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新忠戒毒网--戒毒门户 权威媒体
联系杜新忠:13757963812 | 网站地图
2018年全国药物滥用防治研讨会通知(第二轮) 戒毒专家—杜新忠记事
首页 > 当前位置:>毒品各论 > 新精神活性物质 > 正文
新精神活性物质
凤凰卫视:破解新精神活性物质的夺命密码
2017-09-18 16:50:43 来自:中国禁毒报 作者:杜新忠转 点击量:
  不久前,国家禁毒办宣布,自2017年的7月1号起,将MT-45等4种物质列入非药用类麻醉药品和精神药品管制品种增补目录。MT-45、PMMA,这些对于普通人来说,透着神秘的代号,但对于那些制毒贩毒的绝命毒师们而言却并不陌生。它们就是新精神活性物质。最近,凤凰卫视做了一期相关节目,破解新精神活性物质的夺命密码。
  
  实验室毒品侵入公众生活
  
  1、王峰(主持人):不久前,中国国家禁毒办宣布,自2017年的7月1号起,将MT-45等4种物质列入非药用类麻醉药品和精神药品管制品种增补目录,MT-45、PMMA,这些对于普通人来说,透着神秘的代号,对于那些制毒贩毒的绝命毒师们而言却并不陌生。这些代号指的是一类新型的毒品,更加准确的名字叫做新精神活性物质,新精神活性物质不是天然物质所制成,而是由人工合成的化学物质借助网络和物流等途径,在全球迅速蔓延。2009年到2014年期间,美国有两百至三百种特制毒品被指任出来,当中大多数是由专业的化学师在实验室当中研发制造,所以新精神活性物质也被成为实验室毒品,过去十年来有超过650种的实验室毒品流入到了欧洲,而有一些化学成份到现在也没有被分辨出来,他们对于人类身心的影响也是一个未知数,而在国内现今实验室毒品也侵入到公众正常的生活。根据2017年中国禁毒报告资料显示,2016年当中,滥用新精神活性物质的案例也开始增多,除了氯胺酮的滥用人数已经增加到了近10万人,其他合成大麻素类、甲卡西酮类等新精神活性物质也相继在云南在湖北在辽宁等地娱乐场所被缴获,不少人认为说,实验室毒品比较传统毒品来说,毒性要小,吸食不会成瘾,想戒就能戒,然而事实真的是这样吗?
  
  解说:这些毒品有些透过全球互联网被出售,或者在一些西方特定的商店被当作混合烟草卖出,更多的则被乔装成香料、奶茶、开心果、跳跳糖或是迷幻蘑菇来掩饰其真正的目的,以逃避各国毒品管控的法律。湖北省黄冈市公安局黄州分局在例行检查时发现一工业园区仓库内储有大量易制毒化学原材料,按照有关规定使用运输购买化学品(易制毒化学品)都应该在公安机关备案,而这批没有备案记录的产品引起了警方的注意。
  
  谭作宏(湖北黄冈市公安局黄州分局禁毒大队大队长):2016年3月份,第一次检查的时候主要是在小仓库里面发现了国家列管的易制毒化学品,这里面主要是有盐酸、硫酸还有山东省管制的臭素,因为是列管的,按照规定他要到我们那儿备案的,他没有报备。先是查户主,然后对工厂的情况,就是调查以后,他们就反映说白天基本上不生产,白天休息,晚上是加班生产,这样就引起了我们的注意。
  
  解说:随后警方对租用工厂的王某进行了调查,调查发现经常有大量国外的资金打入王某的账户。其中也包括他亲属的银行账户,同时尽管在厂房进行实验和生产,但是却没有发现大量的成品往外运输。三个月后,深圳警方接到报案,在一家物流公司的货品中,发现了毒品的可疑物,随即深圳警方赶往物流公司全面排查发现了一单从湖北发出的LED灯管中藏了500克的黄色晶体,当场使用冰毒试纸检测呈阳性,但仪器检测却没有发现病毒成份,随即深圳警方将发货方线索移交湖北黄冈市公安局。
  
  谭作宏:真正的是2016年6月8号,我们在收网之前深圳的警方跟我们有一个情况通报,他说是从我们黄冈寄往深圳的有一批货物里面有大麻和冰毒的成份,里面呈阳性。其中是我们黄冈有一个QQ号,通过QQ号寄往那边、寄往深圳的,他们把情报通报以后,我们通过QQ号努力查询,后来发现这个,QQ号的使用者是伍某,正好又是我们这个发现这个王某的爱人。他们是夫妻关系。
  
  解说:6月8号黄冈警方采取行动将涉案的主要犯罪嫌疑人抓获,并查封了他们在黄冈化工园内租用的生产车间。
  
  谭作宏:它这个前面是反应釜,右侧主要是盛放的成品,当时放的成品有400多公斤。
  
  记者:就是他已经包装好的成品?
  
  谭作宏:对。
  
  记者:当时是放在什么位置?
  
  谭作宏:当时就放在这一块,包括现在这个桶都是以前,有很多都放在这样的桶里面的。
  
  记者:看这有的写的成品。
  
  谭作宏:都是写的成品。
  
  记者:总共从这个仓库里查获毒品量是多少?
  
  谭作宏:总共是600多公斤,大部分都是在这个里面查获的,就是整个大的仓库。他的车库里面有15包,这个不多。
  
  解说:现场查获了大量的毒品可疑物,但犯罪嫌疑人坚称生产的不是毒品。
  
  谭作宏:当时我们最先检测就是用尿检板,检测完里面含有什么成份,但是确实是,心理还是很矛盾,不知道这个到底是什么产品。因为作为我们基层民警来说。
  
  记者:您当时抓的时候,犯罪嫌疑人他有交代这个是什么吗?
  
