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新忠戒毒网--戒毒门户 权威媒体
联系杜新忠:13757963812 | 网站地图
2020年全国药物滥用防治研讨会暨中国药物滥用防治协会第十九届学术会议 戒毒专家—杜新忠记事
首页 > 当前位置:>戒毒模式 > 家庭戒毒 > 正文
家庭戒毒
后续照管戒毒对象家庭关系修复的实践及思考
2019-05-26 22:31:29 来自:江苏省司法厅 作者:杜新忠转 阅读量:1
  毒品复吸问题已经成为全世界关注的焦点,也是人类与毒品长期艰苦斗争的难点,因此能否有效地降低复吸率已成为人类能否最终战胜毒品的关键。然而很多强制隔离戒毒人员从戒毒所这个封闭环境到社会这个全开放的环境,面对诱惑陡然增多,他们很难克制住对毒品的想法和激动情绪,一旦没有必要外力的介入极易导致复吸,随后陷于“戒断治疗—复吸—再戒断治疗—再复吸”的怪圈中。作为对现有外力社区康复的补充,后续照管工作很好地覆盖了社区康复的盲区,但是后续照管的非强制性决定了它主要以服务为主而非管理。在这种限制下家庭的作用和亲情的力量优势就突显出来了,通过对后续照管对象家庭关系的修复,让家成为照管对象有力的支持网络之一,起到连结、过度、调整和恢复作用,同时在家庭成员的监督和制约下,帮助他们逐步适应社会,提升对毒品的抗诱惑力。因此,对后续照管对象家庭关系修复的实践是打通现行戒毒模式最后一公里的重要工程之一。
  
  一、家庭对照管对象操守保持率的影响
  
  后续照管对象所处的家庭环境和氛围对他们来说是一把双刃剑,这股力量既可以明显提高戒毒成功率,有效预防复吸,也可能成为诱导照管对象复吸的关键因素。如何认识家庭对照管对象的影响,利用最贴近他们日常生活的家庭系统提高戒毒操守率,助其成功回归社会,这是我们后续照管工作者需要深入思考的问题。
  
  (一)家庭结构的完整性对操守率的影响。经过长期工作实践发现,吸毒人员家庭关系(主要为亲子关系和夫妻关系)多呈现为松散状态。我站2017年底对184名照管对象的抽样调查显示,家庭关系不和谐甚至破裂的人数高达86人,占比46.73%,其中离异人数占比37.5%,也就是说每3个照管对象中就有1个是离异的,且从复吸次数较多人员的情况来看,大多都是夫妻离异,父母亲友与其决裂等。家庭结构完整性,单亲、离异、寄养、夫妻不和等不完整的家庭结构是导致家庭成员吸毒的重要原因之一。
  
  (二)家庭教养的科学性对操守率的影响。父母从小的教育对个性养成有着重要影响,后续照管对象(尤其年轻对象)其父母对子女多采用过分干涉或溺爱放任、忽视不管或严厉惩罚等不良教养方式,使得子女形成偏激人格,并成为毒品依赖的危险因素之一。笔者曾经接触过几位照管对象的母亲,她们在谈话中一直在袒护自己的孩子,认为孩子被别人陷害和引诱才吸毒,有的甚至怕孩子在里面吃苦还让笔者去派出所求情放孩子出来,家长的这种无知、默许和偏袒也是复吸率居高不上的重要原因之一。
  
  (三)家庭成员的示范性对操守率的影响。家人的一言一行及思想都可能影响到其他成员的健康成长,一人的吸毒行为极有可能引起其他家庭成员的模仿,另外任何的默许和忽视都是在助长其吸毒行为。
  
  二、照管对象中常见的三种家庭关系
  
  通过长期的跟踪回访和家庭情况调研,我们将照管对象家庭关系大致归为三类:
  
  (一)相离关系——“我们已经不是一家人”
  
  如上图所示,处于相离关系的照管对象和家人就好像同极磁铁的两端,相互排斥,只因吸毒者一次又一次挥霍了家人的信任,用尽了家里的财产,让家人由失望到绝望,将他们扫地出门,坚决与他们撇清关系。“我没有这个儿子了,麻烦你们报警抓他进戒毒所吧!”“我跟他已经没任何关系了,不要打电话给我了!”……这些是笔者跟那些相离家庭关系照管对象直系亲属的谈话内容,一言以蔽之,他们已经不是一家人了。
  
