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新忠戒毒网--戒毒门户 权威媒体
联系杜新忠:13757963812 | 网站地图
戒毒专家—杜新忠记事 第28届IFNGO世界大会暨第18届中国药物滥用防治协会学术会议通知
首页 > 当前位置:>戒毒资源 > 禁毒史、戒毒史 > 正文
禁毒史、戒毒史
塔利班禁毒记
2018-12-12 22:40:12 来自:大象公会 作者:吕北客 阅读量:1
贩毒和禁毒,都是一门生意。
  
  2001年3月,当塔利班武装因炸毁巴米扬大佛的暴行遭到全世界谴责的时候,联合国发布了一条来自阿富汗的别样喜讯:在占阿富汗绝大部分地区的塔利班控制区内,已经禁绝了一切毒品的生产。驻巴基斯坦的联合国毒品控制署负责人声称,「这是历史上第一次,一个国家一举禁绝了毒品作物的生产」,他将其称作「迄今为止联合国在禁毒领域的最大成就」。
  
  塔利班的禁毒行动确实值得瞩目,它最大程度地演示了中国成语「雷厉风行」。禁止种植和生产鸦片的教令一经发布,所有种植罂粟的农户,都必须立即毁掉自己的田地,违令者直接处以两年监禁,并在公共场所实行鞭刑。而继续贮藏鸦片的人则会被全身涂黑关进小黑屋,直到招供上交所有存货为止。
  
  在轰轰烈烈的禁毒运动中,塔利班对公开羞辱情有独钟。塔利班常常强迫违背禁令藏有毒品的人排成一列,扛着装有海洛因和鸦片的沉重包裹游街,以示惩戒;队伍前面还有传令人用喇叭宣传禁毒法令。在部族势力强大的乡村地区,塔利班还想到了连坐的主意:任何村落有人私自种植鸦片,一经发现,该村长老也要连带被剃光须发,加入游街受辱的队伍里。
  
  运动的效果也是立竿见影:2000年7月,塔利班领导人奥马尔才宣布生产鸦片「完全违背伊斯兰教义」,应全面禁止。半年后,美国的卫星照片和联合国毒品控制署的调查就都显示,阿富汗的罂粟田从一年前的82000多公顷迅速减少到8000公顷,剩余8000公顷也多是因为不在塔利班控制区。阿富汗的鸦片产量也随之下降了95%。然而众所周知,塔利班乃是原教旨主义极端分子,在其统治末期更是变本加厉地推行伊斯兰教规条。其炸毁巴米扬大佛的行动也是完全不理会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反对。这样一个组织,为何会选择在禁毒问题上与联合国合作?联合国又为何要如此重视阿富汗的毒品问题?
  
  战乱中的救命作物
  
  与大规模生产鸦片的印度和东南亚相比,鸦片在阿富汗出现的时间并不长。直到20世纪初,阿富汗才有成规模生产鸦片的明确记录。而在联合国成立之初,为了使阿富汗加入联合国,当时的阿富汗国王迅速发布命令禁止了罂粟种植。
  
  到二十世纪七十年代为止,世界上的鸦片主要产地还是伊朗、土耳其和巴基斯坦。占全国人口近九成的阿富汗农民,主要的作物是小麦、石榴、棉花和葡萄。虽然仅限于自给自足的简单农业,但大部分人都能负担得起农业灌溉和施肥的费用。
  
  1979年苏联入侵,成为阿富汗灾难的源头。苏军和当地游击队之间的十年战争,彻底毁掉了阿富汗的农业。全国三分之一的农田被彻底废弃,将近三分之二的村庄遭受过轰炸,近三分之一的水利设施被摧毁,道路、谷仓和食品加工厂也都毁于一旦。
  
  苏联撤军之后,阿富汗又陷入军阀争权的混战状态。持续十几年的战火,使阿富汗十分之一的民众流离失所,更多的人则失去赖以为生的经济来源。越来越多的阿富汗人放弃了种植正常的农作物,转而从邻国伊朗和巴基斯坦引进了罂粟。
  
