家,2006年起,墨西哥出动政府军展开了对毒品犯罪集团的墨西哥毒品战争,到2013年这场“战争”死亡的总人数大约14万人。
  
  而美国的北边的邻居加拿大就不一样了:加拿大是世界面积第二大国(998万平方公里),有着丰富的资源,人口才3700余万。而美国面积937万平方公里,人口约3.3亿。加拿大本身就是发达国家,人口又少,人均GDP比美国还高,加拿大治安也比美国好,尽管在历史和族源上两者有相似性(都是曾是法国和英国的殖民地),加拿大的官方语言为英语和法语,加拿大人干嘛要“非法移民”美国?美加边界通常被认为是世界上最长的军事不设防边界(美国和加拿大同是北约成员),但是法律的管制还是存在,但是即使法律管制也不是特别的“兴师动众”,双方在漫长的边界地区的警力互相之间也不怎么戒备,也不设物理围栏。与美墨边境美国高筑墙广设围栏形成了鲜明对比。墨西哥最大的悲剧是离上帝太远,离美国太近,简单说来就是一个“富邻居”与“穷邻居”的故事,应当说伤害是相互的,但是似乎墨西哥“受伤”更为严重,毕竟家底薄。
  
  又一说法:
  
  墨西哥历史上长期属西班牙拉美殖民地。西属拉美划分有若干行政区,由西班牙国王委派总督直接统治。18世纪时设四个总督区:新西班牙、新格兰纳达、秘鲁和拉普拉塔。新西班牙区包括今墨西哥、中美洲、西印度群岛和北美西南部的大片地域。西班牙殖民者的贪婪掠夺和只允许单一作物生产的垄断政策,造成拉美经济停滞的同时亦矛盾丛生。16-18世纪,西班牙在拉美共掠夺黄金250万公斤,白银1亿公斤。着实咋舌!
  
  墨西哥独立运动的先行者是伊达尔戈(1753—1811)。出生于大庄园主家庭的土生白人,早年深受欧洲启蒙思想影响,1803年起担任多洛雷斯教区的神甫。1810年拿破仑军队占领西班牙,西属拉丁美洲的革命烈火迅速呈燎原之势。9.16晨,伊达尔戈敲响教堂钟声,呼吁从西班牙殖民者手中夺回祖辈的土地,这就是著名的“多洛雷斯呼声”,墨西哥独立战争开始。伊达尔戈就义后反抗仍未停歇,但随着波旁王朝在西班牙复辟,得到增援的殖民当局疯狂反扑,独立运动转入低潮。
  
  1820年西班牙爆发资产阶级革命,担心宗主国革命火焰蔓延的墨西哥上层土生白人决定脱离西班牙。此时,负责镇压南部游击队的分区司令伊图维德上校摇身一变,以赞成独立的姿态在1821.9.27率军进入墨西哥城,宣布墨西哥独立。革命果实被窃取。
  
  1783年英美协议确定,美利坚合众国疆界西抵密西西比河,面积约230万平方公里。1803年即增加1倍,时法国拿破仑政府忙于应付海地独立战争和欧洲争霸事宜,为解决战争经费和将美国绑定在反英联盟战车上,遂将214.5万平方公里的路易斯安那出售给美国。美国为此出资1500万美元,约等同8000万法郎,平摊的话每平方公里价格不足7美元。
  
  19世纪20-30年代,美墨矛盾集中在德克萨斯争端。墨西哥独立时,德克萨斯尚荒凉,墨政府为以卖地筹措资金和阻隔印第安人袭扰,放宽了移民政策,谁知正赶上美利坚拓荒潮,数量颇多的美国移民借机涌入。后美国唆使德克萨斯奴隶主发动武装叛乱,1836年“德克萨斯共和国”脱离墨西哥独立,并坚持以格兰德河为界。墨西哥自然不予承认,两者间的摩擦冲突经年不息。1845年德克萨斯加入美利坚联邦,美墨战争已不可避免。
  
  美国接纳德克萨斯是践行其“天定命运”的扩张理论——我们天定命运的权利就是扩展到整个大陆,当然也认识到了墨西哥的孱弱无能。1846.5美墨战争爆发,美国凭借更胜一筹的经济和武备始终占据优势。1847.3美军在墨西哥湾韦拉克鲁斯登陆,首都墨西哥城威胁骤增,9月宣告沦陷。首都的陷落使墨西哥统治集团惊慌失措,被迫在1848.2.2订立城下之盟。1.格兰德河以北全部权利让与德克萨斯;2.割让新墨西哥和上加利福尼亚地区。美墨边界沿格兰德河—希拉河走向,希拉河同科罗拉多河交汇处向西直线划分上下加利福尼亚。3.作为补偿,美国支付墨西哥1500万美元和放弃其所拖欠的325万美元债务。
  
  该条约完全是胜利者对失败者的凌辱,美将格兰特(1869-1877连任两届美总统)亦承认“这场战争乃是强大民族对弱小民族所进行的最不正义的战争之一”。 1853年美国又以1000万美元的价格自墨西哥购买了希拉河以南约7.7万平方公里的土地。如此美国一跃成为了地跨两洋的强国,获得了美洲大陆的主宰地位。而墨西哥则损失55%的领土,约220万平方公里。痛心疾首之余,墨西哥总统波菲里奥·迪亚斯(1877-1911连续执掌墨权柄30余载)的至理名言再次鸣响——可怜的墨西哥,你离上帝太远,而离美国太近。
  
  美国与墨西哥是邻国,在1846年至1848年美墨战争新墨西哥洲领土被并入美国,墨西哥从此失去最富饶的三分之一土地。墨西哥有句话上帝远美国近,当中有多少苦楚和悲哀。其实墨西哥在人均收入上在世界上属于中上收入国家,但是紧邻美国和美国长期把墨西哥作为美国的后院,一切外部势力和投资都是受到美国监控,墨西哥想真正发展起来自己的民族产业常年受到美国监控,美国是绝对不允许一个强大的墨西哥作为邻国,比如中国在墨西哥高铁项目原本是给墨西哥注入经济活力,结果被美国插手最后墨西哥不得不毁约。美国修墙改变不了墨西哥与美国之间的差距,只会加大墨西哥和其他南美洲国家与美国的差距。

[责任编辑]杜新忠
杜新忠戒毒网--戒毒门户 权威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