  谭作宏:他说是什么化学品。
  
  记者:那他承认是冰毒吗?
  
  谭作宏:他没有承认,他只说有冰毒的成份,他承认有这个成份。当时我们给尿检板给他看,他很自然的,他说我这个药品里面含有这个成份。
  
  记者:但是这个药品到底是什么,您也不知道。
  
  谭作宏:当时我们也确实不清楚。只能跟公安部请示,请求他们过来给我们支援,从技术上支持我们,因为我们基层民警以前确实没接触过这样的东西。
  
  解说:样品很快被送到中国国家毒品实验室。
  
  花镇东(中国国家毒品实验室博士):当时应该来说,就是说他们觉得是有问题的,因为非常可疑是藏在那个灯管里边。但是送到他们当地的检测机构的话,当时是没有能够确定它的化学结构,因为目前我们绝大部分的法定科学实验室还是只能对这些常见的毒品进行检测,那么像这一类结构最新的在没有标准物质的情况下,他们应该来说是比较难确定结构的。所以最后的话,这个样品,为了确定它的化学组成还是送到我们实验室来进行分析的。
  
  解说:根据警方掌握的情况,这个团伙自2014年以来,多次生产新精神活性物质203吨,截至案发时已通过邮包向西班牙、荷兰、波兰等国走私1.6吨,剩余约0.7吨已全部被缴获。特别是2015年10月,这个团伙生产的两种物质被列管以来,他们仍不收手铤而走险,累计生产量和销售量分别达1吨和0.7吨,是目前中国国内破获的涉及管理的新精神活性物质数量最大的案件,也是一起设计新精神活性物质研发、生产、销售和走私全链条的案件。此案引起了公安部、湖北省公安厅的高度重视,分别派员前往黄冈指导案件侦办。中国公安部禁毒局总工程师王优美率国家毒品实验室专家到黄冈指导案件侦办工作,审讯了涉案的主要犯罪嫌疑人。
  
  花镇东:从这个犯罪嫌疑人本身来说,跟我们当初的预料是一致的。他也是学化学专业的,而且毕业于应该说是国内一个很着名的高校的化学专业,然后,他自己其实他上高中的时候,成绩就非常的好。
  
  刘跃进(中国国家禁毒委员会副主任、中国公安部反恐专员):这个新精神活性物质的出现大约是最近10年的事情,但是在全球发展蔓延很快,特别是在欧美国家。在我们国内现在还没有发现大范围的传播,但个别的案例是有了,这个物质它实际上就是在原有的第一代毒品、第二代毒品的基础上,特别是在第二代合成毒品的基础上对这些毒品的化学的分子式做一些适当的调整、适当的修饰,就生成了跟毒品类似的一些物品,它的作用、它的药效跟原来的毒品差不多或者说更加严重。
  
  2、王峰:作为第三代毒品的新精神活性物质在一系列新型合成毒品的国际制造还有流通链条上,产自于中国境内的分量在加重,而中国官方也正面回应了这种说法,在公安部举行的一次新闻通气会上,公安部禁毒局的官员就说,根据联合国毒品和犯罪问题办公室相关国家通报以及中国有关部门的核查,目前全球此类新精神活性物质相当一部分在中国生产。而对新精神活性物质的查禁,远比前两代毒品要更难。很多市面上的毒品包括摇头丸、迷幻药、甲基苯丙胺都是世界各国明令禁止的管控毒品,而这种被称作实验室毒品的化学合成毒品只要轻微改变它的化学结构,就变成了不在管制之列的毒品药物,而当执法者赶上脚步,把一种新型毒品列入到管制名录时,制造商又改变了化学结构,制造出了新的版本,避开刑责,周期便再一次得到了重复。由于化学制品不断增多,实验室毒品的使用者根本无从得知他们所服用的毒品到底是由什么成分组成,更无法预测他们服用的这些药物会对健康造成什么样的伤害。
  
  花镇东:从它的二级质谱图来看,在丢失水分子之后,又进一步的丢失了甲基,这个谱图的话应该和我们2015年10月份新发布的管制列表里边的3-甲基甲卡西酮,它的谱图的话应该是吻合的,所以应该已经算是毒品了。
  
  这个样品送到我们这儿来,其实我们看了之后,大概心理就有个底,因为这类的毒品对我们来说,应该来说我们见的还是比较多的,当时就高度怀疑它是卡西酮类的新精神活性物质,后来我们通过质谱、通过核磁共振波谱这样几个技术结合起来分析,发现大概是有两种物质,一种是这个甲基甲卡西酮,还有一种是氯带的甲卡西酮。
  
  化学专业高材生为攫取财富铤而走险
  
  解说:在湖北办案的警官始终揣着一颗悬而不定的心。
  
  谭作宏:没有底气有几个方面,一个是我们没有建国这种新型活性物质,这是我们办的第一起。第二个原因就是这个王某他是高材生,是从小学习非常好,然后在我们黄冈这个地方小有名气。
  
  记者:就怕抓错了。
  
  谭作宏:怕抓错了。
  
  记者:但是这个检测报告拿到之后呢。
  
  谭作宏:检测报告拿到之后,我们心里松了一口气,最起码可以确定我们没有办错案。
  
  解说:警方查明2015年初王某回到家乡后,以堂弟的名义在黄冈大学生创业中心注册成立了一家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并租了一栋厂房购买了一些设备,建立了一个实验室,准备自己研发生产化工产品。
  