  (二)相交关系——“戒毒共识下的部分妥协”
  
  所谓的相交关系,就是家人在与照管对象在戒断毒品的共识下暂时达成某些方面的妥协,比如按月提供生活费、帮助就业或者提供住房等,以维持照管对象基本生存需要。“只要你以后不碰毒,好好生活,我什么都……”此类照管对象家长往往是这样说的。
  
  (三)相含关系——“家人的管束和戒毒者的顺从”
  
  相含关系一般包括两种情况:一是家人的严格管束;二是戒毒者的相对顺从。这类家庭戒毒支持系统较好,对吸毒家人有着强力的监督和约束,比较明显的特征就是大部分这类家庭不给照管对象配备通讯工具,并安排好工作让其处于一个半封闭空间和完全与“毒友圈”绝缘的状态。这类照管对象通常比较积极配合照管服务,也乐于与他人分享自己的感受,操守保持率一般比较好。
  
  三、照管对象家庭关系修复的实践
  
  我们从一年来走访和帮扶过的后续照管对象中,根据自愿和可接近性原则,共选取7名对象,他们的年龄介于30岁至50岁之间,吸毒年限自1年至10多年不等,有着不同的家庭背景和条件,并按照相离、相交和相含三种家庭关系进行分类,以期通过具体个案把我们在家庭关系修复上的操作方法和实践过程展现出来,以此起到抛砖引玉的效果。
  
  (一)相离关系修复实践。A一从戒毒所出来便扬言要去找其弟弟的麻烦,“我第一次服刑就是因为帮我弟弟出头打架,左手还被砍伤,到现在还有后遗症,结果我进了监狱一直到我刑满释放,甚至我后来被强制戒毒,他都没来看过我一次,这种忘恩负义的人我一定要去收拾他!”这是A第一次来指导站报到的一段谈话,他的家庭支持系统支离破碎,父母年老体病,内心的无助和愧疚使A变得很自责,加上长期应对批评、指责、不认可甚至被抛弃,使他对弟弟抱有极强的怨恨心理,属于典型的相离家庭关系。为了帮助他主动帮助修复其家庭关系,尤其是化解他与其弟弟之间的矛盾,为他营造一个和谐温馨的戒毒环境,我们深入到A居住地街道,将司法所调解经验丰富的老同志纳入到后续照管帮教小组,重点化解A与其他弟弟矛盾。通过多番调解找到了双方症结所在——A之前吸毒败光了家里的财产,家人对他的多次戒毒承诺已不再信任。最后在我们的调解下,A当着其家人面与司法所签订了后续照管协议,双方关系才能到缓和。“我对A没有别的要求,要和我重新来往的前提就是他远离毒品,自食其力,孝顺父母。”这是事后A弟弟跟我们说的一段话。如今A自己经营着一家小店,经济上能自给自足,家庭关系也逐渐融洽,甚至还多次被我们邀请赴戒毒所给所内强戒人员讲述自己脱毒的经验和融入家庭和社会的经历。
  
  同样是与家人相离关系的C就没有那么幸运,家人已经完全放弃,妻子离开了他,父亲与他断绝了关系,从戒毒所出来后居无定所,无业可就。针对C的这种情况,我们转变了帮扶思路,不再从其已经难以修复的家庭关系入手,转而寻找能够给他一个与家庭类似的新的戒毒环境。通过实地走访,在基层司法所牵线下,我们在C所在乡镇结识了一位经营物业公司的爱心企业家王总。在一番协调下,王总同意接纳C,让其在公司做一名物业保安,并在办公楼里给C安排住宿。事实证明我们确实为C创造了一个“新家”,公司同事对C如同家人一般,王总也时刻关心和监督着他,除了工资以外还承包了他的伙食,并严格控制他与外来人员的接触,定期将他的近况反映给我们,使C始终处于绝缘与毒品的生活圈,这也是他能长期保持操守的主要原因。对于D的家庭修复,我们的主要做法是邀请心理咨询老师分别对夫妻二人展开心理辅导,从他们未成年女儿入手,期望用孩子来打动他们,也收到了较好的关系修复效果。
  