  对于长期处于战乱和贫困中的阿富汗人,种植罂粟看似不得已,却也是最为理性的选择。
  
  首先,罂粟的生长周期只有四个月,而种植罂粟不需要施太多肥料,对用水的要求也很少,获得的利润却在合法作物的六倍以上,因而成为许多农户在动荡局势下获得足够收入的最稳妥方法。
  
  其次,收获的鸦片易于储藏,便于农民根据市场行情来售卖。在有的地区,毒贩甚至会根据鸦片的「期货价格」,向农民预付定金,收成之后统一取货。
  
  最重要的是,种植和收割罂粟,是一种劳动密集型农业,它能给无数失去土地、流离失所的阿富汗人提供工作。
  
  此外,种植罂粟在技术上对农户要求极低。除了手工播种和在罂粟果上切口收集乳液以制备鸦片外,他们不需要掌握任何专业知识。这使得一片罂粟地足以吸纳当地村落包括老人、妇女乃至儿童在内的几乎所有人参与劳动,让他们获得足以糊口的收入。
  
  1991年,阿富汗鸦片产量首次超过缅甸,成为世界第一大鸦片类毒品产地。到塔利班发迹的1994年,阿富汗更是破纪录地生产了3416吨鸦片,占同年全球产量的52%,直接从事鸦片种植的人数在100万人以上。
  
  贩毒大发财的塔利班
  
  号称要建设最纯洁伊斯兰国家的塔利班,发迹伊始即宣布要扫除一切「西方文化」,毒品当然也在禁止之列。不过对于「什么是毒品」,塔利班有自己独到的见解。在塔利班看来,大麻才是最需要禁止的毒品,因为大麻的吸食者主要是阿富汗人。由于阿富汗的道路常年崎岖难行,大麻已经成了阿富汗司机们长时间行车时提神解乏的必备品。
  
  塔利班对大麻吸食者与种植者的处理方法十分简单。塔利班禁毒方面的负责人声称,「对种植或吸食大麻的人,我们的政策是毫不留情地痛打一顿,然后把这些人泡在冷水里,一天两三次,每次几小时,疗效非常显著。」
  
  相比之下,鸦片与海洛因则因为「主要为西方异教徒吸食」,而被塔利班网开一面。随着阿富汗南部最大鸦片产地赫尔曼德省被占领,它迅速感受到了鸦片带来的外汇的好处。为了使贩卖鸦片成为合法生意,塔利班甚至发布教令,为贩卖保驾护航。
  
  塔利班通过三种方式,从鸦片生产中获取利益。
  
  首先,塔利班对经过其控制区的鸦片运输车辆抽取高额过路费。而在控制赫尔曼德省之后,塔利班开始以《古兰经》中用于济贫的「天课」(zakat)或什一税(ushr)名义,对当地的鸦片生产征收从10%到最高20%的税金。
  
  最后,塔利班主动开辟了非法贸易线路,卡车满载着走私的鸦片穿越伊朗和巴基斯坦的国境,或是通过土耳其、巴尔干和中亚从陆路到达欧洲,或是通过巴基斯坦瓜达尔港装船,从海路驶向中东乃至世界各地。塔利班甚至帮助毒贩开辟了空中运输线,用大型货机将毒品运送到海湾国家。到1997年,塔利班已取得阿富汗大部分地区的控制权,并将鸦片种植、生产、运输的产业链扩展到全国。
  
  虽说与毒贩相比,塔利班并非从鸦片贸易中获利最多的一方,但对毒品走私和罂粟种植征税得来的收入,已成为维持塔利班政权运转的主要资金来源之一。1997年,塔利班公布的政府财政预算只有10万美元,而据估计,当年塔利班从鸦片上获得了超过2000万美元的税金。
  
  禁毒比贩毒更发财
  
  早在塔利班控制阿富汗之初,联合国毒品控制署就开始与之直接接触,试图说服它逐步取缔境内的罂粟种植。在联合国看来,尽管塔利班显得激进而极端,但它毕竟占据着阿富汗主要的鸦片产地。只要塔利班愿意接受「替代种植」方案,就能一劳永逸地消灭世界上近一半的毒品生产。
  