  王某(犯罪嫌疑人):其实一开始毕业的时候,我就是,毕竟学的是化学专业嘛,然后就找的当时是北京一家公司,他们是做植物录取的,然后后来去了上海另外一家公司,就是我后来从那家公司离职,我也参与了一些API的项目,包括一些活性中间体整个过程。反正我感觉自己对很多东西这个流程或者是这个过程都还是比较清楚的,再加上对自己做化学实验这块还比较有信心,我感觉自己创业应该是没什么问题的,就是当时创业的这一个想法。
  
  解说:公司成立后经营方面并没有像王某想象中那样顺利,王某一直没有能生产出销量好的化工产品。短短一年的时间到2015年七八月份,王某就亏损了近十万元,公司的资金周转出现了困难。为了解决眼前的难题,王某就想找一个既容易生产又好卖的产品来生产,能够快速赚回一些资金,使自己的公司起死回生,王某在一个社交群看到有一些做外贸的人在里面发讯息,说要购买间甲基苯丙酮甲胺盐酸盐,王某了解了这个产品之后,觉得这个东西比较容易生产,但是它的化学成份与毒品甲基苯丙胺也就是冰毒十分类似。
  
  王某:他上面说最好不要去卖这个东西。他说的是最好不要去卖。但是然后我就去查这个东西嘛,最后就发现,因为毕竟化工品的管制,也就那几类,就是易爆的,再就是精神物质,再就是易制毒的,其他的应该是没什么管制的,其他那个时候我对这个东西还没有多熟悉,我就把每一个化合物都查了,然后就查到4-甲基甲卡西酮,就没有这个3,没有这个3-甲基甲卡西酮,然后我就对这个东西有疑惑。
  
  解说:虽然一些同行告诉王某这个东西最好不要生产,它的分子结构跟毒品甲基苯丙胺的结构类似,而且也具备一些毒品特征,有毒品的嫌疑。王某知道后,查询了中国发布的麻醉药品、精神药品管制目录和兴奋剂管制目录,当时列管目录里面并没有这个东西。为了攫取财富王某铤而走险决定在自己的实验里制造间甲基苯丙酮甲胺盐酸盐,王某先在一个化工销售的英文网站上发布了销售间甲基苯丙酮甲胺盐酸盐的消息,并承诺可以免费让买家试验样品。消息发布之后,有大量国外的买家给王某留言,让他把样品寄给他们。
  
  王某:这个东西我就有点两难,当时就想这个东西到底是怎么回事,然后我在网上咨询了一个律师,他说这个东西有点模棱两可的,因为他那个人也不是说化学专业的,他说你要从化学专业说,从化学上来说,你要确定它不是一个物质,但是我说这个东西,它分子式一样,就是如果你把它同写成一个分子式,它是一样的。反正我当时也拿不定主意,我就想,可能先初期做一点,应该也没什么问题。
  
  解说:王某看到有这么多人要寄样品,认定它确实好卖,于是就在网上购买了生产间甲基苯丙酮甲胺盐酸盐的原料,大概用了一个多星期,王某等人生产了数十克的间甲基苯丙酮甲胺盐酸盐样品,确定生产出来的样品确实是间甲基苯丙酮甲胺盐酸盐之后,王某又在实验室里制造了500克的该化学品样品。然后王某根据网上客户的留言,向每个客户寄了5克样品。
  
  王某:就是2014年3月份左右,我查到的就是2010年有关于禁止4-甲基甲卡西酮的,然后关于4-甲基甲卡西酮,我也仔细查了,因为当时还有一个新闻就是说,美国有一个人在街上把人家脸啃了,说的就是这个4-甲基甲卡西酮,我想这个东西可能确实是,不是什么好东西,就是4-甲基甲卡西酮肯定是不能做的。
  
  解说:王某的国外客户越来越多,其中一个荷兰的买家要买的量比较大,说一个月要买几百公斤,并给王某传授了新的制造流程技术,王某结合这个荷兰客户给他的技术资料对之前制造间甲基苯丙酮甲胺盐酸盐的方法进行了改进,又在实验室里制造了500克的该产品。王某的生意越做越大,订单也源源不断。
  
  王某:我说的那个西班牙那个客户,他就发邮件跟我联系,他问我有没有这个东西,价格是怎么样,是不是真有?我说是真有,因为我当时还留了几十克样品,他就让我给他寄过去,我就寄过去,他就检测了,他说这个东西是合格然后他就开始一公斤一公斤的要这样的。然后我们后来就是在这个,我在实验室做了一些之后,赶不上的他的需要,后来就在黄石那边的工厂来生产这些东西。
  
  解说:王某是主要负责人,在网站上发布广告寻觅国外买家,随后与客户联系,其妻子伍某负责通过网络购买原材料,联系物流发送产品。其堂弟王某彦负责按照王某提供的工艺组织工人进行大规模生产,同时还在王某的指导下,开展新型毒品的研发实验。一条集发布广告、联系买家、采购原料、研制毒品、走私销售于一体的产业链条最终成型。
  
  王某:他中间也说过这个东西,他说听说这个东西可能要在中国禁控了,他说你能不能多生产一些?就是量大一些的话,他就可以便宜一些,他就一次性全部买走。他确实是量买的越来越多,他找各种各样的理由来压低价格嘛,反正我后来就把他这个东西,当做他的一种生意手段。怎么说呢,可能我一开始就是做这个东西的时候,就是刚开始准备做这个东西可能是花了比较大的心思去确定这个东西到底是合不合法,但是可能也是做了之后,确实发现这个东西没什么大的风险,再后面对这个东西它到底违不违法就没有太关注。
  