  (二)相交关系修复实践。B是我们是年中“法律扶贫”活动中帮扶的一位女性强戒人员,当时她与其丈夫被关押在强戒所里,我们到她家时家中只有70岁的公公和6岁的女儿两人相依为命。由于B的这种特殊家庭情况,激发了我们早期介入的灵感,即当照管对象还在强制隔离戒毒戒所时就实施家庭关系修复。“我有糖尿病,每个月只有1000元的失地补贴,光小孙女一年幼儿园学费就要7000元……”B的公公只盼着儿子儿媳戒掉毒品,早点出来一家团聚。我们早期介入的主要做法有:1、在当地司法局、司法所的协助下,通过和镇民政办协调帮助B的女儿申请到了1300元/月的孤儿补助直到其家长出所;2、通过市妇联结识了同心圆社会组织,加入他们的“监护困境家庭未成年子女社工援助项目”,多次邀请B家人参加心理团辅,同心圆志愿者老师还多次上门对B的女儿开展心理辅导,帮助她健康成长;3、利用重点节日多次上门走访慰问,给予老年人精神慰藉和物质帮助。同时我们将每次活动的图片和视频资料整理成册,在省女子强制隔离戒毒所的帮助下转达给B,在女所的反馈过来B的感谢信中我们读到:“当我看到女儿含羞带俏的笑脸,听到女儿稚嫩的声音,我的心碎了……在以后的人生道路上不再辜负家人的殷殷希望,绝不会再‘毒’行!”后来我们把提前介入总结提炼,形成了后续照管向前延伸的工作方法,并实施运用到多个强戒人员家庭上,收到了较好的效果。
  
  44岁的E吸毒前拥有一份体面的工作,父母也是国企退休人员,有着一个幸福的家庭。自从三年前和女友堕入毒品的魔爪双双被强戒后,这个家也变得不完整了。从戒毒所出来的E失去了工作,失去了经济来源,父亲对他失望透顶,姐姐也对他不闻不问,只有母亲私下里接济他,“只要他远离毒品,我什么都可以给他”从母亲的话语里我们可以看到她的无可奈何。要修复E的家庭关系我们认为关键是解决他就业问题,让其有稳定的工作和经济来源。在一次家访中我们得知其姐夫有投资人力资源中介的意向,考虑到E与其女友均颇有商业头脑,我们把帮助就业思路转换为帮扶创业。在我们的促成下E与其姐夫合伙成立了劳务中介公司,同时考虑到戒毒人员被社会接纳度低等因素,我们陪同E走访了多家企业,协调达成合作意向和签订劳务派遣合同,扶持他们公司步入正轨。现在张某跟女友领了结婚证,打算年底完婚,看到儿子家庭和事业双双丰收,E父也渐渐转变了对他的看法。
  
  (三)相含关系修复实践。从表面上看对相含家庭关系修复有画蛇添足之嫌,但是家庭成员戒毒专业知识的匮乏、戒毒者内心对家人事事管束的厌烦和抵触情绪以及家庭中紧张不信任的氛围等等因素都有可能导致家庭关系的再次破裂,而且相含关系修复能给防复吸带来锦上添花的效果。G和F存在着一个共同点,回归社会后都是他们的姐姐对他们生活上的资助、包办以及行为上的严格管束。G的姐姐远在上海,只给了点生活费和帮他租了套房,平日里G都是一个人在常州生活,于是我们隔三差五地上门看他,陪他聊天消除他的孤寂。后来G被查出有结肠癌,在他意志日渐消沉的那段时间我们走访得更频繁了。他告诉我们他有一个9年没见的女友和一个女儿,当初姐姐不同意他们来往,于是女友一气之下带着女儿走了。现在他非常思念她们母女。为了帮他实现心愿,我们通过多方寻找在无锡找到了她女友,在征得她同意后安排他们见了面。与女儿久别重逢的G非常激动,但是目前女友已经结婚,加上G的病情,他们已无复合可能。“看到我女儿灿烂的笑容,我就满足了”,至此之后G心态平和了许多,定期在姐姐安排下赴上海治疗,我们也帮他落实了低保和廉租房,他现在最大的心愿就是拥有健康的体魄,开始新的生活。
  