  为说服塔利班禁毒,联合国也算下了血本。根据双方在1997年10月达成的协议,作为禁毒的回报,联合国将向塔利班提供连续十年,总额2.5亿美元的「发展援助」。塔利班有希望从联合国那里得到的还不止是金钱,比这更重要的,是它有可能因此获得更广泛的国际承认。当时,除巴基斯坦、沙特、阿联酋三国外,国际社会都拒绝承认塔利班政权为阿富汗合法政府,并对它实施经济制裁。
  
  然而,作为「基地」组织等国际恐怖组织的最大庇护者,塔利班要获取国际承认并不容易。1998年8月,居住在阿富汗的本·拉登策划实施了针对美国驻肯尼亚大使馆的恐怖袭击,造成224人死亡。面对国际社会的谴责,塔利班不但拒绝交出本·拉登,还在同年驱逐了境内的联合国工作人员,此前的禁毒协议也因而破产。
  
  毫无掣肘的塔利班,在毒品生产上变本加厉。1999年,阿富汗有91000公顷土地种植罂粟,并生产了4600多吨鸦片,都创下了历年之最。当年,全球鸦片产量因阿富汗而增长了30%。
  
  但人算不如天算,接下来的2000年,阿富汗遭遇了百年不遇的旱情。河水断流,土地龟裂,全国有三分之二的耕地严重受灾,鸦片生产也受到沉重打击,产量比去年少了三分之一。
  
  比鸦片生产受灾更重的是鸦片价格。由于上一年鸦片生产过剩,当地的鸦片价格已跌落至历史最低的每千克30美元,每公顷罂粟田的收益只有去年的一半。于是,塔利班又想起了跟联合国的协议,这就是文章开头描述的禁毒运动的由来。但塔利班真能老实禁毒,就为换取联合国的援助救灾吗?事实当然没有这么简单。
  
  首先,塔利班压根就没考虑什么「替代种植」,他们禁毒,纯为超额达成联合国要求的目标,任何补偿也不给农民。
  
  2001年,阿富汗旱灾更加恶化,那些原本依赖罂粟的农村连退路都没有,只得出售手头仅有的财产来维持生计。收下毒贩订金去种植罂粟的农户更惨,他们无从交货,也还不上钱,土地、房屋、家畜甚至子女都被夺走抵债。青年劳力则大多失去了在罂粟收割季里流动农业工人的工作,与其他无地农户一道沦为难民,向周边国家逃亡。而塔利班也不是仅仅满足于私吞联合国的援助款,他们的禁毒运动是一次典型的内线交易。鸦片生产和储存都被禁止,交易却依旧畅通无阻,毒品贸易集市和对外输送鸦片的毒贩也依旧要给塔利班按原税率缴税。
  
  清除罂粟的行动极其迅速地提振了鸦片价格,它在阿富汗边境几乎是一夜之间就翻了十倍。此后继续高涨,到911前夕,当地鸦片的价格达到了历史性的高点——700美元。塔利班从中抽取的税金自然水涨船高。
  
  同时,从阿富汗流出的毒品也并没有减少很多。2001年,邻国缉获的鸦片总量,只比上年下降了54%,远低于阿富汗鸦片产量的下降幅度。而这54%的水分也不小,因为用于制造海洛因的化学品醋酸酐开始大量流入阿富汗,其国内毒品产业正从鸦片向更具利润的海洛因升级,所以若以海洛因缉获量对比,那下降幅度只有15%。
  
  此外,对塔利班高层而言,禁毒的好处还不止是征更多税。他们才是最能掌控禁毒消息的人,再激烈的查抄也查不到他们头上,趁着查禁的东风私藏而大发横财是极为普遍的情形。「领袖奥马尔身边的人都发了!」一名巴基斯坦情报官员如此评论道。
  
  就这样,联合国收获了一场禁毒奇迹,塔利班收获了许多钱,阿富汗农民收获了更多苦难。或许随着鸦片价格一路走高,塔利班会再次踢走联合国,重新对伊斯兰教法创新,让它再度容许罂粟种植?
  
  可惜我们永远不会知道答案了,2001年9月11日,就是震惊世界的九一一袭击事件,塔利班还能统治阿富汗的时间,只剩下区区两个月。
[责任编辑]杜新忠
杜新忠戒毒网--戒毒门户 权威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