  解说:如此大量的货物出境,王某也想尽了办法。国外的客户与他一起,寻找更为便捷、安全的方法。
  
  王某:然后就说那个灯的事情,那个灯我一开始是不愿意,他说其实没关系的,你可以先寄一个,他让我先寄一个空的灯过去,我就寄了,他说你这个灯里面你可以包一些冰糖等等这样杂七杂八的东西,我也都试了,感觉好像也没什么问题,就顺利过关了,他说你看这个东西没什么问题吧。
  
  刘跃进:现在互联网技术的普及和发展,也为这个新精神活性物质的制造、传播提供了一个很好的舞台,现在我们这个新精神活性物质的制造方法、配方在互联网上都可以查到。国内国外他们互相之间进行交易,商谈、交易都在网上进行,付款也在网上进行。另外送货,通过发达的物流渠道,人和人根本就不用见面,就全部都完成了,所以这个互联网的高度发达,也为它这个快速蔓延提供了一个很重要的条件。
  
  3、王峰:按照联合国毒品和犯罪问题办公室的划分方法,新精神活性物质具体包括了9类,每一类中又有数百种单一的物质,从结构上来说,新精神活性物质又大体分为两大类,一类是沿用了已有毒品的主体结构,再对其结构进行一些细微的修改,好比说一棵大树、树干不变,在这里或者是在别处加一个小枝桠,就不是原来那棵树了,而另外一种则是完全创造出来的新结构物质,除了植物类外,其余新精神活性物质都是靠化学物质合成而来。尤其是前一类使得制贩者有机可乘,钻管制目录的漏洞逃避法律制裁,制毒者只是对现有毒品分子式的位置进行了一个极小的变化,就可以变化出很多种化合物,不断地更新,并且这些新变化出来的化合物不在管制之列。在查办相关案件时,这一特征也使得缴获毒品时的核对和鉴定工作面临不少困难,国家毒品实验室负责对所收集到的毒品还有易制毒化学品进行全面的特征分析,为毒情的研判还有串并案件提供技术情报和资料支援,而检验需要有纯品,也就是要已知某化学品的高纯度标志物质作为参考才可以确定是某一种物质,但是新精神活性物质更新的速度太快了,新物质层出不穷、检验难度很大,等到分析数据跟上了这个新物质的时候,它可能已经停止生产,又出下一代产品了。
  
  黄冈创业青年典范变毒贩
  
  解说:据王某对警方交代,他最初向国外发货的时候都是将货装在一个小塑胶袋里面按化工品直接发货,后来买卖比较多的那个荷兰客户,让他把对氯苯丙酮甲胺盐酸盐和间甲基苯丙酮甲胺盐酸盐装在灯管里面伪装好后,以灯的名义发给他。于是王某就从网上买了一些灯管按照荷兰客户的要求进行包装。然后再通过国际快递发送给他。
  
  记者:这个灯管跟当时深圳警方那个是一样的,一模一样的。
  
  谭作宏:查获的全部是一模一样的。
  
  记者:他这个毒品是怎么弄到里面的?
  
  谭作宏:他用虎钳把这个卸下来,卸下来之后把毒品塞进去,卸下来以后这个可以打开,打开以后就把毒品放到这里面,然后以卖灯的形式把它卖出去。
  
  解说:由于王某明知生产的产品是毒品,在通过物流销售该产品时,不敢写该产品的真实名称也不敢留下自己的真实姓名和电话,王某等人在通过物流销售产品至国外时,包装上的产品名称、寄件人姓名与电话均不是真实资讯。
  
  湖北黄冈市公安局黄州分局禁毒大队侦查员:嫌疑人首先这个毒品之前,他就考虑到以后的后果。他首先利用假身份证在黄石那边,搬到武汉的时候,他就用了假名字跟厂家跟租房的业主签定合同,再一个他的地址选的都比较偏僻,三个地方都是几个县里面交界的位置。不是说三不管,相对说一般比较偏的位置有时候存在这种情况,挨的比较远,在管理上面可能存在一些漏洞,他就考虑到这个问题。
  
  解说:王某仅用了短短一年多的时间,就获得了惊人的利润,案发后,警方在王某家起获了他用非法所得购置的高级轿车以及在国外银行的数十万欧员巨额存款,办案的警官当场抓获了王某,最初他涉及制毒贩毒这个消息在全城传开时几乎没人相信,社会上一片哗然,很多人都认为这是不可能的。肯定是公安机关搞错了。在黄冈地区王某算得上是一个大名鼎鼎的人物了。高中时,王某获得中国中学生化学竞赛决赛二等降,后因成绩优异免试进入中国一流的北京某所名校,2014年毕业回乡创业,在当地注册成立了一家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是当地青年创业的典范。
  
  王某:上了大学之后大一的时候还好吧,后来就慢慢的毕竟没人管嘛,然后脱离了父母可能就成绩下滑,因为本身当时主要是有一件事情,本来上大学初的时候就想大学毕业就出国继续深造,然后我们在大一下大一时间后来就制定学习计划的时候,就发现其实如果想出国深造,你大学四年的时间应该有两年半的时间是在学英语,而不是在做专业学习。
  
  解说:负责侦办此案的中国国家毒品实验室的警官同样也毕业于这所着名高校的化学系。没有想到是在这样一个场景再次相见。
  
  花镇东:我当时看到他的时候是觉得有点面熟,后来就是聊了一下,发现他比我要低一级。但是他是只有本科是在我们学校读的,然后本科的时候,因为我们不同的年级,上课肯定是不在一起上的,应该来说是等他到了大四,在进实验室做毕业论文的时候,应该我们曾经见过不少面。其实也没有多说,我觉得他可能自己做这个虽然也有侥幸心理,但是对于这种被发现应该心理上也是有所准备了。
  
  记者:看到这个,看到师兄来了、看到师哥来,能不能看到他有一些惭愧?
  