  与G不同的是F的姐姐就在他身边,从F出所住房、工作一路包办,甚至是女朋友都是其姐姐介绍的。在接触中我们也能感觉到姐姐的强势和弟弟的无奈,尤其体现在F的社保问题上。F曾经有过服刑史,服刑前有着体面的工作,他姐姐一直想把他服刑前的工龄跟现在工作社保衔接起来,这样F退休后就有养老保障了。但是人社局系统没有F的名字,他的档案也下落不明。姐姐很着急,F却很淡定,姐弟俩经常会为此起争执。F家庭关系修复的关键就是姐弟俩矛盾的焦点——社保问题,于是今年我们用了大半年的时间多次走访社保局、F原单位以及档案局等单位,通过咨询专业人士、搜集F工作证明等方法固定证据,最终帮助他解决了问题,人社部门予以承认他服刑前的12年工龄。现在F没有了后顾之忧,跟姐姐的关系也越来越融洽,戒毒信心越来越强。
  
  四、照管对象家庭关系修复的思考
  
  基于以上实践,我们对后续照管对象家庭关系修复工作进行了深刻思考,希望能够形成系统的、理论性较强的工作方法可以指导和应用到今后的工作中去。
  
  (一)因人而异,根据个案差别采取不同的方式和手段。针对不同的照管对象,前期需要通过大量的走访和调研,充分了解个案对象及家庭的具体情况,用相离、相交和相含的分类方法将其归类,为每个不同的个体量身打造合适的修复方案,充分发掘和调动家庭中存在的一切积极因素来尽可能地为延长照管对象操守期限而服务。
  
  (二)因地制宜,借助各种资源共同参与家庭关系修复。现实中照管对象遇到的问题光靠司法部门后续照管站单打独斗是很难解决的,需要联合民政、街道和社会组织等多部门的力量才能化解难题。正如相离家庭关系的A和C,靠着基层司法所丰富的调解资源和爱心企业家大力援手下帮助他们修复和重建了温馨和谐、有利于操守保持的家庭戒毒环境。在今后的工作中,后续照管工作要加强舆论宣传,引导社会各界来关心和帮助照管对象。同时要与各政府部门和社会组织建立良好长期的合作关系,借助于他们的专业资源优势,形成一套完善、成熟的联合帮教体系,应用到后续照管对象家庭关系修复中去。
  
  (三)因势顺导,通过解决实际困难构建和谐家庭氛围。戒毒人员走出戒毒所,回归社会的过程中会遇到就业、住房和社会保险等诸多问题,这也是他们家人所要面对的困难,一旦遇到障碍和挫折容易引发家庭矛盾,原本就脆弱的家庭关系极易破碎。E的就业问题和F的社保问题对他们来说都是人生大事,也是家庭矛盾的焦点和家庭关系修复的关键。后续照管工作只有帮助他们解决这种实际问题,才能赢得他们及其家人的信任,激发他们内心深处产生戒断毒品的自我约束,缓和家庭矛盾,在修复家庭关系和构建和谐家庭戒毒环境上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四)照管前延,与戒毒所合作共同提前介入关系修复。从戒毒所回归家庭是很多解除强制隔离戒毒人员出所面临的真空期,如何打通这戒毒最后一公里,使他们平稳过度融入社会和家庭,一直是后续照管工作的难点。为了解决这一难题,我们提出了“把后续照管工作向前延伸”的新思路,即通过延伸帮教、远程帮教会见和同伴教育等多种方式提前介入,协助戒毒所开展戒毒人员出所前戒毒教育和家庭关系修复。B就是后续照管向前延伸的典型案例,在她还在戒毒所的时候,我们就尝试和她家属接触,对其未成年子女开展心理辅导,帮其家庭协调解决生活中的实际困难,提前介入家庭修复。同时和戒毒所配合将所外家庭修复成果展现给B,对坚定她的戒毒信心和提升戒治效果有着极大的促进作用。
  
  五、结语
  
  我们常说家是避风的港湾,是亲人聚在一起互相倾吐痛苦与欢笑的地方,是摆脱工作环境压力使精神得以松弛休息的地方。照管对象虽然在吸毒行为上与家庭成员发生了矛盾与冲突,损害了家庭关系,但其作为家庭一员的身份是不会改变的,他们与家人关系也不会完全割裂,家庭对于他们来说是非常重要的动力支持系统,所以进行照管对象家庭关系修复的实践和理论研究对进一步降低他们的复吸率,延长操守保持期限有着积极重要的意义。
[责任编辑]杜新忠
杜新忠戒毒网--戒毒门户 权威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