  花镇东:惭愧肯定有,因为到最后肯定是把头都低下去了,从我们学校毕业还是非常有荣誉感,对于他来说走到这一步我想除了我们觉得惋惜,他自己内心可能也在想是不是当初应该选择另外一道路。
  
  解说:同时被捕的还有王某的妻子和堂弟。
  
  侦查员:三个人一个是他妻子,还有一个是他堂弟。而且他三个人都是有一定的专业知识的,都学过这个专业,他妻子是学制药专业毕业的。他那个堂弟也是学化学制造专业毕业的。所以专业性都比较强。
  
  解说:王某和妻子在2013年生下了自己的孩子,两人被捕时孩子只有3岁。
  
  伍某(犯罪嫌疑人):进来之后就没见过孩子。孩子是我心里最大的痛,我的孩子从出生一直都是我带的,就是说,教他用筷子吃饭、教他背诗,就是说因为我也是受过教育的人,所以我对我孩子的教育是有我的计划的。而且这个时间跨度会很长,对他的人生是有很大的影响。这么小,父母不在身边,他是没有安全感的,即使公公婆婆对他爱,但是对他的人格的培养是不利的。就是说他有可能形成不了一个健全的人格,这是我最大的遗憾,而且我会错过他的童年,有可能是少年或者,所以他是我最大的遗憾,至于我老公的话,如果他能,就是如果我们两个都能活着的话,就还是有那么一天能够再见面或者是之类的,但是我的孩子我错过他这一段,我是没有办法去弥补的,所以孩子是我最大的痛。
  
  解说:如今王某的妻子已经可以面对自己犯下的罪行,唯一放不下的就是她的孩子。
  
  伍某:以前我根本就不敢面对,也不会说谈起这个,后来渐渐的,我告诉自己要面对,所以别人问我,我都会直接说,制毒。可能,我觉得其实有时候也挺可笑的,他们会说,哇,人才啊,真的,实话,我有时候会无法理解,他们为什么会要去碰这个东西,无法理解,真的。还有就是,很多无助的人吧和可怜的人会去碰这种东西,还有一些明明生活的很好的人去碰这些东西。就是说他们明知道这个东西是什么样子的,会让自己变成什么样子,可是他们还会继续的碰这个东西我无法理解。
  
  4、王峰:实验室毒品最初的形态大多是粉末状或晶体状的固体,但是为了追求更大的利益或者说更加隐蔽的销售,制贩者还会把它添加到其他物质当中,比如将新精神活性物质溶解之后喷涂到叶子上,这样的话就可以像卷烟一样卷着吸,国家毒品实验室还发现有加到巧克力加到果冻加到液体里的案例,甚至连邮票都能作为一种伪装的形式。那是一种形状好像小型的邮票,上面印有各种图案的厚的贴纸,制贩者将新精神活性物质溶解之后喷涂到贴纸的上面,而吸毒者就可以将这种特制的邮票放在舌头的下面含着服用,国家毒品实验室的警官介绍,纵观这三代毒品基本都起源于国外,海洛因和冰毒最早是国外研究出来做麻醉剂或者是镇痛剂的,后来才出现了滥用,而新精神活性物质最早也是国外医药公司、科研单位研究出来用作新药使用,后来发现这种化合物滥用的弊端更大,于是就叫停了。但是有一些不法之徒利用这类化合物用作毒品去传播和滥用,在这种情况下,中国充沛的化工制造能力,被贩毒网络所利用,就成了自然而然的事。
  
  现场试验新型毒品 危害程度远超以往
  
  徐鹏(中国国家毒品实验室博士):今天上午我们接收到了一个新型的案子,这个案子的编号是20160088,然后这个案子里面检测到了一种新精神活性物质,就是刚被管制的新型毒品,这种毒品,它的毒性是未知的,所以现在呢,我们目前做一个简单的实验,先了解一下这种毒品的,对动物机体所造成的损伤,首先我们来给予这支大白鼠,给它生理盐水,我们根据体重给予对应的一定的药物剂量。另外一组另外一支我们就给予这个对照的药物,就是我们缴获的,就是这次案件中缴获的这个新精神活性物质。
  
  解说:新精神活性物质顾名思义滥用时会使人中枢神经兴奋或产生幻觉,而戒断后会造成中枢神经抑制,它不像传统毒品主要危害人的免疫系统,损害脏器等,而是直接破坏大脑功能,导致神经中毒反应和精神分裂症状,过量服用会诱发极性精神障碍或急性心脑疾病。而且这种危害对机体的伤害是不可逆转的。
  
  徐鹏:这次就测试的这个药物,就是相当于这次缴获的毒品,因为属于新精神活性物质里面的卡西酮类的,跟传统的第二代毒品就相当于冰毒,主要是就是说化学结构上是稍有改变,这一类就说其实,你看开始摇了,刚刚发现没?
  
  解说:由于新精神活性物质以中枢兴奋和致幻作用为主,因此滥用后急性中毒情况下,主要表现为发生不可控制的兴奋,易激惹、冲动、性乱行为,并由此导致性病、艾滋病、肝炎等传染性疾病的感染传播,造成严重的社会和公共卫生问题。
  
  刘跃进(中国国家禁毒委员会副主任、中国公安部反恐专员):它的危害应该说基本危害跟第一代毒品和第二代毒品的基本危害是属于差不多的。
  
  只能说它的危害在某些程度上比第一代、第二代更严重。比如说现在讲那个,我们现在列管那个卡芬太尼,它的这个药效要超过原来传统吗啡的1万倍,一万倍,那么也就是说一个成年人,只要吸食两毫克的这个卡芬太尼,就可以致你死亡,所以它的这个药效,比原来传统的这个毒品,包括第二代毒品应该说是更严重,后果更严重。
  
  解说:事实上,新精神活性物质拥有与管制毒品相似或更强的兴奋、致幻、麻醉等效果。近年来欧美国家已报告发生过上百起因吸食新精神活性物质致死的案例。
  
  2012年,在美国迈阿密一个黑人男子对一位66岁的老人发动袭击,并对其脸部进行啃食,几乎吃掉了老人一半的脸。这听上去像“行尸走肉”剧情一样恐怖的事情,就是因为该男子服用新精神活性物质混合加工成的毒品,造成急性中毒失去理智引发的。
  
  花镇东(中国国家毒品实验室博士):它到现在出现的时间还很短,刚才也说了,可能在短短的不到十年的时间,那么它的一些长期的危害,可能不像海洛因、冰毒,大家研究的这么透彻,但是它的短期的危害在国际上,大家已经是有一个公认了,因为这一系列的毒品,它都是属于对精神状态影响是特别大的,特别是能够使人出现这种偏执,出现那个被害妄想,出现这样一些就是精神上面的行为,那么从而导致他对,他就是不是对自身的危害,而是对自己周边的人群会有一个危害。
  
  女:第一张就是正常的人的大脑,第二张是吸食了冰毒以后的人的大脑。
  
  男:所以它的变化是什么?
  
  女:吸毒对人体的中枢神经系统的损伤是特别的严重,有些是不可逆的,长期吸食冰毒以后我们可以发现,人的大脑变得千疮百孔了,而正常的大脑看起来比较光滑。
  
  解说:比较起传统毒品,实验室毒品更具隐蔽性,滥用方式更加多样。
  
  国内毒品制造情况不容乐观
  
  李涛(中国国家毒品实验室):在我面前第一排第这一列,就是我们所说的这种传统毒品,他们就是从植物源所提取加工所合成的毒品,这个是鸦片,这个是吗啡,这是海洛因,这是可卡因,这是大麻,这些传统的毒品的话,它主要通过植物精粹取,提取完了以后进行后期的化学合成所加工合成的,而我面前的第二列的话,它主要我们所说到的合成毒品,它就不需要通过对植物进行提取,而是采用纯化学合成的方法,所加工得到的毒品,这个是冰毒,这是麻古片剂,这是氯胺酮,也是常见的三种合成毒品,然后最外侧的这一列,就是我们现在所提及到的叫新精神活性物质,它也是通过化学合成所加工得到的,但是它的主要目的是为了规避法律的打击,刻意设计出来的结构。
  
  说到滥用方式的话,传统毒品主要用于,采用的是烫吸和吸食注射的一个滥用方式,到了合成毒品的话,它的这个滥用方式的话,像氯胺酮的话通过鼻吸,或者通过溜冰壶进行烫吸,来进行滥用。对于新精神活性物质的话,它的滥用方式就更加丰富多样了,比如说有可以放在这种烟叶里面烫吸或者说放在饼干里,或者放在蘑菇里直接口服食用。
  
  解说:中国国家毒品实验室除了分析检测新精神活性物质,还通过动物实验,对新精神活性物质的成瘾性,以及耐用潜力进行评估,并将得出的数据与传统毒品的成瘾性进行对比,从而折算出一克新精神活性物质相当于多少克传统毒品,这项折算工作,在对新精神活性物质案件进行定罪量刑时起到了重要作用。
  
  女:一克卡芬太尼物质相当于是800克海洛因的量,所以从这个数据上来看是相当的惊人的。在2016年的时候,我们对那个列管的116种这个非药用类麻醉药品和精神药品的一只管制品,品种啊,我们也提供了一个依赖性的折算表,最高人民法院用来给毒品做定罪量刑,进行参考的一个相当有用的依据。
  
  刘跃进:我们国家原来开始就是个毒品的过境过国,过境国,那么现在已经逐渐发展成为集毒品的过境、消费、交易、制造,那么一体的综合性的毒情的国家,那么现在由于毒品形式的发展多样化,需要我们在禁毒工作当中,科学技术的含量和需求越来越多。你比如说包括对吸毒成瘾的鉴定,对毒品来源地的溯源,毒品特征的分析,另外重要地区毒情的监测,这些都需要各方面的现代化的科学技术手段来实现。
  
  客观上需要禁毒部门自己要建立相应的技术科学支撑的这个部门,这样我们国家和各地的毒品实验室也就应运而生,经过这些年,近十年发展吧,我们国家毒品实验室已经发展成为这个科类比较全,技术水平比较高,在世界范围内应该说都是具有国际水平的这个毒品实验室。
  
  5、王峰:中国毒品来源于境外毒品输入和国内毒品制造,主要的种类包括以海洛因为代表的阿片类毒品,和以冰毒片剂氯胺酮为代表的合成毒品和新精神活性物质。
  
  而中国海洛因和冰毒片剂主要是来源于金三角地区,中国国家毒品实验室检验资料显示,全国禁毒执法部门在批发环节所缴获的金三角海洛因和冰毒片剂,分别占同期国内缴获海洛因、冰毒片剂总量的95.2%和87%,并且金三角地区毒品的产量,还在增长当中。
  
  根据中国、缅甸、老挝合作开展的卫星遥感监测资料显示,2015年到2016年生长季,缅甸北部地方罂粟种植面积达到66.5万亩,可产600多吨鸦片或制成60多吨海洛因,和上一季同比增长了3.7%,而同时缅北地区的冰毒片剂的年均产量,远远大于海洛因产量。而在老挝北部地方种植罂粟的面积为8万亩,和上一季同比增长了13.7%。
  
  而在另外一方面,中国国内毒品制造的情况也是不容乐观,2016年中国破获制毒物品犯罪案件400余起,缴获制毒物品1500多吨,其中易制毒化学品达到305.43吨,同比增长了75.5%,而受到境外制毒原料需求增大的影响,制毒设备、原料和辅料,走私出境的情况愈演愈烈。
  
  解说:芒颜的清晨云在山腰,风带来的是阵阵闷热,绿色山峦和闷热,包裹着芒颜边防检查站,从杭瑞高速公路行驶到怒江霸,芒颜边境检查就出现在眼前,云低的时候,这几个大字就在云雾当中,芒颜站公安边防官兵的每一天,都在阳光、雨、云的变换中开始。
  
  公安边防:各位旅客好,清醒一下,这是芒颜边防检查站,麻烦你们把身份证都出示一下,边防检查。这个包是谁的?
  
  旅客:他的。
  
  公安边防:一个,这个呢?
  
  旅客:我的。
  
  公安边防:两个是吧?上面的包。
  
  旅客:是我的。
  
  公安边防:这个是你的?后面这个呢?
  
  旅客:我的。
  
  公安边防:吃的是吧?前面这个包是谁的?黑色这个?你的,师傅有没有大箱子?
  
  司机:有的一些干巴螃蟹。
  
  公安边防:打开我看看,这个箱子是你们的吗?
  
  司机:是的。
  
  公安边防:装的什么东西?
  
  司机:吃的,零食,乱七八糟的。
  
  公安边防:你把大箱子打开我们看看。
  
  司机:这些是螃蟹,这些是干巴。
  
  公安边防:全部都是啊?
  
  司机:那都是干巴。
  
  公安边防:这几个是?
  
  司机:干巴。
  
  公安边防:前面这个是?
  
  司机:螃蟹,都是螃蟹。
  
  公安边防:可以叫人上车走了,可以了,敬礼,礼毕,向后转,齐步走。
  
  解说:芒颜边境检查站是目前中国国务院批准在全国高速公路上设立的唯一边境检查站,主要负责对出入边境管理区的人员、车辆和各类货物,进行24小时不间断的边防检查,从这里向南300多公里,就是世界上恶名昭着的毒品集散地金三角,因此芒颜边境检查站也成为了境外毒品经保山流入内地的最后一道关卡。
  
  李宝俊(云南公安边防总队保山支队芒颜边境检查站站长):现在我手指的沙盘,这条灰色的道路呢,就是我们着名的G56高速公路,G56高速公路称为杭瑞高速公路,起点在杭州,终点在瑞丽,瑞丽就是我们中国最西南边境的一个城市,它从瑞丽出去,就是着名的这个缅甸的这些金三角等等的毒品集散地,现在我们芒颜边境检查站位于G56高速公路怒江北岸,就坐守在这个G56高速公路上,同时我们站这个位置,位于320国道和G56高速公路交叉处,对两条道路都有重要的扼守作用。
  
  解说:傍晚,站内集结了一队官兵,驾车从高速公路驶入深山中的小路,一路沿怒江西行,进行设伏堵卡,设卡的地方是一处天险,一侧是高耸的悬崖,一侧是滚滚的怒江。
  
  官兵:小心后面的车。你好边防检查,把后备箱打开,去哪里啊?麻烦把行驶证找一下,行驶证,去哪里?把音乐关一下,哪里啊你是?
  
  驾驶员:保山。
  
  官兵:全掏完了吗?
  
  驾驶员:掏完了。
  
  官兵:转身,手抬一下,把脚分开。
  
  驾驶员:松一些,松一些,给你松一点。
  
  官兵:不用松,你听我指挥,好,放下来吧。
  
  解说:在驾驶员车座上,发现的是一颗摇头丸,随即官兵对全车进行了更为细致的搜查,在车厢里相继又发现了2粒,官兵将两人带离车辆进行尿检,而尿检的结果是两人对海洛因、大麻、冰毒,都呈阴性,显示并没有吸食过毒品,而车里发现的那3颗摇头丸,由于数量不够,无法定罪。
  
  与此同时,在十几公里外的检查站内,执勤官兵查获了两名体内藏毒的犯罪嫌疑人。
  
  执勤人员:我是芒颜边境检查站执勤人员,依法对你进行边防检查,你叫什么名字?
  
  晃某某(犯罪嫌疑人):晃某某。
  
  执勤人员:麻烦你说话,说大声一点,你叫什么名字?
  
  晃某某:晃某某。
  
  执勤人员:那你怎么会坐在车上?
  
  晃某某:老板找的。
  
  执勤人员:老板找的,老板是谁,他什么时候帮你找的?
  
  晃某某:今天晚上。
  
  执勤人员:今天晚上。
  
  解说:大量的毒品还在体内,每多一秒,就距离死亡更近一步,一旦包裹的毒品破裂,嫌疑人很快会中毒而死,所以尽快想办法将毒品排出体外是当务之急。
  
  侦查员(云南省公安边防总队保山支队芒颜检查站):这个嫌疑人从体内通服的,他就属于海洛因可疑物,因为这个毒品它毒性相当大,如果一旦破裂,大概几分钟之内,这人就会窒息掉,人会休克,导致会死亡,因为像这个毒品它外面是用塑料薄膜,里面又用透明胶布,一圈一圈把它粘的相当死,它一般不容易破,如果是超过三天,如果你再排不出来的话,这个毒品万一侵蚀出来以后,跟人体接触里面接触以后,它就会导致休克,人甚至会死亡,我们一般就是说,在48小时排不出来,我们就要在医院里面想办法了或者灌肠,或者拿胃镜取它之类的,因为现在它还在24小时,还是处于安全状态。
  
  解说:另一名同时抓获的犯罪嫌疑人,进一步交代了案情。
  
  犯罪嫌疑人:那时候在网络上,网络平台上,在QQ上加了一个群。
  
  男:什么群?
  
  犯罪嫌疑人:有偿捐赠群,然后在里面有许多打广告的,有贷款的,有就是带货的,还有卖肾之类的这些广告,然后我就是,我就是因为欠了钱比较多,在里面就是找卖肾的,然后没有了,然后后来里面有一个加我之后,问我,就是他那边有一个路子,能赚钱,问我干不干,就私聊我的,他问我就是运输毒品敢不敢干,我说欠那么多钱,就是拼一把,敢,然后他让我把我的身份证,还有生活照拍,拍之后,用QQ发给他,然后他当天给我订了飞机票。
  
  侦查员:人体、车体、货物,都是的,因为我们堵源截流,只要是发现疑点,我们肯定要侦办,一克毒品我们都不让它走出去,人体藏的还是大的,我们也就是我们的侦查工作,我们有侦查的一种方式方法,也可以排除一些,也可以发现一些。
  
  解说:如果说人体藏毒需要练就缉毒官兵的火眼金睛,那么各式的花样藏毒就是更需要缉毒一线长久的实战经验。
  
  罗宁元(云南省公安边防总队保山支队芒颜边检站教导员):从我们站建站以来,在对过往的旅客行人以及进入边境地区的人员的这种查缉过程当中,有着各种各样的这种查缉的故事,从中也有他们各种各样的一些查缉手段。在查获的过程当中呢,像这个从人群上面来讲,像这种是这个女性的这种,利用女性的这种特殊身份,女性的内衣,这种是外带,我们叫外带藏毒,这个外带藏匿啊,可以看到这种女性外衣,她就把这个胸衣,女性的胸衣,内衣里面的,这个一些特殊的部位,给它这个作为一些特殊的制作,然后把一些违法违禁品,藏匿在里面,然后她本人穿戴着这些衣物,然后过我们检查站。像这个他就稍微动了一点心思,像现在我手拿的这一块纸版,它是当时从这个整装的一个水果,水果纸箱里面截取下来的,当时这个水果纸箱里面,乍眼一看没什么事,这种纸箱因为它是这个特别设计成这种防撞,防撞,防碰撞的这种纸箱,所以说这一类纸箱它有一些这个,它可以有一些空洞,中间的空洞夹层,他就用这种,想尽办法把这个毒品可疑物,用这个吸管,一管一管的把它装满了,装满以后,再把这个纸箱小心翼翼地裁开,然后裁开以后,再把这个吸管给它吸附在这个纸箱的这个凹槽缝里面,这个也得花工夫,像这种情况还有很多,像他有这个,把这些,想尽办法的把这些这个加工的工艺品,像这个,像这个木雕啊,还有像这个石块的这个石塑雕像,特别是通过用这种像玉石、原石、毛料来作为他这个藏匿的工具。
  
  杨天宇(云南公安边防总队保山支队支队长):另外一个特点,确实现在的这个方式非常复杂,既有这个过去的这种通过人体的带毒,同时还有这个人货分离,花样非常翻新,同时因为现在毒品的种类和数量,特别是这个新型的毒品的这种合成毒品的出现,那么在境外它的制毒加工厂,它对于这种合成毒品的这个配剂,它的需求量也是在提升的,特别是像今年以来,我们有感觉到,特别是在我们芒颜边境检查站,就连续查获了这个103吨的这样的制毒配剂,易制毒化学品,那么可以说这个新型毒品的这个情况,既有从边境地区流向内地的,又有从内地流向边境地区的,这样的一个双向的态势。
  
  刘跃进:我们现在开展一个叫“5·14”堵源截流这么一个工程,那么这个工程是从2015年开始的,实际上就是把这几十年我们国家禁毒堵源截流的工作,把它高度地这个系统化、科学化、现代化、信息化、正规化,用一个体系来整个囊括了我们整个堵源截流工作的全部内容和内涵,原来我们主要是堵截境外毒品进来,现在同时也要查缉国内的一些易制毒化学品出去,主要是出去到金三角和金新月,这两个毒源地,去被毒贩子用来制造毒品的原料和辅料,因为我们国家是一个化工大国,化工大国,同时我们又毗邻两个世界级的毒源地,这个很多贩毒分子也利用这个便利条件,国内的国外的相互勾结,把中国的一些易制毒化学品通过各种各样的途径套购到手,通过非法途径,走私到这两个地区,用于制造毒品,所以这也是我们现在要查缉堵截的一个重要的内容。
[责任编辑]杜新忠
杜新忠戒毒网--戒毒门户 权威媒体